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爱情童话三章

 

荣获首届夜光杯有奖征文大赛第一名

 

花卵石

 

    带着朦胧晨雾的风, 将一朵花轻轻吹起来。

  风是柔和的, 风是湿润的。
  

  光纤净洁,那花, 泛着微微的红晕, 挂着晶莹逷透的露珠, 散发着地底的幽香。
  

  不知那风, 会将这花带到哪里?

  

  一潭温馨宁静的湖泊, 也许是她最好的归宿。绿丛环绕, 枝叶轻抚着涟漪。晚霞依依, 湖水斑驳, 时有水鸟掠过……

  

  然而风托着花, 将她一直吹上山岗。高高的峰顶, 一块陡峭的山石。

  

  山石独立, 冷眼漠然。

  

  花儿端详着他, 向他问好。

  

  山石双唇紧闭, 默不言语, 只用深邃的目光, 和她对视。她的温柔美丽, 对他彷佛遥远;他不知道, 那花和自己, 是什么关系。

  

  一阵山风, 将花贴到了石上。

  

  山岩冰冷坚硬, 没有温柔的拥抱, 没有浪漫的亲吻;钩住她的, 只有他满身的创伤磷峋。

  

  她留在了那里。山石底下, 有涓涓细流, 绿茵沃土。她没有去试探。她的花瓣, 依恋着他的冷峻, 抚摸着他的棱角: 粗粗的, 她贴在那里, 听着里头的心跳。

  

  天上飘下茫芒细雨。花儿贴着石的胸膛,对他细说着许多故事。

  

  小雨, 不知下了多少日夜……

  

  山石慢慢变得柔和, 他发觉自己的棱角伤到了她, 他感到了她的疼, 他感到花瓣的透湿和沉重……真想有处地, 能让她避避雨。

  

  云端泻下暖暖的阳光。

  

  阳光和细雨交替着, 不断的,撒在花和石的身上。

  

  不知又过了多少日夜。那山石突然发觉, 那朵花, 他的花再也不见了。平生第一次, 他问她: “你在哪里?!”

  

  一个声音, 从他自己的体内传了出来: “我在这里, 就在你的里面, 往里看, 你就能看到我 —— 你再也不会孤独,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他才发觉, 他的花消失了自己, 他的花融进了他的生命里。

  

  热泪, 涌出了他的眼底……

  

    一群小孩, 攀到山顶。他们用好奇的眼睛, 看着那块奇异的花卵石 —— 曾经陡峭磷峋的山岩, 如今是一块光滑圆润的卵石;上面斑斑点点, 象是他淌下的泪珠, 包裹着隐约可见的美丽花瓣, 那是他的心, 他的魂, 他的爱和生命。

  

 

一只鸟和一个男孩的故事 


  

  我心碎了,心死了。

  

  翅膀也受了伤,流着血。

  

  全身内外都是痛。

  

  天下着雨,我的羽毛湿透了。再也不能象往常一样在那蔚蓝的一大片底下飞翔,再也不能呼应林间的吸引,也不盼雨停日出,食也不思,水也不想。我躺在一滩被风雨打落的花丛上,只等着回到没有“我”的感觉的空无中去。

  

  突然,我被一只手轻轻的,轻轻的摸着 —— 我这濒死的、几乎没有了一切感觉的身躯,居然能感觉到那抚摸的舒服。

  

  舒服呵 …… 又伸过来一只手,两只手一起,把我捧了起来。

  

  我也不害怕,我也不惊奇,我也不期盼,我只闭着疲乏的眼睛,任凭那双手的驱遣。

  

  我身上的雨水被擦干了,我被放在一处温暖的地方,象是小时候妈妈的翅膀底下,那么温暖,柔和安全。接着,我的翅膀被抹上了什么。有点辣辣的。不是太舒服。不过感觉对我已经不是太重要了。我睡着了。

  

  等我再醒过来,我没料到的奇迹出现了:我的翅膀不疼了,我的肚子饿了,我口渴了。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吱呀唤了两下,那是我饥渴觅食时通常要发出的声响。

  

  呀,突然,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是水呀,一谭清水。我伸出脖子,大口喝了起来。

  

  “好样儿的,Good girl!” 我听见有人夸奖的声音。悄悄的,眼睛往上一眺,我看见一个男孩。他弯着腰正看着我。我喝足了水,又吱吱叫唤了几下,肚子真饿呀。我看那男孩,给我递过来一小碗东西,闻上去腥腥的。不管了,我开始用尖嘴去啄里头的东西吃。我不记得有多少天没用上我的嘴巴了。

  

  吃饱了,我抬起头感激地看着男孩,不仅仅因为他救了我的命 --- 不多久前我已经没有了惜生命的本能 ---- 更因为他的眼睛里,他的手掌间,他的怀抱里,透露着那样一种东西,那东西,不是风均匀吹过每一片叶子那样的无意;那东西,是一种专注,还比专注多了点什么。在他的专注里,我象个我一样活着。他给了我一个名字:微微。

  

  “喜欢这名字吗?” 男孩问我。

  

  我们对视着,我们对视了好久。不是因为互相不懂,不,太懂了。

  

  我的体力一天好过一天,我就在男孩家后院的灌木丛里落脚。我改变了以往的习惯,每天清晨,只要男孩没起,我一定静静的闭着嘴巴,默不作声。看到男孩的后门一开,我就展翅飞舞。飞到他肩膀上,绕着他飞,一边飞一边唱着歌儿。

  

  “微微,去玩儿去吧,我得出去了。” 男孩和我摆摆手说再见,就离开了屋子。

  

  我也有我的事忙。忙了一阵,我就回到门前的树上,开始等着男孩回来。他要回来晚了,我会着急。他每次回来看到我,都会高兴的开颜笑。我扑哧着飞到他肩膀上,绕着他一圈一圈的飞,我欢叫个不停。

  

  夜晚,我会停留在男孩的窗外,看着里面的灯光慢慢变暗。我会低声吟着,直到里面的灯灭了。

  

  就这样过了好一阵。有一天,我把男孩等回来了,可回来的不光是他一人,还有另一位 ---- 哇,她好象仙女那样美。我看见男孩拉着她走进了家门。第一次,他没有找我,他忘了和我打招呼,我连飞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一天,两天 …… 好多天过去了,每天,都有那女孩来陪着男孩,我象是个多余的,我象被遗忘了。

  

  我默默回到我树丛里的窝,感到失落了什么。失落的是原来男孩所给我的那种专注。没有了那个专注,我再次有了自己并不存在的感觉,就象,就象几个月前那样 —— 往事不堪回首。心里空荡荡,好怕。

  

  每天晚上,男孩会弹很好听的曲子,女孩会跳很好看的舞。我躲得远远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

  

  终于有一天,男孩想起了我,他换女孩过来看我:“喂,姗姗,过来看,我的小朋友恢恢。”

  

  他居然叫错了我的名字!两人站在树前朝我笑,说着什么我听不懂,眼泪在我眼里转,他们不知道。

  

  突然有一天,男孩又一个人回来,只见他搭拉着头,没精打采的样子。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没多想就本能的飞了过去,轻轻唤着,问他怎么了。

  

  “来,过来微微。” 男孩在门前台阶上坐了下来,向我伸出手。我飞到他手心上,那上头彷佛每丝纹路我都熟悉。我脸贴着他的手,亲着他,吱吱喳喳和他诉说这一段我的孤独。

  

  男孩把头埋在他手里,默不做声。

  

  “你怎么啦?” 我问他。

  

  “姗姗不理我了。” 男孩说。

  

  “她不理你,还有我,我理你啊。” 我想,一个人只要有另一个人理,就足够了。

  

  “你?”男孩看着我,苦笑了一下,“来,微微,进来。”

  

  我跟着他飞进了屋里。

  

  他开始弹起非常优美的曲子,优美,也忧伤。我拍打着翅膀,和着他的曲声。

  

  白天,我飞到田野里去,去拣来各种鲜花的种子。我飞了回来,把种子撒到男孩看书写字的窗外的小园里。不多久,小苗长出来了,花蕾绽出来了,再多几天,哇,满地都是漂亮的花儿!我看着它们,好高兴好得意。我总算能帮男孩做点什么。

  

  男孩还是不高兴。他神情萎靡,完全不是我所认识的他了。

  

  我好象懂得了什么。男孩是使我生命完成的那一个,但是使他生命完成的那一位,也许不是我,也许必须是那位女孩。这会儿我,只想帮助他,只想他高兴。于是我有了一个宏伟的计划。我飞去找到那位美丽的、使我的男孩寝食不乐的女孩。我竭尽我的所能。我使劲对她吱呀叫着,我着急的飞来飞去,最后,我停在她肩膀上,亲着她的脖子和脸。

  

  “你,你怎么啦?你不是那只……鸟?”姗姗诧异不已。

  

  “跟我来,跟我来。”我在女孩前头不停的扑打着双翅,示意她跟着。

  

  “他?他怎么了?” 女孩问。

  

  “跟我来,跟我来!”

  

    女孩终于跟着我,再一次出现在男孩面前。当我看到男孩的那个难以形容的高兴劲,当我看到他俩言归于好,又一起欢歌起舞,我心里满足了。让我更满足的是,男孩这回没忘了我,也再没叫错我的名字。每天早上,他一定和我说早晨好;每天夜晚他一定和我道晚安。我重新得到了他的专注,尽管这专注和他对女孩的专注不尽相同,但是,在更高的地方看,或者说,在我 —— 一只鸟的眼里,是一样的。

  

 

大海,最后的爱

 

  


  我去拣贝壳,我碰到了大海。

  

  它认识我手上的贝壳;它认识我脚下的沙滩;它认识我。它的水珠溅到了我脸上,轻轻的,湿湿的,暖暖的 ……

  

  我爱上了它。它也象是爱上了我。它深邃的蔚蓝,无语的歌声,不停的,在我眼前拍打着,荡漾着,彷佛是它脉的博动,彷佛是我心的律拍。

  

  我忘了贝壳。我看不见喷薄而出的朝阳, 看不见霞辉万道的落日。

  

  我坐在细细的沙滩上,听着海涛向我而来。带着渴望,它一点点逼近 ……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等待着海浪澎湃,掀起它全部的力量,将我复盖,将我包裹 …… 可是就在它快到我跟前的时候,它无力的退了回去。它退到了很远的地方。我目送着它,听着它远去的低吟,象是不舍,象是依存,象是呼求,象是思念。

  

  ……

  

  当我再次回到海滩上,那大海成了干枯的、裂开了无数伤痕的地。

  

  “你到了哪里去了?到了哪里了?……” 我声嘶力竭,呼唤着我那茫茫的蔚蓝灵魂,感觉胸膛也要裂开了。

  

  一只神鸟,朝我飞了过来。它问我:“孩子,你真的想再看到那大海吗?”

  

  “神鸟啊,我想!”

  

  “孩子,有多想?”

  

  “神鸟啊,我说不好,反正是,没有了它,我自己也将很快枯竭。”

  

  “那好,你把眼睛闭上,不要睁开,直到我叫你睁开。”

  

  我听话地闭上了双眼。一阵飓风,把我托了起来。飓风不停地吹,旋转的、强烈的风力,抛在我身上。我觉得自己轻了,那样轻,最后,轻得象飘浮的云。我还闭着眼。

  

  “孩子,你现在变成了满天的云 ——别睁眼!如果你愿意,你将化为滂沱的雨。你的水珠触到了那片干涸之地,它就会立刻变成原来你所深爱的那个海,但是你也就不再是你,“你”就没有了。好好想想,你愿不愿意。若不愿意,你现在就睁开眼睛;若愿意,你闭着眼睛,流出一滴泪珠来给我看看……” 神鸟的话没说完,我已经热泪涟涟。

  

  于是,我听到了电流的奔驰和撞击,全身是撕裂的灼和痛。我听到了雷的轰响, 它的剧烈爆发,将我震得粉碎。刹那间,我再也不疼,再也不痛,带着前所未有的能量,我正在下降,柔和地下降。我触摸到了干硬的地,它立刻变了,变得柔软,变得湿润,变得温暖。它流动了起来,它汹涌了起来,它奔流了起来!

  

  这时,我听到了神鸟的声音,它变得十分遥远:“孩子,你可以睁开眼睛了,享受还属于你的瞬间。”

  

    我睁开双眼 —— 满眼是荡漾的蔚蓝!我在我的大海的怀抱里,它用梦一般的温柔,爱抚着我的全部身心 …… 感觉消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破碎了,重生,牺牲了自我,为所爱,最后,与最爱融为一体!

 
虔谦的头像
 #

说得真好啊!

 
飘尘永魂的头像
 #

美!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兄弟赞扬!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纯真美好!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一弘夸赞鼓励!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好美的爱情童话!

 
虔谦的头像
 #

很高兴读到你的赞誉!谢谢,问候刘瑛依旧!

 
温连军的头像
 #

诶呀,听完这些故事,狼都变成羊了。

 
虔谦的头像
 #

:)说得真生动!谢谢,问候连军!

 
海云的头像
 #

诗意的语言......

 
虔谦的头像
 #

谢谢海云评论!又换图标了?问好!

 
抱峰的头像
 #

原來童話可以這樣寫!問候!

 
虔谦的头像
 #

嘿,路是走出来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