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插秧

                                 

                                                                      

 

当嫩青的秧苗齐刷刷地拥挤在一起的时候,天已经变得很热,只是水还有一些凉,大田里满头芒刺的麦子已经不见了踪影。送走了麦子的土地并没有什么休整的机会就被翻耕平整放上水了,凉爽的水侵泡着松散的土地,也重新装扮了土地——现在放眼望去真是天地一色,天空的蔚蓝与云朵的絮白都对称地显示在地面上!这是要开始插秧了,这会儿插好秧百十来天后就能吃上新大米了,这是多么令人期待啊!

秧可不是那么好插的,米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能吃到嘴的。插秧之前得先拔秧,把拥挤在一起的秧苗轻轻地一小把一小把拔出来,还得一小捆一捆地用稻草捆好。这个过程说着简单其实也不容易,得有耐心才行。一般都是拿只小凳子坐到脚脖深的水里,脚下都是淤泥,拔苗既要稳又要巧,不然很容易拔断了苗或者带出一大块的泥!密匝匝的秧苗拔起来半天看不出什么效果,人却已经是腰酸背痛手麻眼花了……把这些捆好的秧苗运到需要插秧的田块也不是容易的事,那窄窄的田埂空手人走尚得注意平衡,再倒拔那堆得望不到车头的秧苗车子——没那雄厚的实力最好不要去试,否则会很狼狈的!

这下该插了吧?慢,得看那线是否拉好了。什么线?尼龙线。这插秧是很讲究的,行距是一定的,颗与颗之间不需要拉线,但也要均匀,密了长不好,稀了产量当然也不高。看似轻轻的把秧苗依线摁进水下泥里就行,但也得轻重适中,轻了可能会随水流浮起来,重了根子发育就迟。这个尺度轻重掌握好还得注意速度,为啥?队里给的任务是定额的,你白天完不成晚上一个人来干吧!到时候月黑风高蛙喊虫咬……这水里什么没有?蚂蝗、牛蝗、长鱼、泥鳅……再说了,人家都一个个卯足了劲头也不抬地插秧,一手提秧把一手插秧,眼到手到,片刻无歇,互相暗中飙着,看看到底谁能干,大姑娘不能让小媳妇,输了脸不好看事还小还影响说婆家……小媳妇当然也不输了,输了岂不是地位受影响吗?这插秧就得有这股劲,不然这么阔的田哪天插的完啊?!迟插一天就迟长一天,迟长一天到时遇上了雷暴雨就可能抗不住……所以这得抢,抢收麦子是因为会下大雨,抢插秧还是因为会下大雨,这是双抢时节,也是强劳力最充分体现的时节,这节骨眼上家家都吃好的,不然可真抵不住奥……你看这田里哪个不是二三十岁的中心段子?这一连几天弯腰伏头的体力跟不上可不得了。

可民间就是有能人啊,承包田地以后专门有一帮娘子军忙完了自家田里的活,就帮人家插秧挣点零花钱,一季下来收入不少呢,能给家里每人做件新衣裳!

后来据说插秧不用拉线了,大差不差的就行了,再后来说秧也可以不插,可以抛,一路尽量均匀地抛也能长的不错……还有干脆不育秧苗,直接撒种子任长……也有不少田干脆什么粮也不用长,无所谓,人在外打工家都不用回来啦,门口都长草了,锁都快锈坏了。

赶上好时候了。

 



 

                                                                 0一四年四月七日十六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不知有没有统计抛秧的产量比插秧差多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抛的好可能还好一些,抛的不好就不行,问题还涉及肥料,那个年代化磷肥来之不易,不好好来产量肯定不行。

 
海云的头像
 #

江南的稻田,美丽的风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挺壮观的,不由人不感叹。

 
Amoy的头像
 #

呵呵,我小时候就插过秧,对木桐的描写深有体会咯。现在想来还是记忆中美好的回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也算是一种经历,一种体验吧。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北方人没见过水稻,从你的文字里知道插秧的不易与乐趣, 更加珍惜稻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还使用机械,但这成本也就略有抬升了。

 
雨林的头像
 #

木桐的 散文总是很有味道。 这篇的收尾尤其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欢迎你回国!

 
雨林的头像
 #

哈哈。 这次有计划与父母和两个妹妹全家去庐山住几天。等下再去读读你的游记。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等你的回国散记。

 
海伦的头像
 #

有真实生活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好文,结尾耐人寻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海伦!

 
抱峰的头像
 #

我幹過這活計,在廣東客家地區。確實累,而且笨手笨腳。

文章的描述很有時代特點。很好。

問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体验过就知道很不容易,谢谢你!

 
棹远心闲的头像
 #

小时候学农帮着插过秧,那个腰酸背痛饿,至今难忘!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农活不是一般的累人,很多人要跳农门也就是这些原因。

 
木易石的头像
 #

又见农田生活,描述的精细耐读,干起来辛苦(哥哥当年插队在盘锦水稻之乡,据说最好的大米在那儿)。

二三十岁的中心段子”是否为“二三十岁的中青汉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插秧的一般都不是汉子,而是女汉子,这里也是用了一点方言,以示对家乡的记忆。如果将来有发表的机会也有可能改动一下,谢谢木易石老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