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传(0 2)

辣妈传(0 2

 

玉叶抬眼端详了一下由小乔房内出来的老板,怎么不可能!对小乔一往情深的钱振宇为人乐观进取,勤俭努力,长相也不错,口袋里有点积蓄,又是由夏威夷过来的华侨。听说拿学生护照的带位小姐小乔至今只有一张I20的签证,所以一直非得维持学生身份不可,据说若不是靠钱老板对她有意,尽量帮她的忙,凭她的学生身份是不可以到处打工,被移民局抓住,连钱振宇都算犯法的。

商业午餐比较便宜,好味道就在商业区,中午客人一直很多,非常关心男老板钱振宇的女侍玉叶,冷眼看见小乔被三位女客人气得哭着冲进小房间之后,就看见钱老板在小房间内奔进奔出,倒茶倒酒地向小乔献殷勤,两人关起门来,在里面待了好一阵子,最后,只见钱老板红着脸,满头大汗,手中提了汽车钥匙推开后门,匆匆出去,久久不见回来。

小乔不在柜台上收钱,玉叶不得不忙着跑堂兼带收银,现在客人渐渐稀少,女跑堂玉叶决定要进小房间里面亲自去察看清楚,因为这小房间平常虽是钱老板的办公室,但也让员工们在里面放皮包、挂外套,有时小铁床上也让员工们躺躺休息休息的。

推门一看,一条毛毯被揭开掉在地上,小乔湿透透躺在床上,不但浸了汗的乌云贴在美人尖下,长长的睫毛上沾满了泪痕,红色长旗袍下摆扯上来露出玉腿,前襟的扣子也尽数打开,露出白玉般的脖子。

俗语说关心则乱,有私心的玉叶突然心中大乱,飞也似地奔进厨房。厨房中年青的大厨郑住发手持铁铲,正在框框地敲着炒菜锅,大声吰喝着要下手小金过来刷锅。

「发仔,不好了!快过来!」她大声地喘着气,招手要郑住发过来。

「什么事?什么事?」郑住发手持铁铲,由厨房中奔出来,紧张地连声追问。

玉叶不说话,领着郑住发飞快地向老板的小房间急走,并推开房门,要郑住发过去看,因为她知道郑住发也非常喜欢小乔。

「看,好一幅美人春睡图!故意叫钱老板给她倒酒,又喝成这样,不知安的什么心。」她酸溜溜地撇着嘴,若不是这个小乔,玉叶自已就是这里的第一美人,何愁老板不注意她呢,所以她忘了自己是多管闲事,侵犯了人家的隐私权。

「小乔姐,怎么一回事?喝了什么吗?」郑住发急忙跑进房去,扯起毯子盖好美人,轻轻地问。

「喝了一杯神秘玫瑰香露。」小乔还没有完全醒来,用手背擦着脸上的泪珠,抽噎着回答。

「什么混账香露?」郑住发追问,正义之感,油然而生。

「钱老板给我喝的,呀,我现在好难过,头昏又反胃。」乔想起心事,又开始伤心痛哭起来,哭了一会儿,干脆坐起身来干呕着要吐,郑住发见状立刻转身出房,进入厨房找了一个不锈钢的小钵子,忙忙拿过来给小乔呕吐。

「怎么可能喝醉?...一定是姓钱的在捣鬼。」郑厨师心中早就下了结论,因为小乔向来对谁都不肯假以颜色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钱振宇正面带笑容兴冲冲地由外面回来,与盛怒的郑住发遇个正着。

「妈的,你这家伙那里去了?」 郑住发大怒。

「去银楼买了一枚大钻戒。」钱振宇眉开眼笑地用夏威夷华侨的广东国语回答。

「买给谁?」郑住发怀疑地问。

「先预备好,万一小乔姑娘...。」钱老板伸手进西装裤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红绒盒子。

「混账,仗钱欺人,妈里巴子,不要脸!」郑住发将铁钵朝钱振宇一丢,一拳打在老板的脸上。

「打人,你...。」钱老板大吃一惊,举起双手来护着自己。

「打你算什么,老子还要杀了你呢!」郑大厨打得兴起,举起右手中的锅铲,对着老板没头没脸地一顿乱敲,钱振宇手中的绒盒早就掉在地上,滚到一边,站在另外一边的玉叶看见了,连忙绕过众人,抢过去将小绒盒捡起来,放在她深红色女侍制服围裙的口袋中。

餐厅里本来客人不多,三位中国女客见小乔久不露面,早就结账离去,剩下的一些客人一见餐馆大厨打餐馆老板,一个个都擦擦嘴,付账埋单,避之唯恐不及。

酒保小林与打杂小金过去将大厨拖到一边,再将钱老板由地上扶起来,只见钱老板鼻青眼肿,鲜血流得满脸,连地上都有红红的一滩,真是出气多入气少了。

「不好了,要出人命啦!」跑到柜台收帐的玉叶见势不妙,吓得放声大喊,一颗心砰砰跳,战战竞竞地拨电话九一一求救。幸好马路上的车辆也不如中午拥挤了,不到三分钟,附近的紧急救护车赶到,车中跳出一名穿了白制服的紧急护理卫生人员,四名抬担架的大汉。

玉叶乘救护人员替钱振宇止血,簇拥着将他由担架搬往救护车的时候,伸手将围裙口袋里的红绒盒取出来看了看,只见那讲究的绒盒底上印着精美的「黛安娜」字样。这不是二条街外的那家高级珠宝店的店名吗?这家店她只进去过一次,觉得里面的东西贵得离谱,以后每天由地铁站出来上班,经过这家珠宝店,只偶尔匆匆瞄他一瞄,连脚步都不肯放慢了。她打开盒盖,但见一颗大钻戒躺在红绒上闪闪发光,与她在窗外看见橱窗内陈列的一模一样,这么来说,一定是货真价实的物品啦!

玉叶奔到小房间,脱掉女侍围裙,取下挂在老板办公室门后的大皮包,匆匆将那绒盒朝皮包里一塞。

「发仔,现在没有客人,你好好照顾小乔,带她回家,你自己六点之前赶回餐馆来就行了。厨房里由小金看着罢。」她背了大皮包,对郑住发说。

「小林,请你暂时照顾一下酒吧及店面,我一定会在晚餐前赶回来收帐。」玉叶将店中事用几句话急急交代了一下,背着大皮包,匆匆跟在抬着钱老板的担架后面,一同进了救护车。救护车关上后门,车子风驰电掣般地去了。

郑住发身体强壮,力大过人,基于一时气愤,将老板钱振宇打了,看见钱老板混身是血,生怕弄出人命,当时倒也心虚了几分钟,后来听救护人员说只是失血过多的外伤,急救一下就不妨事了,也就放心了一半,比及进到小房间,看见正在拢着乌云般长发、扣着上衣纽扣的小乔,再见她那付弱不经风,楚楚可怜的样子,突然间正气风发,觉得自已这英雄,为了护美而铲打恶老板,实在理直气壮。

「这姓钱的太不成体统了。小乔姐,妳好些了吗?」发仔关心地问。

「头还是很昏,不但站不住,连坐都有点困难。」小乔答道,每天马不停蹄,忙得团团转,虽然年青,但身体终觉不支,使她觉得心灰意冷。

「我就住在对街的楼上,现在先送妳到我的住处去休息,妳可以暂时睡在我的卧室里。」郑住发建议。

「那你呢?」 小乔十分犹豫。

「我再折回餐馆来做晚餐。」郑住发左手半拥半抱着小乔向外面走。

「我的行李!」小乔不放心地回头看着她放在小办公室墙边的旧皮箱。

「好,妳先养一下神,打烊后我带妳去找房子,妳说可好?」郑住发反过右手提起皮箱。

小乔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钱老板大概真的做了什么坏事,不然郑住发怎么会生那么大的气,打伤了他,还那么理直气壮呢?不过现在头昏恶心,自顾不暇,是摆在面前的事实,也就跟着发仔去了。无亲无故,总不能一直睡在餐馆里,人家还要做生意的啊。

玉叶坐在抢救钱振宇的救护车到了医院急诊室,注册处的洋女人们先是将她误认为钱振宇的太太,后来又误认为是他的女朋友,把一切与病人钱振宇有关的表格都让她来填写及签名,玉叶是唐人街出生及长大的华侨,当然知道这些女人的意思,而且,她也早就知悉全餐馆内只有钱老板自己及大厨郑住发两人有医疗保险,毫无后顾之忧,也就将错就错,毫不迟疑地签上自已的名字、地址及电话。

在钱振宇的表格上签了自已的名字,玉叶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已与老板的关系进了一大步,急诊的候诊室内,混身血迹的钱振宇躺在床上,与其他候诊的病人排成一排在等候医师,玉叶走过去,伸出手来摸了一下钱振宇苍白没有血色的面孔。

钱振宇躺在床上,脸上的血、身上的汗都干得硬绑绑地,头脸到处疼痛,正无耐地闭着双眼,忽然觉脸上被一只手摸了一下,睁眼一看是玉叶,红肿的眼晴内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移动。

「钱老板,觉得怎么样?」她亲切地用广东话问,他们之间说广东话。

「疼...,疼。」他喃喃地动着塞满了浓痰的嘴唇。

玉叶听懂了他的意思,连忙跑去找护士小姐要止痛药。

「不经医师批难,不能擅自随便给任何药物。」一位名叫丽达的护士摇头答道。

「不须处方的止痛药,吃吃有什么关系呢?」玉叶问道。

「这是医院的规定。」

「这算什么规定?」玉叶追问。

「规定就是规定啊!」护士理直气壮地回答。

「既然是急诊室,就应紧急治疗,怎么把人放在一边不管,出了人命怎么办?」

「所有值班的医师都正在忙着急救最危险的病人,妳的男朋友只是受了点皮肉外伤,不妨事的!」这位美国护士好心地安慰玉叶。

「可是,他是餐馆老板,今晚餐厅里一定乱哄哄了。」玉叶抬起手来看腕表。

「妳可以立刻赶去照顾餐馆,这里有我们照顾妳的男朋友。」护士如此建议。

「万一他可以回去了,有谁替他叫出租车回去呢?」玉叶还是有点不放心。

「还早咧,待会儿值班医师来看过,给他吃些止痛药,还会替他照X光,不到半夜,不会放他回家的,我们一定会叫他在这里一直等到你妳下班来接他。」白人护士回答道。

五点钟,玉叶在晚上餐馆尚未烦忙拥挤之前赶回好味道去收银及带位,不久郑住发也由自己的公寓赶回餐馆厨房,少了钱老板及小乔两位人手,大家各就各位,比平常更加忙碌起来。

好味道是个规模很小,不到四十个座位的餐馆,九点钟打烊,玉叶与发仔两人合力将外面铁栅拉下,大门关上之后,玉叶一直的的答答地点着计算器算账,住发与小金两人,吸尘、拖地板,一直忙到晚上十点钟之后,一人带了一个塑料袋的叉烧、炒面及酸辣汤,才各自散去。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