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6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5)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5)

 

       「眼科医师的执照是有了,目前只能替医院做事, 或者在别的医师的诊所里工作,现在很想自己开业,我们医院正在公开招标,只要我参加,一定会得标,所以想向父母借一笔钱来开业,大约十五万左右即可,其他不足的数目,向银行借就可以了。」文思开门见山地直说。

      「唔,我与你母亲商量一下。」旺财说。

        这是文思有生以来第一次向父母开口借钱,又是这么正当的理由,父母能不借吗?阿香主张找一个经纪人将他们在长岛格林可夫的房子卖掉,一半留来防老,另一半借给儿子,任他何时归还,好在此时长岛市场转好,房子立刻就像奇迹似的脱手了。

      「旺财,这是最后机会,文思马上正式开业,蜜妮也快要毕业了,他们将来赚的钱比我们多,你想给他们都不肯要啦!」阿香怂恿旺财先寄一笔钱算作父母赠送的。将来开业的钱算是借的。

    「笑话!天下还有求儿子收钱的老子吗?摇钱树也要摇才行,那有自动掉銭的摇钱树?」旺财不高兴地说。

     当然,说归说,儿子还是爱的。儿子已经长大,早就会自己吃饭穿衣,又已娶了媳妇,除了寄一些钞票之外,做父母的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表示爱心呢?

       这次特别奇怪,收到支票之后,文思没有来电话道谢,蜜妮也没有寄谢卡,父母破例打电话到儿子公寓,也只有一个答话机答话;里面是文思说的美式中文,蜜妮说的美式英文。

       又过了几天,阿香实在不放心了,想打个电话给亲家母黛拉问问她知道不知道女儿、女婿的行踪,正在思索是应该打到海崖街的白宅呢?还是在美国的白天打到白律师办公楼去?就突然收到儿子文思的电话。

    「爸爸、妈妈,恭喜你们!」国际长途电话里传来文思很兴奋的声音,虽然说的是美式中文。

    「你们到那里去了?打电话找你们都找不到!」做母亲的阿香在电话里埋怨儿子。

   「上次你们不是答应了借钱给我们做开业之用,另外还有一些钱当作礼物送给我们吗?我们觉得既然是礼物,绝对不可以浪费,一定要用来做最正经的用途。」文思说。

    「什么正经用途呢?存在银行中以备不时之需吗?」阿香问。

    「蜜妮大考完毕,我们趁寒假的时候,又到夏威夷去渡了二十几天假。」

    「什么?在夏威夷过了二十几天?那么贵的地方!把送给你们的礼物都花个精光吗?」阿香不悦地用中文问道,文思现在中文虽然讲得不好,有时还是听得懂的。

    「是的,我们一直到百分之百确定了才打电话给你们。恭喜爸爸妈妈,还有七个月就要做祖父母了!一小时以前,蜜妮也已经打电话告诉她自己的父母了!哈哈!」国际长途电话里文思笑出声来。

    「哈哈! 真是好消息!」阿香回过意来以后,也马上笑出声来。

    「哈哈,让我跟文思说话。」旺财由阿香手中抢过电话。

    「哈哈哈!文思呀,恭喜你要做父亲啦!」旺财高声说道。说完就笑嘻嘻地仔细聆听电话那端文思的讲话。

     不过,奇怪了,旺财愈听脸色愈青,笑容僵在脸上,最后,好像站不稳似的,身子一直发抖,脑袋不停地摇摆。

  「呸呸,混账王八蛋!你胡说些什么?⋯⋯什么白菜丝?青菜丝?⋯⋯你数典忘祖了吗?胡说些什么?不要以为你做了医师,我打不得你了,⋯⋯蔡文思,我要棒打你这不孝之子!⋯⋯」旺财喝道,愈骂声音愈大。

    「吧!」地一声,旺财把电话筒向墙上一摔,手指一直指着桌上的一只塑料盆,阿香连忙快步奔过去将那塑料盆拿过来让旺财呕吐。旺财吐完,一屁股坐在椅子直喘气,汗珠流了满脸。一时之间,房内充满了呕吐的酸臭以及旺财发出的嘘嘘的喘气之声。

      阿香见老伴气成这样,也吓坏了,她匆匆朝盆内瞄了一眼,看见呕吐物中夹了血丝,慌忙将塑料袋盖盖起来,把旺财扶进房间内的床上躺下,在床边找到他经常吃的类固醇药片,因为医生警告过他们,类固醇吃多了不但会发胖,还会导致高血压,甚至会中风、脑溢血⋯⋯所以平常都是将一粒药片分成二、三份,每次只是半片或者三分之一片,不过目前房内充满着酸臭,又看见他气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所以里拿了一整片,倒了一杯白开水给他送药,又绞了手巾把替他擦汗,一直等旺财闭起双眼休息,她才轻轻地关了卧房门走出来。

       阿香走到起居室一看,电话筒还摔在地上,急忙走过去将电话筒放在耳边,只听见里面传出嗡嗡地响声,大概美国文思那边已将电话挂断了。

       虽然深知文思的脾气像母亲一样的温顺和善,但刚才旺财这么愤怒骂人,做母亲的还是不放心,急忙拨了一通电话给旧金山的文思,那知电话才响,文思就接了电话。

    「妈,我们正要出门,刚才电话是怎么一回事?」文思接了电话,声音仍然很高兴。

   「文思,我正要问你你怎么一回事呢!」阿香略略放了一点心。

Oops!我好像听见爸爸生气说中国话,妈妈,妳是知道的,爸爸常说只有用中国话骂人才过瘾,但是刚才吧的一下之后就没有了声音,我忙挂断电话再拨过去,都是嗡嗡的占线不通,拨了几次之后,只好放弃了,爸爸在骂电话公司吗?其实何必生气骂人呢?叫他们派人来修理不就行了吗。」文思还在奇怪。

「哎呀!」为了要加重语气,阿香先喊了一声「哎呀」。又来了,在美国的时候阿香就不习惯说Oops, 一定要说「哎呀」,现在人在台湾,当然更不说Oops, 更要说「哎呀」了!

「那你刚才与爸爸说了些什么呢?」阿香反问儿子。

     「我们说了些什么?哦,都是些不相干的原则问题, 例如我告诉老爸说,我是没有什么劣等情结的现代男人,拥护男女平等、支持妇权运动、赞成种族平权、人与人之间没有贵贱之分等等⋯⋯ 妈,你自己也常常用中国话告诉我说;人格有贵贱之分, 但职业确是没有什么高低的。」电话那头,文思坦然地回答。

     「文思,蜜妮怀孕了,你爸爸和我太高兴了!你想,我们从台湾寄一些孕妇的物品好不好?」阿香想起当初她自己怀文思的时候,婆婆阿好婆不但从自己家里的院子里选了一些老母鸡杀了来给媳妇阿香进补,还特地带了阿香到村中的庙里烧香求菩萨保佑呢!

    「妈,你和爸爸自己用吧,寄来太麻烦了,何况美国也有各式各样的东西呢。」长途电话里儿子文思体贴的说。

    「文思,我们既不知美国孕妇平常都吃些什么东西,我以也不知如何劝蜜妮多多进补,也不知该不该叫她天天躺在床上,多多休息,所以也不知该向你们说些什么。」阿香对远在天边的儿子说。知道文思没有生气,而且显然儿子也不知道老子生气了,心中一块大石放了下来。

「蜜妮一定会努力节食,尽量运动,妈,不要忘了,你的儿子和媳妇两人都是医师呀!」文思温和地回答。

        你看,这就是距离的好处!远在天边的儿子既听不怎么出老子生了什么气,中文程度不够好的小留学生也不知老子骂了些什么中文,在电话线另一端,更完全看不见老子勃然大怒狼狈的模样!阿香只得对着电话筒苦笑。

      「对了,刚才你说你们正要出门,到那里去?」停了一下,阿香还舍不得放下电话,就无话找话说。

     「黛拉及恩理说旧金山内最新开张了一家小而精致的法国餐馆,他们要请我们一同去品尝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很好,值不值得他们要的高昂价格。吃完睌餐,要去听意大利歌剧。」文思用美式英语回答。原来如此,阿香认为法国菜不但太过昂贵,而且吉士太多、太油腻,非常难吃,至于意大利歌剧,哪里比得上咱们台湾的歌仔戏好看又好听,忠孝节义的故事不但生动而且发人深省呢?

     「原来如此,蜜妮的父母就在身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这样好了,蜜妮的毕业典礼我们就不参加,等小宝贝生出来,我们一定会去看小宝贝,这样我们老远去一趟,看的人比较多,比较合算些,你说是不是?」勤俭务实的母亲阿香问,两人来回机票实在太贵了。

      「好,一言为定。」文思用美式中文回答。在电话尚未挂断之前,他突然又用美式中文说一句;「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儿子说出这样动人的话来,当然是不知道老爸旺财生气了。阿香放了心,急急进去查看旺财睡得怎么样。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两代人本来就有代沟,再加上隔了重洋,老爸如果想不开,就麻烦大了。

 
余國英的头像
 #

說得太對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