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9 小时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6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卷二 57 鬼子走了

 

      今年雨水多,是个好兆头。

  学校被炸两年后的夏秋之交,井水边,山坡上,田地里,到处是绿油油的菜。支架上瓜果沉甸甸的倒挂着,树枝上更是果子累累。
  在芦花和长河当年一起去取水的四区园,蝴蝶来回跳跃着飞。
  马路上,来往的马车多了起来。

  这天下午,卢俊和思河相随着跑上了山来,向浇着地的芦花喊起来:。
  “妈妈!妈妈!”
  “什么事呀,不回家,跑这里来干啥......”芦花看着孩子们,淌着汗的脸上露出了笑。
  “妈妈,你知道吗,日本鬼子走了,打败了,投降了!”
  “是真的呀?!”芦花听了,放下肩上的喷水桶,向孩子们迎了过去。。
  “老师说的,错不了。”卢俊说。
  “妈妈,鬼子走了,爸爸该回来了吧?”思河说:“我还没见过爸爸呢!”
  “是啊,妈妈,我好想爸爸!”卢俊也说。
  “思河卢俊,先跟妈来。”卢花当场就从地里的架子上摘下了几个菜瓜,让孩子们帮着拿着,领着他们到了古庙里去。

  孩子们从来没来过古庙,他们进来,好奇的望着那尊佛像。
  芦花将瓜果放到案台上,领着孩子们在佛像前跪了下来。
  两个孩子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互相看看,又看看妈妈。见妈妈把双手合在胸前,他们也照着做。
  “感谢佛祖,那些害人的鬼子走了。村里镇上也平安了。感谢佛祖。求佛祖保佑,让孩子们的爸爸快快回家。芦花和孩子们跪在这里求佛祖了。”
  两个孩子也跟着妈妈说。
  “妈妈,我们这样求了,爸爸就能回来吗?”

  芦花没有回答。
  不知为什么她没有回答。
  也许她真的应该回答,她真的应该大声的回一声:“是!”

  鬼子走了,有城里的戏班来演赶鬼子的好戏。学校的秧歌队也上街跳起了秧歌舞。思河是里面的主角。街两边的人都夸说最前头的那个女孩扭得最好看了。干爹干妈也来看干孙女表演。
  秧歌扭完了,思河手里拿着大红纸花,登到高高的台上独舞。不时嘴里还唱两句。那就叫红花舞。
  “看咱思河,将来准是个人物!”干爹吸着烟斗,不住的点着头。

  阿牛也来看热闹,也夸思河了不起。
  卢俊问:“伯伯,鬼子走了,您的牛能牵回来了吧?”
  阿牛开心的笑了:“傻小子,伯伯不牵牛了,伯伯要改牵马了!”

  芦花心里止不住兴奋和期待,每天,孩子们从学校回来时,她就带着他们到那马路上去等候,一心等着长河从马路的那头走来。
  “当年你爸,就是从这儿给带走的......”芦花和孩子们说。
  “我还记得,妈妈。”卢俊说,“爸爸那时候,天天在这里打石头;我做梦,都梦见爸爸在这里。”
  “哥哥,爸爸长啥样呀?”思河问。
  “长得可好看了,就象我这样。”卢俊挺了挺胸脯。

  
  马路两边还是叮叮噹噹的打石声,芦花听着打石声,很熟悉,很亲切,仿佛里头也有长河在打。看着一辆辆马车从路上经过,走向马路的尽头。
  又来了一队......

  等着,等着,就到了中秋。

  夜晚,芦花和孩子们到后院去看月亮,和孩子们讲起了牛郎织女的故事。
  “妈,爸爸就是那牛郎,你就是织女,是吗?”思河问。
  “爸爸跟妈讲这故事的时候,没说......”芦花话没讲完。
  “要是那样,”卢俊说,“妈和爸爸该见了八次面了呀。”
  “是见过面。”芦花说,表情沉静的,就象那轮皎洁的月
  “见过面?!”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叫了起来:“在哪儿?”
  芦花指指心,“在心里见。”
  一片云飞了过来,挡住了月亮。芦花问两个孩子:“爸爸这会儿是不是也在看着这月亮,想着咱们啊?”
  “咱们想爸爸,爸爸也一定想咱们的,可是”思河望着天空说:“妈妈你看,那月亮给云挡住了,爸爸看不见了呀。”
  芦花摸着女儿的辫子,说:“心里的月亮,云挡不住的。”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心中的愿望会实现的。

 
虔谦的头像
 #

喜欢一弘的积极心态。

 
梅子的头像
 #

但愿能回来,真揪心,听那句没有大声回答的话,像是回不来了。

 
虔谦的头像
 #

会有答案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