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终不似,少年游

     在泰山的脚下,唯一送给自己的礼物是一盒檀香和一盘佛乐CD。想在檀香的氤氲中,听那空灵的咒语——大悲咒和般若波罗蜜心经。是很偶然地在街上,听到那个卖佛教用品的小店里传出很绵邈的诵读,我知道这样的声音定会使心灵变得纯净。天上人间的安逸如金色晚霞中摇曳的芦苇。九十九亿恒河沙数,万千因果因缘,若水三千,只取一瓢足矣。

      古典的意象有让我销骨蚀肤的快意:不懂乐谱,却爱极了那些古老的琴;不懂诗词,每读却又沉浸。练字,也爱读字帖;画画,也爱收藏毛笔宣纸。仔细体会,好像自己并不是附庸风雅。搞不清自己是喜欢韦应物“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山空松子落,幽人应未眠”的背手散步的恬淡,还是喜欢李煜“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的凭窗临风的宿怨。

    新时代的喧嚣如潮,文明初启的摇篮还在晃动。恍然明白,自己不是世纪浪潮中雀跃的分子,只是古典文明摇篮中慵懒的不眠人。

   还是喜欢一片阳光的旷野,喜欢鹰扬起的峰巅。在心灵的狩猎中收获高贵的灵感,文字是自由想象的炼丹术。一首新词,便是我半宿秘密的厮守。“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随着年龄的增长,终于慢慢体会到时间的穷人的味道,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难怪夏目漱石三十岁时就说:“人生二十而知有生的利益,二十五而知明处必有暗。至于三十岁的今日,更知明多之处暗也多,欢浓之时愁也重。”真是与我心有戚戚。

    黄昏的朔风将悬铃木叶片上滞留的秋意摇落在地。回到温暖的屋子里,有音乐、葡萄美酒、浴袍、香茗、躺椅、灯盏、书本、画册、键盘……已经足够。一世红袖添一世香,纵然今夜无人相伴,也会神思悠远,一梦天涯了。

    皱纹是岁月自然的镌刻,可我还是爱吹皱面孔的那风。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明多之处暗也多,欢浓之时愁也重”,这牧笛不去参加《古诗词比赛》真是太可惜了。这样深厚的古典文学熏陶是如何做到的,真应该向安米好好请教。

 
anmy的头像
 #

 哈哈,Amoy ,这篇文章是牧笛老妈写哒~~估计是Amoy阿姨看牧笛文章看习惯啦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岁月无情,自然喜爱。

 
anmy的头像
 #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可我是吹皱面孔的那风!

 
予微的头像
 #

少年游,乐无忧;岁月添,重重愁。

 
温连军的头像
 #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Tongue Out

 
海云的头像
 #

读着真是享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