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3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卷二 55 炸

 

     几个月后,桂花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婴,取名安石。
  家里添了丁,阿牛自然是很高兴。芦花常来照看。两家人一起,日子过的好不热闹。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日子在大人们感觉上,显得格外的快。这年,八岁的卢俊上了小学二年级。思河也快六岁了,圆脸大眼睛,扎着两条小辫子。小小的嘴巴笑起来,好不秀气。林先生和芦花说,学堂里有个女生班,教女孩子们唱歌跳舞,还有画画,女工什么的,问思河去不去。
  
  芦花当然是喜欢女儿去学点东西,满口说好。一同去的还有林先生的双胞女,和思河同岁的兰兰和惠惠。双胞女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不过性格有些不同。兰兰很活泼,惠惠很内向。

  卢俊和思河更是不同了。每天兄妹俩回来,卢俊一头就扎进木工房去读书写东西,还会玩些瓶瓶罐罐的东西。思河就会在房子里跳来蹦去,嘴里唱着歌。有时嫌屋里小,还跑到后院去跳。

  好景不长。日本人要过来的风声日紧。果真,思河上学堂没多久,石龙镇的上空开始不时的听到轰轰的声音,人们抬头看,能看到黑黑的象蜻蜓那样的东西飞过去。不安的消息开始在学校传开,老师们说,这是日本人的飞机在飞,教孩子们飞机来了要怎么躲藏。
  刚好是中秋节的前一天,芦花在地里种蕃薯,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声音好近,象是挨着耳边,是从石龙镇那头传来的。紧接着又是几声大响,震的芦花脚下发颤,一桶水没放稳被震倒了。

  芦花本能感觉到不是好事情,她停下手里的活就往东北边去。路上,听到有人喊道:“日本鬼子扔炸弹了!”一下子,有不少人奔了那个方向去。
  一股火烧的味道扑鼻而来。听往回跑的人说,石龙镇的小学给炸到了,起火了。
  “卢俊!思河!”芦花失了声的叫起来,三步并两步,朝学校跑去。
  学校里满是烟尘。芦花看到有教室塌了。孩子们有躲在墙后的,有在逃的,有在哭的。
  “卢俊!思河!你们在哪儿啊?”芦花四处跑着喊着。

  那边围着一大堆人,芦花跑上前,挤进去一看,天哪,地上一滩血,倒在血泊里的是一个女孩,芦花认出来了,那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林先生的双胞胎长女,喝了自己一年多奶的兰兰!
  卢俊在一边喊着“兰兰!”;思河吓得脸色发白。林先生,林先生在一边,用自己的袖子在替兰兰揩去脸上的血。
  “兰兰,孩子!”芦花蹲了下来,看着自己的乳儿眼睛闭着,已经没了气......“孩子,苦命的兰儿呀!”芦花哭起来了。

  轰轰的声音由远到近,有人大声喊起来:“快躲,鬼子飞机又来了!”
  人们一下子全都散开了。芦花一边跟林先生喊快闪,一边拉着两个孩子躲到不远处的一棵粗大的树下,用身子遮挡住他们。
  
  飞机盘旋了一阵,飞走了。

  
  林先生一直没挪动,他守着兰兰:“再叫声爸爸,孩子,你的叫声,真甜哪......”
  淑真踉踉跄跄赶到现场,当场就晕了过去......

  中秋夜,月亮和往年一般又圆又亮,可是却没有人出来赏月。学校的断墙残壁凄凉的立在月光底下。地上的血迹还在。
  两天后,兰兰下葬了。学校里好多老师都来了。淑真支撑着,来送幼女一程。镇上村里也来了不少人。
  “日本鬼子真不是人哪!”
  “孩子怎么遭惹他们了,这些狼心狗肺的,不会得好死的!”
  “孩子真可怜......”
  “怎么咱们的军队没把那飞机打下来呀?”
  旁边人声沸扬。
  天阴阴的,林先生站在女儿墓前,默默无语。
  卢俊和思河站在一边,不明白平时常在一起追逐玩耍的,嘻嘻哈哈的小伙伴,怎么一下就没有了......

  芦花眼睛发红,回忆着兰兰婴儿时在自己胸前吸奶的情形......不住的拭泪。
  “林先生,”她轻轻叫了一声,“您上次问我,俊儿的父亲去哪里了,他,是去打日本鬼子去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战争残酷了无辜的小生命。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一弘评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