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彩虹之上- 作家冰子的葬礼

(这是我为新报写的报道)

2014426日下午两点,在新泽西州北部的李文斯顿小城里的Quinn-Hopping Funeral Home二楼追思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冰子的遗体盛放在红色的棺木里,周围被鲜花、花篮、花圈环绕,棺木的上方拉着中文写的横幅:严才楼(冰子)艰辛奉献的一生。冰子身前的中外好友、亲朋、邻里等上百人前来与他告别。很多文化界知名人士均通过网路或书信表达了对冰子先生的哀悼之情。

Quinn-Hopping Funeral Home坐落在繁忙的十号公路边,是李文斯顿小城基督徒居民常用来举办葬礼的地方。停车场的一边顺着楼梯上了二楼,进了门就是来宾签到处,冰子的儿子、儿媳还有女儿、女婿在门口处迎接前来吊唁的人们,竹编的篮子里有白色的花朵,可以别在胸襟上,也可以拿在手里。走入追思大厅,一眼就可以看到冰子先生安详的脸容,鲜花丛中的他仿佛正在睡梦里。冰子的夫人坐在最前方的座位上,不时地,有熟悉他们夫妇的朋友上前安慰未亡人。严夫人依然深陷在失去丈夫的巨大哀痛中,时常会忍不住抽泣。

从下午两点到四点,人们前往瞻仰冰子先生的遗容,相互之间谈讲着与冰子生前的交集和缘分。四点钟之后,追悼会正式开始。

追悼会

冰子先生的女儿用中文和英文分别宣读了给父亲悼词,提到她父亲一生有坎坷有磨难,但却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不惧怕外界的压力,即使因为写童话被诬陷是影射当权者因而入狱三年,但他一生都不后悔从一名外科医生转为一名儿学文学作家。冰子天性开朗又乐于助人,葬礼上,有他几十年的老友也有他曾经帮助过的后辈,说起与他的情缘和友情。更有好几位与他缘深缘浅的作家文友,包括诗人濮青、作家梓樱,都含泪回忆以文字与他相识相交的那份文心!《新周周报》的张太更提到这十几年来,冰子先生为该报撰写专栏的那份责任心!

最令人感动的是冰子先生的女儿代念冰子夫人写给丈夫的悼文,其中述说道:冰子为了家庭毅然放下如日中天的医生生涯,来美国陪伴妻子照顾两个孩子,在家做了几十年的家庭煮夫,他不仅自己把失聪的儿子教育成了一名绘画艺术家,而且还亲自带大了女儿的孩子--他的外孙。他总是千方百计地照顾上班的妻子,包揽了所有的家务事,但同时,他笔耕不断,他的童话作品被拍成动画影视作品,他写的童话书籍一版再版,陪伴了两三代人的童年。冰子的妻子深情地表示:她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嫁给严才楼这个人!

正如纽约作家协会副主席在追思中说的:冰子先生被上天接纳了去,他天性乐观,一定不喜欢大家为他过于悲伤。冰子先生的去世,是中国儿童文学的损失,是新州文友们和读者们的损失,但是冰子的精神却以他的文字永远的留存在我们中间。这样的一个葬礼,不应该仅仅是哀伤的,它也是喜庆的,因为一个拥有如此博大的心灵的人的一生,是值得我们为之歌颂和庆祝的。

葬礼结束后,随即是一场大雨,春雨来得急,急得令人没有准备,却也是这个时节的万物所需。雨住之后,前往餐馆里吃晚饭参加葬礼的人们,都看见一个完整的彩虹高悬在天空。中国人形容人离世用驾鹤西去,冰子先生葬礼后的彩虹,让他的亲友们相信他正从那彩虹桥上走过,用他特有的爽朗和无忧化作那七色虹霓向热爱他的所有的人们挥手告别! 

人们将永远怀念他作家冰子!一个平凡的人和一个伟大的灵魂!

晚餐前的彩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费明的头像
 #

多谢介绍, 得以知道这个作家。留下好文字,不枉此生。

 
海云的头像
 #

是的,精神永存。

 
Amoy的头像
 #

从她夫人的悼词中认识这样一位优秀的作家和男人的表率,的确值得人们纪念和追忆!他这样的生平,不是一般的男士能够做到!

 
海云的头像
 #

这与他豁达乐观的个性有关。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爱的怀念,精神永存!

 
海云的头像
 #

文人是以文字来传达生命的。

 
予微的头像
 #

感人至深!

 
海云的头像
 #

闪光的生命总能感动他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