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

  威廉·巴特勒·叶芝

 

当你人老发白,沉沉睡意
在炉火边,取下这本诗
轻哦
吟,朦胧中盈盈秋眸
昔时的你,黛影深幽

多少人爱你雍雅明媚
爱你的美丽,假意或真情
惟有他爱你圣洁的心灵
爱你花容憔悴时的戚悲

佝屈在冉冉炉火前
伤心低喃,爱怎生逃遁
寒山云巅,将玉颜
藏隐于点点无数星辰



 

When You Are Old

    William Butler Yeats

 

When you are old and gra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分类: 

评论

夕林的头像
 #

翻译的很美!changing face 翻译成动容是否准确,岩子,你怎么看?会不会是aging的意思?

 
岩子的头像
 #

谢谢你,夕林。岩子还得请教你和文轩的文友们呢!说老实话,changing face,这里我拿捏不准。

如果是aging的话,你会如何去翻译或有什么翻译建议呢?

改了,不知你看到了没?意下如何?

 
雨林的头像
 #

岩子,我也觉得夕林的建议值得考虑。把你写出的憔悴和悲伤前后调换一下?

 
岩子的头像
 #

谢谢你的建议,雨林。

暂且改为: 红消香断时的憔悴

憔悴放在后面因为韵脚,同时也是sorrows所引起的一个“副作用”。

 

呵呵,不小心把回帖给删掉了。。

我把憔悴又捡回来了,跟在海云的花容后面,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爱你花容憔悴时的戚悲


岩子 又

 
海云的头像
 #

唯有他爱你圣洁的心灵

爱你花容凋残时的凄悲

 
岩子的头像
 #

花容凋残,太漂亮了,海云!

睡不着觉,第2段,被我精简成这样了:

多少人爱你雍雅明媚
爱你的美丽,假意或真情
惟有他爱你圣洁的心灵
爱你香殒红销时的戚悲

另:我把戚颜改作玉颜了,不知说得过去否?

把香殒红销换作你的花容,后面跟上我的憔悴,这样感觉是不是好一些?

“爱你花容憔悴时的戚悲”

谢谢你,亲爱的海云!周末快乐!Kiss


 
雨林的头像
 #

岩子,诗,总在那里,多好。愿你现在是安睡了,带着韵律和意境的安好给你的满足和宁静。

有没有注意到今天海云的小说里自自然然地嵌进去纳兰公子一首《清平乐》的后半段: “软风吹过窗纱,心期便隔天涯。从此伤春伤别,黄昏只对梨花”。

 最美的那一道颤动,总是凄清。

 
岩子的头像
 #

看见了,亲爱的雨林,凄美动人的诗句,海云才女也,如你所说,自自然然地嵌进,不见丝毫痕迹。

不晓得什么缘故,提起纳兰性德,总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仓央嘉措,或许因为他们的诗词都如此公子多情,婉丽凄清,兰质慧心,或许因为两个人对我来说都如此厌倦政事,英年早逝,身前身后扑朔迷离?

借此机会再次感谢你,海云和夕林,使我摆脱了连日的纠结和被纠结,正如你所说,获得了一份“韵律和意境安好的满足和宁静”。

谢谢你,心灵的读者和诗意的朋友,这个世界因为你而变得完美而温馨。

 
Amoy的头像
 #

这是我最喜欢的叶芝的诗

 
岩子的头像
 #

我也是。因为喜欢,所以才翻译。

还没有来得及写你的读后感的读后感。

问好,Amoy。

 
木易石的头像
 #

译词很美. 请教一下,这首诗是写女性的吗?

 
岩子的头像
 #

谢谢木先生赏读。

是的,这首爱情诗是诗人叶芝1893年写给他爱慕一生的女友茅德·冈的。

网上百度而来一段有关创作背景及赏析的文字,略作整理,供诗人朋友参考:

 

1889130日,二十三岁的叶芝第一次遇见了美丽的女演员茅德·冈,她时年二十二岁,是一位驻爱尔兰英军上校的女儿,不久前在她的父亲去世后继承了一大笔遗产。

茅德·冈美貌非凡,同情爱尔兰人民,在她感受到爱尔兰人民受到英裔欺压的悲惨状况之后,不仅毅然放弃了都柏林上流社会的社交生活,并且投身到争取爱尔兰民族独立的运动中,成为其领导人之一。

这在叶芝的心目中平添了一轮特殊的光晕。

叶芝对于茅德·冈一见钟情,而且一往情深。他曾这样描写过第一次见到茅德·冈的情形:“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

叶芝深深的爱恋着她,但又因为她在他的心目中形成的高贵形象而感到无望。年轻的叶芝觉得自己“不成熟和缺乏成就”,所以,尽管恋情煎熬着他,但尚未对她进行表白。一则因为羞怯,一则因为觉得她不可能嫁给一个穷学生为妻。

而茅德·冈一直对叶芝若即若离。18917月,叶芝误解了一封茅德·冈给他的信中的信息,兴冲冲的跑去第一次向茅德·冈求婚,不料遭到了拒绝。她说她不能和他结婚,但希望跟叶芝保持友谊。此后茅德·冈始终拒绝了叶芝的追求,于1903年嫁给了爱尔兰军官麦克布莱德少校。这场婚姻后来颇有波折,可即就在婚事完全失意的情况下,茅德·冈对叶芝依然不肯。

而叶芝对于茅德·冈的爱慕终身不渝,一直等待着,即使他的意中人早已是别人的妻子,直到52岁才结婚。那是在已经死去丈夫的茅德·冈再次拒绝了叶芝的求婚之后,在叶芝向茅德·冈的女儿伊莎贝拉求婚被拒绝之后,叶芝终于停止了这种无望的念头。

事实上,叶芝还是无法忘记茅德·冈。在他生命的最后几个月,他还给茅德·冈写信,约她出来喝茶,得到的依然是被拒绝。此外,茅德·冈还坚决拒绝参加他的葬礼

爱情的无望和痛苦,促使叶芝写下很多有关茅德·冈的诗歌,在数十年的时光里,从各种各样的角度。茅德·冈不断地激发着叶芝的创作灵感:有时是激情的爱恋,有时是绝望的怨恨,更多的时候是爱和恨之间复杂的张力。 

诗人写这首诗时,他所爱恋的对象正值青春年少,有着靓丽的容颜和迷人的风韵。人们常说,“哪个少女不善怀春,哪个少男不善钟情”。古往今来,爱情似乎总是与青春、美貌联系在一起。当人们沐浴在爱情的光辉中,脑海里只有当下,总是潜藏着一种拒绝时间、拒绝变化、将瞬间化为永恒的欲望。而诗人偏要穿越悠远的时光隧道,想到红颜少女的垂暮之年,想象她白发苍苍、身躯佝偻的样子。

对一位正享受青春之果的少女宣讲她的暮年,这太残酷了,就像对一个刚出世的儿童说他一定要死一样,但这却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诗人这样写并非只是要向她说出这个“真理”,而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向她表达自己的爱。诗人仿佛是一个孤独者,远远地、却又执著地注视着,爱恋着那位被人们众星捧月的姑娘,向她献出自己独特的却真正弥足珍贵的爱情,因为别人或真情、或假意的爱,只是爱她的容颜,独有诗人爱着她高贵的灵魂。红颜易老,青春难留,而少女高贵的灵魂、内在的美质却会在岁月的流逝中永驻,就像酒,藏之愈久,味之弥醇,因而人的爱情也得以超越时光,超越外在的美丽。

这首爱情诗是独特的,其独特来自诗人独特而真挚的情感,没有这种情感,刻意去别出心裁,只会让人觉得做作。因而,本诗与其说是诗人在想象中讲述少女的暮年,不如说是诗人在向少女、向滔滔流逝的岁月剖白自己天地可鉴的真情。从这个意义上讲,打动我们的正是诗中流溢出的那股哀伤无望、却又矢志无悔的真挚情感

 
木易石的头像
 #

谢谢岩子君!叶芝倾愿,美人无情。当今社会,这恐为现实版的童话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