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室兰香

安君康

      春尚早,开花圃的朋友嘱我去他的花房。百千芳菲之中,独挑得一盆墨兰。侍弄一月光景,花儿绽了。幽兰一枝,如精辟浓缩的文辞。不多言说,自有深意几许。每日里倚窗看花,心滤成一片空明。

      也曾在素宣纸上如板桥一样描摹过她,在箫声起处,沉着起按,且徐且疾,墨叶素蕊,俯仰自如。在锺鼎馔玉之家欣赏过名贵蝶兰的蹁跹美姿,却独钟情于这素朴墨兰,喜她卓尔不群的宁静之美。慕兰爱兰,今才得抚兰伴兰,亲其芳泽,亦算人生无憾。

      恰书家送我一幅妙对,遂张于几前白壁:

      闻言开茅塞,闻香见幽兰。

      是笔张墨随、古意深浓的汉隶。尤见得简陋蜗居,更加光华莹莹,而那香分外浓郁了。

      理想之中的笔下之兰,应是健叶飘逸多姿,提笔转折处似吴带当风而神妙有余,饶有韵致:或顷笔而生,或逆笔涩行,或淡墨剔透,或浓墨氤氲。湿笔处春水浅浅柔曼多姿,渴笔处铁画银钩金石味浓……四时风雨之姿皆现于笔底,花形要多变,或群花争放,或一箭双花,相视而笑、背向而嗔,火色生香、淡雅宜人。

      笔法要深得传统画兰之妙,还要有文人书卷气才好。

      古人早有云“兰之香,盖一国”,“四君子(梅兰竹菊者也)”画中尤以气清、色清、神请、韵清的水墨兰花最为幽绝,尚记得儿时学过宋代苏辙的咏兰名诗“兰生山谷无人识,客种东轩遗我香;知有清芬能解秽,更邻细叶巧怜霜。”。但只是鹦鹉学舌,不解其中滋味,而今想那兰花草,生于深林与空谷,无人自芳——花香十里照春水,山鸟无声香自幽。更待移入东轩,陋窗也成芝兰之室,秀叶疏花、姿致清娴,怡人清香让人耳聪目明,也便时常如董其昌君酒阑展卷山窗下,习习香从纸上来了。

      这墨兰,叶秀而健,高尺许,一茎数花迎年而开,镂冰琢玉经月不谢。其香清冽,正是古人小台收得香如许,重透梨园白羽裳的写照。有方家告诉我:兰花四季常青,花香不绝。春兰谢了,蕙兰吐蕊。秋兰刚凋,寒兰开放。春兰二三月间开花,香气清幽;夏兰又叫蕙兰,四五月间开花;秋兰七至九月开花,芳香浓烈;冬天开花的有报岁兰和寒兰,春节前后盛放。

       我虽不能遍赏名兰嘉蕙,仅得一墨兰算作清供,她赠我一脉馨香,我便赠她无尽遐思和轻灵爱眼。一室兰香,让近者弃绝尘埃,拥肝胆冰雪,入淡泊之境,神定气闲。

      在隐隐兰香里,藉着淡白曙光,只愿自己生命之树上开出无数芳馨的花朵,把这美丽馥郁的花香,吹送每个人的心田,让贫穷忧郁之人感受生之希望,让失落烦恼之人感受生之欢愉,让富有聪明之人感受生之慈悲……

      诗人作赋,画家挥毫,咏兰之作,历代不绝。这篇累叠文字,也无非是侵兰花以润幽兮,颂前圣之所云。然无端消受这悠远清香,便感念不期而至的佳缘。人们爱兰,慕其芳华,兰是否也有她的心事,期待一个美丽的际遇,无论红英与素蕊,香盈千里为君开?这一季的春天,有兰为我开放,我与她对影徘徊,共度良辰美景。寸心原不大,容得许多香。我心寻到了妥帖的去处,花儿也终有所依靠。她也不用有门外唤买花,娇声风送入窗纱,深情难寄,不知好花落谁家的喟叹和疑问,世事终是这般好。

      一室兰香,室内是,心室也是。世事终是这般好。

                                             (本文刊于《中国书画报》某期。题图为安君康先生作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莫那鲁道的头像
 #

完了,我看见花香都打喷嚏了,最近出门都口罩严严实实的。前几天有过一天五十多个喷嚏的记录,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anmy的头像
 #

难道米国也有雾霾么?最近鲁中风大,今日晨起,见院中榴花凌乱了一地。才知,风儿不仅带走了雾霾,也带走了花魂。

 
莫那鲁道的头像
 #

花粉过敏。

 
Amoy的头像
 #

兰的幽香仿佛可闻。想起春节期间观赏墨兰,真的是色韵俱佳,让人流连。安米的文,篇篇都如兰花吐蕊,馨香一片!

 
anmy的头像
 #

多谢AMOY嘉赏,看你火火五一节,让我好生羡慕~持续关注你的小说~~

 
予微的头像
 #

让贫穷忧郁之人感受生之希望,让失落烦恼之人感受生之欢愉,让富有聪明之人感受生之慈善……”

兰心蕙质!

 
anmy的头像
 #

谢谢予微,愿花香弥漫生活,祝福每一个人。

 
司马冰的头像
 #

惊叹,文章怎么能写的这么好,读完满口余香,实在是太有才了。

 
anmy的头像
 #

过奖啦,冰姐姐~

 
木易石的头像
 #

满篇花馨

 
anmy的头像
 #

谢谢木老师关注~

 
熊猫的头像
 #

欣赏幽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