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7)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7

 

               两个礼拜之后,一辆闪闪发光的白色波西跑车停在长岛蔡家的车道上,车门开处,高高瘦瘦的大男孩文思顿蔡斯与白白胖胖的蜜妮白双双走了出来,阿香飞奔出去迎接。

           「阿胖,你是叫阿胖,我没有叫错吧?」蜜妮一面拥抱亲吻阿香,一面很礼貌地问。

             文思转身回到车的后座取出一盒水果蛋糕来,捧在手中。

            「我的中文名字叫阿香,香字台语的发音就叫胖pond,我母亲是台湾本地人,父亲是大陆上移民到台湾去的外省人⋯⋯,温斯顿的中文名字叫文思,他们这一代是以文字排行,是取文德维光、百世其昌,八个字中的第一个字,因为他是蔡家我们这一支的第一代美国移民⋯⋯。」善于察言观色的阿香发现解释自己的身世及名字似乎有点多余,连忙及时打住,伸手接过文思递给她的礼盒。

           「一个人不一定要富有,我有一位父系的远方阿姨,她与我的姨父就住在你们一样的房子里,他们的日子却过得十分幸福快乐。」白蜜妮笑嘻嘻地四周打量蔡家的房子。

              文思将两人的两小袋行李提到他原先住的房间, 蜜妮跟在他后面,两人立刻关上房门。过了好一阵子,才开门出来与呆坐在客厅的阿香寒暄。

             阿香泡了一壶台湾高山乌龙茶,把文思他们带来的水果蛋糕切开,三人坐在厨房里一同喝茶吃蛋糕。

            「妈妈,你看我不比爸爸差吧,爸爸娶了一位最最美丽的东方佳丽,我也找到了一位顶顶迷人的西方美人。」文思很得意地对妈妈说。

             「文思,妈妈老了,蜜妮才是花信年华 。」阿香笑嘻嘻地答道。

            「阿胖,千万不要说自己老,我们美国人说你心里认为自己多老妳就是多老。」蜜妮很客气的说。

             「蜜妮,车道上停的那部白色波西跑车是妳的吗?那么高级的新车,平常怎么找得到停车位而不被撞坏呢?」阿香忍不住问道,想起自己为了要探望儿子在哥伦比亚大学校园寻找停车位所受的种种痛苦经验。

             「我的父亲在送我新车做为进大学礼物时,母亲就在曼哈顿校园附近替我买了一个室内停车位。」蜜妮答道。

           「那是你那哈佛法学院毕业,目前在加州旧金山做名律师的父母知道你搬出宿舍与一位中国同学住在一起之前罢。」文思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地说,将蜜妮的茶杯又注满新茶。

              「噢,蜜妮,妳觉得文思顿与你相配吗?他有没有车,更没有一个曼哈顿的室内停车位。」阿香也像是开玩笑也像是认真的问。

              「阿胖,温斯顿与我相配极啦,我们两人都要做自力更生的人,都要花自己赚的钱。」蜜妮很认真的回答,她那迷人的绿眼睛很直接地看着阿香。

               「妈妈,我们都已经找到了下半年要做的事。我在教务长的实验室内做研究助理, 蜜妮在少数民族妇女协会做社会工作,因为她会西班牙文。我们打算各做半年的事情,然后骑脚踏车周游世界半年,在欧洲有专门租给学生住的旅舍,每天只收三元美金即可。」文思说。原来他们打算这样自力更生。

               「什么?你不打算读医学院啦?」阿香这一吓,非同小可。

                「我已经向哈佛大学的医学院申请延迟一年入学,他们已经批准,所以明年才开始入学。」文思很得意的回答。

                「你们两人既然已经对将来计划得这么周密,可不可以告诉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做个参考好吗?」阿香不得不问。目前他们一家三口分住三处,每处的花费都是十分可观。

             「我与蜜妮早已决定明年要搬到波士顿去,我要进哈佛大学的医学院读书,蜜妮将来也打算做医师。」文思很认真的告诉母亲。

              「她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的不是新闻系吗?不是打算做随军记者吗?」阿香十分吃惊。

            「那是还没有遇见我之前,那时她还不知道将来做什么,只知道绝对不做律师而已。现在她打算到波士顿去补修一些化学、生物等课程。」文思回答。

             我的老天,假设文思不想做医生,而是要做哲学家或地理学家,难道她也要做哲学家和地理学家吗?阿香心里想。又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三人吃完晚饭,文思就开了那辆白色的跑车带了蜜妮到格林可夫的海边公园兜风及看风景,看完风景又去看文思读的高中,后来又去看了一场电影,直到半夜才回来。

              第二天,两人睡到很晚才起床吃东西,之后又一同爬上阁楼去翻看阿香已经包扎得好好的纸箱,里面只不过是一些旧书及文思小时的玩具衣物而已。

            「文思的音响、电视、照相机,不是早就陆续搬到宿舍里去了吗?显微镜及个人计算机等都是搬入宿舍以后才添置的。」阿香想。

           「哈哈,找到了!」阿香听见文思在阁楼上用很高兴的声音喊道。原来他指的是找到了一卷"三笑姻缘"的电影录像带。

             这卷录音带哪里来的呢?原来旺财曾听阿香很遗憾地说过,当初他们两人看电影相亲时,心情太紧张,以致李丽华主演的三笑姻缘这样动人的故事,她都没有看清细节。后来台湾录像带大为流行,旺财特地买了一卷,来到美国来送给阿香。

              「妈妈,我曾把三笑这个中国爱情的故事讲给蜜妮听过,她非常欣赏密斯脱唐这种没有阶级、贫富、种族等等落伍观念,为了爱情,可以勇敢卖身为奴的故事。他认为现代的新式妇女,也应该同男人一样的勇敢,敢爱敢恨,妈妈,我们把这卷录音带借去仔细欣赏好吗?」 对了,他们美国也曾有过奴隶制度,所以他们俩人对卖身为奴的事情是懂得的,不过看样子,他们并不知道秋香只不过是密斯脱唐的第九任姨太太。

            「若是知道的话,一定认为我们中国古代的爱情故事又荒谬、又落伍吧?」阿香想。

             下午,两人与阿胖吻别,带回原来的两个小的行李,以及女主角与阿香同名的 "三笑姻缘"的录像带,开了新的白跑车飞驰而去。其实那么小的跑车,一共只有两个座位,除了两小袋行李及录像带之外,还有什么空地方放别的东西呢?

              两个多月以后,格林可夫镇的地方报纸及文思的高中母校的杂志封面上,轰轰烈烈地登着他们的毕业校友温斯顿蔡斯不负众望,在哥大八百名应届毕业生中,以第二名的荣誉毕业的消息及照片。

             「旺财,医生确实说你可以坐飞机吗?」阿香不放心地在电话里追问。

             「没有关系,医生要我凡事注意,不要太操劳太辛苦就是了,我不只不过是家长又不是毕业生,怎么会太操劳太辛苦呢?」远在台湾的旺财回答。

             所以,在阿香安排好回台之前,温斯顿蔡斯的父亲旺德福蔡斯还是由台湾飞到美国纽约来参加儿子大学毕业的典礼。

            还好,旺财不但没有变瘦,反而变胖了一些。

             「医师替我开了类固醇的药方,咱们台湾人叫类固醇是美国仙丹,所以看起来胖了些。」旺财不经意地说。

             文思毕业典礼的那天,旺财与阿香以毕业生家长的身分欢欢喜喜的盛装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他们先跟在文思后面接受奖状及文凭,又与穿了博士服的哥大校长丶教务长握手拍照片。领文凭是象征性地由八百名毕业生中的前百分之二学生代表上台领取,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亮相的。

              因为文思是教务长的心爱的学生,也是他实验室的贴身助理,知道文思的父亲由老远的亚洲坐了飞机赶过来,所以教务长对文思推崇备至,与旺财及阿香说了很多飞快的英文,也握了很多次手。

               领完文凭,八百名穿了礼服的毕业生按照院系排列绕场游行。

               游行完毕, 文思领了父母一直往礼堂外面的草地上快步行走,原来他与蜜妮约好了游行之后在礼堂外面的草地上见面。他们蔡家三人到时,只见穿了学士大礼服的白蜜妮也在与两位中年白人夫妇,左一张右一张,摆着姿势拍照片。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改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国英姐,我帮你把重复的那一篇删除了,希望你不介意。以后这样的情况,可以自己删除,删除的功能在编辑里。

 
余國英的头像
 #

非常非常感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