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周 3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08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卷二 49 路口,学堂

 

      孩子们开始能在地上爬了,思河和那对双胞胎女娃:兰兰和惠惠,在地上追逐着,嘻笑玩耍。有孩子的笑声,日子过得好开心啊。
  没过多久,孩子们就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步伐,却是挡都挡不住。
  思河一双大眼睛,还有那个圆圆的脸蛋,淑真说,长得和妈妈一模一样。要是爸爸在,看了该多欢喜。
  兰兰惠惠会走路了,芦花给她们断了奶。别说林先生和淑真想把芦花留下来。孩子们和她也是难分难舍。每天芦花要回家时,兰兰和惠惠都会猛闹一阵。芦花也真的舍不得两个女娃。

  正在犹豫中,这天石伯来找芦花,说他就要到广东和儿子团聚去了。他想把一头母牛和牛崽,留给阿牛----阿牛就快回来了!
  “这牛是我后来养的,刚生了崽,”石伯说,“阿牛要回来,也只能住我那里。这里不比南村,没有啥田种,这头牛能帮得上忙。”
  “石伯,您替他想的真周到。”芦花说。
  “唉,谁让他是我结拜兄弟的儿子呢!”石伯请芦花帮忙看着点房子和牛,直到阿牛他们回来。

  芦花心头百般滋味,好象都打一处来,又好象不打一处来......想着自己无家可归的日子,石伯收留了她,保护了她。想着石伯要走了,要去那么远,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他......想着自己曾经日等夜盼盼不来的阿牛,就要再见面......芦花心里,不知是悲是喜,不知是期盼还是忐忑不安。
  “孩子,见了阿牛,你就大大方方的,别担心啥,更别怪罪自己。阿牛会明白的。你已经够不容易的了。缘分的事,没办法强求的。当不了夫妻,当个兄妹也不错的。说真的我倒是高兴他回来,好歹,你身边能有个男人......”
  “石伯......”芦花脱口打断了石伯的话。“石伯,您这一走,啥时还来啊?”芦花问。
  “不好说,总归还是会回来看看的。”
  “您老人家要多珍重啊!”芦花又说。
  “你不用担心大伯了,再怎么说,是去跟儿子住。”石伯说,“倒是你,你要答应大伯,好好过日子。”
  “我会的大伯。”芦花使劲的对石伯点着头。

  和阿牛分开了这么久,芦花的路已经在苦楚和幸福的交织中走了好远好远,她已经把爱,毫无保留的给了长河。几年来她看上去象是很平静,心里埋着多少思念和等候的苦,也只有她的心知道。
  虽说在阿牛和长河之间做抉择的时候,芦花心里就隐约的想过或许有一天还会再遇到阿牛。阿牛要回来的消息,还是给她的心带来了说不出的冲击。心底,会冷不防的掀起一阵波澜......

  石伯走了,房子的钥匙和两头牛就留给芦花看管。芦花没有多少选择,只能离开林家。她心里清楚,总不能老呆在林家,长河走了,这个家还得靠自己来经营维持。这一年多来,在给两个孩子当奶妈的同时,她也种了田,养了家禽,总算是,有了个根基。

  芦花问过林先生,卢俊能不能跟他去学堂学东西。林先生说四岁半太小了,起码要等六岁了再说。芦花记住了,再过两年,一定让儿子上学堂。长河的心愿,也是她的心愿,她一定要去做的。

  她又做起了几年前做过的活。每天早上牵着石伯的牛去镇上卖牛奶。这天她到了石龙镇,就想起去看看兰兰和惠惠,顺便送去点牛奶给淑真和孩子们喝。
  到了林家,见林先生在。芦花问林先生今天怎么没去学堂。林先生说,淑真发了几天烧,医生不知跑哪里去了,请不到。他得在家看着。
  芦花进了屋,见兰兰和惠惠正坐在地上玩耍。见了芦花就一口一个奶妈的叫;思河跑过去跟小女伴们玩,卢俊去找国栋哥哥念书。
  淑真躺在床上,额头上捂着一块湿巾,不住的喘着短气。

  芦花告诉林先生,山上有种草,能退烧,要不要她去采来给淑真喝。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林先生问。
  “卢俊他爸和我都喝过。喝了病就好了。”芦花说。
  “那好啊,只是还要上山,真是麻烦你了!”林先生说。
  “不麻烦,我去去就来。”

  芦花到了那座古庙边上。这里她太熟悉了。太多的往事,回想起来她会经受不住。她已经好久没到这里来了。
  环绕古庙四周,她顾不得想许多。三下两下找到了那种紫色的藤草,摘了一大把就往回赶。

  药熬出来了,林先生看了看,有模有样的一碗药汤呢。他端过去,让淑真喝了。
  芦花就在林家陪着孩子们。给他们做饭吃。过晌午了。淑真坐了起来,说这草药汤真灵,她好受多了。芦花走前,又给她熬了一碗。
  林先生心里感激,送芦花到门口时,问芦花说:“你以后早上,能不能把卢俊送过来?”
  “林先生是想......”
  “学堂里新开了个幼稚班,我想把卢俊送过去是再好不过的了。这样他能早点学东西。”
  芦花真是太高兴了,要是长河知道,他也该有多高兴啊。

  四岁半的卢俊,就这样每天跟着林先生去学堂。芦花心里还真的不习惯。四年多了,芦花没和儿子分开过。每天下午,她都早早的到林先生他们回家的路口去等。虽然卢俊才四岁多,芦花就已经从儿子的身上,看到了长河的影子。长河不在身边,芦花不敢去想他离得有多远,有多久,还要再等多少年。但是儿子让她感到,长河其实还在她身边......

  这天下午,芦花站在路口等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几个人朝这里走了过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磨难太多。

 
虔谦的头像
 #

谢谢评论!

 
敏敏的头像
 #

是阿牛回来了!

 
虔谦的头像
 #

给你先道出来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