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这些游戏

                             

                                 这些游戏


游戏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的大事,尽管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当孩子追狗撵鸡时谁能说这不是无意识地再现了人类初始时的狩猎行为?而在劳动之外又是什么活动促进了人类的自我完善和发展?辛苦生活之外又是什么滋补了我们疲惫的心灵?人类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就是不起眼的游戏。

我童年时的许多游戏让我印象深刻,虽然那些游戏的道具不需要花费一分钱。

记得最初就是玩玩泥巴,用黑土泥胡捏些小玩意。比如捏个小圆盘,插上小树枝就当微型小推车;如果捏出四个小圆盘再配上一个长方体就可以模拟一辆汽车!大点的孩子手巧一点的当然就可以捏出一把手枪来,这可威风的不得了!女孩子家的不喜欢这些泥玩意,她们把红薯叶子的柄折成项链,那软软的表皮上连着一小截一小截清白色的叶柄芯子,飘飘荡荡地挂在耳朵上或者脖子上,还真叫人想多看一眼……大一点的时候,一伙人就玩打梭子,就是手持稍长一些的比较光滑的小棍,对准抛在半空短一些小棍向远方击去,谁击的远谁就获胜;或者把短的小棍按在地上掘出来的小坑一头,露出半截来,用手里的长小棍对准好这露出来的半截猛的一击,短小棍就会翻着跟头被弹到一定高度,顺势再一挑就到了半空,抓住这一闪即过的时机用手中的长小棍对着这半空里的短小棍一击!再把短小棍落地点到小坑之间的距离用长小棍丈量出来,长者胜。随着技巧的熟练有人可以做到一手既抛短棍又持长棍击打,或者由别人来抛棍。

女生这个时期一直迷恋抛沙包,用旧布头包点麦粒什么的再缝成小圆包,玩时几人围坐在地上,“剪刀、锤子、布”决出谁先来,轮到的人把小圆包垂直向上抛,然后迅速把地面上的废麻将块扶起或放下,再接住上面落下来的包,再抛再接……失手前完成次数多的胜出。或者跳绳,或者踢毽子,都有数不完的花样。

当这些都没多少吸引的时候,新花样又来了。五路夹担挑,山喜鹊窝之类的高档游戏出场了,在稍平的地面上用树枝画出交错的直线,用小树枝折成双方的兵力,或者用楝树果子作棋子。楝树果子是最理想的了,青黄色的楝树果子椭圆形,又光滑又略有弹性,无论拿在手里还是摆在灰黄的地面上都让人愉快。“五路夹担挑”,顾名思义就是五颗棋子各占一路,可夹击对方一子,可担对方两子,可挑对方多子。这是比较复杂的攻防游戏,有时成人也在劳作之余于田头树荫来上几回……山喜鹊窝是三家一起会战,分“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三家,三家各在身后暗中备子,齐伸手到眼前,伸开手掌,三人共出子数合哪一家则那家棋子向前一步……直至入窝,数番轮回,或三局或五局,入窝多者胜!

捣拐掼觉扳手腕一类的游戏需要体力的支撑,至于捉雀粘知了逮鱼钓虾的则不算是纯粹的游戏了。农家少年的游戏项目实在是多,只要精力许可就有游戏的花样,这大概也是生活简单的乡村活力却很旺盛的原因之一了。

 



 

                                              0一四年四月六日十点二十四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随着科技的发展, 生活水平的提高, 你文中这些农家少年的游戏有些恐怕已经渐渐无人知晓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的孩子全然不知,只有上网了。

 
百草园的头像
 #

木桐的乡间系列成气候了,古朴有当年的味道。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一路闲走。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们小时候除了跳绳、踢毽子,还跳房子、抓子儿,都是有竞技性质的,比输赢。捣拐是不是提起一条腿,但腿跳着互相用膝盖撞啊,我们叫碰拐,掼觉是不是摔跤的游戏?其实那些游戏都是利于身心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抓子和我说的玩沙包很类似吧?跳房子我们这里说跳格子,就是地上画些方格子单腿或双腿跳,文章没写那么多。捣拐就你说的这种,也称“斗鸡”,掼觉就是摔跤,这些游戏对于身心成长很有帮助。

 
梅子的头像
 #

我们那时抓子是用五个石子抓着玩各种花样,估计司马说的是那种。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可能也可以用废麻将牌,我不是很熟悉这个游戏,都女孩子玩的,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对,用石子行,我们用玻璃球,用四个,花样难度从低级到高级,挺锻炼反应和协调能力的。

 
木易石的头像
 #

那时,看场电影都不容易,正是这些取自自然的玩具,质朴的游戏,给我们的童年带来欢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这些游戏也很锻炼人啊。

 
雨林的头像
 #

现在的儿童们可能很难找到我们当年那种简单的快乐, 遗憾。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类越来越复杂……

 
玮仁的头像
 #

感觉那时的游戏层出不穷,既锻炼身体又需要一定的智慧,也不知道都是什么人怎么发明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呢,可惜这些游戏不在史册,不然有些真可以追溯很远。

 
阿朵的头像
 #

我记得小的时候玩跳橡皮筋,还有叠糖纸,都没什么成本,都很有乐趣。

现在的孩子,玩ipad找乐趣?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孩子的游戏比较复杂,乐趣一定也是有的,但更容易沉迷。

 
追梦的头像
 #

记得还有用算盘珠子穿成个环跳房子时用单脚踢到不同的格子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有,有时就是一块瓦片。

 
捷润的头像
 #

玩泥巴,捣拐,拍三角,弹球儿,等等,无忧无虑的童年。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啊,童年的美好现在回味起来很有意思。

 
岩子的头像
 #

玩泥巴,抓子,跳房,打沙包,踢毽子,跳皮筋。。。

谢谢木桐又把我们带回了久违的童年,想起了那些美好、自然、健康的游戏。。。

问好!周末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周末愉快!

 
春阳的头像
 #

我们还玩“官兵抓强盗”,分两拨,各自为营,还可以把自己的俘虏救出来,除了狂跑,还有策略,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游戏的确很多,不如有空时大家都写一点童年时的游戏如何?

 
海云的头像
 #

抛沙包,我玩过,抓的正是那种废弃的麻将,那个时候还能看到一面是竹子一面是骨头做的麻将牌呢。还玩过跳橡皮筋、刻剪纸、钩针、养蚕宝宝、集糖纸和香烟纸,刷下流胚(一种在地上滚动的下尖上圆的玩具)......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就是这一面竹子的麻将牌,很有意思,游戏确实很多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