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2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40) – 全文完

 

 

第四天,老太太依兰做东道主请客。旺财与阿香早早就穿戴好了站在旅社外面等待文思。

   「旺财,你注意到没有?依兰老太太今天只请了五个人,没有请黛拉及恩理。」阿香对旺财说。

   「不知是没有请,还是请了请不动。」旺财回答道。

    文思的老爷车一出现,阿香与旺连忙中止了闲谈,钻进车内。文思今天衣着正式,白衬衫的领口还结了一个领结,看起来格外风度翩翩,温文儒雅。

依兰老太太住的旅社果然气派,门外站了四名带着白手套、制服笔挺的侍者。文思那既破且旧的老爷车开近之后,其中有两人快步过来替阿香及旺财打开车门,另一人替驾驶开车门,文思前脚由车中踏出来,那位侍者立刻坐上驾驶位将旧车开走了。替后座开门的那名侍者非常客气地招呼他们三人到里面去,此时另有两名穿了同样制服的侍者由里面出来递补原先的两名,所以旅社的大门外永远站着四名戴着白手套穿得制服笔挺的侍者。


    文思与父母踩着又厚又软的地毯,走过高高天花板上悬着灿烂水晶灯的大厅,最后到了老太太依兰住的套房后面精致清新的小小花园内, 花园中央有一个清澈的小游泳池,假山上流出的小股清泉,潺潺地流向宜人的小池,池内水中及池外假山上都有很多小灯泡,可以全部或部分打开,与旅社外面点缀的小灯泡相呼应,只觉得举目所及,一片辉煌灿烂。而假山上小喷泉的水温,是可以按个人喜好调节的。

    文思及父母进去的时候,夕阳正透过半透明的蓬顶,照着池外小山假石上各种繁花异草以及枝叶扶疏的小树,非常赏心悦目。

蜜妮坐在池畔的一个小桌的旁边,与外婆依兰正喝着咖啡闲聊,她今天穿了及地长裙,珠光宝气,雍容华贵。

    蔡家父母儿子三人一进来,就受到依兰外婆及蜜妮热烈的拥抱及亲吻。

    「小珍珠呢?」文思四面张望问道。

    「她吃过睡着了,保母卡门与秘书罗拉在会客室陪她。」蜜妮指着里面回答,手上的钻戒闪闪发光。

    蜜妮顺着阿香的视线看,原来婆婆正在看她指上的钻戒,笑着对婆婆阿香解释;

   「阿胖,我今天戴的是真品,是改镶以后第一次佩戴,今天外婆依兰是主人,主人申明过要看货真价实的珠宝。」蜜妮将戴了钻戒的手指伸给阿香看。

   「复制品上有记号,免得鱼目混珠。」外婆依兰说。


   「好啦,客人都到齐了。你们将这架电视机推到客厅里吧。」老太太对前来铺桌布、放餐具、摆桌椅的侍者说。

   「客厅晚上要给罗拉睡,所以电视机还要推回来放在这里。」老太太向大家解释。

   「我老人家不必为吃饭再洗手了罢?刚才为了抱小珍珠,已经洗过手,刷过指甲,消过毒了!」依兰笑嘻嘻的问蜜妮。

   「可是,依兰外婆,妳不需要小解吗?」蜜妮提醒外婆。

    外婆、外孙女两人起身到里面去用卧室边的那间厕所。

   「妈,妳要洗手吗?这小花园边另外还有一个洗手间。」文思告诉母亲,原来厕所还不只一间。

   「这间更衣室真是香极了,不但镀金的镜框闪闪发亮,大理石水池、浴盆以及马桶全部都光光亮亮!西太后再世用的厕所大概也只能如此了。」阿香由厕所出来之后十分讃叹。

    旺财与文思随后一同走进去解手,父子边走边谈。

   「文思,你注意到没有?刚才给我们点菜的菜单上没有价钱!」一进更衣室,旺财就大惊小怪的用中文对文思说。

   「阿爸,我们是客人,我们的菜单上没有价钱,不过主人依兰手上那张菜单确实是有价钱的。」文思用英语向父亲解释。

   「原来这里连菜单都有两种!」旺财叹道。

    父子两人小解。  

   「吓!阔老太太这么会打算盘,租了一套华贵的套房,要女秘书晚上睡会客室,大概比租两个单位的单人房间并没有贵多少,但是看起来却阔气多了!」正在小便的旺财突然大声地说。

   「爸爸说对了,就是因为精明会打算盘,所以老太太才会愈过钱愈多。」文思同意道。

   「哼,你天天说人人应该平等,那卡门和罗拉怎么不和我们坐在一桌谈天吃饭呢?」旺财质问儿子。

   「爸爸,我说的是人格平等,并不是说不同生活圈子的人,一定要同坐一桌谈天说地。」文思想了一阵子,临出更衣室才匆匆找出一个很勉强的答案。

   「连游泳池都要一个私人的,公用游泳池有什么不好?这些一天到晚勾心斗角的有人⋯⋯。」旺财用鼻子哼道。


「当初英国人见到这些祖先被放逐到新大陆后,产生的没有文化、没有历史背景、但特别装模作样的美国有钱人叫做 "白金泥儿",也就是海盗的意思,对他们真是又妒、又恨、又看不起,但是为了美国媳妇的带来的嫁妆,又不得不鼓励儿子去娶这些"白金泥儿"的后代,⋯⋯。」喜欢读书的阿香告诉旺财。

   「哼!我家白金泥儿的嫁妆在哪里?不是还欠了美国银行十多万美元的学生贷款吗?

    由依兰老太太住的旅舍回到他们住的旅社之后,旺财与阿香立刻梳洗上床。旺财觉得自己一夜都没有睡熟,朦胧也感觉到身边平常没有什么心事的阿香,似乎也在双人床的那边辗转反侧。

 

第二天, 阿香天不亮就起床,蹑手蹑脚的梳洗之后就带上房门下楼,先在餐厅里独自慢慢地吃了一顿丰富的大早餐,又一人在旅社四周散了很久的步才回来。

    阿香散完步推门回房时,旺财正坐在床上吃旅社派人送进来的洋早餐。

   「其实,我们也可以像周老师和马老师一样,用文思的名字买一个小公寓来住,然后向美国政府申请救济金!」阿香开口说道。

   「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在台湾虽然不是大阔佬,但也是有房、有车、有亲戚、有地位的人,干嘛要留在美国当贫民?」旺财怒道。

    被旺财这么一喊,阿香觉得旺财也有他的道理。

    「都是你,要带这么大的行李!」旺财立刻觉得发牢骚有了对象,开始说起话来。

    阿香一声不响,立刻着手整理行李。

    「我说不要来看什么杂种孙女儿,有什么好看?」旺财不停地抱怨。

    「花了那么多钱在美国纽约长岛白人区买房子,说是好投资,好地区,容易増值,并不是说要娶一个白人媳妇呀!」旺财愈说愈怒。

    「叫你专职到美国来照顾文思,照顾了什么,弄出个混血的孙女儿,哼,不洗手不许抱,足赤纯金的长命金锁不让戴,要挂在婴儿床上,手够不着的地方, ⋯⋯哼,什么混账白菜丝、青菜丝⋯⋯。」旺财不住口地继续骂。

    「好了,行李整理得差不多了,旺财,你也赶快梳洗更换衣服,我去叫人上来搬行李,到柜台去结账,然后找一辆出租车,载我们到圣荷西克里门街93号去。」阿香冷静地对正在骂得起劲的旺财说。

    「到克里门街去做什么?应该火速打电话到航空公司,打听一下回台湾最早的班机,早早回去!」

    「便宜机票要在两周以前买,我们总不能住在这个旅社等我们的机票,还是先住到潘老太太的公寓里去等机票吧!」

两周之后,因为不愿意耽误文思工作的时间,两老坚持不要儿子开车过来接他们到机场,两人自己搭了一辆出租汽车到旧金山的国际机场,搭上了回台湾的飞机。

    邻坐胖女人的膀胱大概有问题,旺财与阿香两人在座位上才坐下来,那女人就起身要上厕所,旺财心中不爽,正要开骂。

   「旺财!」坐在他身边的阿香突然哭了起来,吓了旺财一跳,不由得张开嘴来朝阿香看了一眼。

    只见他的老妻那与文思一模一样又黑又多情的眼睛里面蓄满了眼泪,而且,有好几粒泪珠已经由红红的眼眶里面滚了出来,她本来漆黒的头发里居然掺出几丝白发,原来再美的人儿也会老去的。

    阿香这一声「旺财!」使他突然忆起当年他到周老师家见到美丽的阿香惊艳的震憾,一见钟情之后,一再要母亲阿好去求媒说亲,怕被她拒绝的紧张,新婚的缠绵,知道妻子有孕的欣喜,后来把两人名字改成"旺得福""阿胖"的得意,她挺着大肚子到美国生产、陪儿子读书的顺从,多年来他对他们母子的挂念⋯⋯

    这卅几年来的一情一景,像电影里面转换的画面一般,一幕一幕的在他心中闪过。

    哪一朶花儿有老妻这么解语?忠心?温顺?他的心中充满了惭愧,不由得长叹一声,伸出手去握住了老妻的手,原来这双为了他们的理想而曾到过天涯海角,流落异乡的手,也松软而充满了青筋了。

他们回到台湾之后,并没有大肆铺张请满月酒。他们说,第一胎是个孙女儿,孙女儿终归会姓别人的姓,等将来有了孙子再说吧。

    「至少,我们台湾人多为患,多几个留学生留在外国,肯定减少了本土的人口压力。」阿香解嘲似地说。

    「听说你家文思在美国做外国人的医师,赚到不少美金罢?」有人问。

    「还早,还早,才开始嘛!」做母亲的如此回答。

慢慢的,由阿香的口中传出好消息,说是文思决定到医学院眼科去教書,由副教授做起,四年後得永久教職,在医学院眼科的教授中, 曾有人得到诺贝尔医学奖,文思虽然没有得到诺贝尔医学奖,可是到了一项安德森奖项,反正是得奖,总是好事,不是坏事。

「诊所呢?文思把他的诊所卖了罢?」旺财问阿香。

「卖掉了,因为拥有不少病人,所以足足赚了不少万呢!」阿香回答。

「卖掉诊所的钱拿来做什么了?是拿来给蜜妮还学生贷款呢?还是拿来当头款买住宅了?」旺财问,因为在他心中,认为这两项是必需早处理早好的必要项目。

「这个,‧‧‧。」阿香支吾地回答,因为文思告诉母亲,受了蜜妮的鼓动,他与同校其他科目的医师共同发起了一个少数民族义诊中心,专替没有健康保险的新移民们免费看病,大家出钱出力,有人捐献了土地,也有人捐诊所的房屋,而他们俩人幸好有出卖诊所的钱可以做后盾,替义诊中心购买了不少仪器。

    再过几年,又有人问阿香,他们家文思由美国寄回了多少美元给父母?阿香只得告诉亲友们,说文思与他的老婆现在出钱出力,在他们医学院成立了一个少数民族义诊中心,他们周末替少数民族做义诊,文思会讲一些洋径滨的中国话,所以做了中心的副主任,替中国来的没有医药保险的新移民及中华侨胞们义诊。其实,阿香并未告许在台湾的亲友们她的媳妇蜜妮会讲西班牙文,而西语裔的移民比中国移民人数多太多了,蜜妮就是该中心的主任。

不久,台湾的苹果电视转播了唐人电视记者采访中国医师蔡文思副主任的新闻。可见阿香并没有吹牛。

后来,大目仔的侄孙女儿挺了大肚子来拜访旺财及阿香,问他们到美国去做月子好不好?反正到美国去早就不用签证了。

旺财与阿香说,各人情况不同,最好自己决定,读过本文的读者,你们认为呢?

請發表寶貴意見!

謝謝!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敏敏的头像
 #

看了很感慨,当父母的辛辛苦苦一辈子,只要儿女过的好,再苦再累,也无怨无悔。

 
余國英的头像
 #

這种無怨無悔的人有福了!因為天下沒有十全十美的子女,你要求的回報,你的子女不一定能達到,若是父母不求子女回報,大家都快樂滿足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