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工作趣事--好老板,坏老板

    在现在的公司工作了十几年,我一共有过三个老板。 

   跟第一任老板琳达整整干了十年。十年里,俩个人都各有不同的升迁,却阴错阳差一直是上下级;十年里,我们从淡淡地公事公办,到并肩而战的搭挡,最后琳达竟成了我很少几个可以谈谈心里话的美国朋友。两年前,琳达碰到了一个去新部门的机会,她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也带过去。没想到,方案提至副总裁那儿,硬生生地给反驳下来。还带下话来,起哄啊!你们两个都离开现在的组,不是让我们有好戏看吗?!没办法,琳达只好独奔那美好前程。而我,也只有留下等待新老板。 

   新老板千呼万唤始出来,是从外面请来的老印。当上面跟我谈时,我也没太在乎。当时组里有一位老印,人不但肯干,而且老实。说实在的,琳达也不是一位很好相处的人,我不是也把关系处理得妥妥当当吗?管它新老板三头六臂,兵来自有将挡,水来咱就用土淹喽! 

   领着全组恭恭敬敬地迎来了新老板。不到两周,大伙儿几乎同时明白了一件事儿,那就是,我们跟老板不再是工作关系,都集体成了新老板后院的奴隶。最惨的就是我,不但是奴隶,而且是她直接使换的大丫头。不但要干自己分内分外的事,帮她打理她该干的事,而且还得忍受她的呼来喝去。就这样,还在梦想我的好心、勤快、能干会慢慢征服她,同时还替她安慰组里的其他人。没想到,第一个起来造反的,居然是组里原有的那位老印。那原老印大声疾呼,公司雇错人啦!又跟我们解释南北印的区别。她说,南印人比较穷、比较黑,人老实心眼儿好;而北印人富有,皮肤较白,心底坏。新老板是北印人。全组在饱尝了苦日子,加上弄明白新老板不会变好以后,各自奔波逃命。一时间,辞职的辞职、跳槽的跳槽,大有树倒猢狲散之势。 

   老美们的榜样提醒了我,是时候了,该去也!我也开始申请其它部门的位置。没想到,事情轮到我就没那么容易了。去谈了两个位置,竟都杳无音讯。心里非常纳闷,我是受过专业面试训练的,而且几年来跟着琳达,也替公司面试了无数员工。两次面试时,我跟对方老板都相谈甚洽。一定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鼓足勇气,去找跟我面试过的老板们讨回音。从对方含含糊糊,闪烁其词的回答中,我忽然明白了,是新老板在使绊儿。天啊!她还想用我做她向上爬的垫脚石。这次是羊入虎口,在劫难逃啦!那时,真是欲哭无门啊! 

   万般无奈之下,去找琳达求救。琳达在听了我的诉说之后,顿时怒火万丈,她原来的得力干将,竟被人如此欺压。要说姜还是老的辣。琳达马上帮我分析了形势,而且支了一招儿。琳达说,我的有利一面是在公司时间长,上下都知道我的人品和能力,但这事应该速战速决,在新老板势力形成之前,赶快逃出魔爪。她的一招是,分别找大老板和副总裁谈话,力争他们的同情和支持,目地是从上面压这新老板。再就是选新位置,要考虑未来的老板,最好是比较了解我,而且不会轻易受这老印老板影响的人。这招果然奏效。 

   现在想想,那时真有点老美老中联合起来斗老印的味道。心得体会,到什么时候都得依靠根据地的人民,咱中国人在这儿混日子不易啊!  

【本文发表在《美国都市报》2011年12月17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好老板、坏老板,是工作的一种乐趣啊!

 
百草园的头像
 #

一弘,当时是非常惨,有一点焦头烂额的感觉,也是在努力了好几个月,才跳出魔爪。

 
一休的头像
 #

没有不好的公司,只有糟糕的经理。老印这么肆虐, 肯定蹦跶不了多久。 

看来你们都起义成功了!  

 
百草园的头像
 #

一休,这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俺是倒数第二个逃出来的,最后一个干脆当了叛徒,后来也没闹到好下场。

 
一休的头像
 #

那老印是不是遭雷劈了? 早晚的事儿。

 
百草园的头像
 #

那老印很会走上层路线,溜须拍马有一套。有时一起去开会,只要碰到官儿比她大的男士就飞媚眼,好几次俺差一点要吓晕过去,美国不兴这个啊!

 
桑妮的头像
 #

百草的经验非常好,和好老板密切合作,就是不在一个部门工作了也保持联系,他们的工作经验和人际关系会对我们有帮助。对坏老板决不忍耐,适时地越级提出自己的要求是很必要的。

 
春阳的头像
 #

我们部门在招人,见到印哥姐都绕着走。呵呵。我太了解你的处境了。

 
百草园的头像
 #

桑妮、春阳,幸亏我逃出来了,要不你们不会看到一个快快乐乐的百草。

 
老随的头像
 #

我们学院没有一个老印,同事说:which is a relief!

声明一下:俺平生最恨种族歧视。cool

 
百草园的头像
 #

在美国IT界,老印几乎是无孔不入,他们非常抱团,一个拉一个。听过一个真实的笑话,一女老印移民美国后,一个、一个给自己的弟弟办结婚移民,自己充当新娘,直到第三个弟弟,被移民局发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