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1)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31                                                                                                                                                                                                                                                                                                                                                                                                                                                                                                              

 

    三四小时之后,文思才打听到价钱,又打来一通国际长途电话。

    「大约七八,仟美元吧。」文思告诉在台湾的妈妈。

    「什么?」在美国习惯到车库大甩卖去捡便宜货的母亲阿香,虽然早就知道美国无论什么事,只要是需要手工的,价钱一定很贵,但是听到这个数目还仍然是大大的吃惊了。

   「我已经仔细地问过,仿制的钱比镶工贵。」

   「仿制?为什么要仿制?」阿香被弄胡涂了。

    「是保险公司的规定,凡是名贵的珠宝,投保之前一定要仿制一付膺品,公司才肯接受投保。」

    ⋯⋯。」

    「投保人平常可以带仿制品,反正它与真的一模一样,一旦有什么重大宴会要戴用真品的时候,一定要通知保险公司才能取用。」

    原来如此。

    文思的电话才挂断,铃声又响了起来,阿香伸手去接,里面传来黛拉非常兴奋的声音,原来是旧金山来的国际长途电话。

   「阿胖,旺德福,恭喜呀,现在有情人终于要成为眷属了,多么罗曼蒂克!婚礼一定要隆重,我们要盛大庆祝,阿胖,请你将蔡斯家全部亲友名单立刻传真来给我们,我们好发请帖邀请。」文思未来的丈母娘黛拉的声音异乎寻常地快乐。

    「那这样好了,我把名单由重要的次序排列,若是太多请不完,就按着次序把最后面的省略吧!」阿香客气的说。因为她知道,按照美国的习俗丈人、丈母娘只出钱而不收礼物,收礼物的是新婚夫妇。

    「不省略,绝对不省略,只要单上有名,一定被请,阿胖,现在己是四月,租礼堂、找餐馆、订旅社、接洽乐队、摄影师、亲友们买机票⋯⋯都太匆促了,我们连要用哪一种花来做婚礼的主题都还没有决定,蜜妮说她的婚礼要以红白二色为主,因为文斯顿说中国人认为红色是喜气,而白色是美国新娘传统的颜色⋯⋯,话得说回来,愈匆促愈显出主事人的本事及影响力来⋯⋯,嘻嘻,妳说是吗?⋯⋯他们结完了婚,就要留在旧金山了, 蜜妮在加州州立旧金山医学院做学生,文斯顿在同一个医学院做实习医生⋯⋯。」黛拉兴奋的声音以每分钟一英哩的速度由电话中传过来。

    「要住旧金山?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医学院做实习医生? 」手中拿着电话筒的阿香还不太清楚情况,因为儿子文思在电话上只谈到蔡家要镶制钻戒的问题,并没有提到他和白蜜妮的将来工作问题。

    「阿胖,他们结了婚,就会有最优秀的混血小宝贝,我们两家人都可以尝尝做祖父母的滋味了呀!」电话黛拉高兴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尝尝做祖父母的滋味?」国际长途电话线的这一边,阿香也对着电话筒跟着说。对了,英文里并没有外祖父这个字眼,顶多加上父亲家的祖父母或母亲家的祖父母以示区别而已,难怪这两位洋白律师并不知道由中国的眼光来看,他们只能算外祖父母。

    「阿胖,我们决不独占,孙子或孙女儿,一定是两家共有,两家共有的!」黛拉好像发现阿香的沉默,立刻在长途电话上再三申明。

    「阿胖,他们这几年来,都是两人抬了衣服到公共洗衣机去洗衣服,都是文思顿煮饭,蜜妮洗碗,真正用手洗碗呀!」黛拉告诉阿香。阿香仍然无话可说,叫她说什么呢?

    「现在,他们终于要结婚了,妳说爱情的力量伟大不伟大?」黛拉感慨万端地说。

   「是啊,是啊!伟大,伟大啊!」阿香响应。

    电话终于挂断了。

    「嘿,我们若没有见过蜜妮本人,只听她母亲为了女儿要出嫁就兴奋到这个地步,还以为蜜妮长得丑得嫁不出去呢!」挂断了电话之后,阿香苦笑着对旺财说。

   「黛拉提起蜜妮在波士顿所过的苦日子,那口气就好像王宝钏跟薛平贵私奔住在寒窑里似的⋯⋯。」阿香说了一半突然打住了。

    旺财抬眼看了阿香一眼,千言万语,尽在这一眼之中。

   他们蔡家的薛平贵每年要花父母亲好几万元美金呢!就算现在台币涨到二十六与美金一元相比兑换,也几乎近百万的台币呢!

    沉默充塞了整个房间。

 

*****

  「从文思到美国做小留学生开始,这些年来,航空公司真正赚了我们不少钱。」快要见到独子文思,非常兴奋的阿香胡乱找了一个话题,随口说道。

   「是吗?你坐过了多少次头等舱呢?我是一次也没有坐过!」旺财反驳道。

   「虽然不曾坐过头等舱,就算是普通舱也花了不少钱了!」阿香讪讪地说。

   「普通舱?我们已经将近四年没有见到文思了!」没有想到旺财原来这么这么在乎。

     蔡文思医学院毕业时,他的父母由台湾飞到波士顿,第三度参加了文思的毕业典礼,父母儿子一晃整整四年没有见面,文思已经完全一副大人模样,可能医学院功课太重,双颊及双眼顿都陷了下去,不过神情还是很兴奋,连蜜妮的脸也似乎比以前长些,也有着疲累的痕迹,两个年轻人见了远道而来的阿香和旺财十分高兴地拥抱亲吻他们。

    这次医学院的毕业典礼与高中、大学唯一不同之处是毕业生是人数少得很多,所以各人上台领自己的文凭。文思穿了医学博士的礼服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盛装的蜜妮丶阿香及旺财。

    院长与文思握过手之后,将卷成一卷的医学博士证书颁发给文思,蜜妮由教教务长手中接过一条礼服领子一样的长带,文思略略蹲身低头,让三位家属合力将那带子套在脖子上,垂在博士大礼服外面,阿香代表家属走到达麦克风前说;

   「谢谢,谢谢你们大家!」

台上台下大家热烈鼓掌。

   脱掉了礼服,他们在波士顿城内一家中国海鲜大酒家吃饭庆祝,吃完饭旺财付钱,因为文思及蜜妮还没有开始赚钱。

  文思毕业与结婚中间相距有两三个月, 这时正值中国发射火箭到台湾,不如把他们在台湾的生意委托给房地产经纪管理,留在加州还可以省点路费钱,这时周光华家已经搬到山顶上更新的房子里去了,旺财与阿香受到周老师坚决的邀请,住在圣荷西周老师家。

    文思开车送父母到飞机场之前,开车载了四人在风景美丽宜人的查尔斯河畔经过。

    妈妈以前常常讲中国式的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大多发生在私人后花园中,这里就是蜜妮与我的私人后花园,可惜我们两人功课太忙,无法罗曼蒂克。」文思指着桥边河畔的垂柳,如茵的草地,以及在河中游船滑水嬉戱的少年男女们对父母说。

  「文思及蜜妮都瘦了。」在飞机上,阿香对旺财轻轻地说。

    「旺财 ,你看他们多可怜,还在开那辆我们送他们的旧车,不但车身锈了,连椅套都破了。」

   「蜜妮不是有一部新跑车吗?」旺财问。

    「文思说在波士顿找停车位比纽约更难,跑车保险费本来就贵,蜜妮与文思同年,今年才25岁,四年前还不到25岁,保险费更是惊人,他们那里付得起,已经4年了,车子还停在纽约曼哈顿蜜妮母亲买给她的停车位上,上个月他们特地到纽约去看了一下,发现不但电瓶干了,引掣不能发动,轮胎早已经破裂变形,文思说这种高级车,无论如何修理一下最少也得五仟到一万,他们那里有这笔钱,当然只能任它留在原处。」阿香轻轻地说。

    「阿香,文思马上就要做实习医师,领薪水了。再说我们每年用美金替他付的学杂费用已经足够你我在台湾花用一辈子的了。」沉默了一阵子之后,旺财说,他已经失去了年轻时说"花得起,就该花"那种豪情壮志及勇往直前的神情了。

   「实习医生当班时,得连续要工作36小时,起薪才两三万多而已。」

   「昨天黛拉由旧金山打来的电话,口气还是跟以前一样的亲热,好像美国根本没有种族歧视这回事似的。」阿香有一句没一句地说。

    「既然不歧视,那还老提干什么,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旺财不以为然的说。

   阿香看见旺财坐在座位上一直闭目养神,只见他的脸色苍白浮肿,鬓边白发丛生,内心不禁凄然,连忙伸着手去握住他的手,不经意也看到自己的手,怎么也松松地突浮着青筯呢?

她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也合上双眼,不久也似乎迷糊过去。

当时,中国正在对台湾发射火箭,旺财他们以等待婚礼为由,在周老师家住了两个多月之久,周老师的丧偶之痛已经平复了不少,老人家每天坐公交车到圣荷西老人中心去唱歌、打拳、下棋,周老师的房子已经年久失修,阿香每天洗刷内外、煮饭、洗衣, 旺财则修理水管、冷气、换门、装窗。

 

2014年三月完成新稿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