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4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2)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2

               在旧金山,白家忙极了。

               在圣荷西市,周老师有了阿香与旺财作伴也每天高兴极了,尤其是文思偶尔来访,家里的快乐就达到高潮,不但阿香高兴,兴致匆匆的烧煮了一大堆她记得文思以前爱吃的食物, 餐桌上摆了那么多食物,旺财与周老师更感到特别的喜悦。

               门铃响了,年轻高帅文静的文思站在门外,背上背了一个极大的布袋,里面塞的满满的。

           「这么大一个布袋,里面是什么好宝贝。」妈妈阿香伸手接过他的大布袋。

             「今天是清洗衣服的日子,我想与其单独一人坐在洗衣房里的洗衣机边枯等,不如到周爷爷这里来,又可以见到你们,又有饭吃,又可以洗衣服,一举数得。」文思笑嘻嘻地说。

             「好极了,你吃完饭还不忙走,可以一边洗衣、折衣、烫衣,一边讲话。蜜妮呢?」阿香猜想她绝不会为了要做新娘而害羞不肯出现,当然更不可能是为了美国式的迷信新娘婚前不能出现的缘故,而不来圣荷西。

             「今天黛拉与蜜妮母女二人一同去看新嫁衣,快要做新娘的蜜妮坚持红凤冠、红盖头来配她的红嫁衣,旧金山哪里找得到!所以我还是不要夹在中间比较好! !」文思笑嘻嘻地回答。

              一般美国新娘常常很小就决定要穿什么样子的新娘礼服,最晚也要在婚礼之前一年就决定了,而白家母女现在才在争论新娘头上要戴什么来配礼服,果然是太晚了,难怪文思尽量要置身事外了!

              「我们在波士顿的四年中,蜜妮就是不肯与她的父母来往通讯。还好,现在她终于让他的父母主持美式婚礼,若是要我们蔡家来做,岂不是头大了。」文思+分庆幸说。

               这时,阿香和旺财更加觉得要感谢美国的习俗,由女家来主办婚礼。

              「等结了婚,蜜妮就是蔡家的媳妇了,以前你祖母对我这媳妇非常之好,将来我一定也会对我的媳妇很好的。」阿香连忙保证。

             「妈,蜜妮的脾气可固执呢!我看她将来姓不姓蔡,对我们蔡家并没有什么相关。」文思开玩笑一般地说道。

              周光华曽请阿香旺财到山上新家去吃饭,周老师推说老人中心女多男少,每位老先生要当十位男士来用,老人合唱团少了他就变成老太太合唱团,性质完全变了,所以为了顾全大局,他老人家天不亮就提了手杖背了背包,逃一般地的匆匆出门搭公交车去了,只剩下旺财与阿香应邀出席。

              那天是周光华的先生王牙医主厨,打完招呼之后,他就一直留在厨房内忙碌,他的身边有一位老太太,背上背着周光华新生的小女儿艾丽,一声不响地忙着端菜捧饭,摆碗放筷子。

              正在此时,老大艾文手中提了一支小孩用的高尔夫球棒由外面飞奔进来,一不小心正对着这位老太太一撞,将她手中捧着的一个大海碗,连鸡带汤水泼在地上,汤碗也摔得粉碎。

               周光华脸上勃然变色,伸手一个巴掌打在艾文脸上,孩子的脸孔上立刻起了浅红的指印。

              「没有出息的姓王的东西,一天到晚撞尸游魂,姓王又怎么样?」光华怒骂道。

               老太太脸上也变了颜色, 先伸手去摸孙子艾文的脸,艾文捂着脸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跑去,关起门来放声大哭,老太太急忙之中找了一支拖把来扫地,正在此时,背上背的小孙女儿也哇哇大哭起来。

           「妈,妳怎么这么不小心?妳不要拖了,不要把地上的碎片割到小孩。」王医师抢过拖把来拖地。原来这位老太太是王医师的母亲,周光华的婆婆。

       王老太太中的拖把被抢,只得抱了小孙女儿,跟进大孙子的房内。

               阿香十分过意不去,要不是为了要招待她与旺财,这事前哪会发生呢?所以也站起来跟在王老太太身后。

              艾文的房门是半开的,阿香轻轻推门进去,发现祖母、孙子及孙女儿三人相拥而泣。

             阿香默默地由自己的口袋中找出一小包卫生纸,抽出一张来递给王老太太。

        王老太太一面哭,一面用卫生纸擦孙子艾文的脸,替他擤完鼻子以后,又心不在焉地用同一张纸来擦小孙女儿艾丽的脸。

            「蔡太太,我除了在制衣厂做女工得到的退休金之外,另外还有社会福利金的收入,若不是为了我的儿子、孙子和孙女儿,谁肯在这里受气。」王老太太一面用替艾丽擦过眼泪的的卫生纸来擤自己的鼻子,一面抽抽噎噎地用很不好的英语哭道。王老太太是夏威夷来的讲广东话的华侨,英语牙牙呜,国语则完全不会。

               阿香听得心中大惊,王老太太原来另有生路,只不过为了舍不得与儿子孙子分开而已,才在此受气,可见母爱的伟大。

               阿香除了不着边际里安慰老人家之外,还能说什么呢?

               吃完了饭,周光华把这件事完全忘记了,笑嘻嘻地招待他们到院子里俯视米尔皮塔市的夜景。

              山下市内万家灯火闪闪烁烁,山下公路上的汽车前面发亮的头灯,照出公路上车子一辆辆穿梭不息,一共好几条公路,就像一条条闪烁的光带围绕着黑暗的市区和山区。

            「我们这栋房子是一点一亿美金买的,你们可以请我们的姻亲白大律师们到我家来聚聚,让他们看看文思的亲戚中也有很成功的,叫他们不要小看了我们华人,更不要低估了我们文思。」周光华很志得意满地对阿香说。

               正在此时,周光华亮起手里的手电筒,把手电筒的光向对面山头的房子晃动了几下,立刻,对面山头房子的电灯也开开关关了几下,客厅的的电话铃就响了起来,周光华拉开落地的玻璃门进去接电话,不久,手中拿了电话筒,跑了出来。

            「阿香姐!我是我们姓林的新邻居的新家庭医师,他们是新由中国大陆来的小留学生的父母亲,他们听说我的姐姐姐夫20年前是由台湾来美国的的小留学生的父母亲,对你们很好奇,很想见见你们。」周光华很大声地对姐姐姐夫说。

             「是吗,反正没有事,我们也很高兴见到他们!」阿香很高兴的回答。

             「大家交换做小留学生父母的心得!」旺财在一边笑着说道。

            「太好啦,不要客气,你们不必准备什么食物,我们才吃过饭。」周光华又加了一句,这才将电话筒挂起来。

             周光华开车带了姐姐姐夫由王家的山头沿着柏油路下山,经过一座高尔夫球场,向左转过去,汽车爬山另外一个山顶,只见沿途的路灯都亮了起来,接着, 这座山顶上的房屋内外电灯也都大放光明。

           「欢迎,欢迎!」男女主人站在门外迎客。

             这一对新小留学生的父母年纪很轻,看起来大约只有30几岁,就跟20年前的旺财和阿香的年纪差不多,而她们的儿子也是初中小男生,年龄与20年前文思的年龄也差不多。

             「周医师,请你的姐姐姐夫进来嘛!」男主人客气地让客。

       阿香抬头打量了一下,觉得这家人的房内用的都是中国式的红木雕花家具与摆设,看起来似乎比周光华家的还要豪华,大家分主宾坐下,立刻就有穿了制服手中捧了茶盘的阿姨过来奉茶。

          「这套新茶具真漂亮,上次来还没有。」周光华一直赞美他们新的茶具。

            「这新的茶具和家具都是最新才由中国运来的。」主人一面将桌上排列的十分赏心悦目的茶点请客人吃,一面笑嘻嘻地回答。

    「这茶点太精致太好吃了!」周光华一面吃一面赞口不绝。

            「是我们从中国新请来的厨子做的,我们也觉得他的手艺不错,原来是我要好的姐妹家的厨子,他听说我到美国来,特地把自己的厨子让人给我,听说他曾经在某某人家做过大厨呢!」女主人推心置腹的说。

             「奇怪,你家附近山顶的房子怎么都黑黑的?」周光华朝窗子外面看一阵子以后,问女主人道。

 

2014年三月完成新稿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