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最近的几件烦心事 二

第二件事

曾经看一部有关前总统布什(小布什)的自传体的电影,小布什在耶鲁读大学时,参加Party 狂欢,玩一种游戏,输了,就把身体浸泡在冰水里,不停的喝啤酒。当时我记得评论说:Crazy!(疯狂啊!)

儿子寒假从大学回来,就谈到学校周末的Party里,酒精成灾,都是高年级的学生去买酒,低年级和他们这些新进大学的学生跟着喝,问他有没有喝?他说尝过一两次,那些伏特加实在不好喝,他并不喜欢。

想到他十六岁那年去欧洲荷兰游学,在那里,同去的美国孩子又喝酒又抽大麻(荷兰十六岁以上喝酒抽大麻是合法的),他不过尝了一口啤酒,回来说太难喝了。最后一年高中,小镇的高中毕业生也是不停的有Party,有些美国人家就把酒放在桌上,任由高中生们喝,只是收掉大孩子的驾驶执照,不让出门。记得有一次,他也是参加这样的Party去了,很快就开车回家了,问他怎么不继续Party? 他说大家开始喝酒了,他就和几位不喝酒的同学回家了。

感觉他一直还算有自控能力,而且最主要他不喜欢喝酒,不喜欢酒的味道。

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我给他一个短讯,问他有没有空我们通个电话,通常每个周末他都会给家里打个电话,那是个周六的夜里,我因为周日有其它活动安排,就主动了一回。他一般也是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回复短讯,可是,那天我夜里十一点半发的短讯直到第二天下午,他都没回。与他爸爸一通气,做爸爸的开始担心了,也开始发短讯给他,仍然没有回音,我们俩都紧张起来,都开始拨儿子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做父母在这种情况下是很容易焦虑的,结果就是爸爸忍不住拨了儿子好朋友的电话,当然也没人接听,现在的大学生好像都不大喜欢接听电话!无奈,只好发短讯给儿子的好朋友,回复很快来了,说:别担心,他很好,我不久前还看到他睡在我朋友的宿舍里。在爸爸跟儿子的朋友联系的过程中,我已经伊妹儿、脸书留言、短讯告诉儿子我们很担心他,让他尽快给家里回音。

就在收到儿子朋友的平安短信没两分钟,儿子的电话来了。他说他正走在外面的校园里,往自己的宿舍去。我第一句话就问他昨天晚上睡在哪里?他故作正经回答睡在宿舍啊!我心里的火一下“腾”地就升起来了:“I hate people lying! Especially my son lied to me!” (我说我痛恨人说谎,尤其是我儿子对我说谎!)那边沉默了三秒钟,他开始说实话:“我睡在同学的宿舍里,因为我喝多了!”问他喝到什么程度,他说玩一种游戏,输了就喝一个shot的伏特加,结果他记不清喝了多少的shot,喝完还好好的,与同学又一起去听音乐会,在音乐会中间,酒精的力道上来了,他被酒精打垮了,无法回自己的宿舍,就在同学的宿舍住了一晚,当然,他妈妈的短讯也就忘的干干净净的了!

我是被他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他爸爸接过电话开始跟他说大道理,无外乎强调法律的规定,二十一岁之前不应该喝酒,儿子开始狡辩,说所有的大学生没有不喝酒的,还说他问过学校的保安,保安说只要他们关起门喝,不闹出事情来,学校是没有意见的!还说其它的大学的大学生比布朗的学生喝的还要厉害,而且他是第一次喝醉,那天刚刚考完试,想轻松一下等等,总之为自己的行为开脱。爸爸说他自律力不够,受同伴影响。这句话让他激动了起来,我都听到电话话筒里他拔高的声音:“How could you say I’m lack of self-control? If so, how could I reach this point so far? (你怎么能说我缺乏自律力?如果真是那样,我如何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接过话筒对他说:“如果别人做的事情使得你也觉得也要那么做,你就是缺乏自律力!别以为你进了布朗就是因为你有自律力,能让自己不做某些事情,尤其是违法的事情,那才是真正有自律力!法律就是法律,我不在乎你们学校的保安怎么说,我只在乎法律是怎样规定的。如果今天你能这样规避法律的限制,将来有一天你真的成了医生,难保你不会也会成为那些钻空子规避法规限制的人,你想想你能成为一名好医生吗?”他沉默了。

儿子的爸爸又把话筒拿过去,继续说醉酒对身体不好,他正在发育,酒精对肝脏有负面的影响,儿子又反驳:“你也醉过酒啊,我就有记忆……

我很生气,责备儿子不仅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还开始调转头来Attack Others(攻击别人)……那天以儿子向爸爸道歉并对我说他不会再醉酒了收场,挂了电话,我和他爸爸心里都不是很痛快,总觉得,美国大学生整个大环境不是我们做父母的这点担心和一番电话能改变的,十八岁的孩子免去了家庭和父母的约束,就成了闯入一个花花世界想尝试任何滋味的急先锋!即便是他不喜欢的东西,就像这酒精,儿子最后说他不会再醉酒了,因为醉酒的滋味并不好受,酒也不好喝,但是他非要自己亲自经历才会有这种结论!

其实偶尔醉酒这件事本身并不算太大,大的是醉酒之后的效应,比如,儿子就用说谎来对付我,因为怕父母担心。而每年醉酒后驾车丧生的人有多少?这当中青少年出事的比例很高,醉酒还会引起乱性,甚至引起死亡和自杀,这些才是会让为人父母担心的。 

大学生喝酒似乎由来已久,而且这些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仿佛成了一种习惯和传统,从耶鲁小布什的时代甚至更早开始,到今天我们的孩子进入大学,还在继续,我不知道美国的大学管理者们到底怎么想这件事的,但从统计的数据上来看,十年来几乎没有变化,可见大学对此事是放之任之的。作为父母,我很困扰,对这样的大环境感觉无能为力。

待续

最近的几件烦心事 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孩子就是孩子,十八岁只是意味着孩子法律意义上的成人,至于人格意义上的成人,可能需要经历许多事情,再能真正地生而为人。

 
海云的头像
 #

问题是他觉得自己是大人了,可以自己作主了。什么都想尝试,好坏不分,至少在家长眼里好坏不分,他自己觉得头脑还挺清醒的。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海云好!孩子的许多事情注定是要经受的,父母对于孩子会格外地关注,常常违背我们人性和价值的东西我们会排斥,这也是所谓我们的伦理观,而孩子的伦理观和我们注定是不同的,就如我们的独生子女成这样一样,我们想注入价值元素和人生元素给他们,可是孩子们却自以为是地认为是不可能的,往往有些事情,情感和人生的种种,不是我们不想,是我们不敢,那是我们成长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决定了。

就如我和儿子谈未来的理想,儿子说:“25岁以前,你让我去经历,人生需要冒险,25岁以后,我可以听你的。”真是不可思议的想法,25岁以后,我就不会管了,有时需要放下,放下是痛苦的过程。

 
海云的头像
 #

大学是孩子离开父母的家走出去的第一步,确实会有很多的探索和跌打滚爬,他稍稍跌倒,我倒是不担心,就像他第一学期上电脑程序课上得灰头土脸一样,还有进大学的第一学期疯玩,连高中时的女朋友都不要了,眼花了......这些,都算了,不能接受的是他认为法律法规不是问题,遵守与否不重要,当一个人从小就开始想着如何逃脱法规,长大了你如何能让他成为一个守法公民?还好他二十六岁前都得待在学校里,至少二十二岁前还得靠父母付学费,我们的话他即使不完全认同,但也得倾听。

我家老二比她哥哥,就难管教的多了,往往她爸爸让她说的哑口无言,爸爸还心里暗自佩服。我的话她若听不进去,甩门就走,她的房门因此早已被取下,如今是一块布帘,她大小姐最近说她习惯布帘了,还不要把木门安回去,奈何?!Frown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儿子眼花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情感本身就是变化的,记得看歌德的《情投意合》(又译《亲和力》),书中说,男人和女人的情感保鲜期只有五年,如果想坚持一段情感的话,那一定不是情感本身,依靠的或许就是社会的伦理价值。所以,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只有爱情的时候,可以眼花,拥有婚姻的时候,要慎重眼花。最近办理了朋友的离婚案件,和朋友坐在咖啡厅的一角,谈到我们那时候的情感观,和今天女孩子的情感观是天壤之别,因为坚持一份传统,为情感付出婚姻的代价,可是有时候,这份婚姻可能是我们在认识真正的情感之后,感觉是不适合自己的,朋友说,自己善意地坚持,其实换来对方的背叛,其实,谁都没有错,错的是对情感认识的误区。

法律法规,在我家儿子身上,倒是很能遵守,也可能是我们平日里和他探讨了一些问题,因此小学时候,一个同学怀疑别的同学拿钱,他倒是振振有词地让同学拿出证据来,说有证据才能证明,回来还问我说得对不对。一种行为习惯是基于良性法律被遵守的,自然在中国这个社会里,可能成人以后,被挑战,只是法律本身有底限,我告诉儿子必须遵守,人须忍耐,方能做事做人。

你家二宝贝,其实完全可以理解,我和母亲当初在初、高中时,就是格外对立,就是今天,依然故我,或许母女天然的情感相左,在我这里就是印证。和父亲倒是蛮有一份融洽,也会和父母歪理正讲,于是成了今天的模样,个性的孩子会寻一份自己的开心。

 
桑妮的头像
 #

看到海云的烦心事,都是和儿子有关,同为母亲,这样的事也让我烦心。

今年初,我们正准备春节Party,一个熟人的独生子突然离世,那孩子已上大四,二十二岁,这让我压抑了很久。还没缓过来,又传来另一个大四华裔男孩离世的消息。我为这两个孩子心疼,也为他们的母亲心疼。

说到大学生喝酒,我曾和大儿子谈过,想通过他的经历来教导小儿子。大儿子说,大学生喝酒很难避免,不喝酒的人会没有朋友。有两种方式会让孩子控制酒量,一是结交年纪稍长比较成熟的朋友,对未成年的孩子来说,能喝到酒,小小触犯法律,是一种刺激。一旦到了合法买酒的年龄,这种刺激不再存在,喝酒的诱惑便小了许多。我儿子刚上大学也喝酒,后来结交了一个比他大五岁的Roommate,便喝得少了。另一种方式便是索性大醉一次,体验了醉酒的痛苦,以后喝酒自己会小心。你儿子已经体验到了这种痛苦,相信他以后会节制。海云放心。

 
海云的头像
 #

桑妮,有段时间不见,还好吧?

是啊,我儿子也是这么说,很难避免,硬要说大家都这样,我说统计是大多数,那就意味着还有少数是不喝酒的。他会认为那些少数是不合群的孤僻的孩子,问题也就在这里,如果一个人总以大多数作为自己选择的标准,在我看来一是缺乏主见,二是缺乏自律或自信。当然,他可能并不认同。希望他经历过这次,以后真的可以与酒精保持一段距离。

青少年自杀事件的增多,尤其在华裔海二代中出现的个案增多,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我最近常想,我们这一代自杀的似乎并不算多,条件没有海二代好,倒是有过得不好端起枪玉石俱焚的,比如当年的卢刚,是不是跟我们童年时代的Hardship有关?所以我们都比较tough. 今天的孩子生活在一个相对牛奶和蜜的世界里,不会伤害别人,却会伤害自己了。而我们作为海一代对子女的教育,在哪里缺乏了这种爱惜自己的培养?当然,别的族裔青少年也有自杀的案例,只是,近来华裔第二代的悲剧时常耳闻,令人心惊。

 
阿朵的头像
 #

我当年带着老大参观Rice University,他可以在学校宿舍里住一晚,由在校学生接待,这是Rice University为了吸引学生抛出的优惠,叫体验生活。

在讲解是,招生办公室的人把这活动说的挺好,很安全,很fun。可惜,在招待老大的学生宿舍,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喝酒,那年,他才18岁,回来后说酒真不好喝。

我那时就想,大学生们的私下活动,学校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根本就不了解状况?

我也觉得大学生喝酒在大学里很普遍,让他们一点不碰,也不可能,只是如何掌握这个度很重要。也许他们自己在跌跌撞撞中就体验到了。

 
海云的头像
 #

大学肯定有这些问题存在,并且放之任之。我主要还是对孩子两点不满意:一是不喜欢他随大流,二是不喜欢他觉得可以规避法律的限制。

 
融融的头像
 #

我先生说,如果自己年轻时读圣经的《箴言》就不会犯那些错误。如果孩子不信主,那么只好让他去尝苦果,大部分孩子会转回来,特别是聪明的孩子。我觉得作为家长,不必那么失落,只会加重消极的分量。求主啊,获得耶稣的大智慧。

 
海云的头像
 #

信仰并不能阻止人犯错,你看那位自杀的哈佛大学生,就是虔诚的基督徒。

 
牧童歌谣的头像
 #

看来做父母的真是操不完的心啊。 我记得有一次带朋友的孩子参观大学,晚间的时候,路过宿舍楼区,整个楼区都弥漫的酒气,真让人触目惊心。 

另外一点体会:我来美国是上本科的。 但我不住校,自己租房子。 这种有事来没事走的学生,不会和住校的学生一起胡闹。 包括我的同学们,我发现凡是自己租房的,就好很多,大部分住宿舍的都非常乱。 不过像我这样大一就开始自己租房,的确少了很多交友机会。 我的同学没有中国人,我跟他们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只是泛泛交往,没有什么好朋友。 直到三年级的时候,经过大家患难与共的实习,共同考核的折磨,才真正和同学们成为好友。 我知道他们大一大二的时候,很多人是从酒精里泡过来的,后来跟他们关系非常好了,他们会谈起自己大一大二的傻事,说每周喝酒后都有三四个不同的性伴,令人乍舌! 

这点上我感谢我们在中国从小受的严谨刻板的教育,而海二代的孩子们从小教育环境不同,如何让他们自己掌舵,真是一个大课题!

 
海云的头像
 #

在外住也会喝酒,我儿子有两次就是在外面住的四年级生的公寓里开Party. 我们这一辈不大会乱来,跟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和环境还是有很大的关系的。更何况我们做留学生时,哪有那个闲工夫,不是上课就是打工,加上道德的规范,他们现在是好一点的学校都要求住校至少前两三年不能离开校园,加上美国的孩子没有我们那些艰苦,不需要去打工,太闲太舒服了,所以费尽心思去玩乐。

Upenn还是哥大,学校里的同学会还有玩死人的,上次报道死的也是一个华裔。华裔的第二代在家大多守规矩,家教严,出了家门就不由你了。孩子上大学也是有很多操心的事啊。

 
予微的头像
 #

看了两三遍,千头万绪的,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大学生饮酒,真无可避免。父母的担忧总是一样的。海云儿子还能听父母唠叨,就很不错了。试过醉酒难受,以后就会节制。海云别太担忧啦。

我儿子本身很讨厌酒味,我偶然饮两盎司,饭桌上倒酒时他就呱呱叫说难闻,然后睡前抱抱时,他就说我臭。到了大学,他参加了marching band,常开Party,他说他不饮。有一天,人家非让他尝试,说这个是果汁酒,他告诉我他喝了一点,不喜欢。但是不是能一直坚持?谁能担保?碰上坏朋友逼着或强力引诱怎么办?

其实,以前带他回国时,我就很想让他尝试一下,至少在我的眼皮下,饮过醉过,知道难受,以后会节制。但他不肯违法,所以没经验过。现在大学,每周都有party,每次都有酒,只能祈祷他能”拒腐蚀,永不沾“了。

 
海云的头像
 #

美国大学周末party真的不是我们能想象的,这些刚离家生活的大孩子一下子没人管束了,有些行为令人担心。

 
予微的头像
 #

上个月,在Santa Barbara, 一个春假的PARTY,最后变成RIOT, 暴动?超过万人拥挤街头,混乱无法收拾。参与的多数是UC Santa Barbara的学生。

 
海云的头像
 #

USSB是著名的Party school. 几所藤校也是常常夜夜笙歌。

 
梅子的头像
 #

我看了好几遍,不知道怎样发声。

想告诉海云,咱话说到,做在他自己。

在你鞭长莫及时,你就什么也管不了啦。

 
海云的头像
 #

电话里确实也只能说说而已。

 
温连军的头像
 #

认识酒的危害,是社会也是家长、学校、、、、的责任。

有一个异议:正确的信仰可以阻止犯罪!看看没有信仰的地方,没有信仰的人们、、、

愿你快乐。

 
海云的头像
 #

信仰对人的行为确实有抑制的作用,但也是看是谁。人人不同,人的罪性与生俱来,有信仰的地方一样有犯罪。

 
棹远心闲的头像
 #

今天的文明社会快要失控了.前天,我们这里一个派对上一下子被捅死了五个年轻人,都是大学生啊.据说凶手还是个刚刚考入法学院的学生!

 
海云的头像
 #

唉,青春期的燥动。

 
慕溪的头像
 #

想想浪子回头的故事,向神祷告吧

 
海云的头像
 #

祷告没停过。继续祷告吧。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主张不让孩子到外地上大学的缘故,我们家还要严格,跟孩子们说好了,大学上本地的,还得住家里,研究生可以选择外地,那时她们就大了,能自己控制了,意志力也强了,不容易出乱子了。你那是儿子,喝酒还算好,我这是两个女儿,不能有闪失,一招失误,满盘皆输,我输不起。

 
海云的头像
 #

女儿确实会更加操心的。现在我女儿放春假了,我们开始领着她参观大学了,她自己说要回加州看大学呢,看她的自律能力根本无法与她哥哥相提的,如何能让她一个人回西部?这两天领她看的都是纽约附近的艺术类学校,这些学校看了也头大,学艺术的人,都有点头脑不一般,令人担心呢。

 
anmy的头像
 #

海云姐姐,学艺术也没有那么不一般的,个性特别没啥不好的,这样才能成就大师呀。只是不要有违法律和道德就好啦。关键是因材施教吧。孩子真心喜欢什么,就让她去学什么吧,顺应个性的成长,将来孩子会乐此不疲,活得更自在一些。

 
海云的头像
 #

对孩子选艺术,我们一贯支持,我自己就是走了一条从现实生存回归艺术创作的路,所以不会对此不赞成。但也许我在社会上踢打滚爬了很多年,比较能遵守规则,算是比较正常的人,我先生接触越多我身边的作家,对我的评价就是正常二字。Cool不是说从事文学艺术类的人不正常,但确实很多时候他们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与社会和现实生活脱节。当然,不是每个人,你我这样正常的人也是有的。Smile

 
温连军的头像
 #

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求神斥责、捆绑他们。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代祷。

 
岩子的头像
 #

我也看了来回几遍,不晓得该说什么好。

也许出于青春的骚动,强烈的好奇心?但愿。。。

昨晚,德国电视台里碰巧看见一个漂亮的伊朗裔德国女郭德刚周立波,戏说她之所以出格成今天这般模样,是父母严格管束的功劳。

小布什不也成了后来的美国总统了么?

 
海云的头像
 #

谢谢岩子鼓励。但愿。

 
李春燕的头像
 #

海云多虑了,而不让孩子住宿舍对社交绝对不好。这个法律在中国没有,我就是从小就喝酒的,也把同学叫家里party,喝酒。酒醉不好,酒精对头脑有影响,但这世界上对头脑身体不好的事多了,哪能都管呢?至于说违法钻空子,未免过虑了,你是相信孩子辩是非的能力的,就足以。在这种事儿上觉得不需上纲上线。我儿子高中我都短信找不到,你儿子和父母的联系算最好的了,我想象不出你们还能有他朋友的电话。对于撒谎之类的,谁又能免善意的谎言?

女儿其实会很独立,只要你们相信她。她的这反叛也许是发出自己声音呢。弄到拆门的地步不合适,还是安上吧。我高中因早恋比她反叛,出去party妈妈大雪天到处找不到,甚至什么绝情的话都说过,闹得鸡犬不宁,我不也没听吗?摔门是常事,但拆门没有privacy对孩子心理的影响不是短期的,也不是家长要send a message那么简单。孩子都会有自己的经历波折,父母说教代替不了,而青春期最烦父母说教,还是放手(你小说标题),对孩子长远也许更有利。看来海云和这里回复的大多是好孩子,所以我就唱反调,让大家了解一下我反叛的例子。而正因我是反叛过来的,也许我的经历才relevant,我自己作母亲才放松了。

 
海云的头像
 #

儿子的事确实不大,基本上也就是Peer Pressure,女儿的事,一言难尽,很多因素。希望随着年岁的增长,她能渐渐的成熟,只是现在还很挣扎,我们跟她都是。谢谢你的安慰,我们也是寄希望如此。

 
香台的头像
 #

我最近也开始有这样的担忧,到了大学,即便是名校,这样的情况也处处存在,她去年在夏校的时候就说过又喝酒抽烟的,今年真的入学了,难免不被影响。这几天在上海会新校友,估计也会玩疯。我考虑找机会好好和她谈谈,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找切入点,酝酿中。

 
梦菲的头像
 #

突然发现,儿子好乖!

前两年因为年纪小,必须住校,那时他就特别烦学校周末的Party,说那些人喝酒,很吵,想搬出去住。一过十八,他就租房在外面生活了,感觉挺自得其乐的。

最开心的是有点事就要跟我汇报,哪怕只是出去吃了一顿好吃的,然后会说,等你来了,我带你去尝尝。Wink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