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八十二 天地之间

半涩时光

 

                                                      八十二

                                                             天地之间


          白天方桐带着禾在自己喜欢走的村间小道上散步,虽然是万物凋零的冬天,但乡村还是呈现出了宁静而细腻的美。那池塘里枯黄的芦苇顶着随风而动的灰白色毛绒花;灰褐色里还透点儿黄的荷叶的残梗;在风中有些颤抖的浅土红色的断蒲……水面结了些冰,还有几只不怕冷的鸭子在薄冰上踱来踱去……岸边的几颗野枣树光秃秃的,扭曲的树干上细而折直的枝条像是要把寒风刺碎的方天画戟,远处的树木也都是灰色的,在这一片或暖灰或冷灰的色调里显眼的就是土红色的房屋了,间夹着一些浅灰的平房和青色的瓦房……当然少不了几声的犬吠和鸡鸣……方桐指点给禾,禾微笑着点头。

走到村东头看到灌溉渠上的杨树,这个季节的杨树很独特,那密密的枝条根根上举,前后一片地望过去很像是仪仗队举着枪戟在专注地等待贵宾的检阅……这是很入画的,层次丰富的上竖的细枝本是银灰色的,现在被黄中透红的朝霞笼罩着显示出分明的冷暖面来,太阳从远处升起,大地上浮着一层薄薄的白雾,晨起的飞鸟成群地从这里飞向远方……禾也许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听方桐这一演绎好像真的看到了这样动人的画面,不禁挽着方桐的胳膊把头贴向方桐……

南面的一大片的翠绿正是麦田,这冬天里看到这大片齐整的绿让人很是精神,这如果画成油画那也是很棒的,记得吗?米勒的《拾穗者》不就是画麦收后农妇捡拾遗留在田间的麦穗吗?那是有深层含义的,如果把眼前的麦田画出来至少是抒情审美的,天地之间的事物都是题材,就看如何把握如何整理了,找到合适的主线就能把不同的内容组织起来就会成为有意义的作品……方桐的谈论深深折服了禾,没想到方桐还有这么博大的胸怀和远大的志向,真是没有看错,值得自己付出,没想到这样一个小村子还会出这么个人来,而这个人竟然就与自己在一起……禾心满意足地浮出内心的笑,人生得遇如意郎君天地有情啊,想到这里脸有些红了……方桐注意到禾好像有些羞涩,轻声问:“怎么了?”“没什么,你说,我喜欢听。”

转向北,站在渠堤上,遥望那隐隐的小学,方桐感慨小学时在这里读书,一时多少往事涌上心头……方桐想把自己的过去一切都让禾感受到,这样就真的能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价值形成的轨迹,明白自己的人生方向,毕竟,这是要两个人共同走一生的,既不能浪费了自己的人生时光也不能耽误人家的人生时光,能够相爱只是缘分的开始,能够相伴才是幸福的过程,如果相爱隐含着青春的浪漫,那么相伴就包含着现实的风雨,要禁得住洗礼才行……但这话不好简单地说出来,这得在相处的过程里慢慢渗透出来,这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即使两个人正相拥在一起,又怎么知道就会永远相拥在一起?还得看两个人的文化背景以及人生价值取向和未来的机遇等等情况……虽然这近半年来两人情投意合,但缺少足够的时间去了解更多,她的家庭究竟是什么样的氛围?一家人都什么性格?她的家乡有什么风俗?这些都不知道,但只要她没问题我肯定没问题,看样子也不是庸俗的人,只要不反对我的追求就行,无非多做些家务事罢了,这原本也是应该的……方桐爱惜地摸摸她的头,把目光投向了远方。

还有三天就是年三十了,禾突然提出来还是回去过年,说这大概也是最后陪父母一起过年了,父母养自己这么大,自己要到夏天才正式毕业,以后很不容易再陪父母过年了。话说到这份还怎么挽留?何况也在这里四五天了,一家人也都很熟悉了。方桐虽然有些不舍,但也能理解禾的心。家里特地赶集买了几斤金针菜干,这是当地最好的特产了,是夏天里采摘那将欲开花还没开的粗针状花蕾,用开水稍淖后晾晒而成。好的品相是色泽金黄大小一律,吃前清水泡发,配排骨去油腻配母鸡增清香。路途遥远,其他东西也不好带,这金针菜干不怕挤,还耐贮藏。结果把禾的一个帆布包揣得跟鼓似的,方桐看禾好像有些着急,就想拿出来一些好携带,结果被妈妈笑着说了一通。

方桐要送禾到省城坐上火车再回来,禾说不用,但大家都不放心,都支持方桐去送。

这两天往省城的人少,车子坐的很顺当,当天下午就到了。到火车站买了票,是明天早上八点半的。回学院住有点远了,火车站附近的旅馆让人不放心,结果两人乘公交车回到汽车站附近,看见一家旅馆就去登记。掏出方桐的身份证一看人家说话了:“你这本市区的身份证不能住。”“怎么了?”“这是规定,就是不容许,别的家也一样。”两人也不想再走了都累了,没办法,方桐决定让禾一个人住下来,自己出去想办法,总不会夜宿街头吧?没事,方桐安慰禾,街头有的是小旅馆,那些小旅馆才不会见钱不收呢。

方桐安排好禾一个人出来,也不敢走远,好在没走两步就有人在路边拉客住店,有两东北口音的中年人正在与这拉客的攀谈问价,方桐身无长物,口袋就几十块钱,所以特踏实,也就凑上去,正好,一个房间三张铺,一人十五块钱,行,就这么着了。顺着巷口往里也没走多远就到了,条件当然比较简陋。东北汉子出来做点什么生意的,说东北虽然气温低但都有暖气很舒服的,不像这里阴冷阴冷的。对了,东北那疙瘩现在正有什么冰雕?对,冰雕节一直到春天呢,什么时候到东北看冰雕去?好嘞!三人裹在被窝里说了一会话才睡下。

方桐有些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就起来了,外面还没什么人,也没地方去,只好到禾住的旅馆看看。大门开着也没人,方桐就径直找到二楼禾的房间,敲门说是自己,禾开了门让方桐进来。方桐一看另一张床空着,禾说那女的凌晨就走了,快来捂捂。

 七点出头两人才下床洗漱,收拾好东西就去火车站,吃了早饭还有点时间,方桐买了六个红富士大苹果给禾带着路上吃。禾登上火车走了,方桐惆怅了一会才回汽车站乘车回家。

 

 

 

 

 

                                                         0一三年六月六日十六点一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结果把禾的一个帆布包揣得跟鼓似的,方桐看禾好像有些着急,就想拿出来一些好携带,结果被妈妈笑着说了一通。

方桐憨厚实在 , 是禾一辈子的好倚靠...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实在人自有福。

 
雨林的头像
 #

尤其喜欢小说中这个女孩的名字, 禾。 上次回家时,见到一个亲戚, 他家的孩子小名叫谷子,我也是好喜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名字也费了思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