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鸡鸭成群

 

                                                                      鸡鸭成群

 

       春天来了天气暖和起来了,各家都打算拿点小鸡小鸭养养,卖小鸡小鸭的贩子准时在村上出现了。那个瘦小的汉子黑黑的脸膛,骑一辆光秃秃的破车子,车子后面却绑着三层大白柳匾,这匾大到他尽力伸展双臂才能勉强够着圆匾的中线两边,圆匾上盖着旧柴席,这奇特的装置里就是叽叽喳喳的小鸡小鸭了。汉子平稳地驾驭这个很难平衡的车子在颠簸的土路上行进了几十里,如果顺利就可以很快卖光,如果还不够的话明天可以再来一趟。

      庄户人家闻风而动,纷纷前来,白柳匾里的闹腾着的小黄球被一五一十地不断被数走,拿小鸡的多,养小鸡比养小鸭省事儿!毛茸茸的小黄球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不停地尖叫着跑动着,大家都喜欢这活泼好动的,那不怎么动的呆呆的货色没人肯要,一般都作为搭头额外奉送了。各家都拿的不少,至少也要三十只以上,因为这玩意并不好养,最后能落到头十只就很不错了。

      小黄球被拿回家当宝贝护着,因为这小玩意太惹眼了,孩子喜欢也就罢了,小猫小狗也喜欢的很,这就很麻烦了!得时时有人照看着,用柴节子围着,把青菜斩的碎碎的,再把米泡酥了放浅碟子里,量一定要少一些,小黄球欢快地在新天地里奔跑呼叫……暖暖的天气里看这些小东西这样欢乐真叫人舒畅!

      到了晚上得把这些小东西放进大篓子里,篓子里当然铺好了软草垫好了塑料纸,上面还得盖好压好,不然白天馋了一天的小猫小狗会夜袭的,墙洞里的耗子也会插上来……小黄球们终于挤在一起休息了,个别运气不好的被挤在中间,一夜过来就再也醒不来了。

      小鸭个头稍大些,但不能弄翻身,一翻一个死。

      为了与邻居家的区别开来,各家自行制定了家族专有色彩,有的是绿的有的是红的,有的染头有的染尾部,有的头尾全染……这下都成小彩球了!小鸭喜欢嬉水,要弄个旧盆子放点水让他们玩,那么染色就不可靠,得在小小的蹼上弄个小眼什么的,有的在左有的在右。

     在种种危险里劫后余生的小黄球逐渐大了,黄毛基本不见了,换成了真正的羽毛,有的还没换全,光光的很难看,现在不用看着了,自己知道躲避危险按时回到篓子里休息了。小鸭已经开始游泳了,但还得有人照应着,不然会跑错了群跟人家走了,上岸时一定要训练怎么听信号,“干,干,干……”这个是很普遍的信号,不同家庭喊出来的声音粗细高低有区别,训练一阶段鸭子就弄明白了,一听到声音就各自归队了!

     好了,现在到了夏天了,小鸡们有了新的变化,有的英俊潇洒,骄傲地顶着个越来越大越来越艳的冠子像位王子,有的全身逐渐圆润,低调地觅食喝水一付天不刮风天不下雨的恬静……小鸭已经自主地去小河里活动了,只是上岸还会有一阵混乱,但一听到口令就自觉地归拢回家,这个阶段一切都成型了,数量也基本到了稳定的阶段。

    日子过的很快,知了早已开唱了,天热的厉害。小公鸡长的很快,腿长冠大体健,只是还没开声,这是最鲜嫩的阶段,拿到街上可以卖个好价钱!小公鸡就这样很快消失,这一群里到最后只留一只,早上负责叫一家人起来,平常负责一群小母鸡的生活情趣……小母鸡越来越圆润,直到有一天突然下了个蛋,吓的脸红脖粗地乱叫……鸭子也是一样的,小公鸭毛色发亮个头俊俏,小母鸭灰扑扑的一脸平静,看到小母鸡一下蛋就咯咯地叫唤不禁有些不屑,转身也下个蛋,青白的色,个头比得上两个鸡蛋大!

     还有的人家当初还拿了鹅,这家伙傲气的很,从不与鸡鸭打交道,只吃青草,一身洁白顶红冠,胖身子长脖子,呱呱叫起来可以压黑狗一头,家里来了生人一准要驱逐,不像黑狗见了吃的就不出声了。

     在平阔的土地上生活,没有鸡鸭鹅的喧闹还有什么劲?农家乐的重要源泉就来自鸡鸭鹅,哪一家今年没有这些那是很寂寞很无趣的了。

 

 

 

 

                                                                               二0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十一点二十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易石的头像
 #

想起同年趣事。养过小鸡,就如描述般。还把老猫训得一见它门就钻床底。按"十万个为什么",倒提小鸡判公母(不灵)。带公鸡去斗架。 岁月无情,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谢谢你的散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那样的年龄什么都是新鲜的,呵呵!

 
岩子的头像
 #

谢谢木桐把我带回了快乐的童年!

小时候,非常喜爱那些小黄球们。每每有挑担的小贩来,我就缠着妈妈给我买小鸡小鸭。

而妈妈每每都经不住我缠。By the way, 俺也称得上是一个十分称职的小鸡倌儿小鸭倌儿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小黄球的确惹人喜爱!

 
海云的头像
 #

小的时候养过鸡,就是被那小绒球吸引。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养的好像是只大公鸡,大公鸡是俊美的。

 
雨林的头像
 #

后面又写到了鹅,这一段是神来之笔。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一想起鸡鸭鹅的喧闹劲就会感觉到世界的趣味。

 
阿朵的头像
 #

我在自己家的后院养过小鸡,捡鸡蛋时真高兴,可是小鸡随地拉屎,也让人烦恼:-)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美的到来也是不容易的。

 
追梦的头像
 #

俺住地震棚的时候也养过鸡,每天去给它们打草再切碎了。小鸡的叫声“啾啾”的很好听。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些小生命能带给人一种生命的感悟。

 
玮仁的头像
 #

我们这里每年春天都见一家家的加拿大鹅,然后,眼瞅着小鹅们一天天长大,秋末冬初,南飞避寒。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挺有意思的。

 
予微的头像
 #

鸡鹅鸭我都养过,不过,吃的多过养的,哈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自己养的可能味道会更好,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