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074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卷二 58 八只小鸟

 

     立冬过后,庄稼全收了。大伙就等着过个好年。
  今年过年,芦花象往常一样,带着两个孩子到干妈家来过。家里做了糯米丸子,芦花也特意用糯米团捏了几只小鸟。
  “妈妈,这些小鸟好好看,你怎么会做的呀?”思河问。
  “妈小的时候跟我的妈妈学的。”
  思河数着小鸟,一共是八只:“才八只呀妈妈,多捏几只吧。”
  “做了八只,因为爸爸走了八年了......”
  “哦,那就少捏吧妈妈。”思河赶紧改口。

  一家人围一桌吃了年夜饭。孩子们很兴奋,芦花却没有说多少话。
  “孩子,怎么不吃呀?”干妈问芦花,看着她沉想的神态
  芦花机械的拿起碗,又放了下去,“这日本人走了这么些日子了,我琢磨着,长河也该回来了......”她自言自语。
  寂静了片刻,没人敢说出在每个人心里闪过的念头。
  “南边有驻军,”干爹终于打破了沉默,“回头让大力去打听打听。”

  芦花一听有地方打听,立刻就说道:“南边哪里,还是我自己去吧。”
  “不行,你一个女人家,不方便。”干爹劝芦花先坐下吃饭。
  大力真的到部队驻扎的村落去打听了。回来跟家人说,没有人听说过刘长河这个人;还有,营地里有个长官说,当时在这一带的那支部队早就过了长江往大北方去了。
  “这就对了,元宵节那天河儿来,说部队很快要北上。”干爹说。
  “过了长江,那是多远呀?我想过去打听打听。”芦花说。
  “长江,那是鹰都飞不过去的地方,你怎么能过得去。”干爹说。“再说江北我们人生地不熟,到哪儿去打听?”
  “算了孩子,”干妈说,“眼下你有两个孩子,还是先把孩子们带大。我想啊,河儿要是能行,他一定会回来看你和孩子的。他没回来,就是有什么难处......”
  “不知他是什么难处......”芦花眉头紧锁。

  元宵节,阿牛来问要不要带孩子们进城,城里有大头娃娃,有长屐舞,夜里还有花灯。芦花让两个孩子跟着阿牛去玩,自己却呆在了家里。
  八年前和长河元宵一别,元宵节成了芦花伤心的日子。
  真想能有翅膀,飞过那条长江......有了翅膀,还怕飞不过去?芦花心里想。

  
  夜里八九点了,阿牛送孩子们回来了。芦花去开门,见思河手里提着一盏灯。
  芦花把灯挂了起来。灯里的火苗闪烁着,把芦花和孩子们三个身影照在了墙的另一端。
  “妈妈,你喜欢这盏灯吗?”思河问。
  “多好看的灯,妈喜欢。”芦花说。

  夜深了,孩子们都累了。
  “妈,怎么还不睡觉?”卢俊问。
  “元宵夜,妈都睡得晚......”
  “妈你等爸爸呀?”思河问。
  “你知道吗,孩子,八年前的今晚,你出生的时候,爸爸受着伤,从军队那边跑了回来,回来看你......”
  
  “妈说过好几回了,我怎么就是记不起来。”思河说。
  “孩子,你才刚从妈妈肚子里生出来,怎么能记得呢。”

  是啊,芦花是说了好几回了;每年的这一晚,她都盼着长河能突然的推门而入。
  “妈妈,听爷爷说,爸爸在江北,那条江有多大呀?”卢俊问。
  “妈也不知道,爷爷说,那江跟海似的,老鹰都飞不过去呢......”芦花叹了口气。
  “妈妈,别难过,”卢俊说,“我长大了,一定要造条大船,很大的大船,载我们全家到江北去,找到爸爸,就把爸爸载回来。”
  “好孩子!”芦花抱住了卢俊和思河。

  
  元宵节一过,阿牛家旁边就开始响起咚咚的打夯声。
  石生过来帮忙,这几年,他和阿牛早就成了哥们。
  “牛哥,盖房干啥用啊?给儿子讨媳妇儿哪?”
  “儿子还尿床,讨啥媳妇儿。”阿牛回答。
  “那这是......”石生眼睛滴溜溜的转,“不会是给芦花的吧?”
  “去去!”
  “俺果真猜的没错,早就该把老婆要回来了。放她在那里守活寡......”
  “你那张嘴老实点!”
  “不过,你家那位小的不计较?”石生问,他指的是桂花。
  “她现在挺安静。”阿牛说。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希望长河快快回来。

 
虔谦的头像
 #

有首歌叫《秋水伊人》:“望穿秋水……”

 
夕林的头像
 #

写的很细腻!欣赏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