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5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5)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5

 

       「妈,皮安地到波士顿进了麻省理工学院,路格林在宾州大学,罗拔远在加州柏克莱,昨天珍妮弗还来哥伦比亚大学的宿舍找我去吃午餐,她是纽约大学的新生,班上好朋友中只有她与我两人留在纽约。」文思回答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离开书本。

       「记得你们班上还有一个叫作张亨利的中国孩子,他呢?」阿香问。她还记得二、三年前文思有一个低班小同学叫张亨利的小朋友,是一名初到美国来的中国小留学生,一抓起筷子吃到阿香做的菜,眼泪就流了满脸。

       「蔡妈妈!我想回我家!我想我妈妈!我不要在美国做小留学生!」小亨利见到阿香就哭哭啼啼地抱怨。

      「张亨利只在美国做了不到一个月的小留学生,就吵得他妈妈不得不到美国来接他回台湾了!」

       「原来他早就回台湾啦!一共只见过一、二次!难怪把他忘记了。看来他真的不喜欢美国。」

     「张亨利不喜欢离开家,不喜欢在美国做小留学生,不喜欢住在美国人家,不喜欢天天用刀叉吃美国餐,更不喜欢天天讲美国话。」上面的话,文思全是用美国话讲的,他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机会讲中文,完全用英语来与母亲沟通,他会听父亲讲的台湾国语,但只能用英语来回答父亲。

        原来文思是特地专门回长岛来〝探母〞的,阿香有了这一层了解,所以后来听儿子说功课忙、地铁费、火车费太贵而推托时,只好由他去了。

        日子一久,总不免让旺财知道一些细节。

         「旺财,自从文思搬到宿舍去住了以后,我的睡眠变得比较没有以前安定,一人住在一栋屋子里,躺在那么大一张床上,窗外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院内的树木中好像藏着数不清的什么东西,又好像都在静悄悄地等着什么事情发生。屋内所有的东西全部发出各式各样的怪声,整夜不停, 冰箱、热水管、时钟、电子表⋯⋯嘻丶嘻。」阿香怕旺财笑她胆小。

       「当初不是说宁愿多花点钱住在长岛北岸,比较安全吗?去年又安装很贵的防盗设施吗?你知道为什么我十分了解呢?因为自从文思的阿嬷过世以后,我也常常失眠。」旺财无可奈何地告诉阿香。

        「就是啊,天未晩就困在家中足不出户,每隔五分钟就检查一下安全设施。实在是庸人自扰。」阿香在电话里告诉旺财,一讲就讲个不停。幸好国际电话越来越清楚,也越来越便宜。

       「文思一回家,妳就要忙着烧饭给他吃吧?

      「他住在宿舍里,功课忙,朋友多,又有各种课外活动。哪有时间在家! 旺财,我想去找个工作做, 不久,文思就满十八岁了,等文思和我都拿到了公民证再说罢。」其实阿香自己也很想念台湾,更加想念她的丈夫旺财,可惜不能跟小留学生张亨利一样哭哭啼啼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她与旺财当初是为了怕文思小小年纪一人背井离乡留在外国,变成小留学生在外国变坏的统计数字之一,当然也怕中国大陆发射火箭攻打台湾时,她们会变成被迫跳海的台湾人之一,现在呢?因为美国的第七舰队,中国好像不会发火箭攻打台湾了,小留学生文思已经变成大学生了。现在这样用台币换成美金过这样的日子,是为了什么, ?取得美国公民证?取得美国公民证了又做什么呢?难道是为了大家一窝蜂如此做,我们不做不好意思?

        不久,阿香不但找到一个一、三丶五在托儿所的工作, 目前纽约长岛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所以阿香又在长岛中国人组成的中国学校内找到一份周末教中文的教师工作, 薪水虽然很少,日子却过得充实了一些, 至少不像儿子初离家时那样空虚了。

      「文思,你的生日,你能回来吗?」阿香打电话给儿子。

      「妈,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何必在厨房里辛辛苦苦呢?约好在外面吃不是简单些吗?」电话里文思很体贴地说。

       「也好,我在法拉盛的餐馆预定一个桌子,到时候你由曼哈顿坐7号地下铁到法拉盛,我由长岛开车过去,咱们在餐馆见面。」阿香欣然回答。

      「妈妈。」文思好像言犹有未尽。

       「唔?」

        「妈,我可不可以请一些我在大学里交的新朋友呢,人多,热闹些。」原来如此。

      「当然好。」阿香一口答应。她目前赚得钱虽然不多,但已足够使她比以前慷慨,何况文思一年只有一个生日呢!

      「妈!」儿子还有话说。

       「唔,文思。」

        「妈妈,我爱你。」儿子用中文说的,果然,看文思表达感情的方式,己经完全美国化了,也就是说,他己经成为一支外黄内白的香蕉,也就是内心己经白人化,而外表虽像黄人,但举手投足,顾盼神色之间,已经是美国青少年大学生了!

        吃饭的那天,阿香穿了新衣新鞋,头上梳了一个髪结,盛装开了汽车入城,将车子停在餐馆的停车处,先进餐馆查看了桌子的摆设好鲜花、碗筷、餐巾等等都很满意,然后她就站在餐馆外面的路边,朝地铁的出口处张望等候。

        才等了不久,就远远看见三个非常年轻高帅的美男子,有说有笑的朝这边走过来。而两名大洋孩子中间的那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孩,居然就是他的儿子蔡文思。

        这使她忆起多年前,有一次她由师范学校放假回家,在嘉义火车站上看见三名穿了大专制服的大男生,也是这样的有说有笑,也是这样年轻高帅的美少年, 那次那三名陌生的中国男孩由她身边走过,当时+多岁的少女阿香被他们的男性美震惊,受了很深的感动,那知廾年之后,迎面向她走过来的美男子之一,居然是她亲生的儿子文思!再一次她更被深深的被感动了,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妈妈,这是我们孔子楼的同学, 汉斯及迪克,他们两人都是学东方文学的,汉思在北京出生,我正在向他学习卷舌头的普通话呢。」文思说道,因为蔡家说的是台湾国语,并不需要卷舌头。

       「珍妮弗与苏珊一会儿就到了,她们坐公共汽车。」文思又说道。

        这次聚会母子双方都甚为满意,后来就成为他们母子见面的方式,大约每一、两个月左右都会相聚一次,文思每次都带一两位朋友,有时乔治,有时山姆,有时茉莉或爱咪,因为很久才聚会一次,阿香都很慷慨的招待。

        一下子,好几个学期就这样过去了。在这期间,阿香与文思很顺利地一同到移民局去宣誓,拿到了美利坚和众国的公民证。

        「好了,恭喜妳,妈妈!」文思对妈妈阿香道喜。

        「文思,妈妈也恭喜你!」阿香也向儿子道喜。

        「现在我们都有了公民证!我们都有了选举权,所以成了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了!」

        「是啊!」阿香嘴里回答,心里却大大地震惊了!选举?我要选谁?因为她从来不曾花过任何精神来考虑要选那一位候选人,也不曾仔细研究过竞选人的政见,当然更不曾参加过任何的选活动。那,为什么千方白计想要取得公民证呢?这是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一定要好好想一下。

       「旺财,你说怪不怪,这一阵子就是找不到文思!」取得公民证不久的一天,阿香在越洋电话里大惊小怪的告诉旺财。

      「那有什么关系,他钱不够用,自然会向妳要钱的。」旺财好像一点也不担心。

        「我早就替文思向银行另外申请了一张信用卡, 所以他不会有钱够不够用的问题。」阿香还是不放心。

        「放心吧,若是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学校一定会通知家长的吧?」旺财口中安慰老婆其实心里也不放心。

        两天之后,电话铃响,阿香跳起来飞奔过去接电话。

        「哈喽,请问你是温斯顿蔡斯的母亲胖蔡斯吗?」一个陌生大男孩的声音。

        「是,我是温斯顿蔡斯的母亲胖蔡斯。请问你是谁?」阿香的一颗心跳得惊天动地的响。

       「我是新搬进孔子楼的学生叫做艾克。」那陌生的声音说。

      「哦!你是温斯顿的室友!」阿香紧张得手都发抖了。

       「我不是他的室友,我是接受温斯顿床位及房间的那个学生。」他说。

       「怎么,温斯顿⋯⋯怎么了! ?」阿香急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不知道温斯顿到那里去了,他并没有留下他的电话及地址。」那混小子艾克说。

        「那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呢?」阿香非常失望地问。

        因为我桌上有一张纸条,纸条上说我不在时,有一位叫旺德福蔡斯的人,由亚洲打了长途电话给温斯顿,并留了一个文斯顿母亲胖蔡斯的电话号码, 叫他与妳联络。我想我这位接收文斯顿床位的人,应该负责告诉妳,现在他的床位及电话号码已经属于我了。」艾克说明了他打电话的原因。

       ⋯⋯。」阿香失望得说不出话来。

       「那将来,我一有温斯顿的消息,就马上通知妳。」最后,艾克向阿香保证。

       「请你一有温斯顿的消息,就立刻通知我们!艾克, 谢谢你。」阿香正要将电话听筒放下,打算大哭一场再说。

       「等一下,等一下,蔡太太⋯⋯,汉思刚由外面进来,他说他要跟妳说话。」艾克说。

      「哈啰,蔡妈妈您好!我是汉思,您曾请我吃过好几次中国饭,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虽然阿香心急如焚,可是汉思还斯斯文文地用一口卷着舌头的标准的京片子讲着中国话。

      「汉斯,我家温斯顿不见了!」阿香哽咽地对着话筒说。

        「蔡妈妈,我前几天还在校园中遇见蔡文思,因为双方都很匆忙,所以只点了一个头,没有寒暄,不过他气色看起来很好,神情也很愉快,请蔡妈妈不要担心,下次我见到他,一定要他与您老人家连系。」汉克用标准的卷舌京片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安慰阿香。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让妈妈担心,这好像不是文思的风格。

 
余國英的头像
 #

愛情的力量呀!

 
雨林的头像
 #

又一个悬念!前面旺财的服用”表飞鸣“的细节还挂在心里。

嘉义火车站的那个情景在这部人间烟火的小说里, 好抒情!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跟讀!

表飛鳴與下一章(26)有密切關係!

 
敏敏的头像
 #

文思这么贴心懂事的乖孩子,怎么会忽然不理妈妈了呢?按理说不会啊。期待更新!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啊!且聽下回分解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