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工作趣事-- 威州猎人

 

        一说起打猎,在我的眼前总是闪现一片林海雪原的景色,这大概跟小时候总看《智取威虎山》有关,那里的小常宝她爹,不就是猎人吗?没想到,在美国,我会碰上一个搞计算机的猎人。

      此人是地地道道的老美,大胡子瑞恩。

     瑞恩在公司里的第一个亮相就与常人不一样。记得瑞恩是晚我两年来公司的。公司的新人总是在星期一开始上班。刚开始,那个星期一与别的星期一也没啥不一样。按人事部门的规定,新人先在人事部门受训半天。那天上班后,我也一如既往,开始埋头工作。一会儿,就听办公室外面嘁嘁喳喳,大家都在小声讲话。出去一问,才知道有人给公司打了恐吓电话,声称放了炸弹。不但警察,而且连特殊侦爆队(SWAT)都来了。不出半个小时,琳达来通知大家离开。我马上问她,还没见到新员工瑞恩,怎么办?琳达倒干脆,她说,“是人事部门让大家撤退的,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处理他。”

     后来,我常常开瑞恩的玩笑,说他一来就给大家放了大半天假。据说,那是公司空前,而不知道是不是绝后的此类事件。

     知道瑞恩是猎人,是他上班后的第一个冬天(那真是威州雪原啊!)。在入冬前几周,瑞恩就开始比较兴奋,天天逢人就讲马上将到的打猎季节,而且请好了一周假,要去打猎。

    我是城市中长大的,对打猎很好奇。当我向瑞恩请教打猎知识时,噢,老天!美国人怎么说的来着?开错了魔瓶(open a can of worms)! 或者中国人说的打开了话匣子。瑞恩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从用何种猎枪、穿何种猎服、如何整夜蹲在树上(有林子,我的林海雪原全啦!)、到该用哪种枪打鹿、哪种枪打熊瞎子,话峰势不可当。大概在他的心目中,我这老中是打猎扫盲的主要对象。

     第二天,他带来了一本厚厚的硬壳书。开始,我以为是打猎的书,头皮有点儿发紧。没想到,他哗哗把书翻到半中间,说,“看看,这是我父母的家。”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滑稽,在我眼前呈现的是一幅照片,如果让我说,那我要说,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野生动物标本博物馆。瑞恩一定看见了我震惊的表情,他向我解释,他的父母也很喜欢打猎,这是他父母在蒙塔纳的家。我摇摇头,问他,“你不是说你是威州人吗?为何父母家又在蒙塔纳?”他倒很爽快,说他父母有两个家。一个在这儿,为了他哥几个;一个在蒙塔纳,为了父母酷爱打猎。我看看书的正面,非常精美正式出版的书,里面介绍了许多美国富有家庭。

    其实在我心中最大的不解是,我无法想象瑞恩有这么富有的父母。因为我知道他太太在一家冰激凌店做收银员,他的三个上初中、高中的孩子也在不同的地方打工。

   后来,我慢慢知道了,他的父母确实非常富有,但几个孩子完全靠自己劳动生活。好像在他的心目中,这没有什么不正常。我不能说瑞恩有多高尚。可我常常会问我自己,如果我有这么富有的父母,我还会在这儿上班吗?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百草也去打猎了?

 
百草园的头像
 #

没,但跟人分享过打来的鹿肉,做成香肠,很好吃。

 
海云的头像
 #

咦,我的评论飞了!这咖啡馆呀,真是害人啊!

再写一遍:这里面折射出中美文化的区别。有部电影《求婚》(等会儿我会把影评放上来),里面的男主角也是出身富裕之家,却独自一人跑去纽约打拼。美国人的观念是:父母的财富是他们的,一旦我离开了父母,我就得靠我自己。这种观念根深蒂固,包括我们家两个美国生长大的孩子,都多少有点压力。三年前,只有十岁的女儿零花钱存着不肯用,问为啥不用,她说她得为将来她的孩子着想,因为一块钱可以买一个麦香鸡,那些钱可以为她的孩子买不少麦香鸡了。有意思吧?儿子本来是可以提前一年申请上大学的,可他想到一旦离开家,他可能要打工赚零花钱之类的,就觉得还是在家再赖上一年舒服,不用烦神。

回头看看,中国来的那些大小留学生,花起父母的钱来,十分荣耀,我觉得这就是两种教育的结果。

 
百草园的头像
 #

海云,是啊,我很佩服大胡子的做法,现在还在公司干呢,他跟我说还有两个弟弟,一样的自己上班自己挣自己的饭碗。理念太不同,美国人的父母一般也绝不会把儿女的收入算为自己的养老金。一代有一代的责任,清清爽爽。影评贴上来了吗?我现在常常找不到要看的东西,希望朵朵妈快回来,把版面搞的简单一些。

 
海云的头像
 #

贴了,就是白骨精那篇。

 
春阳的头像
 #

有意思,确实是这样。这里长大的孩子,不太认为父母应该为自己付出一切。不一样的理念。

 
百草园的头像
 #

挺喜欢他们的理念。

 
一休的头像
 #

我们邻居每年都去威州打鹿, 鹿肉卤着吃还行。

 
百草园的头像
 #

一休,这位老美是打完鹿,去店里处理了,然后冻起来慢慢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