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3 周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08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63 卢俊别母

      六十三地上的荧火虫天上的星星(卢俊别母)


  
  卢俊三步并作两步的赶回家,告诉了芦花学校方面的好消息。
  “真是谢天谢地......”芦花一脸感激,不住的说。高兴过后,就要赶紧准备起来了。
  她买来了棉花和布,给卢俊赶做棉袄。还有鞋子,被子......每天,在昏暗不明的油灯下,一直做到半夜。
  “妈,歇了吧!”卢俊催母亲睡觉,“听林先生说了,上海是全中国最大的都市,啥都有。”
  “有是有,不舒服。妈妈知道你穿什么样的才舒服。你先去睡,不用管妈妈。”
  卢俊站在芦花身后,看着自己的妈妈,才三十七岁,头上,已经有了许多白头发......这要爸爸见了,该有多心疼......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报得报不得,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自己这没过上一天好日子的苦命母亲......
  "卢俊啊,这回离家,不知啥时才能回来?”芦花问。
  “学校有假期,一放假我就回来。”
  “听说坐船要一个月才能到家哪......算了孩子,你专心念书,别想着家。妈妈和妹妹很好。能腾出手来,给妈妈写写信妈就很高兴了。”
  “妈,信我一定会常写的。”
  “我想着......”芦花停下手里的活,“等你回家了,说不准媳妇儿都有了......”
  “哪有那么快,妈,”卢俊有些腼腆起来。“再说了,媳妇儿没让你瞧以前,我不会娶的。”
  “其实也不用妈妈看,你喜欢的,妈也会喜欢的。”
  “妈,我以后找女孩,一定要找一个象妈妈这样的。”卢俊说。
  “傻孩子......”芦花说着,又开始细细缝起来。
  卢俊去躺下了,翻来复去睡不着,见外面油灯还亮着,就出来说:“妈,你不睡,我也睡不着。”
  芦花放下手里的活,“好,好,妈去歇了,你赶紧睡啊。”


  随着卢俊出发日子的逼近,芦花的心也开始一天天揪紧。想着孩子要走这么远,不知什么时候才再见面,不敢给孩子看见,心里却是暗暗的难受。
  几天来,她天天都做儿子爱吃的菜。这天还杀了只鸡,想给儿子补补。饭桌上,使劲的给卢俊夹菜。
  “孩子,生你的时候妈妈奶足,真是谢天谢地,你长的结实。十一个月就会走路了。”芦花念叨着卢俊小时候的事。
  “你爸爸呀,总喜欢把你盘在肩膀上走。有一次,爸爸就这样驮着你走夜路回家,路上好多的萤火虫飞来飞去,你问爸爸:‘那是啥呀?'爸爸说:‘天上有星星,地上也有啊......’你就说:‘萤火虫就是地上的星星呀?’”
  “妈,这事没听你讲过呀。”卢俊说。
  “有些事,我也是这一阵才慢慢记起来的。”


  卢俊临走的前天,芦花还到镇上去买了一包咸金桔和一瓶白花油,“带在身上,坐那么久的船,头晕不舒服啥的,用得上。”
  “妈,你别担心,你不是说,我身体很结实吗?”卢俊使劲的找话安慰母亲。
  “要是那头有啥难处,写信回来告诉妈,妈妈给你想法子。家里,总是好办。”芦花又说。
  “妈......”
  “学成了,赶紧回家啊。说不定你回家时,爸爸也回来了。”
  “妈妈,你要答应我。”卢俊说。
  “啥事孩子?”
  “你要好好保重身体。等爸爸回来了,他才会高兴。我也才会高兴。”
  “知道,妈知道。别担心妈,孩子。妈妈经历多了......妈就盼着咱们一家团圆的时候。”说到这里,芦花抽泣了两声。一边的思河赶紧给妈妈递过来手帕。
  "妈,咱家会团圆的。好事情,妈该高兴才对。"思河说。


  第二天四点多,芦花就起了床。给孩子准备早饭。那是一碗香喷喷的鸡蛋炒饭和一碗清甜的菜汤。十七年了,就这样一下要离开,要走这么远,这么久,芦花做饭的手轻轻发着颤。
  嗓子堵堵的,这顿早饭,卢俊咽不大下。
  “孩子,吃不下也得吃,路这么远......”芦花说。
  卢俊点点头,慢慢的把妈妈的炒饭全吃完了。
  “思河,”芦花跟女儿说:“一会儿你跟伯伯的马车一起去送哥哥,妈就不去了。”
  “妈,我在家陪你。”思河说。
  “傻闺女,妈有什么好陪的。哥哥出远门,你一定要去送送哥哥。”


  卢俊深知妈妈为什么不去送他。
  “思河,我走了,你要好好的,好好的照顾咱妈;不要让她太辛劳......”卢俊话说不下去了。
  “哥,我知道,你好好照顾自己最要紧。”从小和哥哥形影不离,思河这时心里也好难受,只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得挺着。


  阿牛的车到了,他进来帮卢俊装行李,关照他钱文件什么的有没有带好。
  “玉枝,”他叫自己的女儿,“今天你好好陪陪芦姨,给她做好吃的吃,听见没有?”
  “知道了爸。”玉枝说。
  卢俊上了马车,卢花送到了门口。
  “放心吧芦花,”阿牛说:“路上很好走的。从石龙镇到厦门也要不了多久,从厦门上了船,就算到上海了。”
  芦花点点头,也不知听懂了没有,只是点着头。
  “孩子,到了就给妈妈写信!”芦花喊了这一句,很快的转身进了屋。


  马车声由近变远了......
  屋里空荡荡的。
  芦花打开旧衣柜,一件一件的整理着卢俊小时候的衣服。他玩过的弹弓,木船......他念过的书,写过的本子......他得过的奖状......
  芦花到门口,门口有几棵日春花。这一阵忙忘了浇水,它们都有些干干的了。
  她提过来水桶,给日春花浇了浇水......
  整整两个月后,望眼欲穿的芦花,终于接到了儿子从上海寄来的好信!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母亲的牵挂没有穷尽。。。

 
虔谦的头像
 #

梅子姐的评论像母亲……

 
敏敏的头像
 #

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虔谦的头像
 #

是啊,谢谢敏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