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1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辣妈Z传(04)

辣妈Z传(04

                                                        

玉叶分到了一份叉烧、炒面及酸辣汤,立刻由餐馆打了一通电话到医院急诊室打听钱振宇的消息,接电话的还是那位叫做丽达的护士,她告诉玉叶说钱振宇才照过x光,全身骨骼完好,只是外面皮肉之伤,不需要住院,医师要他叫家人来接他回家,并给了他二粒止痛那药,知他一口气把两粒药片全部吞下,现在正穿了医院的病衣,躺在候诊室的病床上睡着了。

玉叶听说「睡着了」,竟觉一阵倦意突然向自己袭来,立刻提了食物,匆匆坐了地铁回家,听听家里并没有声息,知道老娘与小女儿都己经睡了,遂将食物连同整个塑料袋一齐堆放入冰箱。

匆匆梳洗,上床以后,半醒半睡,只觉得非常疲倦,心事杂踏而来,辗转到过了半夜,才迷糊了过去。

外面天已蒙朦亮,玉叶就惊醒了,穿衣、梳洗、化完妆、匆匆出门,经过麦当劳时,进去买了二份外卖早餐,提着赶到医院。

已经酣睡完毕的钱振宇,闻见他平常吃惯了的麦当劳的咖啡及炸洋薯home fries的香气,睁开双眼,看见玉叶瘦狭的小长脸,非常高兴。

钱振宇穿了病人的衣服,坐在床上,玉叶临时由别处拖过一张铁椅来坐了,两人一人一杯咖啡,一同吃着烤饼夹火腿煎蛋,他们先用夹着英语的广东话谈天,谈起餐馆几个常来吃中餐的客人的笑话,愈说愈可笑,最后,干脆改用比较习惯的英语,两人各用纸巾擦嘴,一同哈哈大笑。

一位老护士提来一个医院的纸袋,里面装着钱振宇穿来衣物,钱振宇只好脱掉病人的白衣,换回自已的衣服,衬衫上还有几个变了色的血斑。

钱振宇穿好衣服,玉叶将吃早餐的刀叉纸巾放进袋中丢入拉圾箱,两人安步当车,边说边走进地下铁入口去乘地下铁。

「真令人失望,我一直梦想要生病住院,穿著病人的白衣,让我心爱的女人从头到脚服侍着,那里知道现实与梦想的差距竟然这么大,现实是被打得满脸是血、混身疼痛,也只能在病床上坐卅分钟,吃一份麦当劳的早餐而已。」钱振宇半真半假地埋怨着。

「你这现实己经算是不错的了,这份早餐至少是免费,别人掏钱买的!」玉叶生怕他说出心爱的女人是谁,连忙打了一个叉。

「对了,我还没有谢你,这样,哪一天我请妳到一家豪华餐馆吃大餐好了!喂,由我这铁公鸡来请客,这可是很不容易的唷。」钱振宇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铁公鸡这三个字是用广东话讲的。

「这样罢,我成全你这一毛不拔铁公鸡的习惯,今天晚上九点钟左右,我们乘餐馆员工吃晚饭时,早些离开,我请你到我家去吃晚餐罢,我的老娘带了我的女儿由澳门回美国来定居,与我住在一齐。我的老娘烧得一手很好吃的家常广东菜。」玉叶笑道。

「嗄,妳真的有一个女儿?实在看不出,今年几岁了?」钱振宇恭维地说,问的当然是玉叶女儿的年纪。

「我的女儿今年六岁,为了省钱,一出生就让她外婆带了她由美国回澳门去住了六年,现在,我将她接回美国纽约来进小学了!」玉叶告诉钱振宇。

「是吗?有外婆的孩子最最幸福了!小时候我们住在夏威夷,我与我的堂房兄弟姐妹一共十二人,全由我外婆带大的,那边天气热,外婆将芋头打成浆,一人一碗poi,吃完了就叫我们排成一排,让夏威夷胖女佣人用自来水笼头替我们轮流冲澡,多少快乐的时光!」钱振宇叹道。

两人边说边走边笑,到了好味道餐馆,员工们已经陆续到了,客人尚未开始进耒,小乔正在查阅手中的报纸广告,看见他们进门,与往常一样,脸上一抹职业性的微笑,拒人于千里之外。玉叶看见小乔,想起一件事,就特地当着小乔与钱振宇的面,由大皮包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红绒首饰盒,打开盒盖,将盒内的钻戒取出来戴在自已左手的无名指上,然后又举起手来将钻戒上的钻石对着餐馆里的灯光照了几照。

小乔对钱老板买钻戒的事毫不知情,所以完全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外号铁公鸡的钱振宇是那种自奉极俭,租人家地下室来住,平常除了自己餐馆的伙食之外,只吃麦当劳的人,但到了用钱的「刀口」反而毫不在乎了,所以对这枚戒指到了玉叶手中,也并不在意,反正小乔又不要,不给玉叶给谁呢?

只有郑住发,打得老板血流满面,深悔自己莽撞,特地由厨房出来,走到后面酒吧向小林要了一瓶啤酒给钱振宇喝,正好看见玉叶将手指放在灯下摇晃。

「玉叶,妳这枚钻戒那里来的?」住发怀疑地问。

「当然是钱老板买的啰,我们这里除了他,谁买得起这么贵重的手饰呢?」玉叶抬起左手来拢了一拢她的短发,钻戒的亮光在灯下闪烁,她带笑的眼睛,还斜过来睨了一下钱振宇。

 钱振宇看见玉叶特地抛给他的笑容,不由心中一动,发现这女子只不过太过干扁瘦小而已,平常被小乔的娇艳抢去了别人的注意,其实长得还是颇有姿色的呢。

「是吗?」阿发有点被弄胡涂了,他好像听钱振宇说是买来向小乔求婚的,难道当时自已听错了?

做生意的人生意至上,钱振宇为了拢络郑住发,不但立刻接过啤酒,而且亲自去找到二只大啤酒杯,一人半瓶,喝了下去,喝完握手尽弃前嫌,钱振宇回账房,换上干净衬衫,住发回厨房,指挥人洗锅切菜。

玉叶见小乔照常带位,对钻戒并没有特别反应,放下心来,也就照常跑堂,大家各就各位,做生意招呼客人要紧。

当晚,餐馆大门由里面上完锁,不再让客人进来,大厨炒了几个菜,同事们坐下来抓起筷子进餐,只见小乔跟在发仔后面朝大门走。

「不坐下来一同吃饭?」酒保小吴问道。

「小乔姐要找房子,这么晚了,怎能让她一人出门?当然得要名跟班。」发仔答道。

玉叶连忙察看钱振宇的反应,只见他立刻放下筷子,站起来笑嘻嘻地走过去。

「发仔,有劳你保护玉驾,记住,明天两人都得按时上班哦!」他拍了一下发仔的肩膀,笑嘻嘻地说。

发仔与小乔去了,玉叶肩上背了自己的大皮包,当着餐馆的全体同仁邀请钱振宇一同回她家,吃她母亲的「家常菜」,钱振宇很高兴地当众人的面答应了,两人也双双地走了。

这种情形发生了数次之后,玉叶对小乔的敌意全消。

钱振宇对于赖婆婆的手艺赞不绝口,一再说「广东家常菜」就应该这样,比小时外婆做的菜还好,因为他外婆的菜给夏威夷化了。

五岁的小叶生下来就没有「阿爸」,跟着外婆回到美国来,第一个看见很像阿爸的男子就是钱振宇,因而很直接地问他:「钱伯伯是不是阿爸?」

「那妳得问妈妈。妳的阿爸在那里,是与妈妈离婚了?还是过世了?」钱振宇盯着玉叶长瘦的窄脸看,等她回答,他早就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玉叶听见这问题,小叶生父那狡滑世故的胖脸在她眼前闪了一下。

「小叶的生父么?是东南亚一个小国家英俊的王子,他到纽约来渡假,见我惊为天人,我们一见钟情,在纽约过了一周很罗曼蒂克的假期,他回国时,其实是给了我他的地址及电话,要我去做王妃的呢!可惜,我当时觉得这世上怎么会真有灰姑娘,就把他给我的纸片给丢掉了,不意竟然真的怀了小叶,她可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小的金枝玉叶哩!」玉叶按下了心中的憎恨及鄙夷,笑嘻嘻地说。

开始时,不但心中有强烈的失望及憎恨,日久渐渐变成鄙夷,有一天心血来潮,编了一个故事,这个杜撰的故事重复了太多次,愈说愈顺口,变成童话一般了。其实小叶的生父是玉叶小时在制衣厂工作时的中年胖老板,有家、有业、有老婆、有孩子,就是没有诚意及良心,看玉叶家贫、年青、瘦小、可欺而已。玉叶上个月还看见那混蛋,幸运的是他见到玉叶,一点也记不起她是谁了,当然更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个小叶,对玉叶来说,这样更好,比一刀两断还干净。

「嗳,你们赖家一家人温温馨馨的,太幸福了,不必到那东南亚的皇宫大院去受罪,真希望你们家能多一间房间,出租给我,我现在租了一家大杂院的地下室,又霉又潮湿,住得很不舒服。」钱振宇叹道。

「我们现在这旧房当然太小,只有一间卧房,对街那边有幢房子出售,倒有四间睡房,现在天晚了,你今天暂时在我家睡下,明天一大早上班之前我带你去看,你说可好?」玉叶征求他的同意。

当晚,钱振宇一人睡在赖家唯一的卧室里,赖婆婆、小叶、玉叶三人挤在客厅的地铺上。

第二天,玉叶先带钱振宇到麦当劳去吃早餐,由玉叶掏钱请客,一杯咖啡的咖啡因使他精神大振,炒蛋的蛋固醇让他笑逐颜开,炸薯饼的卡路里将他的心情展开、扩散,玉叶带他去看的公寓光线充足,空气流通,有四个房间,玉叶已经自己来看过很多次了,可惜非她的经济能力所能够负担,所以决定与钱振宇两人合力买下这套公寓,头款两人一人一半,每月分期付款也是二一添作五,两人一人一半,最大的一间给钱振宇住,每月水电账单由玉叶负担,由赖家免费供给他吃用。其实,他与玉叶除了早餐在麦当劳享受之外,中餐、晚餐一般都在好味道解决。

铁公鸡觉得这样并不完全公平,但也想不出另外什么更公平的办法。

「在纽约这样的大都市,买房就是置产,置产就是最好的投资,不但自己住得舒服,我敢替你打包票,绝对有赚没有赔。」卖房的经纪人口舌生花,推说另有别人抢购,天天催逼,终于,钱振宇看着玉叶在买房的合同上签完名,自已也只好接过玉叶递给他的原子笔,在合同上也签上自己的名字。

 与众人同住的大杂院并没有合同限制,只损失一个月的押金,新房果然比地下室舒服,金钱对于钱振宇来说一向只是一些数字,现在这些数字变成了实惠,加以“由俭入奢易”的千古名言,在现实生活中,实在有其道里,也就欣然接受了。

自从天天与钱振宇一同上下班之后,玉叶开始精神抖擞地管理起好味道的帐务来。她每天在柜台上收客人的信用卡帐,也收现金账,当晚在餐厅打烊后开始核算,餐馆员工吃完饭,餐馆正式关门前核算完毕,第二天一早银行开门,钱振宇拿了装满了现全、支票及信用卡到银行去存起来。每天大厨订购了什么食品,也由玉叶向食品运输公司核算付账,因此钱振宇又用餐馆名义替玉叶另外多申请了一张信用卡,等每个月信用卡公司寄来了账单,得由玉叶核对签发支票给付,所以餐馆的支票帐户上非得加上她的名字不可。

她开始特别注意起自己的容颜来了,特地另买了一些手饰来陪衬这枚闪闪发光的钻戒,也穿些光鲜华丽的衣服来与饰物配套,化妆品也换成名贵的品牌。

钱振宇现在心情特别好,餐馆生意兴隆,利润大增,玉叶用餐馆赚的钱来付房子每月的全部的房贷付款、水电媒气、房地产税...,完全不用他钱振宇费半点心思,她连以前跑堂每天应得的十元薪水以及客人的小费全部都不计较了,后来玉叶搬进大卧室来与他同睡,他是更是求之不得,这小女人一天比一天丰润,在柜台上俨然是一位颇有姿色的老板娘,在床上也非常柔顺温存,算他钱振宇时来运到了。

玉叶在好味道老板娘的地位日渐稳固,钱振宇对她的意见唯命是从,小乔与发仔在餐馆中也公开地成双进出,玉叶对很小乔的猜忌也就渐渐减少,加以生意人以生意为重,在纽约要找一个好师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拉拢小乔就是拉拢发仔,所以玉叶一反常态地对小乔示好,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敬慕国英姐,下笔如有神....

 
余國英的头像
 #

看了妳寫的新回應,覺得活得有意思了!(真的,真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