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05)

辣妈Z传(05

「何必执意要搬呢?在我那里暂时住他几个月,一定不妨事的。」发仔一直劝小乔。

「那怎么可以,老是让你睡地板。」小乔是真的过意不去。

「妳不是很喜欢我的住处吗?只要妳不嫌弃,我很喜欢睡地板。」发仔很认真地说。

「我与你非亲非故,别人看起来成何体统嘛。」小乔撇着她的樱桃小口撒娇地说,她其实满喜欢发仔蛮牛一般呆憨诚实的个性。

「要我,就不怕别人说,其实,反正已经有地方住了,就是要搬,也不必那么急。」发仔退一步劝她。

「我是学生身份,暑假不必选课,比较有时间找房子,开学后更忙,就更不好办了!」她耐心地解释道。

发仔捌不过她,只得时时替她留心报纸广告,两人都必须工作赚钱,看房子也只得乘中午午休或晚上打烊之后。

找来找去,高不成低不就,时间如飞一般过去了,小乔愈来愈心急。

「我们看过那么多房子,似乎只有法兰克街的二房一厅的公寓,比较适合妳,有自已的房间,可以专心读书,不但房子较新,环境好些,距好味道也近。」发仔认为。

「那公寓虽然不错,可惜二个人合住一套套房,房租太贵了,你不听那西文系的金发女研究生说,她是有助教奖学金的,不但学费全免,另外每月还有钱拿!我们学中文的哪有那么好命。」小乔不同意,她是台湾大学毕业的,那金发女研究生是长岛大学的毕业生。

「妳执意不肯住那里,只是为了房租的问题吗?」发仔追问道。

「当然。其实卡利街那家地下室,月租只要三百五十元,不但便宜,住的房客都是外国人,有一个中国老太太,一个中国先生,另外两不名波多黎哥的两姐妹,房客们都比较单纯,而且只要走三条街就到校园。」小乔向发仔仔细地分析房客的成份,这也是她找房子考虑的条件之一。

 这天晚上,九点钟左右,前面餐厅大门上锁之后,准老板娘玉叶在柜台上仔细算账,发仔将次日厨房要用的食物及厨房用品写在一张订货单上交给老板之后,开始炒三、四个给员工们吃的菜,老钱四处查看剩油、拉圾等应该清理丢弃之物以后,就到酒吧去帮忙,这时酒吧客人正十分拥挤,老板除了陪客人谈天寒喧之外,也帮忙应付客人点的卤菜、叉烧、豆干、毛豆角等下酒之菜,小乔现在不需结账,只专心按照报纸上登的广告打电话找房子,通常房主此时都休息了,所以欢迎他们去看房子的只剩一、二处,倒也省心。

一般来说,老钱与玉叶每顿都留下来与员工们一同进餐,小乔与发仔则换上便服,两人一同出去“替小乔找房子”。

今天,他们去看房子时,来开门的是一位干瘦的中年印度黑男子,这人一看见年青貌美的小乔就立刻神不守舍,一对眼睛就舍不得离开小乔的酥胸,连说在他们主卧室旁边有一间空房要出租,每月一百或五十元都可以,住久了还可以免费。正在此时,出外打工的黑印度太太回家,一见这个光景,立刻拒绝出租。小乔与发仔也就转身走开。

「什么免费,这个不要脸的小妖精异想天开...。」这女人对着小乔的背影用印度腔的英语破口大骂起来。

「小乔,不必为这些无聊的人生闲气,今天我们到一家大一些的西腊餐馆去大吃一顿,他们的目煞卡比意大利的拉萨尼还好吃。我们今后把这件事当作笑话来笑,让我们也开开心,岂不更好?看,那边有家韩国人开的杂货店,我想进去上一下厕所,妳去买份今天的报纸,看看附近有些什么西腊餐馆,妳说可好?」发仔看见小乔铁青的脸,心中不忍,笑嘻嘻地建议道。为了维护小乔的自尊心,像买报纸、咖啡等花些小钱的事,他都尽量让小乔出钱。

小乔十分同意发仔的意见,也认为被他们这种人活活气死也是白搭的。发仔将店门推开让小乔进去,自已直接向里面的厕所走去,小乔到报架上取了一份当地小晚报,眼角看见墙边竖着一个出售可口可乐的机器,知道发仔喜欢喝冰凉了的可口可乐,她就按照机器上的指示,掏出几枚零钱,丢在机器里,那知掉出来一个卅二盎司的巨型大玻璃瓶,这么大一瓶,二个人也喝不完呀!但是已经由机器中掉了下来,不想要也得要!那冰凉的玻璃瓶冻得她的手有点发疼,她左手拿了报纸,右手举着可乐瓶,径自过去付钱。

正在此时,小杂货店的大门被两名剽悍的黑人大汉猛力推开,他们一进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由口袋中掏出尼龙面罩,将自己的黑脸罩了起来,一人持鎗面对大门守着外面,不让闲人进来,另外一人,用枪指着店主,要他将柜台抽屉内的现金全部取出来。

小乔走过来,正见店主在这黑大汉的手枪威胁之下,将钞票装进一个黄色的大纸袋中,小乔何等机灵,立刻闷声不响,藏身在一个货架后面。

小乔虽然一点也没发出任何声音,但她的美丽却引起了歹徒的注意。

这名黑人本在监视着店主取钱,突然看见一位清纯得像天仙一般的东方女孩躲在货架后面,一时色迷心窍,心想这个小店如此冷情,柜台中能有几文现金呢?而这等美女实在少见,岂能白白放过,一念之差,再也顾不得其他,竟然将枪口转过来对着小乔,看见小乔美丽的脸吓得苍白,更是淫心大动,竟然走过来拉住小乔的左手,将她扯着站起来,低头贴住她的俏脸。

他这出乎意外的举动,立刻被他的同伴认同,两人遂互相点了一下头,这第二名朦面黑人示意要那抱住小乔的歹徒加速动作,自已也好分享一杯美味,一眼瞄见韩国店主向柜台下面伸出手去,怕他按电铃引来警察,就将枪口转向,指着这个中年店主,伸出另一只手来接店主装好的钱袋,并警告他不许轻举妄动。

发仔由厕所出来的时候,只见一个脸上罩着尼龙面罩的黑人大汉使蛮力将小乔抱住,低下一张臭脸贴住小乔的粉脸,握枪的那只手将她的柳腰紧抱,另外一只手伸进裙下,将她牛仔短裙一直掀到腰上,非常粗暴地扯下她的尼龙内裤,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及翘翘可爱的小屁股。

发仔一见,立刻怒由心中起,随手将墙边雨伞架上插着的一支大黑雨伞由架上抽了出来,先跳过去将那黑人手中的手鎗打落在地,那恶徒只得将手松开,弯下腰去捡鎗,小乔乘机使劲挣脱魔掌,退到一边,发仔少了顾忌,立刻将手中的黑伞对准那人横扫过去。

第一名黑人倒地时,第二名黑人立刻丢下钱袋,转过身来将枪口对准发仔。

韩国店主少了第二名蒙面人的威胁,立刻伸手到柜台下按警铃,通知警局该店有难。

小乔见发仔正在全力与那第一名黑大汉恶斗,没有注意到第二名黑人己经将枪口指着他,吓了一大跳,在这千钧一发紧张的当口,她不顾一切,毫不犹疑地弯身捡起刚才滚在一边的大可乐瓶,双手抱住瓶颈,使了全身的力气将那冰凉的大玻璃瓶底对着第二名黑大汉的头猛力一敲。

砰地一声巨响,玻璃瓶爆开,瓶内酱黄色的汁水溅满了他的尼龙面罩,过了一回儿,红得怕人的鲜血由罩内向下流出来,由他的脖子一直流得他满身,这人昏昏沉沉,摇摇欲倒,看见自已的鲜血由头罩向下流,突然恶向胆边生,一不做二不休,将手鎗握得更牢,食指紧扣扳机,鎗口对准了小乔美丽的脸蛋,发仔一见,立刻奋不顾身,跳过来以自已的身体挡住小乔。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口,外面突然警铃大响,一辆闪着强光的警车如飞驶到小杂货店的门外,停下车来。

说时迟,那时快,小店的大门突然被推开,鱼贯跳进四、五名穿了纽约警察制服的警察。

「不许动!我们是警察!」进来的警察大喊。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两名歹徒爱惜性命,举起双手,知道他们是初犯,反正没有伤人,也没有抢到什么钱,罪名也不大,不久就有市政府雇用的免费义务律师来替他们辩护,在监牢里住不上二天,就可交保脱罪。

发仔看见身后的小乔用左手将内裤向上提好,又将牛仔短裙向下扯平,右手中却仍然抱着那支可口可乐的断颈,走过去十分温柔地将小乔手中的破颈取过来,朝拉圾箱中丢弃,一名警察连忙用戴了手套的手将那支破颈捡起来,装进一个纸袋,再抽出一支笔来,朝袋上写了几个字,做了些记号。

一位警察和颜悦色地过来请小乔、发仔及店主人一同坐上警车,作为人证。

他们作口证、签名、盖手印,一直折腾到清晨两点才由警车送他们回家。

发仔手中捧了二大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及二双免洗筷由厨房中出来,先让小乔坐下,放了一碗在小乔面前,将免洗筷外的纸包撕掉之后,才将筷子交到小乔手中,发现她泪流满面。

「小乔,不要哭,我们得好好庆祝死里逃生呢!现在先吃点面吧,我们从今天下午三点钟到现在尚粒米未进呢。」发仔说。

「是吗?怎么一点都不觉得饿呢?」小乔一面用手背擦着眼泪,一面呆呆地问。

「多少吃一点,我们现在在外国,举目无亲,身体就是本钱,饿病了可不是玩的哟!」发仔认真地说,走过来坐在她身边,用筷子挑了面条送到她嘴里。

「发仔,今天若不是警察来解围,你很可能为了我被那歹徒的子弹打中呢!」小乔仍然心有余悸。

「所以,我们今后缴税的时候,要记住其中有一部分是警察们的薪水,千万不可以再埋怨。」发仔故意笑道。

「发仔,你对我太好了!今天,你睡在床上,我睡地板罢。」小乔感动地一面说,一面抢先钻进发仔每晚睡的地铺内。

发仔当然不肯让小乔睡地板,双手将她抱到卧室内的大床上,小乔伸手将他用力一扯,两人倒在一齐,這晚兩人一同睡地板。

第二天,晚上九点,好味道员工们大家坐下来吃晚饭,发仔见小乔四处张望,知道她在找中文报纸。

「不要找了,被我拿去了,今天天下午三点钟,妳俯在餐桌上休息的时候,我已经到法兰克街去过,将订金、第一个月房租、最后一个月房租全部交给那生物系的金发女研究生了。」他装出笑脸对她说。

「什么?定下了,己经缴了三个月房租?叫我用什么来还你?」小乔着急道。

「人家萍水相逢还可以拔刀相助哩,何况我们是同生共死过的老同事呢!这样好了,妳有钱就还我,没有就暂欠,行了吧?」发仔轻描淡写地说,故意把“老”字说得慢一些。

「我们先将妳的行李搬到法兰克街去,然后真的去一家卄四小时营业的西腊餐馆大吃一顿...。」发仔勉强笑道,看样子,为了尊重她,保护她的名誉,他真的在努力将昨晚的事忘了。

「真是,学校一开学就要缴第一期分期付款的学费...。」小乔内心十分茅盾,她似乎又有点希望发仔再继续留她,又希望发仔尊重她的意见。

「这么说,等妳将来做了大教授,写出书来,那时若还记得我发仔的话,再还也不迟。」发仔说。

小乔与发仔在一齐日久,更加知道他的个性,知道他是个实心人,想什么就说什么,对她将来要写书,要做大教授的事比她自已还有信心。

「嗳,发仔。」小乔感动得眼泪好像又要夺眶而出似的,她气自已近来感情太过脆弱,太不争气了。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与蒙面侠打斗的那一段令人莞尔。不禁会想起文轩作家夕林最近写的小说里有一句“杰特.李是我叔叔”。呵呵。

读到这里已经猜不到谁是这里女主角“辣妈”了?是玉叶还是小乔?抱着好奇期待你经常更新。

 
余國英的头像
 #

都是!小喬是一號(後文中),玉葉二號,玉葉媽三號。

 
Amoy的头像
 #

这一集好精彩咯,打斗的场景,生活的艰难,内心的矛盾~~写起来一定不容易!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跟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