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9)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9

             吃过了饭,喝过咖啡用过甜点,在婚礼上见过的那位摄影师又重新出现,这次只带了一名助手提皮包拿灯光器具。

              小阿珍又被抱出来做主角,与这些二分之一、四分之一的人用各种排列组合以白家楼房上下内外做背景,拍了数不清的照片。

            「笑一个,笑一个,这间房间光线最好。」

             「站在这边,这张地毯是由中国天津市新运到的。」

            「我们前天立了新的遗嘱,将这栋楼房及这三英亩的地将来全部留给珍珠,成年以前由她的母亲蜜妮代为管理遗嘱,珍珠成年以后由她自由处理遗嘱,所以这些照片可以说是小珍珠与她未来的财产拍的纪念照。」黛拉告诉阿香。

               「他们美国人真奇怪,财产既不留给半子女婿,也不留给亲生的女儿,这栋价值好几百万美金的财产,却留给十天大的初生婴儿,真是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过了一下,旺财用中文对阿香低声的说。

              「那是因为加州的法律⋯⋯。」阿香说了一半,怕旺财生气,及时打住。她想讲的是:加州有一条夫妻共同财产法,一般情况下,夫妻离异,所有财产全部对分,儿子媳妇,女儿女婿,每人各分一半,但若留给外孙子,外孙女,托女儿管理,女婿就分不到了,何况,遗嘱是可以按照立遗嘱人的意思随时更改的。

               因为在外国亲家面前说中文不够礼貌,所以旺财只得一直含笑与亲家周旋。直到出了白家,旺财才吐了一口气。

              「我们中国人认为百善孝为先,只要是孝子,就可以断言此人的人格基本上就不会差到那去。可这些美国人动不动就不跟父母来往了,完全以跟父母作对为荣,真是岂有此理!」旺财忍不住用中文大声批评道。

             「咱们中国人主要崇尚孝道,而美国人祟尚涸人独立,加以他们社会上物质丰富,就算跟父母闹翻了,必须自己独立,勉强谋生还是可以的。」阿香也用中文回答旺财。

           第二天,文思大肆请客,请他工作上的同事们,包括内科医师、小儿科、急诊专家、家庭医师⋯⋯

           「两个月以前就发了请柬,不能更改,那时没有预计到爸爸妈妈哪天要来,现在,只能让爸爸妈妈自己去观光旧金山了。」又思十分抱歉地搓着手笑着。

            「我的诊所开业之后,要靠他们给我推荐及介绍病人⋯⋯。」文思向父母解释。旺财及阿香一直以为眼科医生就是治疗眼睛的疾病,靠自己的专科技术就行了,从来没有想到,专科医师还要做公共关系呢!

               文思替父母接洽了一家华人旅行社,他们派人开车带旅客去渔人码头吃海鲜,坐旧金山的有轨电车逛街,又坐轮渡到一个叫阿宽的岛上,参观以前住犯人的地方。晚上到中国餐馆吃广东菜,因为价钱、原料都比台湾的广东菜又好又便宜,所以两人吃了以后都没有说话。

               第三天上午,阿香与旺财两人自己到旧金山的动物园去逛。

              「一点也不精采,门票要六块半美金,比起我们台北的圆山动物园差太远了,台北圆山只收四十元台币才一元多美金。」两人一致认为不值票价。

            中午两点,由蔡家在以前文思蜜妮的婚礼请过客的全家福请客。当然又是小阿珍做主角,与这些二分之一,四分之一的人们分别及合起来照相。不过这次还有一位八分之一的人在座,那就是依兰曾外婆也被请来了。

              不拍照的时候,小阿珍就由保母卡门抱着。

              吃完饭,文思特地走到阿香身边,低下头来与母亲说话。

           「妈,等一下叫餐馆将剩菜打包由我们带回去好不好?我们两人这几天筋疲力竭,我累得不想煮饭,蜜妮累得不想洗碗,这么多剩菜,足够我们两人吃好几天哪!」文思轻声对母亲说,阿香会意地点点头。

             「依兰,黛拉,恩理,我先送我的父母到旅馆去,大家再见。」文思向众人辞别,手上提了一大袋塑料袋的剩菜,阿香与旺财跟着站起来,两人也各各提了一大袋剩菜。

             这些二分之一、四分之一以及八分之一的人们,又互相拥抱、亲吻道别。

             「温斯顿,我与小珍珠累了,我们要回去睡午觉,让卡门送阿胖及旺德福吧。」蜜妮对文思说。保母卡门一听,马上把小珍珠交到蜜妮手上。

                蜜妮抱了小珍珠最先走出全家福, 保母卡门提了小珍珠的手提摇篮跟在后面,他们一直向停在街边文思的汽车走去。蜜妮将小珍珠放在手提宝宝摇篮内,用汽车安全带把摇篮牢牢地绑在后座,因为美国交通法规定带孩子的母亲不可用手抱着婴儿坐在车中。蜜妮坐在驾驶身边的座位上,由文思手中接过剩菜,笑咪咪地与众人挥手。

               文思将父母的旅社的地址交给驾驶卡门,并指示了一下如何走法,径自带着家小,三人一车先走了。

               阿香上旺财只得各提了一个塑料袋,鑚进卡门车子的后座。

            「卡门,这是你的车吗?这么新。」阿香和颜悦色地问保母卡门。

       「是黛拉新买的车,黛拉觉得新车比较安全,对小珍珠比较好,才让我来开这部车的。」保母卡门一面开车,由反光镜来查看街上的交通状况,一面回答。

         「难怪新汽车内新皮椅的新气味把食物的气味完全盖住了⋯⋯卡门, 你先将我们开到文思的住处,将这些剩菜交给他们,然后再送我们回旅社好吗?」阿香对保母卡门说。

         「阿香,由保母卡门先送我们回旅社,再要她将剩下来的菜带过去送给他们,我们千里迢迢地由台湾坐飞机来,比他们更累更想睡午觉。」旺财厉声地说道。

       阿香本想打圆场,解释一下,做月子是该多休息,但旺财说的也是合情合理,多说了岂不是更增加口舌吗?只得黙黙地拿起旺财的手来轻轻地握着,不再作声。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阿香,智慧的女人,温顺的妻子,“孝子”的妈妈(对儿子尽心周到的意思)

 
余國英的头像
 #

只有她這樣的女子,才會做無怨無悔的單親陪讀媽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