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七十五 人各有志

半涩时光

 

                                                        七十五

                                             人各有志

                     

        方桐拿着颜总给的一百块钱去彩色复印,颜总交代一定要开发票,可复印店的老板只有收据,收据就收据吧,总比什么没有强。彩色复印的效果还挺好,虽有有一点的色差,可在非专业人的眼里就很漂亮了。方桐用双面胶把这图粘到椰子汁的罐子上,还挺漂亮的。包装盒也做好了,可以装八只,图个吉利,不都喜欢“发”嘛,什么事都往八上靠,电话号码有八的就得多交钱,圆月说她家里申请装电话才批下来,还找人的呢,结尾弄个八,多交一千块!人的心理真脆弱,都喜欢听好话,不管这好话有多么假,说你发就发了?但是既然现实如此,就顺从了吧,不然人人翻白眼给你看可也够受的。

       方桐提着做好的东西来找颜总,正遇上上次那一男一女两青年又在和颜总谈话,方桐坐下听着,也许这就是以后的同事了,他们谈什么也关心关心……女青年个头不高还算苗条,直听她说她想好了,她愿意承包这个区域的销售……男青年看上挺不错的,却吞吞吐吐的表示承包不了……什么承包?方桐想了一下明白了,这一定是这个颜总希望把这个地区的销售工作给承包出去,保证销售多少,完成怎么提成,超额怎么奖励,如果没完成……这还是有很大风险的,也许弄得不好不但赚不了钱……方桐仿佛看到那凄惨的场面一样,好在,好在自己应聘的工作与这个业绩没关系,但收入肯定也是不会高的……这个社会现在就是相互利用与逼迫,人就像满是漩涡的长河里的浮萍,谁也说不清上一秒钟的得意在下一秒是否会被吞噬,眼前的这一男一女本来是同样的销售,可现在女青年有资本承包了,男青年只能跟人家后面跑了,这难道仅仅是个胆量问题?如果有一天让自己也来承包,自己行吗?……

颜总把方桐带来的东西看了看,闲聊似的问方桐就读的青果学院有哪些熟悉的教授?有设计方面出名的吗?当然有,有个教授一次给南方某家歌舞厅画张效果图,就这么一张效果图,费用一万块!颜总似乎很有兴趣,希望方桐能提供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说是以后要拜访拜访……方桐心想,这是要干什么?找师傅还要徒弟干什么?颜总似乎察觉到方桐走神了,笑着解释说要与这里名家多交流交流,多建立关系,为产品和企业扩大点知名度嘛。

方桐出来就感觉有点不妙,可又不愿把希望都掐断,明知山有虎还不得不向山上行,不到水落石出的时候哪里愿意放弃?但当回来把情况搞清打电话给颜总后,再找颜总都是让回去等等,说什么到时会通知的。

江湖的险恶果然厉害,方桐白忙活了一场,只留下几张底稿和用剩下的彩色复印稿。奥,对了,还有洋人帮着拍的样品照片。这实在算不上什么打击,大家都没什么收获,反正还有半年时间呢,再说吧。

最近同学们一有空就会谈起下一步怎么走,有的还想再考,有的想从商,也有的想留在这个城市……方桐觉得大专学历还是低了,可考研还需要英语,再说这大专考研行吗?据说是可以的,但是要两名教授推荐……继续读书家里也支持不了了,就读这一点书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还指望早点挣钱帮着家里还债呢!方桐想到这个心里像刀割一样,出人头地真的这样重要?为什么?大家为什么不能平等一些?如果真的对什么感兴趣,就直接去做该有多好,干嘛非得强制学这个学那个?都说不拘一格降人才,可如今弄门英语套脖子上,上哪都得带着,好像不会英语就不让你活着一样,人家英语国家是不是都学汉语呢?中国的文化真的不行?让一部分愿意学的去学好了,什么都来个一刀切,切的人心灰意冷,花那样大的心血去记单词学语法,到最后连汉语都没学好,字也没写好,意思都没明白,整个就一假洋鬼子!有人说了,学好这个可以出国呀,出国干什么?虽然许多人出国有不得已的苦衷,不一定就是简单的跟风。这一点方桐倒是同意豆芽菜的,豆芽菜说我才不要出国呢,自己国家的文化还没明白呢,弄什么人家的!自从与黑枣打过架以后方桐有意回避与豆芽菜多接触,豆芽菜也明白,但许多时候还是比较大方的同方桐圆月几个一起说说话,并没有像黑枣那样见到方桐就绷着。豆芽菜是有这个资本的,家里父母都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兄妹两个,哥哥已经工作,经常出国……她说出这样的观点让方桐对她多了一点尊重,起码是有点思考的,不像有的人稀里糊涂的,如果仅仅就是为了个人的生活,其实在哪里又不行呢?就是穿好点吃好点用好点?就是考高学历其实也只是应付现实而已,拿着这文凭人家就认可你,将来是否真有什么贡献什么成果谁打包票?真有决心和恒心去追求什么哪里需要那一纸文凭?

杜甫好像就没考上,李白也是不去考……他们为什么考不了?是智力不够?也许有的植物适合在苗圃里繁育,有的只能在荒郊野外,那次去黄山看到很多奇特雄壮的大松树,如果都给移到公园会怎么样?还会有现在的遒劲吗?那个王夫之三十出头就开始归隐著书,家贫种姜,一生不改其志,取得成就令人仰望……方桐在这样的氛围里也在不断地思考着未来究竟怎么走,如果随大流,那么总是能活下去的,如果想这一生还有点作为就不能把太多的精力花在挣钱上,在那保健品公司见到的为利益而互相争夺的场面不断浮现,如果自己也是一脚踏进旋涡,肯定也逃脱不了那样的结局,今天去踩人,不去踩就被别人踩了,明天被人踩了再想办法翻身……在这里的旋涡里挣扎,最后筋疲力尽,能有什么好结果?只是活着,好像还有些体面,大概只剩下表面的空壳了……

 

 

 

 

                                                             0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十六点二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学历、能力、志趣、机遇与前途的关系,这些东东,太复杂了,哪里能主宰得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许多时候世俗里的所谓成功也就没有太多的价值了。

 
追梦的头像
 #

当时的出国风确实有点盲目,大有只要离开中国去哪都行的架势,有人去了拉丁美小国家,真搞不懂为什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喜欢跟风的确是一大特色。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俗话说,哪里黄土不埋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就是,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