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11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82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4)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4

 

               公元1986年,阿香为了要与儿子常常见面而要文思就读纽约曼哈顿的哥伦比亚大学的构想虽然好,但是实际实行起来,似乎困难重重。

               新生训练的前一天,他们的车子,只装了一些文思的潄洗用具,换洗的衣物及他心爱的书籍,就塞得满满的,什么都再也挤不进去了,连他做功课时用必不可少的收音机、唱机都装不下去了。

             「没有收音机的音乐或电视机的噪音,我怎么做功课呢?」文思紧张的问。

              「宿舍有宿舍的规章,我们今天先去看看还需要什么,明天我去看你时再带去给你,岂不是好?」阿香安慰儿子。

            「妈,别的可以不要,阿爸给我买的新收音机是一定要的,只要戴上耳机做功课,就不怕吵到别人了。」文思所谓的"新收音机"是多年前旺财由台湾带来送给儿子的新收音机,现在已经很旧了,不过它名字还叫"新收音机",文思己经习惯了,没有它就不能做功课。

              「嘿嘿,平常我们老是说你节俭,不乱买东西,那知你的个人财产居然这么多!」阿香吃惊地说道。

              「这就是有节俭名声带来的好处,除了新的音响之外,大部份衣物东西都是阿爸说台湾物价比较便宜,带来送我的。另外一些全是妈妈说我太节俭了,自己到各种大甩卖替我买来的。」文思笑嘻嘻的回答,没有想到这小子还挺幽默的呢!

               现在,住在长岛的蔡家母子,终于领教了在汽车拥挤的纽约开私人小汽车的困难之处。

               当天早晨,儿子文思驾驶,母亲阿香看地图,由格林可夫出发,地图上看起来只有卄五英哩的路程,一路上车挤车,开了两小时半之后,才远远地看见文思与其他中国孩子同住的"孔子楼",可惜纽约的交通实在太复杂了,她们的汽车在一大群车队中间,左转一个单行道,右转一个单行道, 转了四十五分钟光景,还在原来的那条路上,路的两边都被别人的汽车停得满满的,就是找不到一个路边停车位。好不容易远远看见一个停车场的牌子,上面写着;

        第一小时$9.99元,以后每半小时只收$4元!

        母子两人看了这样的牌子好像打了一个强心针一样,精神振奋地转来转去,开了很久才找到停车场入口,那里知道门口挂了一个大牌子;

               "客满"!

               真教他们母子哭笑不得。

              「妈妈,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把车子暂时停在路上一下,我将能够搬得动的东西先搬一些,妈妈坐在车中等我。」最后,文思只好这样说。

               文思一下车,一路上跟在他们后面的车群喇叭声震耳欲聋,阿香只得开了车子去兜圈子,又兜了半小时左右,才看见文思由马路那端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怎么一回事?拿了那么少的东西,去了那么久?我们的车再继续兜圈子的话,汽车可能没有汽油了!」阿香由车内探出头来气急败坏地问。

             「妈,在孔子楼住的学生,大家约法三章,规定一定要说中国话, 每说一句英语,就要花$0.25 钱硬币的罚款!这对我的国语太有帮助了!」文思欣慰地说。文思与母亲在一齐时一般都只讲英语,习惯了嘛!

               没有想到,真是没有想到!

               旺财与阿香千辛万苦背井离乡地的到美国来,就是希望文思能够学好地道的英文,适应美国当地的环境,原来文思心里竟想要学好中文!

             「怎么去了那么久?是不是去换两毛五分钱的硬币去了?」阿香真的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那是因为孔子楼一共有五层楼,我们大学一年级的新生住在第五层,没有电梯,要我们用双脚一梯一梯往上爬的。」

              「每天爬楼梯,对身体是很好的锻炼!

             谁知母子两人短短的对话,倒引起了路上车子喇叭声震耳欲聋,不但有人打开窗子来大声咒骂他们,还有有窗口伸出手来比着咒骂他们的手势!

               鉴于孔子楼附近的交通实在不方便,又几乎完全找不到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他们母子只得约好放学后,文思站在新生训练的那座建筑物的转角处专等妈妈, 决定母子不见不散。

                第二天清晨,阿香一早就起来打点文思带进纽约城内上大学的用品, 中午草草吃了一些残羹剩菜当作午餐,餐毕就急急忙忙开了汽车赶进纽约城去,因为她不愿儿子久等,心里认为早去总没有错。哪知到了那里才两点半,开车转来转去找不到停车位,再看油箱中的汽油已经耗尽,由长岛进城的阿香又不知道城中附近哪里有加油站,只得将汽车开出华盛顿大桥,到新泽西州去加油,加完油回来遇见交通大塞车,开车的人心急如焚,但是车子在车队中间走得像乌龟爬行一样慢呑呑,终于赶到约好的地点,街边的路灯已经亮了!只见路灯之下,文思好像败兵一般地坐在路边转角之处,远远见到阿香的车子挤在拥挤的车队里面,由远处开了过来,慌忙由地上跳了起来,手中提了一个麦当劳的纸袋。

             「妈妈,你到那里去了? 哥伦比亚大学附近一带就是有名的哈林区,非常的不安全,真把我急坏了,若是妈妈发生什么事情,我怎么向爸爸交代呢?下次妳不要再单独进城来吧!」文斯说话的口气虽然温温和和,但说起这些话的小大人的口气可把阿香吓了一大跳,多年来阿香一直都以在校学生陪读家长身分留在美国,不知道的人,若只听了儿子说话的口气,一定搞不清楚,目前在美国,他们母子到底是谁在陪谁呀?

             「你手里的纸袋中装了什么?不是麦当劳的汉堡饱吧?我们不是约好要找一家餐馆,让餐馆的仆欧替我们停车,我们母子可以好好吃一顿吗?」母亲问儿子。

            「妈,现在时间已经不早, 到餐馆吃饭太花时间,吃完饭已经太晚了,你一人赶回长岛,太不安全了!这个周末星期五,我坐火车回家去看妳,让妳在家中等我,比较安全得多。」做儿子的对妈妈说。

               儿子这么大了,,说的话又合情合理理,做妈妈的能不听吗?

            「难怪有人说在曼哈顿找一个停车位,就像向衣不蔽体的乞丐要求一件新衣服那么困难。」文思下了一个结论。

              下一个星期五下午,儿子果然远远地由曼哈顿坐了火车赶回家,他在火车站昏暗的路灯下等了很久,才看见母亲车子的头灯在茫茫夜色中开过来接他。

              「你不是说新生训练五点钟就结束了吗?我由五点一直等到八点,生怕发生了什么事情,又赶回家看看电话录话机,有没有留什么话,等再赶回火车站来,已经让你久等了。」阿香非常抱歉的说。

               「新生训练是五点钟结束没错,由学校走到地下铁道的车站要花一些时间,等候地下铁也等了好一阵子,坐了地下铁路,到火车站中间也要很久,无法赶上预定的长岛火车,只好等下一班,到了格林可夫的火车站,天色已经大黑,可是又没有恰当的零钱打电话,妈,如果有人发明一种无缐的电话就好了。」文思饿得有气无力的说。可惜那时候移动电话手机还没有现在这样普遍,文思只得说说罢了。

               吃完晚餐, 儿子帮母亲将厨房整理一下之后,就捧了几本书, 扭开电视,坐在沙发上看起书来。

             「咦?今天星期五,怎么不去看看你的朋友们吶?」做母亲的问。在高中的时候,这些孩子们一聚头,往往可以混到清晨四点的。

             「妈,我的朋友都到别处去上大学,学期中间,没有人留在格林可夫了!」

            「什么,都不在本镇了吗?

             「是啊!」文思继续看书。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2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文思长大了!读来有几份心酸又有很多温馨。

 
余國英的头像
 #

這就是最好的讀者,能體會父母的心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