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木头的耳朵

ANMY:木头的耳朵

          牧笛小时候把木耳叫做“木头的耳朵”,把小米叫做“小鸟的米饭(米幻)”。孩子眼里万物皆有灵。这篇文章就是写“木头的耳朵”的。写给童心未泯的任何一个人。我也算是藉此怀念一下童年的小院子,地瓜井,木头棒子,雨声。

 

      那些棒子木随意地横在废弃的地瓜井上已经多年了。大人们怕孩子们不慎失足,就拿些木头将井口覆盖着,里面多的是榆木和椿木。

     夏日里的雨水真多,多得让那些木头招架不住,它们纷纷吸足了水分长出耳朵来听雨了。这些黑嘟嘟、胖乎乎的耳朵,有着像婴儿一样润泽而弹性的皮肤。

      不知它们是否是神仙留在人间的树叶,那些日渐朽去的木头成了它们最后的温床,我发现它们喜欢连绵不断淫雨霏霏的日子。因为每年这时,它们就滋润地疯长,层层叠叠地围绕着那圆圆的朽木等待我的采摘。

     我喜欢那些木耳,我觉得它们厚厚的如胶冻般的耳轮里贮满了雨的声响。滴滴答答、沙沙沙沙,敲在小锑桶上、敲在老屋的灰瓦上、敲在门前的石阶上,还有沁到人的心里去的,它都听到了。将雨水和木之精华凝固成形的一轮轮小耳朵,每一道褶皱里,都藏着一段关于雨的别调,雨的传说。

      那些仅仅用来覆盖枯井的木棒子,因为木耳的存在,变得慈祥而温存,其实这些形容枯槁、树皮皴裂的木头,在它们被砍斫下来之后瞬间就变得苍老。等待它们的将是燃烧,化为炊烟、火焰以及灰烬。

      然而,当雨水像一颗颗药引子,将它生命深处积蓄已久的华彩激活时,它们便拼着力气,以自己的躯体,供养这些小小的精灵,昭彰这些逝去的生命中的点点凡心。

     姥姥说,长过木耳的木头,是没有多少火焰的。一段木头,当生的气息渐渐游离于它,再以另一种形式使生命得到延续,就像有些木头沉积为煤,有些木头生出木耳一样。万千结局,皆是圆满。

      我对那些生长过木耳的枯槁的木头有一种天生的悲悯,也许这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的心肠。我喜欢木耳的气息,因为它珍藏了乡间乃至山里的气息,它有一种雨水的香味儿,有阳光亲吻树叶时暖融融的气息,有树根和泥土拥抱时湿润润的气息、有石上青苔或者山上地衣的幽然暗香。

     阴雨绵绵几日,太阳出来的时候便是收获的时节。我小心翼翼地将那些木头的耳朵采进我的竹篮,阳光使它们的身体浓缩渐渐消瘦,就像将旧日的芬芳压缩进一张小小的光盘。只须一钵清水, 便能使它们再一次蓬勃如新生的模样。

     我会将它们做成一锅鲜美的汤,咀嚼这些韧而脆的宝贝物什儿,是童年清淡的生活里一道绝美的佳肴,据说常食木耳能让人黑发如漆、思维畅达,这仰仗于木头耳朵的滋养之功吧。

     别却乡下的农家小院已经多年,城里的菜市上仍有新鲜的木耳卖,时常买一些回来,并不只为大快朵颐,实在是想借这木头的耳朵,听听童年的雨声。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童心可爱!

 
anmy的头像
 #

透过童心看世界,发现世界的美好

 
木易石的头像
 #

有其母必有其女。分不出哪个是牧笛,哪个是Anmy写的了。Smile

 
anmy的头像
 #

呵呵,谢谢木老师关注。孩儿写的娘写的都欢迎您批评

 
海云的头像
 #

木耳真是从木头上长出来的?!那为什么有黑木耳又有白木耳(银耳)之分呢?以后吃木耳,都会想起你这篇的。

 
anmy的头像
 #

不管是黑木耳还是银耳同属于本耳科真菌植物,都生长的腐木上。小时候家里木头野生的都是黑木耳。银耳野生的比较少,据说它需要生长在一种叫做栎树的腐树上才可以。不过现在二者基本都是养殖的了。棉籽皮、木屑等材料都可以做培养基。大陆黑木耳东北森林里出产的最好。银耳据说有个叫做古田的地方出产的不错。营养好,可常吃哈。

 
抱峰的头像
 #

奇思妙想,很好!木頭的耳朵!

有感於作者的想象力,為精品。問安!常吃常品味!

 
黎玉萍的头像
 #

长在木头上的耳朵,在听,听无声的年轮滚过岁月,碾皱光滑的脸庞。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