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转贴:走进非洲(3)-历尽艰难登上顶峰

 

第四天,爬Great Baranco Wall,抵达Karanga 营地,海拔4000米左右,6公里,主要目的是适应这里的海拔

早餐还是非常好,可我今天看着啥也不香,我们仨强迫自己尽量多吃些,喝了稀饭,新鲜蔬菜和芒果都吃掉了,鸡蛋饼也大概吃了。整理好行装,9点上路。背夫Godlove领着我们。来到立陡立崖,直上直下的峭壁前,让人望而生畏。这一路手脚并用,在陡峭危险的山石间爬行,有的地方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很有挑战性。我和五夫的重物都由向导和Godlove背着,两个相机一个向导拿一个,他们瞅准时机给我们拍照。他们三人陪着我们,很cheerful,我们虽然累,但是受他们的感染也时常露出笑脸。

山里多云,天气变化无常,开阔壮美的景色刚刚看到,等拿出相机时,一片云彩飞过,景色立刻被遮住了。一路植被不少,属于荒原(Moorland)气候,有些地方还有一些矮小的松树,各种火山石千奇百怪,非常迷人。远处看去,五仔说像黄山。这天翻过三座大山,在39004300米之间上上下下,很辛苦,但总体状态比昨天好,在这个高度反反复复走,就是为了适应高原海拔,减少高原反应。五夫头疼症状基本消失,我的症状减轻,可是依然感觉虚弱。途中见到一个背夫一不小心将头顶的大行李掉进了了深沟,他只好爬下去捡回来。这一天攀爬6公里,历时3小时20分,于中午时分来到Karanga营地。这里是一片开阔的大斜坡,这时天气不错,一会儿太阳,一会儿多云。

吃过午饭,回到帐篷休息,我睡了一觉,醒来后头疼。后来打起精神穿好衣服走出帐篷,外面云雾缭绕,远处的风景看不清楚。晚上7点我们的晚餐好了,滚热的蔬菜汤,喝下去好舒服,然后是牛肉米饭,配上茄子等蔬菜做的sauce, 特别可口,最后还有一盘新鲜水果。本来感觉没有任何食欲的我,意外地吃了很多,五夫说,出来爬山,两个人脾气都变好了,我点头同意。五夫接着说,现在自身 难保,哪有力气斗嘴争吵。吃饭过程中,五仔出去一趟,回来对我们大声说,赶紧出来看!我们走出帐篷,不禁惊叹,哇,月色中,山下摩西镇灯光闪烁,背后乞力 马扎罗雪山高耸矗立,抬头仰望天空更是让人惊叹。银河如一条白云穿过苍穹,星星密密麻麻,布满天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夜空,离我如此之近的夜空, 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晚饭后五夫五仔拿着照相机和三脚架,对着远处的小城,对着夜空,拍下美妙的景色,我虽然还是感觉劳累,可是美好的心情油然而生。

第五天,大本营Barafu Huts,海拔从4000米上升到4600米,5公里

一夜依然是睡睡醒醒,我还是头疼得厉害。五夫似乎好多了,五仔一直没啥事。早上起来,丰盛的早餐后,我们三人跟着背夫Godlove上 路了,两个向导和大队人马在营地收拾。今天路途短,向导告诉我们慢慢走,不着急。这一路很陡,我们小步慢爬,出乎意料我的头疼症状消失了,可能有些适应高 原行走了。我在队伍里走得最慢,大家随着我的步伐,慢慢悠悠,一路基本在乱石碎石中穿行,没有任何植被,休息时看见一只圆圆的小老鼠,也不怕我们,看到他 觉得好可爱。偶尔也能看见一只黑乌鸦盘旋,让我感叹生命的强劲。五夫今天似乎特别活跃,他说从此我们每走一步,都是人生新的最高点,还一直不停地梦想着下 一个登山计划,攀登珠穆朗玛峰。我说,你和儿子去吧,我哪也不去了。我接着对他说,你少说几句吧,节省能量好爬山。他说,跟着你后面好处多,走得慢,有精 力梦想,有精力计划未来。如果是他自己走,肯定走得飞快,气喘吁吁,那样就没有力气瞎想了。

我们这一路走得不算慢,三个小时后,来到Barafu hut,这里是最后一个营地,登顶的大本营,海拔4600米。 注册后向导让我们在凳子上休息,他说我们今天爬得太快了,帐篷还没搭好。我们在等待过程中,不少人昨夜出发登顶,现在刚刚从山顶上下来,这时惊喜地看到出 发前碰上的英国中国留学生男孩,也下来了,五夫赶紧迎上去祝贺,并和他合影留念,从来没爬过山的小伙子,凭着坚强的毅力成功地登上了第一座山峰。他说累惨 了,最后一小时连滚带爬上去的,他可以拿证书了。他还把剩下的高能食品给了我们。

帐篷准备好后,我们先进去歇息了一下,然后吃午饭,我们就在海拔4600米的大本营养精蓄锐,准备午夜开始冲击顶峰。晚饭吃得很早,只有5点多,都是容易消化的pasta,很好吃,但是我的高原反应又回来了,没有任何胃口吃。吃过晚饭,向导让我们立马早早睡觉,告诉我们衣服一定要穿暖,防风外衣外裤里面要穿薄厚三层,还要戴厚手套,棉帽子,面罩,穿厚羊毛登山袜子等等,非常细致,因为山顶温度零下20多度,风又大,穿再多也不会感觉热。我在帐篷里头痛难受,翻个身心脏都会突突突猛跳,可是后来居然昏昏沉沉睡着了两个小时。五夫五仔都睡得不错。
 


第六天,登顶 -- 海拔从4600米上升到5895米,再降到3100Mweka营地,25公里

夜里11点,waiter给我们送来热茶和ginger cookies,我们一层层穿好衣服,把三个背包装满水,高能食品,照相机及一些用品, 我们三人,两个向导及我们的背夫一行六人 于午夜12点整出发。这一晚天空能见度极好,我们早已高高于云端之上。一路上看到一队队登山者的头灯闪烁,蜿蜒而上,像一条断断续续的长龙在夜空中穿行。

就这样我们从海拔4600米的大本营出发,副向导在前,我,五夫和五仔在中间,然后是背夫和正向导压阵。开始爬过45分 钟很陡峭的大石头堆,这时海拔越来越高,开始感觉氧气严重不足。攀登的速度虽然很慢,可是依然气喘吁吁,我们慢动作像太空人一样行走。这一段是很陡的之字 型山路,行走在冰川雪地里,寒风凛冽,山路无尽漫长,星空下月光皎洁,虽然是黑夜,可是脚下的路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一路低头前行,不敢怠慢,偶尔停下来喝 口水,吃点东西,补充能量。我知道,一旦慢下来,脱离队伍,一切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我跟随着队伍的步伐,可是越来越觉得难受得无以 忍受,一下子呕吐不止,好不容易吃下的一点东西都吐了出来。想喝点水补充一下,可是悲催的是水袋的管子已经冻住,无法喝到水了。我难受到极点,这时好像失 去了意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已经无法主宰自己,这一段我已经没有任何记忆。无穷无尽的之字型山路我不记得是如何爬完的。等我有些意识的时候,天 空已经亮了,抬头看到的是山脊上非常陡峭的登顶之路,我的状态越来越差,后来我们的队伍放慢脚步,可是我依然很糟糕,走路如同做梦,路边景色及周围发生什 么全然不知。奇怪的是五仔同向导说的一句话我却听见了并记住了。他对向导说,“这是我一辈子做过的最难的一件事,可是你们每个星期都在做”。

我就这样歪歪斜斜地走着,五夫五仔时不时地扶 我,他们自己也爬得相当艰难,最后他们的背包都由向导帮忙背着。隐约记得最后一段路,副向导拉起我的手,放在他腰间的背包带上,然后他拉着我低头前行,这 个过程中我还是头痛恶心,又吐了一次。我望着近在咫尺的陡峭山峰,却有远在天边的感觉。如同生死考验,多少个瞬间我都在进和退中挣扎,恍惚中不知自己到底 在做什么,刺骨的寒风不仅冻僵了我的身体,也凝固了我的灵魂。可是冥冥之中我的内心深处只有一个信念,绝不放弃。就这样历尽千辛万苦,经过绝望般的挣扎, 我登上了主峰,Stella 峰,海拔5745米。我一下子瘫倒在标志牌下。

主峰上还有一个第二站,高出140米, 是真正的顶点。但是要走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坡度缓和多了。我似乎感觉有点力气了,拿起登山杖,接着以乌龟的速度前行。高山缺氧,我还是恍惚如梦,迷迷糊 糊中感觉到向导拉起我前行,就这样在极度不适中,不知过了多久,当我抬起头时,发现峰顶就在眼前,我登上了乞力马扎罗的最高峰 Uhuru Peak! 海拔 5895米!向导和我拥抱祝贺。我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此时泪水像洪水一般倾泻出来,我等待五夫的到来。几分钟后,五夫登顶,我俩紧紧拥抱在一起,失声痛哭。我们的银婚25年,在挑战极限的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山峰上庆祝,高山为我们作证,冰川为我们祝福!

我们到达顶峰时间,20131221日上午720分。

在顶峰上驻足了有半个小时,往回走到路感觉好多 了,这时我才有精力注意到山顶美妙绝伦的景色,壮观的冰川让人震撼,这样的景色只有登到顶峰才能看见,我停下脚步凝望着美得让人窒息的冰川,皑皑白雪,一 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充满心间。下山的路虽然还是陡峭漫长,可是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登山前,俺的万维好姐妹春阳,雨露,在水一方,若敏等让俺代表她们留下纪念,俺打印了一个五彩旗,上面写着万维姐妹和日期。姐妹们,咱们一起高兴吧!(左下角的照片为证)

 

回程的路线虽然是下坡,可也很难走,到处都是碎石,而且很陡,走得也非常辛苦,我们三人都摔倒过。我看见五仔摔得很痛的样子,他却说,我根本不care,这点痛跟登顶相比是
nothing。下山的路走了有4个小时,回到营地时,中午11点半。我们的团队纷纷向向我们祝贺。说我们是英雄。向导让我们先小睡一下,然后吃午饭,大厨做了一锅咖喱蔬菜,还有新鲜菠萝,我吃得好香。在高原这几天从没有像这顿饭这么香。

吃过饭,我们接着下山,沿着完全不同的Mweka路线,一路经过寒带,高原沙漠,荒原,到达热带雨林的边缘,非常平静美丽。下午6点到达Mweka营地,海拔3100米。从头一天午夜到现在,我们上下25公里,体力消耗极大,却是最有成就的一天。晚饭是辣汤,黄瓜米饭,各种青菜黄豆做的sauce,非常好吃,最后是新鲜鲜菠萝水果。这一夜,我睡得如同baby,真叫香甜。

第七天,营地到公园大门,3100米到1800米,9公里

俺听向导的吩咐,一早6点起床,6点半吃早饭,最后的早餐依然丰盛,还有最后一个新鲜菠萝水果盘。7点 准时出发下山,刚一出发,马上进入热带雨林,大自然很奇妙,如此界限分明,一路参天大树,还有各种千奇百怪的热点植物,非常赏心悦目,我们边走边拍照,下 山的路舒服多了。走在半路时,我们看见一只猴子在林中穿越,黑白颜色,大大的长尾巴,在树尖上跳来跳去,把我们看得好开心。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我们 来到公园大门,先到充满节日气氛的办公室排队注册,填表,领取登顶证书。然后我们的15名随行非洲兄弟为我们庆祝,他们排成一排,高唱乞力马扎罗之歌。这时大卫赶到场,祝贺我们。五夫然后发表感言,谢谢大伙给予我们的帮助,并给所有随行人员发小费。我们此行达到了终极目标,没有黑人兄弟的帮助,无法想象能登顶,我们按最高标准分发了1300美刀的小费。几个特别的人,如我们的随行背夫,大厨,服务生,toilet boytent boy 等我们还额外多给。过后他们都非常感激,纷纷过来和我们拥抱,依依惜别。

 

离开乞力马扎罗山,大卫把我们送到摩西镇附近的一个田园式酒店,七天了我们没有洗澡,没有上网,没有睡过真正的床,在这里我们得以彻底放松,彻底休息。这一夜我们睡得无比香甜,第二天我们精神饱满地迎接此行的下一个Adventuresafari,去非洲大草原观看野生动物。

(评论关闭,谢谢跟读!)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