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5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8)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8

 

             「黛拉,恩理,请让我介绍我的父母亲阿胖、旺德福。爸爸、妈妈,这两位是蜜妮的父母黛拉及恩理。」文思喜孜孜地介绍。

       不论年龄辈份,大家全部直呼名字,真是终极平等,阿香想。

              「听蜜妮说你们要经过旧金山才回台湾,到旧金山一定到我家去。」哈佛大学毕业的律师恩理很热烈的握着阿胖及旺德福的手,他的手臂长满了金色的长毛,大大的白手,热呼呼的。

             「你们温斯顿对我家蜜妮影响太大了,现在这个年头女儿同居人是异性而不是同行,真是要谢天谢地了。」黛拉很高兴地说,她也是蜜发绿眼, 蜜妮长得与做律师的母亲一模一样,都是很体面的新式白人女性。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她们两人性生活的对象只有一位。」蜜妮的父亲恩理也很欣慰地又多加了一句。

            阿香起初以为蜜妮的父母亲在开玩笑呢,仔细想想,旧金山是同性恋、性开放的大本营,难怪黛拉、恩理会说这种怪话。

           「蜜妮倚仗她又聪明又漂亮,很有反叛性的,现在居然这么专一起来!

          「温斯顿的力量够大了吧!蜜妮也已经放弃了要做随军新闻记者的危险想法,而立志也要做医生了。」蜜妮的父母亲都如此表示。

          「看这两个年轻人在一起,他们多么相爱,多么快乐呀! 」蜜妮的父母亲异口同声地喊道。

               阿香本想邀请这两位远道由旧金山到纽约来的律师,到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维持的的格林可夫蔡家去玩,一尽地主之谊,但是想到蜜妮曾经提过,她有一位幸福而"贫穷"的阿姨与姨父住的房子跟蔡家一样,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六个人在树下、花前、草地上、礼堂内外,克擦克擦拍了数不清的照片。

               两家临别不但热吻,说好要互寄照片,以后要多联系,白家一再邀请参夫妇回台湾之前,一定要到旧金山相聚。

             「我们在凡来西海湾边的别墅已经造好完工,你们来时,我们可以在那边开派对欢迎你们,那座别墅比较摩登比较新派。」

              蜜妮与文思先到旧金山白家等候他们。

              不久,蔡家找到合适的房客签好租约,也立刻来个车库大甩卖,将以前由别家车库大甩卖买来的二手货家具半买半送地处理了之后,乘房客拿了钥匙尚未搬进来之前,离开长岛的格林可夫镇,将汽车开到华盛顿,暂时存在旺财同父异母的哥哥耀祖哥家,留给文思将来使用。

             旺财夫妇由华盛顿上飞机经过加州,在加州停了一下才回台湾。

              在加州他们受到新近搬到米尔比他镇的小妹周光华夫妇的热烈欢迎及招待。周光华的丈夫王医师还特地请了周光华的养父周老师来,一同吃了一顿非常丰富及热闹的大餐。

               饭后由旺财开了周光华的车,送周老师回圣荷西家中,周老师坚邀他们进去参观他的住所,果然窗明几净,花木扶疏。

            「周老师,好心有好报,周光华这么孝顺,你老人家的房子这么漂亮!」阿香赞美道。

            「光华开业时向我们借了一笔钱,后来他很快就把我们借给他开业的钱赚足,她用这笔钱买了这栋房子给我们住,向美国政府报税的时候,就说她是房东,我们是房客,房东以低价出租房子,自己可以减低税收,因为我们没有不动产,马老师与我还可以向美国政府领取老人年金,可惜马老师才拿了久就过世了,并没有好好享受到这些福利。」周老师红着双眼, 欲哭无泪,非常遗憾地说。

             「光华接了马老师与我到这里来过退休生活,一则是饮水思源,表示要孝顺我们的养育之恩,二则也希望我们夫妇能给她的孩子爱文、爱美做做家教,指点指点孩子的功课。」周老师一面忙着倒茶,一面忙着找糖果饼干招待旺财夫妇。周老师是旺财在农专读书时的老师,也是旺财结婚时的介绍人兼主婚人。

             「周老师、马老师桃李满天下,教学生是您两位老人家的专长,周光华接外公、外婆这两位教育家来指点孩子的功课,真是好主意。」旺财阿香都异口同声地同意。

           「可惜我们女婿是在美国长大的华侨,觉得我们台湾人一心一意填鸭式的教法太土,不太愿意他的孩子受外公、外婆的影响,我们做岳父、岳母的当然不宜介入他们的感情。」年纪老了又丧偶的周老师遗憾地说。

            「周老师,要不是您与马老师好心收周光华作女儿,她也不会受到这么好的教育,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我若不是受到马老师的鼓励, 想都没有想过要进免费的女子师范,现在还不知道做什么呢!」阿香很感激地对周老师说,其实在台湾,只要孩子能考取国立大学,一般来说,经济上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因为廖家小妹被周老师、马老师收养,他们的生母廖阿婆就在周家帮佣照顾周光华,因而阿香及他的姐姐和哥哥常常在周家出入,所以阿香被阿旺看见,倾心爱慕,才求周老师出面向廖家求亲的。

           「旺财、阿香,你们很好,能调教出蔡文思这样的好孩子来,一个好的比一百个不好的好上千万倍。」周老师对他们鼓励的说。

           「哎,周老师,为了教育文思,阿香特地到美国来做陪读妈妈,每年吃住学费可真不少,像哥伦比亚这样的大学,每年要花我们两、三万元,已经十分吃力,将来进哈佛大学的医学院更贵,我们哪里花得起!」旺财用一种"似有憾焉,实则窃喜"的口吻向周老师诉苦。

          「蔡旺财,我告诉你,若要我家光华替他的宝贝儿子、女儿付再多的钱进私立学校,她都是情愿的,说实话,我们家的爱文丶爱美就是想花钱都不够资格花的,人家好的私立学校哪里肯收他们。」周老师叹了一口气。

            「马老师过世以后,我一人住这样一幢大房子,三间卧室,十分寂寞,随时欢迎你们来住。」周老师很落寞的说。

          「你们在我这儿住几天再回台湾嘛!」周老师一再重复地说。

       眼看着旺财夫妇的车走了很远,周老师还一直站在门外发呆,舍不得回到房内。

              光华听阿香称赞她买给周老师的房子好,十分高兴,立刻很热心地带阿香、旺财参观他们目前的住处,她现在住的房子有六间卧室,前有草坪,后有花园、游泳池。

           「明天我带你们去看我们在山顶上可以俯瞰全市的新房子,比目前这栋大多了,材料也好多了,这幢房子的缺点是墙壁太薄,隔壁讲什么听个一清二楚, 晚间有人起床走动一步就吵的全家不能安眠。」

            「你现在这栋比以前阿母来时住的那栋,还多两间卧室呢!」阿香说。

       旺财见她们姐妹开讲(台语,谈天)起来,就到厕所去换了泳裤走出去,与爱文及爱美等孩子们一同在后院的游泳池边戏水打水球。

              他走出去之后,两位同父同母但不同姓的姐妹继续开讲(台語談天之意)。

             「阿香姐,可怜我们的亲生母亲,连现在这栋房子还没有造好之前就过世了,她来帮我带孩子时,我们大家都挤在那么小的房子里面!」光华很伤心的掉下泪来。

              「光华妹,妳不要伤心,那时阿母已经有了自己的房间,你那时已经月入八仟元美金了。阿母早就觉得已经很安慰了!」阿香一面安慰小妹,一面由卫生纸盒内抽出一张卫生纸来替小妹擦眼泪。

              「咦?妳怎么知道我那时赚多少钱?」周光华擦着眼泪诧异地问。

            「妳自己告诉我的呀,有一次我打电话问妳,阿母住在你家,我每月寄八十或一百元给你帮衬帮衬,好不好?妳说太少了,多些妳就要,因为那时妳已经月入八仟美金,不必帮衬了。」阿香笑嘻嘻的答道。

             「呀,那时一个月只赚八仟元美金就高兴得不得了,以为很富足了呢!又将把我带大的生母接来美国,觉得很孝顺了。」周光华转哭为笑。

              「光华妹,阿母过世时,我到加州来奔丧,那时见过你的旧家,比我们在长岛的房子还多一个卧室呢!阿母生前常常对我说,她连像我这样的女儿已经心满意足,像你这样的,更是出她意料之外的了!」阿香很知心地,对妹妹说。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Original

小留學生父母的故事(28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