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束带蛇(Garter Snakes)〜园丁的盟友

束带蛇(Garter Snakes)园丁的盟友

 

中午, 在院子里割草的老公隔着纱窗对我说他的骑式割草机可能創伤了一条束带蛇(Garter Snakes) 。蛇的头部已出血, 不知是否应该怜悯致死?

 

束带蛇(Garter Snakes)在我家园子里是颇受欢迎的, 因为它们能帮助我们消灭邪恶的害虫蛞蝓。我虽很惧怕它们, 但从未想到过要伤害它们, 尤其是它们身上那些绿色的条纹, 总会让我联想到<<白蛇传>>里正直善良的小青, 她不也是一条经过多年修炼的蛇精?

 

我随先生来到事故现场, 远远地望着那条可怜的头部受伤的蛇。它比我以往见过的那些蛇都要粗大, 看着它我有些毛骨悚然; 唉, 真可惜, 说不定是条母蛇, 要生宝宝了 我告诉先生,  最好不要惊动它, 也许它还可以活下来, 我们园子里那样多讨厌的蛞蝓还等着它去消灭呢!

 

前不久拔草时发现花丛旁有一条非常绿的束带蛇,   用打草惊蛇的方法将它赶走, 它懒洋洋地在那里享受日光浴, 对我的警告置若罔闻, 于是朝它躺着的地方扔了条树枝,  它这才迅速地逃逸。以往我见了它们都很紧张, 所以总是绕道而行, 那天仿佛吃了豹子胆, 竟然想与它对峙!

 

在所有的动物中蛇是最容易被误解的。大多数人都害怕它们,  因而许多有益无害的蛇被人类捕杀。华盛顿州有十几种蛇,除西方响尾蛇有毒, 能够对人或宠物构成威胁外,其它的品种据说都是相对安全的。因而华州鱼类和野生动物局呼吁人们像对待所有的野生动物一样, 对它们敬而远之:  既不要捕杀或伤害它们,也不要试图将它们作为宠物饲养。

 

在市区或郊区园林中发现的蛇通常都是无害的束带蛇。束带蛇是一种爬行动物, 它们依赖外部因素调节自己的体温,   所以常常喜欢在温暖的地方晒太阳。

 

束带蛇约36 英尺长,其最常见的防御是逃跑,被抓住后会排泄一种恶臭的物质。它们每年脱皮数次,冬天在地下冬眠。母蛇于夏末或秋初产小蛇, 小蛇出生后就能自己生存, 但很少能活到成年。 它们的天敌甚多, 如: 鹰浣熊猫等; 被割草机汽车杀死的更多。

 

束带蛇的听力不好,但对振动和温度变化很敏感。它们的视力也很差, 但味觉或嗅觉极佳。其不停闪动的舌头指导它们寻找猎物。与流行的神话故事里描写的相反,蛇皮不似鱼鳞般是粘糊糊的, 而是像人的指甲一样由角蛋白组成。

 

束带蛇的饮食范围很广,  其中包括蚯蚓蛞蝓蜗牛水蛭和小的两栖动物。大一点的蛇会吃小型哺乳动物, 如小鼠。大多数园丁希望他们不食青蛙,但束带蛇吞食大量的蛞蝓, 足以弥补这一微小的不足和遗憾。

 

如果你的园子里有蛞蝓损坏你心爱的植物和蔬菜, 束带蛇将是你最好的盟友。


蛞蝓


所有的蛇都是自然食物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捕食从老鼠青蛙到昆虫的一系列猎物。除具有生态价值外,还能为野生动物观察者提供观看自然界肉食动物弱肉强食的机会。

 

不幸的是,蛇是一种很不招人喜欢的动物大多数人都会被它们惊吓,希望它们尽快地远离自己的花园, 永远不再驻足。但是, 如果你花点时间了解这些园林来客,或许会欢迎它们的。


 头部受伤的束带蛇

 


 

May 8, 2014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活下来,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旦愿吧, 虽不信佛, 但也不愿杀生, 谢谢一弘的祝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物种总有存在的合理性,能不伤害的就尽量不伤害吧,尽管这看上去也挺吓人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赞同你的意见, 物种的存在环环相扣, 能不伤害的就不伤害, 虽然它们比较丑陋...... 老公曾去察看过几次, 直至今天早晨还在原地, 看样子是爬动了.

 
木易石的头像
 #

读春山君的文章,每次都有知识上的收获。
知道大部分的蛇是对人类有益的,但每次碰到它们,还是避而远之。
家乡有个蛇岛,岛上有清一色的蝮蛇,剧毒。当年有一本书,描述了人们登岛所见,很吸引人。后来国家有一次考察(邻居是队员),拍了一部电影就叫“蛇岛”。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木君鼓励, 避而远之是对的, 它们毕竟是肉食动物...... 网上说大连有个“蛇岛”, 参观的人不少

 
熊猫的头像
 #

小时被蛇咬过,迄今仍有点谈蛇色变。可怜一代侠女就这么活生生地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说不准侠女也有怕蛇的, 它们的确看起来很恐怖, 同情你的遭遇!  我家园见到的大多是小绿蛇, 刚开始特害怕, 见得多了, 就习以为常了.

 
夕林的头像
 #

我家花园里原来有几条,绿色,一尺长,后来都死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们园子里的大多也是绿色蛇, 经常能见到蛇皮。至于有几条就高不清楚了, 你观察的蛮仔细的......

 
海云的头像
 #

所有的蠕动的动物,我都害怕。我们这里也有一种黑颜色的蛇,春天里有些小蛇乱跑,上次一条小黑蛇跑到我家的车道上,让先生用扫帚扫到林子里去了,我是吓得半死,很久天一黑就不敢踏足车道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也非常害怕蠕动的动物, 第一次在华州拔草时触到蛞蝓, 软绵绵湿的, 以为是蛇, 差点晕过去。哈哈哈, 晚上我也不敢一个人到院子里去, 害怕有郊狼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那东西我们叫鼻涕虫,小时候经常玩,一点不害怕,这虫子吃菜可有水平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名字真形象, 有时拔草不经意触到鼻涕虫, 那粘液像硅胶似的, 很难洗掉, 它们把我种的豆角吃光了, Basil 被吃的到处是窟窿......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如果不是毒蛇,不是三角脑袋的,不是响尾蛇,就可以相安无事,冬天时我在院里也发现一条十英寸长的小蛇,不太活跃,大概正睡觉呢我拿杆子挑着给放墙外野地里了我们这里出了山上有响尾蛇外还真不常见蛇。蛇头受伤是否给它上点药膏要好得快一点?你老公真厉害,不怕蛇!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们这里束带蛇很多,  没有毒. 除草时经常能看到它们, 见多了就不太害怕了。呵呵, 你比我强, 敢拿杆子挑小蛇. 其实小蛇看起来蛮可爱的, 只是见了它们不由自主浑身紧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