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八十七 碰壁南墙

半涩时光

 

                                                          八十七

                                                         碰壁南墙


        你说方桐想到的主意是什么?其实也简单,不过就是目无纪律,把一周的四节课都请另外四个人代了,自己溜之大吉。坐上去上海的火车心里充满成就感,从小到长这么大还没敢做过这样出格的事,但为了顺利去上海也只能如此了,实习生开口请一星期的假怎么说得过去?

      邻座与方桐聊天,方桐实话实说是去上海参加招聘,没想到引起对面一个女青年的注意,她说她已经应聘过了是去落实的……大家都讨论现在这个社会发展到这个样子不容易,人被大大解放了,但也增加了许多风险,没有了依靠就只能个体奋斗了,只是现在的大环境还很不理想,没有一定社会关系的个体少不得要多吃苦头了……也是,活着离不开经济,可一生为这个奔波也很悲哀……真是进入个体时代了,各自为战,互相竞争,弱肉强食……究竟是进步还是退步谁能说得清?先活着是硬道理……

招聘会上人头攒动,方桐操着不是很流利的普通话让人一听就是外乡人,听不懂上海本地话可是个很大的障碍……有两个动漫公司招绘图员,就是流水作业,负责某道程序的绘制……资料是投了,等人家通知呗,还有一家是著名品牌内衣的企业,招广告筹划,告之第二天去企业面谈……

方桐在会场里转来转去的,听到很多消息,都说上海的户口很难办的,许多本地户口的学生在外地上了学想回来都难,所以不少人为了不离开上海就不报考外地学校,有的女生宁可考空姐也不上大学,外地来的能办个蓝印的就很不错了。蓝印户口是专门针对外来人才办理的,要达到相应的学历也要有一定的工作年限。方桐觉得自己像是一叶舢板面对汹涌的大海一样的无望……都这样地方保护还谈什么流动?外地人就是乡巴佬,乡巴佬你还想干什么?这叫什么社会?是什么主义?一切得从现实出发,从生物的存在出发,远远没有到达谈主义的阶段……

第二天硬着头皮好不容易找到那家企业,问了好多人才找到那个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些凌乱,到处散放着不同的叠好的内衣产品……负责人说假如布置会场应该怎么考虑?这能有多少考虑?铺点台布摆点鲜花……方桐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反正知道是没什么戏了,真不知道这个社会到底需要什么,自己的积累看来全用不上,人家不要你有多少感悟也不要对社会有什么认识思考,他们只要一把钳子或者锯子……他们要的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他们只要人的一部分,尤其不要大脑,不要有思想……这就是社会的进步,进步到只发挥四肢就可以了,可以听不可以说可以做不可以想……人越来越物化,当然你也可思考也可以发挥,你回自己的家想怎么就怎么……都说人就是水,把你放到什么环境就什么成为什么,比如是方池塘就成为方的是圆池塘就是圆的……真是这样吗?就没有例外?新加坡的那位女作家不就是中学老师吗?杜甫一生潦倒,后来的生活都要靠别人资助……好像事在人为,不一定非得拿社会的套子套自己,自己就不能创出自己的精彩?

方桐既无奈又有点愤愤地离开上海,已经一周未到实习学校露面了还不知道怎样呢!

班主任老头很生气,说这是严重的事故,方桐有些不理解,这怎么成了事故?不是课都有人上吗?但也不敢反驳,老头亲自带方桐去找那位副校长,当着副校长的面老头发了方桐一通火,副校长反而说过去就算了,还是学生,不懂得什么……

实习就这么结束了,方桐实习鉴定上也没什么不好,其实方桐倒也没在意这有什么,在方桐的内心里对这些东西本没什么感觉,这能说明什么呢?能说这个人一辈子都不行?太表面化了,就凭几句话?方桐心里对班主任老头的的发火还有些不以为然,是不是谨慎过了一点?老头还在最后的总结会上不点名通报了这件事,很恼火。

 事后听说小东送出去不少东西,在老家的教育局也花了不少,总之让方桐觉得不是那么值。

就剩最后一门课了,平面设计,说白了就海报设计。这次正赶上有个世界妇女大会要在北京召开,负责这门课的女老师年龄不算大,像个稳重的大姐似的。她不仅要求大家以这次大会的召开为主题,而且要求使用喷笔进行喷绘,喷绘的效果是细腻均匀,效果好的就跟印刷的一样。喷笔一端连着空气压缩机,把调好一定浓度的颜料装进喷笔的小小的仓里,按动开关就呈雾状喷出……问题是学校提供的莲花牌国产喷笔操作不灵敏,不是喷出一大团就是喷不出,很难控制……老师介绍说有条件的可以自己去买进口产品,德产的质量很好就是有点贵……有的六七千……

也有人真去买,小黑脸就去买了,但买回来不会用,一喷像一团礼花落在纸上,本来是要喷出均匀的底色,结果他来个印花背景!有本科班的学生听说他这有进口喷笔就来借,他当面不好拒绝,结果借走之后被女朋友嘀嘀咕咕地好一通抱怨,两人为这个闹得一脑门子的气。大多数人是不可能去买的,这个买来以后不一定用得着,到时候真要用了再买就是。

方桐拿着莲花牌的国产旧喷笔仔细地琢磨,发现在一定距离上就可达到理想的效果,就是要多来几遍,比较费事儿……费事不怕,耗就是了,大力几个人发现方桐这效果挺好立马讨教……果然都不错。喷笔不够用,压缩机也只有两台,一台大些一台小些,小的气压不太够。大家只好轮流来,没轮到的先在教室完善自己的设计,怎样把几个关键的因素巧妙而形象地表现出来呢?北京,妇女,世界,第四次……

 

 

 

 

                                                            0一三年六月十一日十点五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做什么都不易。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一路蹉跎。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做什么都不容易。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硬着头皮来吧,慢慢的也就好些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