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2 周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074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61 无怨无悔

 


  情绪激动的阿牛飞也似跑出了芦花家门。
  芦花拿出了妈妈的布鸟,妈妈临别时给她的布鸟,看着,摸着,看着......仿佛那布鸟藏着自己所有命运的秘密,也藏着那个最疼爱自己的妈妈的无法说出,甚至无法作出的爱。
  “妈妈,妈妈!”她唤了两声,问着她对那只布鸟问了无数次的话:“当初你为啥要把我给别人?”
  “我懂,妈妈,一定是家里太难;天闹大旱......”
  “我不敢想,我会把思河给别人......妈妈,当初你放手的时候,心里该多难受呀!只怪芦花当时年幼不懂事。”
  “我不怨你,女儿没有怨过你;妈妈,我只是想你,好想你呀......妈妈!”芦花将鸟贴到自己脸上,闻着它,仿佛要从它身上闻出妈妈的气息。
  
  “你知道吗,我琢磨着,要是你没把我给别人,我就不会遇到长河哥,就不会有卢俊你的孙子;不会有思河你的孙女......妈妈,你的女儿,芦花我,不怨,也不后悔......芦花打心里感谢妈妈......”
  象听到了卢俊背诗的声音,看到了思河跳舞的样子。芦花憔悴的面容露出一丝微笑。
  那布鸟的缝线裂开了一点点,棉絮微露了出来。芦花取出针线来,仔细的缝补着。

  
  再说那悔恨羞交织的阿牛,一口气跑到村口的小卖铺,买了瓶酒,坐那儿就喝了起来。
  天刮起了冷风,下起毛毛寒雨。阿牛看看天,心里不踏实,盖起酒瓶,又匆匆往回跑。
  跑进芦花的门,见床上空的。阿牛大吃一惊,喊起来:“芦花!芦花!”
  听见后头猪的声音,出后门一看,只见芦花拿着扫把和水桶,一边咳着,一边动作缓慢的在清洗猪圈......
  阿牛默默的走了过去,一把拿过芦花手里的扫把,自己扫了起来。
  芦花站在旁边,无声的看着阿牛干活。
  “快进去,天冷!”阿牛说。

  阿牛打扫好了,回到了屋里。见桌上放着热腾腾的一壶茶,旁边,是一条干毛巾。
  他喝了热茶,拿起毛巾来擦了擦头上的水。
  “阿牛,俺对不起你......”芦花看着阿牛的一举一动,心里无力,眼神有些发呆。
  阿牛给芦花也倒了杯茶,端了过来:“茶很好喝,你也喝一杯,暖暖身。”
  芦花顺服的接过杯子,喝了下去。
  “芦花,”阿牛叫她,声音显得平静,“其实我说过,只要能这样看着你,守着你,就好了。你得答应我,让我能好好照顾你。为了你自己,也为了孩子们。”
  “阿牛,你是好人,我知道......”
  “其实,就是长河知道了,在远处他也会愿意阿牛我护着你的。”
  “你怎么知道?”
  “将心比心。”
  “阿牛!”芦花叫着,心里暖和,“阿牛,你对我好,我心底领了。可是,你不能总过来的。我不想桂花妹伤心......”
  门开了,桂花进来了。冒着小雨走了这么一段,她头发湿湿的。
  “桂花妹,来,快自己倒杯茶喝......”芦花见了桂花,心里高兴,“阿牛,把毛巾给桂花妹擦擦头发。”

  
  桂花没顾上擦头发,轻轻走近床前,“姐,”她眼睛直直的看着芦花:“你何苦这样,你本来就是姐,我本来就是后到的......我不会伤心的。"桂花想着自己冒失嫁过来,和芦花共享阿牛的那段,芦花怎样的退让……她低下了头:“姐,其实,都是因为我。”
  “快别这么说桂花,谁也没错,”芦花拿起毛巾来,擦擦桂花的头发,“眼下,你好好和阿牛和孩子们过,才是正道。”
  “姐,”桂花抬起头:“你这样总一个人不是个事,要真不愿意过去,阿牛就常点过来照应。”桂花说着,叹了口气。
  “那人该话多了。”芦花摇摇头说。
  “咱们是一家人,管人家说啥话。”
  “桂花妹,”芦花握着桂花的手,“就算你不会伤心,就算咱不在乎人家说啥,还是有个理在那里的。”
  
  孩子们都到齐了。那一天,阿牛和桂花索性在芦花这里做上晚饭。
  满屋子的饭香。

  几天以后,村里许多人都知道了阿牛在芦花家过了一夜......这些人里,有一个人,就是美玲。
  其他的人,知道了,大致很快就忘了;
  只有美玲,牢牢记住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又读到了,纳闷你怎么不贴呢。

美玲记住了,那就暗示长河会回来。

 
虔谦的头像
 #

美玲记住了,那就暗示长河会回来。” 梅子姐真厉害!

 
呢喃的头像
 #

谢谢分享!继续跟读!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呢喃,有阵没见,问候!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情感的跌宕起伏,继续跟读!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一弘跟读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