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卷二 52 手套

 

     回到家里,芦花给孩子们洗了洗,安顿他们上了床。
  她走出房间,放下油灯,就在桌子旁坐了下来。

  往事象条河,不住的从她眼前流过。

  想起了阿牛挑着粮食送她到石头村的情形。四十里路,好累呀,他们轮流着挑那担。半路上买了东西吃,谁都舍不得自己吃好的......
  她掏出了那个蓝色的布包,那是阿牛给她带上的钱。
  那一年,桂花进了门,自己住到了后屋。那一天早上,天阴阴的,阿牛起大早就去给她修屋顶......

  芦花眼睛潮湿了。她拿出针线包来。找到了一块厚厚的布,往自己手上比了比,就开始缝起来。
  在石头村,阿牛迟早要去打石的,她想。阿牛的手是种庄稼的,不是打石头的,还是给他备个护手的。
  灯火很暗,一闪一闪的。芦花缝着缝着,也不知是眼睛累了还是心里痛了,泪水一滴一滴的往那手套上落......
  
  ..........................................

  过了几天,芦花带着思河,来看阿牛。刚进门,就听里头阿牛和桂花大声说话的声音---不对,是在吵架。芦花迟疑了一下,走了进去。阿牛看见芦花,就不作声了。桂花在一边涨红了脸,玉枝的小脸阴沉沉的。
  “阿牛,这是咋的啦?”芦花问。
  “你问她!”阿牛说。
  “桂花,怎么回事呀?”芦花转过身去问。
  “怎么回事,你心里明白呀。我们本来好好的在广东呆着,他非要回来;还不是为了你。还骗我说,石头村这好那好。等到回来了,就要我去挤牛奶。去就去吧,还嫌我钱挣少了!我不去了我,这日子我过不下去!”桂花气的眉毛都会跳。
  “我哪说你钱挣少了,镇子那么大,跑了几家就嫌累......”阿牛火又上了。
  “来,桂花,我陪你去,好吧?”芦花小声问。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桂花双手往胸前一盘,“本来你也是老大,我知道你迟早会来抢阿牛的,大不了我回娘家,什么牛都让给你。”
  “说的啥呀桂花?”芦花听着桂花说,脑子嗡嗡的响。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呀?思河她爸呢?哪去了?”
  “你闭嘴!”阿牛站了起来,冲桂花嚷起来。
  “就不闭嘴!”桂花头一甩,“新的走了你就打回头找旧的对吧?你都牵走好了,跟着他我啥时候有好日子过?我也不稀罕,我也不跟你抢。”

  芦花听她提到了长河,忍着眼泪,回答说:“桂花,我要是想抢,我咋不搬进来住呀?阿牛是玉枝她爸,是你男人,你就这样忍心对他呀?”
  “你怎么不问他咋样对我?忍心,你不忍心,你来呀,没拦着你呀!”
  “芦花你别理她,跟她说不清楚。”阿牛抬头看芦花,和她摇了摇头。

  芦花叹了口气,看看灶台,冷清清的,看来一家人都还没吃早饭。她想了想,就到后面去挤了一盆牛奶。放锅里煮,打了两个鸡蛋进去,再放上一点糖和番薯粉。不一会儿,她就端上了三碗热乎乎的奶蛋羹。
  “来,桂花,别生气了,你来尝尝好不好吃,玉枝,阿牛,你们也来......”

  玉枝先尝了,小脸露出了阳光:“真好吃!”
  阿牛也吃了。吃完就又蹲一边去。芦花捅了捅他,他看看芦花,站了起来。将那碗蛋羹端过去给桂花。“吃吧,挺香的。你要是觉得累,往后我去挤牛奶,你在家看着玉枝就好了。”

  桂花瞟了一眼阿牛,接过碗来不紧不慢吃了起来。“俺又没说不去。俺今天是真的不舒服......”吃完了,她说了这么一句。

  芦花看家里平静了,就到后头去牵牛,和桂花说:“桂花妹,你好好歇着,今天我去好了,镇里的人家怕是还等着喝牛奶呢。”
  阿牛也起身要出门:“我也走了,今天要打石还要打夯。”
  “阿牛你都去打石了?习惯吗?”卢花问。
  “还行。”
  芦花掏出了缝好的手套,交给了桂花,示意她给阿牛。
  “哝,你都瞧见了,芦花姐给你的。”桂花顺着手就递了过去。

  阿牛接过手套,下意识的闻了闻,他想说点什么,却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套上,刚开始,手会起泡......”
  芦花说着,牵上牛,领着桂花和孩子们先走了。

 

说明几句:近来种种原因,连载速度慢了下来。抱歉并请原谅!该小说是我2007年写的,2008年出版,至少海外可以购买得到,在这个网站里:http://www.chineseinternationalpress.com/about_us  谢谢!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