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匆匆太匆匆 上

送子上大学,仿佛就是昨天,还没感觉到光阴的流逝,时间就走到了接儿子回家的时候。

儿子大学一年级就要结束了,他说他的几位同学合租了一个储藏室,把宿舍的私人物品都搬进去,大学每年的宿舍都在不一样的楼里,期终考试一结束,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之前,就得把东西都搬空,否则按照每天一百五十元计算罚款!我们说那干脆就把东西都搬回家吧,暑假那么长,又那么热,回家整修清洁都方便。

先生预备开车去接儿子,连女儿都不带去,说不能占位置,因为儿子的东西太多了,怕一车装不下。我说至于吗?我们车子够大啊。后来证明先生的考虑是正确的。

周五的一早就上了去曼哈顿的汽车,虽说当天晚上先生会开车去罗德岛,我还是决定一早自己乘汽车照着儿子的脚步走一遍,体会一下他平常节假日回家的过程。

早晨八点半的汽车,一个钟头后,到了曼哈顿的中城的汽车总站,看看时间还早,离我去罗德岛的汽车出发时间还有两个钟头,就逛了两个时装店,买了两套夏装,再一看表还有四十分钟,就慢悠悠地走到地下一层的长途汽车出发口,那里主要有两种长途汽车,一种叫灰狗,很有名,全美国都有,还有一种叫皮特潘,也是我乘的从纽约城直达罗德岛的Providence的长途车,过去一看,队排得挺长,一辆车装得满满的,本来是十一点半出发的汽车,过了十二点才慢吞吞的离开总站。

纽约汽车总站

长途汽车口

汽车出了总站,马上经过林肯隧道到了新泽西这边,我正琢磨汽车会从哪条高速公路开过去,却见汽车转了个弯上了华盛顿大桥,又折回到曼哈顿上,真是搞不清为何如此?怪不得每次儿子都说那汽车老在纽约城里转悠半天。转回曼哈顿的上城,汽车向北开去,进入了纽约的车水马龙中,一路塞车慢行。车子里面热腾腾的,令人昏昏欲睡,后排一位先生走到司机旁请他打开空调,我坐在第一排,看见那个司机老先生,手忙脚乱乱按按钮,噼哩啪啦响了一气,空凋始终不见动静,他看我定睛在他身上,嘀咕道:“这车子是新的,我搞不清空凋开关在哪里?”天啦,我晕!这司机看上去都到了该退休的年龄了,对这新车设备显然不熟,我无端端的开始担心这一路的行程起来了。

这一塞几乎一直塞到NewHeaven耶鲁大学附近,我本来与一位Providence的房产经纪约好下午三点她带我去看几栋房子,这下好了,下午三点才到耶鲁大学这里,还有一半的路程要赶。汽车里不允许用手机讲电话,我只好短讯给先生,让他通知房产经纪,看是否能晚点看房子,或者第二天早晨再看。后来因为说不准我几点到,房产经纪把当天的看房计划推迟到了第二天,这一波折,也让我体会到罗德岛非同一般的慢悠的生活节奏。

无论是加州还是新州或者美国其它的州,看房子通常都是买方经纪带着客人看房子就够了,我从来没听说过卖方的经纪也得在场的规定,试想,卖方的经纪在每个想看房的人看房子的时候都得在场,这增加了多少工作量?问经纪为何有这样特殊的规定,回答是罗德岛的人不相信陌生人,只相信他们自己的经纪!

回头继续我的Bus之旅,好不容易过了塞车地段,车子速度快了起来,因为我坐在第一排,司机的窗子一直大开着,外面高速公路的各种声响都透过那个窗子钻进来,我感觉头都被吵炸了!那个老司机最后终于“嗡”的一声把汽车的风扇开了起来,但是我可以肯定不是冷气空调,因为一直都感觉粘糊糊的闷热。下午四点钟,车子接近了Providence城,又开始塞了起来,一点点蹭着往前,终于下了高速公路,进入市中心,忽然听到司机大叫:“你看到没?我不敢相信他撞上我的大巴?!”我什么也没看见,车上的人也没人注意,可司机把汽车停了下来,车门开处,一个中年男人冲到车门口,立刻,司机和他,两个美国男人用你可以听到的所有的骂人话开始骂架,我用手机查了下地图,发现我定的酒店就在四、五条街开外,可两个男人的骂架似乎一时半刻停不下来。车子后面的几位乘客走到前面,从打开的车门处走了出去,司机还在跟人吵架,车上的乘客走了三分之一,我也跟着人流下了车。

天空飘起了雨点,我按着手机的指令,往酒店走去。十分钟后,终于进入了酒店的大堂,精神和身体一松弛下来,才感觉到肚子饿死了,大堂里的咖啡厅飘出的香气,令我一口气喝了一大杯咖啡还外带两块小甜饼!啊!终于到目的地了。

向先生报平安:我已进了酒店,这是我第一次乘长途汽车也将是最后一次!

儿子的短讯也恰到好处的来了,他说:考完最后一门试了!正走回宿舍要整理东西。还问我在哪里,我说在酒店里,他有些吃惊地问:这么快就看完房子了?我苦笑回答:房子今天看不成了,车子塞了一路。

儿子问我晚饭要不要跟他的几位好朋友一起吃,我说好啊,其实与儿子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吃晚饭,也是我这次来的目的之一,我急巴巴的要赶过去,兴冲冲地告诉先生:儿子请我吃饭,我一定要在晚饭前赶到!先生好笑:儿子请你吃饭?他的饭菜票可是我付的!还说他们学生餐厅一点都不好吃!说我乘长途汽车的钱都可以请儿子在外面餐厅好好吃一顿了!我说这趟旅行就是体验之旅,包括体验儿子乘坐的汽车还有儿子每天用餐的餐厅。

被长途汽车折磨得精疲力尽的我,进了酒店的房间真想好好睡一大觉,于是短讯儿子:我要休息一下,晚上六点半再去你们学校。

傍晚,走出酒店,往布朗的大学山上走去,没走多远,天上又飘雨点了,正好一辆公共汽车在我面前停下来,车头冲着山顶,我想都没想就上了汽车,问司机这公车能带我到布朗大学么?司机肯定地点头说:两块钱。赶紧掏出两块钱给司机,汽车随即进入一个隧道,两分钟隧道的黑暗过去了,汽车又停了,司机对我说:你好下车了!我哑然失笑,两分钟的公车,除了黑暗我还没体验出任何东西,就又该下车了。

朝着与儿子约好的地方走着,雨却越下越大,我尽量侧着身体在街道的屋檐下行走,透过雨幕,看见不远处儿子正对我挥着手,母子拥抱,那一刻,所有的辛苦好像都被忘记了。

问儿子怎么没带把雨伞,他说雨伞丢了。正好路过布朗的书店,进去买了一把印有学校名的大雨伞,对他说:儿子,这把伞,你可别再给我丢了!儿子撑着大伞,我挽着他的胳膊,我们母子俩走在雨中,往学校的餐厅方向走去。

那一顿晚饭,味道欠佳但很温馨,与儿子的几位朋友聊着天,又去他的宿舍与他的两邻居同学聊了半天,最后儿子送我回酒店,在酒店里又单独陪我聊了两个钟头。

下一章再说我们聊天的内容。

儿子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吃晚餐

学生餐厅

 待续

匆匆太匆匆 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想不到纽约已经这么热了!儿子请的餐,吃起来一定格外香!

 
海云的头像
 #

就是大巴上热。儿子学校的餐厅有改进,加了一些东方的食品,但是那最后一天,只有一个餐厅开门,他说是最不好吃的那个餐厅。真的不好吃!

 
梅子的头像
 #

想不到海云为了体验儿子的生活,肯放弃坐老公开的车,受此辛苦。

 
海云的头像
 #

嘿嘿,有点儿自找苦吃。不过,了解到长途汽车的辛苦,但儿子却说他没有感觉那么糟糕,是我碰巧了,碰巧塞车加车里闷热。他倒是满乐观的。

 
Amoy的头像
 #

体验儿子回家的脚步,海云真是一位好妈妈。也想不到美国的公共大巴是如此节奏,也让我跟着了解更多美国的真实生活。期待下篇,家长里短的小事,更显温情

 
海云的头像
 #

听我慢慢道来。

 
木易石的头像
 #

闭只眼调皮的是公子吧?

 
海云的头像
 #

哈哈,不是,那是他的好朋友。

 
慕溪的头像
 #

左一?

 
予微的头像
 #

哈哈,一向没方向感的海云,竟然记得清楚这大巴的转悠方向!我自己开车就好,一坐别人的车,我就完全不记得路。

我也去儿子学校的餐厅吃了两次,好久吃一次还过得去,天天吃真有点闷了厌了。难怪儿子这次回家,主动说要跟我学做菜!

好贴心的海云儿子,陪着妈妈聊天!羡慕ing。

 
海云的头像
 #

我的方向感其实很好,出门从来不用GPS,先生出门开车都是我指路,只是我开车不灵,通常高速公路上有限的几个出口,远了就得有司机。

 
予微的头像
 #

昨天我在这里找你教儿子做番茄酱意大利粉的帖子,却找不到了,记得你曾贴过的,我想找来让儿子学着做。

 
海云的头像
 #

在这儿:两道Party菜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我一直找你教儿子做菜的帖子。

 
海云的头像
 #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旅途的疲劳,被儿子的请吃渐渐冲淡了。祝福儿子!

 
海云的头像
 #

看见他,就已很开心了。

 
温连军的头像
 #

先从这里体会和孩子离合的感受。

 
海云的头像
 #

是的,剥离的担心和相聚的欢欣。

 
夕林的头像
 #

乘坐公交车,有体验生活的意思吧。呵呵呵。

 
海云的头像
 #

太有了。

 
海伦的头像
 #

孩子们长的太快了,你儿子的上衣漂亮Laughing

 
海云的头像
 #

哈,他朋友送他的。

 
春阳的头像
 #

海云又出门啦?

 
海云的头像
 #

刚把儿子接回来。

 
香台的头像
 #

呀,我原计划在纽约玩几天然后坐大巴去匹兹堡的,被海云这么一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原计划了。

 
海云的头像
 #

别被我影响,我可能正好不巧了,我儿子就这么说的,他几次乘长途汽车回家都好的很。

 
香台的头像
 #

我网上查了一下,纽约到匹兹堡要坐7个小时的汽车,原本想一路看风景过去,也算是一种体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