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8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7)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7

 

             「我们的地皮没有了,房子也卖得差不多了,这里竞争这么激烈,再也打拼不下去了!退休罢,年纪还不是很老,当然最好是到美国去带孙女儿,养儿防老的新定义就是儿子会生一个孙女儿给你来照顾,使妳晚年不致空虚衰老。」好不容易引得旺财肯说话,有反应,阿香得好好抓住机会,进行说服工作。

            「好好日子不过,要到美国去做保姆!」旺财嗤之以鼻。

             「多少人家由中国赶到美国去带孙子、孙女儿!」阿香就是不肯放弃这个题目。

            「哼,有多少?」旺财问。

             「范大为的丈人、丈母娘,一去美国就没有回来过。如玉大姐不也是替女儿带孩子吗?那可是有博士学位,又做过教授的保姆呀!我们也学范姐夫丶如玉姐,自己另租或买房子叧住,不就减少摩擦了吗?反正我俩都会开车,日常英语对话也可以应付,有什么不行呢?」阿香急忙说。因为旺财很尊敬他的如玉大姐,凡事把她的名字抬出来做例子, 绝对不会错到哪去,大姐可以做的事,我们当然可以效法。阿香非常小心,碰都不敢碰〝王老太太〞这几个字。

            「密西西比那边房子便宜,生活费用低,退休教授的退休金当然开销得来,文思他们住旧金山,米珠薪贵,八百元一个月的房租,租来的房间比鸽棚还小,听说还是朋友搬走之前给他们通风报信才租到的。」旺财举出事实上的困难。

       「只要有心,房子还是可以租到的,再不然,文思与蜜妮两个医生,就算收入少,津贴我们一点,也在情理之中,看以前我们怎么样尽了一生的全力来栽培他们的呢?」阿香说得头头是道。

               旺财不响,大概同意了,至少同意他们两人是出尽了一生的全力来栽培他们的独子蔡文思就是了。

             「还有,我们俩老了以后七病八痛的,儿子、媳妇都是医师,把把脉,开开药方,都不必另外求人了,多好呢!」凡事只朝好处想的阿香很向往地说。

          「姻亲白家表面上热烈做作得可笑,谁受得了他们!」旺财还没有说完,夫妻两人就对看了一眼,微笑了起来,气氛无形之中就轻松了不少。

       「白家的两名职业妇女,白黛拉忙着做名律师,白蜜妮忙着做实习医师,哪有时间来照顾我们的小阿珍呢?」阿香自言自语分析得清清楚楚。

       「他们有钱,可以请保母!」

        「蜜妮是小儿科医师,最讲究儿童心理,世界上怎能雇到什么比五十几岁身心健康的祖父母更好的保母呢?何况外国佣人都贵得很呢,否则范大为怎么会将月枝的父母亲都恭迎到大颈镇呢?」看阿香讲的这么胸有成竹,头头是道,表示她这些话一定是早就在心头打过草稿,复习了很多次的。

             「蔡旺财,请看清情势,现在是她们求我们,不是我们求她们!」阿香很有把握的说。

              旺财不说话,被人家求是总是好的。阿香朝他脸上仔细探索,研究他是不愿再讨论这个题目了呢?是不再反对了呢?研究了一阵子,研究不出所以然来。

               今年祭祀日,阿香故意把时间混过去。

               这次不做祭祀,免得引起起任何敏感的想法和话题。例如:文思他们祭不祭祖?不祭的话在心裡头,是不是就叫做〝断了烟火〞呢?小珍珠白菜丝算谁家的后人呢?好在旺财向来对日历不大注意,也就暂时蒙混了过去。

               十月廾二号,蔡家夫妇由外面回来,家中电话录音机闪者红光。慌忙按钮来听,是儿子文思十分紧张的声音:

      「爸爸妈妈,蜜妮已经开始阵痛,每十五分钟一次,‧‧‧我,我这眼科医师已经改变主意,不打算亲自接生了,我实在太紧张,对母亲及婴儿都不好,现在我们⋯⋯。」下面的话听不清楚了。

             阿香急忙打电话给文思,文思的住家、办公室都只有话机答话。

              无奈,只得点打个电话去〝白与白律师楼〞,好容易答话是人类而不是机器,秘书小姐回答说两位律师都有要事处理,分别出庭去了,若有重要事件可找助理柯律师,他可以代答任何问题。

               阿香只得在电话中告诉柯律师,她是两位白律师的亲家母。

             「啊!您是年轻白医师的婆婆,我在白医师的婚礼上见过你们,‧‧‧ 两位白律师吗?昨夜已经坐在接生室外等待了,‧‧‧ 没有,没有困难,‧‧‧,不是,不是难产,只是两位白律师初次做母亲方面的祖父母,十分紧张,提早到了医院,大家去得太早而已。这位年轻的助理律师泄漏了黛拉及恩理不在办公室的真正原因。不知他在这种情况下,泄漏了实况,还算不算得好律师?

               一个多月前,蔡家早就订好的便宜机票是十月卅号由台北中正国际机场起飞到美国旧金山。

               只是这次蔡家住的地方比较成问题。他们见过文思蜜妮的公寓,只有一间小小的卧室,起居间外的走廊,已经被文思及蜜妮面对面坐的两张书桌占满,连一点新鲜空气都挤不进去,真不知道他们目前将小珍珠放在那里,当然更不用说由亚洲台湾来的公公婆婆了。小妹周光华家当然不能住,而周老师家已被由山西省来投奔周老师的侄儿全家共四人占满,早已人满为患。不过周老师是旺财与阿香唯一尚存的长辈,所以阿香还是写了一封很恭敬的信,向周老师禀告她与旺财的行程。阿香买的机票是〝回程不定〞以方便见机行事,也就是说到时再决定怎么办,两大件免运费的行李也装的满满的,万一暂时不回台湾,也有足够的衣物应用,尤其是旧金山的气候常常是冷飕飕的。

               抵达的那一天,居然是旧金山难得的晴天,晴空万里,文思开了他们那辆历史悠久的老爷车到旧金山国际机场迎接父母亲。

             「小阿珍在做什么?」阿香笑咪咪地问儿子。

       「她在睡觉。」文思回答。

             「蜜妮呢?」

             「也在睡觉。」美国女人是不做月子的,不过阿香生产文思时被婆婆规定要在房内躺上一个月,所以觉得这种回答是理所当然的。

               车子的噪音惊人,只因蔡家父母儿子久不见面,宁愿提高声音对喊,也不愿放弃这千载难逢面对面讲话的机会。

       「见了这辆车,不由得不令人感慨,这辆车对我们蔡家真是忠心!自从住在长岛范家地下室时买了之后,一直服务到我跟你爸爸回台湾,之后‧‧‧。」阿香大声高兴地说。

       「再由我与蜜妮接收,将它由马里兰开到波士顿,在波士顿冰天雪地里跋涉了四年之后,我们花了整整九天将它由东部波士顿两人对开到加州,在高底起伏的旧金山这座山城里颠沛了整整四个寒暑,已经足足走了十五万英里了!」文思得意地说。

            「难怪车身这么锈!还好,噪音比雷轰的声音小得多!」旺财也笑嘻嘻地参加了他们母子的开讲(台语谈天之意)。

             「这辆车的车身是靠车锈连在一起的‧‧‧,车旧有什么关系,为人要不卑不亢,要做到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Oops! 妈妈!威武‧‧‧,怎么样?」文思提高了声音,笑嘻嘻地用中文说。为了怕父母听不见,情势逼得他的声音高得不能与内容一样的坦然。

        「威武不能屈。」像文思小时候一样,阿香笑嘻嘻地接口。她试着用客观的态度来打量久未见面的儿子,当然觉得儿子英俊潇洒一如往昔,只是这位英俊潇洒的眼科医师眼角上已经有了母亲可以觉察的皱纹。

        真是愈长愈像他的外公!阿香心中叹了一口气。

              「文思,你好像又瘦了一圈。」阿香心疼的打量着儿子。

              「妈,每次你见到我都说我瘦了一圈,到目前为止,我不是瘦了很多圈了吗?」已经美国化了的儿子提出抗议,不过脸上的微笑依然是一贯的温和平静。

            「文思,好久不见,你有空来接我们! ?」旺财见了久别的爱子,喜不自胜,这样问他。

              「我请了三个礼拜的产期假,月廾二号起,诊所关门三周,我自己三周内不必上班。」文思回答。

        「做父亲的也有产期假,这个美国真讲究男女平等呀!」旺财开玩笑地说。

              「社会上不分种族、宗教、性别、年龄,人人平等,这种社会才是真正的乐园。」又来了,文思还是还是他的那老一套。

               一路上,父母儿子高声愉快地谈着别后的一切,阿香一直想谈小阿珍,终于抓住一个机会,由皮包中取出两个小而精细的礼品盒,高声对正在开车的儿子说:「文思,看,我们带来给小阿珍的小而精致的见面礼物。」

             「啊,两盒?我拿回去交给蜜妮,她是我家的总管。」正在开车的文思,立刻伸出右手把两个礼品接过去,放在夹克外面的口袋中,左手仍然扶着驾驶盘,继续开车。

                 这两盒,一盒是你爸爸与我送的,另一盒是你的朋友张台柱托我们带来的。」

                 「亨利张?他回到台湾以后,如鱼得水,常常打电话给我。」文思答。阿香见到张台柱全家的事情,一五一十,原原本本讲述给文思听。

                 「他的中文很好,一定很适应国内的生活。」文思下了结论。

                谈完了张台柱,新为人父的文思一面开车,一面向父母介绍一些旧金山路上的风光。

 

2014 年修改为新稿

 

 

 

分类: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很有生活经历,当年我们也是要父母来照看孩子,住一起是有一些问题,从父母的角度,他们也放弃不少。

 
余國英的头像
 #

天下父母心!

 
予微的头像
 #

阿香真是典型的传统的贤妻良母,祝愿她能适应新的生活!

 
余國英的头像
 #

本文一再強調文思的個性與母親很像。

 
梅子的头像
 #

小留学生也要当父亲了。

 
余國英的头像
 #

征求讀者意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