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法国军用口粮, 平民也珍爱

 

巴黎: 当200名伞兵降落在廷巴克图, 从伊斯兰武装分子手里夺回马里人传说中的马帮城市时,他们携带着大批含有丰富鸭脂肪的卡苏莱罐头, 即法国高层人士所说的, 能给他们的士兵带来战场优势的食


这种传统的法国西南部高脂肪菜肴是他们的四道战地餐饮之一,按照法国军队的标准, 必须有足够的能量合海外作战部队,既有品位,又能满足士兵们挑剔的味蕾。


在廷巴克图跳伞的那天,伞兵们用过开味品鹿肉酱后, 第一道菜是卡苏莱,随后是卡门培尔干酪和巧克力蛋糕。为了让他们在撒哈拉偏僻的角落里,有完美的家园感觉,  砖形包裹里附带的火柴盒上有法国的古迹图案,如艾菲尔铁塔的图像。

 

吃到这些食物的不全是法国士兵,  还有大量心存感激其他受助人

 

在法国人的生活中,午餐休息,  甚至在战场上,亦被认为是增进友谊和提高士气的重要时刻。



在法国人的生活中,  甚至在战场上,午餐休息亦被认为也是增进友谊和提高士气的重要时刻。

多亏了一个蓬勃发展的二级市场,外国平民, 有的甚至远在马里,成为这些剩余法国美食的最热情的受益人。

 

在马里廷巴克图东边200英里有一个叫高镇的沙漠小镇。镇上有一家贩卖法国军用食品包的露天市场, 价格为每件3美元(相当于300法郎)。售货员Dijo Cissé说,她的食品来自在附近基地做短工的男性亲属们。基地的法国士兵将它们作为慈善物品捐送给工人。


许多速食品里含有猪肉。Cissé太太要么把那些罐头扔掉, 要么把它们送给那些无须遵守穆斯林不吃猪肉教规的居民们。其它写着绿色法语 "不含猪肉” 的罐头则卖给本地人, 像Abderhamane  Maiga,一个26岁的青年活动家。

 

“我们这里的马里人,不懂这些食物, ” Maiga先生说,自从2013年年初起, 他每天早餐吃的是法国军用食品。 “这里面有火锅。种类繁多, 不胜枚举, 诸如...果酱,塔津(tagines),米饭。 ”

 

“那些奶酪! ”他补充说。 “整整一星期,我可以天天只吃奶酪。 ”

 

美国人也已经上钩了。前美国士兵Glen Schultzberg说,他品尝过各种军用速食, “毫无疑问,法军食品味道更接近真正的食物。 ”


历史学家说拿破仑是狠抓军用食品的将领之一。法国历史学家Martin· Bruegel说, 这位法国皇帝曾创建了平民厨师旅, 他们的专车跟随着部队,每天为部队做饭。


今日的军队应该感谢拿破仑当年想到战场烹饪的需求。图为19世纪早期的版画,  展示将烹饪材料带到滑铁卢战场的场面

另一突破发生在跨过莱茵河时。1870年普鲁士军队冲破法国防线,部分原因归咎于他们军队的口粮是罐头食品,有利于尽快转移。Nicolas  Appert,  虽说是法国人, 却是开创罐头食品技术的创始人后来,由于士兵们厌倦罐装食物, 法国军队的口粮里取缔了它们。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 一些军队开始启用便携式罐装食品,法国人刚开始对这一创新持冷淡态度,继续沉迷于为士兵提供新鲜饭菜。图为1917年法国士兵在法国东北部的废墟上用餐。

二战结束后, 法军开始采用个人口粮袋,这是从美军那里借来的概念。从表面上看,它们和美军的口粮很相似,被称为袋装速食品,或MRE 。法国官员们甚至说,他们羡慕美国开发的这种具有创新性的包装: 轻便并具有方便的自动加热系统。法国早期的MRE具有两个宝贵的财产: “Gauloises Troupes” 牌香烟和非洲或法国印地人酿造的甘蔗朗姆酒,士兵们经常用它们作为货币交换。20世纪80年代中期, 法国政府开始打击抽烟、酗酒, 这两个品种被淘汰。

 

即使没有烟和酒,法国军用口粮的需求仍然高涨。国防部已经容许将部分MRE以平价销售给比利时和摩洛哥军队, 平民百姓跃跃欲试,想买一些。


法国西部小镇昂热军用罐头包装厂的上尉Clément  PICART说,他的邮箱涌入不少来自猎人露营者和登山者的邮件,他们请求买MRE作为探险的干粮。

 

始终如一的答复是 “不可以, ” 他说,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为法国军队服务。 ”

 

与此同时,渴望法国食物的非法籍人士说,即使他们的咖啡也是优质的。


在高镇, 几十年来,雀巢速溶咖啡几乎是咖啡饮用者的唯一选择。


去年法国人来了,他们开始包装自己标准版的速溶咖啡。这是一种深黑色的咖啡,味道远远浓于当地酿造的咖啡,据音乐家Minkeyla Mapon估计, 法军占领高镇后的短短几周内,他们的速溶咖啡已经在当地的酒庄像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


现在, “我只喝这种法国咖啡。” Mapon先生说。战场配餐袋里还备有热可可能量饮料。


法国军官们对他们的烹饪至上泰然自若,声称仅仅是遵循拿破仑的教导: “军队决战靠的是食物。 ” 法国将军兼历史学家André Bach说, 提供良好的食物对于增加凝聚力和提高士气至关重要。


他还说, “最不想看到的是为食物起内讧。”


让·雷诺阿1937年的电影”大幻影” 里生动地描述了法国士兵对食物的痴迷。影片讲述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故事。在德国战俘营里,看守们抱怨他们每日的膳食总是白菜汤一位德国长官说, “其味道犹如旧袜子味。”  在他们附近一个牢房里,法国囚犯们花了一个早上用家属们送来的包裹准备午餐。

 

他们中的一位说, “喂, 先生们,我们先从哪道菜开始呢?鸡肉佩里戈尔鹅肝酱松露还是库克船长的腌鲭鱼? ”

 

然而,并非所有的人都对军用口粮满意。一些驻扎在马里的法国士兵报告说, 食用速食袋里的太妃糖(toffees) , 让他们失去了牙齿填充物。


细节是关键。为了士兵最大限度地享受他们的食物,  速食口粮都配有加热灯荚,。图为2003士兵们在象牙海岸干预时休息


法国军用口粮


以下是很短的一段录像, 连接如下:


法国陆军官员们声称, 他们拥有最优质的作战口粮袋。英国顶级厨师Chris Galvin和他的法国总经理Fred  Sirieix口味测试了他们各自军队的口粮袋,达到一个令人惊讶的“友好协议”。

法国军用口粮平民也珍爱的食品

 

译自“华尔街报

by Inti Landauro and Drew Hinshar 

 

March 6, 2014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充满文化魅力的法兰西! 更加神奇的是,法国女郎可以尽情享受美食还不用担心超重啊。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法国女郎确实神奇, 我想与她们喜欢喝红酒有关再者法国菜份量小, 她们吃得很少, 不像我们放开吃撑大了的胃。

在那段小录像中, 法国人对英国人说:" We eat to fight, you fight to eat..." 法国军人可能是世界上最享福的军人。

最近读了一篇有关拿破仑的第一任妻子约瑟芬的文章, 与玫瑰有关:

约瑟芬的马勒梅松城堡(Chateau de Malmaison)有个玫瑰花园, 里面收集了当时享誉欧洲的197种玫瑰。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 曾创建了法国最大的玫瑰园。

谢谢雨林阅读留言, 又是一个周末了, 周末快乐!

 
夕林的头像
 #

法国的军粮那么好吃?一般来说,罐头或者冷冻食品,都不好吃。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罐头食品是不好吃, 法国军粮比较而言大概是不错的! 谢谢来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