首页

你在这里

舞忧无虑(6)

6

 

 

 

范老师预言挺准的。第二天真的下雨了。

既然范老师连“小橙子”这个新鲜昵称都用上,欣橙更不敢怠慢了。看看闹钟指向7:00,她准时出发。走到学院大厅,十五分钟够用的。

关于晚上何时开始练,大伙儿为此曾热烈讨论过一回呢。

“大家集中一下,我们有事想征求大家意见。”范老师高着嗓门喊有事商量。“马上就是五一,孩子们的作息时间要变成夏令时,我们也得跟着执行夏令时了。大家说说,改到晚上7:30开始练怎么样?”

大伙儿七嘴八舌讨论开来。有的说时间推迟到七点半是好主意;有的说依旧采用七点,如果七点半开始,那拖拖搞搞,回到家就九点多了;有的说随便什么时间开始,反正孩子们不在家,只忙老两口的家务。

最后,举手表决。选择7:30的占多数。

文娟举双手在嚷嚷:“七点!七点!我同意七点!”

刘茗抬起文娟的右腿:“七点七点?你怎么不举双腿呢!”

文娟被逗笑了:“我是想举双腿啊,但是举不上去。好,你帮我吧。哎呦,放下来放下来。”

余阿姨选择的是7:00,她说她锻炼回家需要再看一会儿电视剧,如果7:30开始练,那会错过一集电视剧的。余阿姨严厉地批评欣橙:“小丫头,你刚才怎么不举手?哎呀,你真是的!7:30太迟了,你应该赞成7:00。”

“哦,对不起。随便7:00还是7:30,我都赶得上。所以,听大家的决定就行了。” 欣橙说的是实话,她下午5:05下班,一般是二十分钟以内到家,而晚饭由爱人负责做,她回家吃完饭也才六点多。7:00还是7:30开始,对她皆不是难题。况且,欣橙觉得自己在小分队里资历太浅,理应遵从大家的意见。

尽管选择7:30的占多数,老师们互相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通融地说:“选择7:00的有三分之一,也是不少人。那么,大家分两个时间段来吧。能赶上7:00的就跟着7:00这个队开始练,赶不上的就跟着7:30的开始练。反正两个时间段我们都派人来领舞。大家别担忧。”

文娟智慧地说:“安排得不统一,分两段容易乱。不如就折中一下,大家克服克服困难,7:15来练就好啦!”

“也对也对。”大伙儿纷纷赞同。老师们笑了。就这么决定!

跳舞时,程老师的两位朋友来找她,她走出队伍到一旁的树下和朋友们叙话。余阿姨不明就里,愤愤地朝着树那边喊:“小程啊,跳舞就跳舞,要安心跳舞!跳舞还聊什么天?!唉,真是的!”

这次,余阿姨的不耐烦惹了众“怒”。

“老余啊,小程的朋友是来找她说比赛的事。”范老师“驳斥”。

“余校长,你安心跳你的舞呗。”刘老师和孙老师一起“攻击”。

“我们都成你的学生了。呵呵。这儿归你管哦。”话儿一贯不多的许医生开余阿姨玩笑。

“余校长就是改不了她的性子。”有人小声嘀咕。

“余校长?”欣橙第一次听到余阿姨被称呼成余校长。“刘茗,余阿姨以前是校长啊?”

“是幼儿园园长。”刘老师露出不屑的表情。“她老喜欢管人。”

余阿姨是小分队里最年长的,大家对她敬爱有加。她“端架子,摆谱子”,总是可以原谅的。她有时玩态度,大家将其归咎于她是出于自身年龄才那样的。未曾料余阿姨的玩态度被评价为职业习惯造成的。

难道一个人的职业习惯会影响到一个人退休后的表现?

这倒是提醒了欣橙观察起许医生来。许医生少言语,平常在跳舞的时候有板有眼,做动作较严谨不偷懒,喜欢低着头。她的表现难道与她在职时给病人动手术有关?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