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传(0 3)

        辣妈传(03

                

 

小乔沉沉地睡了一大觉,醒来天已昏暗,她躺在床上一时记不起自己在那里,到底年青,闭眼休息了一会儿,就觉得精神恢复了不少,想起好像是随大厨发仔回到他的住处,起床打开了床头灯的开关,呀,这间卧室真漂亮,怎么可能是平常混身油污的发仔的卧室!

她跳起来,走过去打开墙上卧室电灯的开关,再返回来坐在床上四面观看。

真没想到平常穿了油腻腻厨师衣服的郑住发这么懂得生活情调,卧室的粉墙居然是蔚蓝色的,床上的被单床罩也是配套的,上面印着缤纷彩色正在戏水的热带鱼群,床头灯的灯罩也是蔚蓝色,上面也有几尾五彩缤纷的热带鱼在戏水。

嘿,床前给踏脚的地毯竟是一条彩色的大热带鱼呢!这房间竟然这么明亮有朝气!

而且,每一件家具的质料、形式都是讲究而新潮,房间完全是经过精心布置的。

小乔原来住的老太太的小白屋,院子虽小,独立的小楼房也很幽静,但终因房屋年代久远,加以四周大厦高楼鳞次栉比,阻碍阳光空气流通,所以无论如何打扫清洗,仍然昏昏暗暗、隐隐约约散发着霉霉的腐味,不过房东老太太对她很好,而更重要的是房租每月才二百元,再贵了,她是绝对住不起的。

不是说小乔半工、半读、半教书,非常忙碌吗?怎么手头这么拮据呢?分析给你听,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小乔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原要读比较文学,第一年由台湾初到美国纽约来时,初生之犊不畏虎,听人家说在美国,只要咬紧牙关,努力一下,半工半读,就可以拿到学位了,所以她一来就进真正文学院的研究所,后来发现工作太忙,那里有时间及精力来之攻读太深的功课,半工半读文科,实在吃不消,但又不得不维持学生身份,只得转到教育学院读夜间部,不做学生不行,没有学生身份就不能呆在美国,又不能回台湾,好在教育学院学费比较便宜,但私立大学一年下来没有一万八仟美元是不够的。她教书并不是做正教授拿全薪,而是在该大学夜间部兼任教中文,职称是助教,学生都是些外国人,净教些「小、大、上、下、中」之类的中文字,她不得不教,开始纯是因为教书做老师名声好听,可以提高她的身价,后来,站在讲台上向讲台下说话,对她竟有一些医疗作用,常常不知不觉地心情比较舒畅一些,可惜教育学院只肯付兼任助教十九元一小时,准备功课及改卷子不算钱,规定兼任每周最多不能超过六小时,所以要由半教书来凑学费当然是不可能的。一般中餐馆的老板都负责员工吃住,不过好味道位在闹区,不供住处,每日供二餐,中餐在二点至三点开饭,晚餐在打烊的时候,餐馆每天付女侍十元基本数,其他全靠客人的小费,带位小姐没有小费可拿,每小时六元,亏得好味道就在哥伦比亚校园的附近,换了服装就可以去上课,更亏得餐馆的二位股东,也就是钱老板振宇及郑厨师大发都是单身,都很喜欢有一位美丽大方的带位小姐,所以就将这差事专门留给她,只要小乔有空来,他们就愿用她,有课不来时,才让别人分担她的工作。

小乔好胜心切,不甘心做一辈子带位小姐。她非常喜欢教书,但并不曾修过教育课程,因而没有执照,所以没有教中学的资格。要教大学,当然得有博士学位,这么一来,恶性循环,天天在转磨一般忙碌,而一事无成,这叫她怎么不怨气重重?如何快乐得起来呢?

正当小乔穿著上班的祺袍坐在床上,想到这里,心情又快要变坏时,突然听见客厅外公寓的大门上有钥匙开钥的声音,门开之后,吧的一声,客厅里大放光明,原耒郑住发回来了,右手提了小乔的大行李箱,左手拎着印有好味道的塑料袋。

「小乔姐,妳好些了吗?」郑住发在卧室门外轻轻敲门。

「完全好了。」 小乔由卧室出来,笑瞇瞇地回答。这一觉足足睡了一个下午,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沈了。

「嘿,你对室内布置的品味这么高!把住处打扮得这么漂亮。」小乔赞美道。

「这那里是我的品味!是我表姐的品味!」发仔笑道。

「你有个表姐,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小乔问。

「表姐是我表叔的的女儿,大部分时间住在台湾,她老说要带她的小儿子到纽约来定居,光说说而已,一直没有成行。」发仔回答。

「肚子饿吗?我带了一些吃的东西回来。」发仔关心地问小乔,将带回来的塑料带放在一个玻璃的餐桌上,将装外卖的纸盒一个一个取出来。

「啊,叉烧、炒面及酸辣汤!平常吃厌了,连看都不敢看,可今天胃口好,闻起来反而觉得很香呢。」小乔吸了一下她可爱的鼻子,由袋中取出免洗竹筷及塑料刀叉。

小乔张大了樱桃小嘴,用塑料叉挑了炒面往口里送,连声赞道;「唔,味道不错,大概胃口好的原故罢!」

「胃口好?好极啦,我也饿了,咱们不要吃这个,我请妳出去吃好东西,如何!」发仔兴致高昂地说。

小乔向来清傲,手头也不宽,平常不大花钱,但见发仔兴致很高,又恰逢本学期期考完毕,心意就有点松动。她见发仔换了一件花衬衫配牛仔裤,没有想到他穿起牛仔裤来,胯脚绷得紧紧的,也有几分帅气呢!小乔也就将自已的行李箱打开,换了一套牛仔便装。

两人由大厦的电梯中出来,大厦的管理员明明知道发仔未婚,故意对发仔笑道;「郑先生郑太太,出去呀?」

小乔见这管理员这样称呼他们,就对着走廊的大镜子瞧了一下,觉得两人外貌上倒也马马虎虎有点相配。

实际上他当然配不上我,因为他的野心没有我的大,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只不过一同出去吃顿晚饭罢了,小乔对自己说。

两人坐了出租车,只几站就到了百老汇街,发仔先跳下车,小乔跟在后面钻出车门,还没有等她的脚在地上站稳,几个由百老汇戏院散戏出来的客人就忙不及待地由另外一个车门踏上车,车子竟然呼地一下开走了,害得她一个踉跄,幸好发仔手脚快,一把将她牢牢抱住。

小乔感觉到抱她的那双手臂非常强壮而男性,更感觉这双手臂过了一回儿才恋恋不舍地将她放开。小乔有点害羞,发仔的年龄与自已的亲弟弟蔡金鎗差不多罢,金鎗弟正在加州大学化学系攻读化学博士,他有加大化学系的奖学金。

「发仔,听说你是浙江大成人?」小乔突然问。

「不错,我见听说妳是在在台湾嘉义出生的外省孩子,所以妳会说闽南话,我也会。」发仔笑嘻嘻地用闽南语回答。

一下子,两人都觉得距离拉近了不少。他们随着散戏的人潮,也拥进入一家意大利餐馆。

「哇,这些意大利的菜名,跟外面戏院广告牌上的意大利的歌剧名字一样古怪!」小乔笑道。

「我们不懂意大利文,当然觉得这些戏名、菜名都古怪,好在每样菜的后面,还有英文解说注释,要没有英文批注,那才真叫抓嗐呢。」发仔也跟着笑了起来。

「发仔,你读过英文书没有?」小乔想到一件事。

「我在台湾员林实验中学肆业,只读过一些台湾中学的英语教科书,经过一位表叔的引介,跳船到了美国,曾经为了要维持学生身份,进了一年纽约皇后区的法拉盛小区大学夜问部攻读英语。」发仔答道。

大学没有毕业,学历绝对配不上自己,在这异国他乡,举目无亲,他只不过是一个同在一家餐馆工作的人罢了,她想。

「除了分吃过好味道员工出去叫的披萨饼,我还没有吃过意大利菜呢。」小乔撇着小嘴,故意做出清高的样子,竟然被自己逗笑了。

「好,我们这就叫些意大利食物。」发仔笑着招手叫侍者过来点菜。点完菜,两人目送侍者返回厨房,然后举目四望餐馆内的人潮,开始随意谈天。

「听玉叶说,你有美国的绿卡,而且也是好味道的老板?」小乔问发仔。

「都没错,我们当初这批早期跳船来的非法移民,乘有一次移民大赦时,全部得了美国永久居留证。至于好味道的股份,只不过是一个干股而己。」发仔很诚实回答小乔的问题。

「什么是干股?」小乔好奇起来。

「干股就是没有真正拿出钱来入股,但是年终还是当股东一样分红。」发仔说。

「钱振宇怎么肯呢?」小乔不由得不问。

「小乔姑娘,在纽约蛮汉屯要留住一个好厨师非常不容易,老板怕厨师跳槽,往往这样拉拢厨师。」发仔解释。

「啊,薪水之外,给你干股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有一种饭店股东的意识,产生与餐馆共同存亡的情怀。」小乔幌然大悟。

「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我没有妳聪明,说得没有妳又透彻又文皱皱的。」 老实的发仔很钦佩地说。

他这一下,说到小乔的心上去了!

小乔从小就被大家称赞,说她漂亮、可爱,而且愈大愈美丽,每天起床洗过脸照镜子,就看见镜中映着一张出水芙蓉一般地标致的脸蛋,虽然自已也会发现一些小痘痘之类,不过别人永远说看不见。所以,在她的心目中觉得单单容貌美丽很容易,要做一个秀外慧中的聪明女子却很不容易,自从读了大学以后,竟然发现要得一张顶尖好成绩单,一定要用功,而且读得愈高愈吃力,非得全力以赴不可,近来,她居然有点怕自己全力都不够,简直就要走火入魔了!现在,发仔这么老老实实地称赞她,真正使她十分窝心。

二盘意大利菜很快就来了,是很多层面皮,每层中间都夹了西红柿酱及碎肉。

「发仔,这叫什么?味道不错,我们各付各的钱罢。」小乔一面用叉子吃,一面建议。她得省点用,找到房子后,还得付房租。

「这叫拉萨泥,这家是不需预定座位的平民化的便宜馆子,由我作东罢,下次我带妳去吃名贵意大利菜,因为名贵的高级馆子得先订位。」发仔也大略知道小乔的经济情况。

小乔听发仔说这家馆子不贵,也就任由他付钱了。

吃完晚餐,外面月色蒙胧,夜凉如水,街上的路灯下偶尔有一、二个不相干的路人走过,或与他们完全没有关系的警车开过,发仔牵着小乔的手,小乔也由他牵着,并没有抽回来,两人心情都非常之好,小乔甚至觉得今晚是她踏上美国土地以后比较快乐的一夜,可惜,她心中觉得十分遗憾,假设...假设他是一个有博士学位的学者,一个多金的实业家,公司的总裁等「象样」的人物,该多么美满呢!可惜天天在夜校、书本、餐馆、菜单里打转的小乔,那有什么机会见到一些「象样」的人物呢?

说良心话,你若问小乔,她心底「象样」的白马王子倒底什么样子,她大概一时也说不上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不是郑住发,绝对要比郑住发高级数倍。所以,他们半夜回到发仔的住处,发仔将小乔的行李箱搬入卧室,建议小乔睡卧室,自己睡沙发,小乔也不争执,理所当然地睡回那张又大又松软的大床,而且立刻呼呼入梦。

 

 

 

分类: 

评论

余國英的头像
 #

看了孫儷的〝辣媽正傳〞,真好看!所以我把我的故事改成〝辣媽傳〞,不過,我有點想改成〝辣媽D傳〞,D者,"〝的〞也,也就是該本文是發生在美國的故事,加一個洋文〝D〞,或者叫〝辣媽z傳〞,z者〝正〞也,不但以示有別,而且沾上洋氣,不知讀者有何意見?歡迎參加本文的〝改名運動〞!

 
梅子的头像
 #

"辣妈Z传"似更好些。

 
阿朵的头像
 #

国英姐,我刚才看到2个(4),就删除了一个,是不是你也删了一个?咋都没了呢?

Sorry about this!

 
余國英的头像
 #

哈哈!矯枉過正!真是嚇我一跳呢!

奇怪了!以前也有過一篇文章會有2個,百思不得其解呢!

妳若沒有告訴我,妳也刪了一個,我會千思不得其解呢!!

 
余國英的头像
 #

我是早睡,現在起床,過一下再去睡回籠覺,阿朵妹,妳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