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美国的超级邮政区号 作者:诗儒,海云译

三年多前,我们从加州搬来新州,为了两个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我们一次次飞新州在好的学区里寻找住宅,最终选择了山湖镇,这个美丽的小镇给了我非常安逸宁静的三年。儿子考进不错的大学使得我对山湖镇更多了一份感激,可没想到儿子的感觉却与我的相去甚远,他从大学回来度寒假时与我提到有个Super Zip, 谈了他的感想,我觉得在加州出生和长大的孩子对东部这个小镇存在着一定的自我看法,看得出来他对加州湾区充满了感情,对山湖小镇的观感颇为负面。我请他把他的感想写出来,不是为了鞭鞑富人区,也没有责备山湖镇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很有意思的一点:当我们作父母的竭尽全力为了我们的孩子创作条件,而孩子却不一定认同我们认为的好条件是好的。不过,能跟儿子谈论这些还是挺让我安慰的,至少我觉得这种不同的经历令他成长,也是对他个性的一种锻炼。

商业内幕最近发布在其网站上的一幅地图,名为美国的超级精英生活在这些邮政区号。 ”   二十个邮政编码地区列为美国最精英和富裕家庭最为集中的区域,这些区域被称之为“超级邮政区号区域”。其中一个邮政编码是: 07046 ,那是 新泽西州的山湖镇的邮政编号。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住在山湖镇,所以我可以证实新泽西州的这个小镇是多么的精英(或者说“富有”)。我第一次偶然的在脸书上看到我的几个山湖镇高中同学张贴的文章,诸如:我的上帝!山湖镇太棒了!或者耶!我们是有钱人!,他们似乎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法。但是我正如我的许多朋友一样,质疑被标记为美国最贵族的区域之一,这样的标记本身是否是一个真正的好东西?

在搬来新泽西前,我们家住在帕洛阿托,那是硅谷的心脏地带,高科技公司如如苹果电脑、惠普和特斯拉汽车公司,以及著名像史蒂夫·乔布斯那样的人物还有许多诺贝尔奖得主都在那里。房屋的价格是全美国最高的地区之一,学校系统始终排名在全美的前100之内。不用说,许多住在帕洛阿托的人家被喻为是极其富有和成功的家庭帕洛阿托,却令人惊讶的不在商业内幕列出的超级邮政编号区域的列表中。

原因是什么呢?最可能的答案是在于社会经济的层次。帕洛阿尔托的富人可能比那些在山湖镇的富人收入和资产要高,但超级邮政区号区域取决于那个区域的财富平均水平。山湖镇通常被看作是新泽西州最富有的小镇,这又取决于:这百年小镇几乎所有的居民都有着高收入和价值百万元的私宅物业,其中有许多私宅建在镇上的几个风景秀丽的湖泊岸边。与此相比,帕洛阿托的富人尽管可能会更富有,但那个城市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经济地位的群体。从我们帕洛阿托的家过去两个街区,那里就有一个拖车公园,居住着二十几户移动房屋的居民。公寓和镇屋在帕洛阿托也比山湖镇多得多。因此,帕洛阿托的平均收入相对就比山湖镇低,于是, 美国的超级精英行列邮政编号区域就把被帕洛阿托撇除之外了。

作为一个超级精英(或富有)邻里的带来的环境结果,尤其是对未成年人还需要上学的人来说,我的经验是:我在帕洛阿托的同伴比在山湖镇的同年人更开明和更具有包容性,山湖镇的学龄孩子较为保守也具有浮夸的习惯。 山湖镇最大的问题是18岁以下的人90-95 %是来自富裕家庭,因此大多数在物质上被宠坏了。一直到进入高中之前,这些孩子只知道和认识其他富裕家庭的孩子。消费习惯和金钱观都是在这种年龄渐渐形成的,并且会极大地影响他们后来的言行举止。山湖镇泡沫常用来形容这个早期的生活方式造成的封闭的不够开放思想的人。许多我的同龄人从出生到高中一直生活在山湖小镇上,当他们离开小镇去上大学时,很多人发现自己迷失了,对于新进入的世界完全没有准备,因为那个世界跟他们习惯了的不一样。

在山湖镇高中的第一年还藏着一个有趣的现象。如前所述,山湖镇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只为山湖镇居民的孩子设立的,但山湖镇的高中部却接受邻近的布恩顿小镇居民的孩子,一个在富裕程度上比上湖镇相差颇多的地区。两组(来自不同的城镇的孩子)之间的敌意在高中的头一年或两年中是显而易见的,山湖镇的孩子认为从布恩顿镇较不富裕的同龄人都在某些方面不如他们。如果你来自山湖镇,你可能有几乎用不完的金钱去商场化费,你的社会地位几乎是帝王的骄傲。如果你来自布恩顿小镇,你可能有很少或者根本没有这样的奢侈。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两个地区学生逐渐的相互了解,这些差异变得不那么明显,但我从来忘不了学生们面对面却凭着各自居住地区的不同而另眼相看的那种感觉。

这个观察的的结论是在山湖镇做一个普通的人要比在其它地方的社会标准严格得多。所谓“怪异的人在这里是被主群体避免的, 在背后取笑这些“怪异”的人的频率比他们可能在其他地区频繁。直至高中四年级初,我都是一个害羞的人,不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结果是,我被认为是这些怪异的人中的一个,而且我发现,那里所有的社交障碍比我在加州时多。我也有朋友,但我从来没觉得我像在加州根恩高中那样无拘无束。我的班上有几个男同学或许有些不寻常的女性化或者是同性恋,他们向我表示对山湖镇这样的环境的极度的不满和挫折感。其他的同学对这样的同学会迅速地审判和歧视他们,快速地传播恶意的流言。帕洛阿托恰恰相反,加州绝大多数人作为一个整体对同性恋人士是普遍接受和尊重的,这里你可以看到一个过于保守和过于审视评判社区的不足之处。

还有些不只是山湖镇常见的,其他社区也有的现象。在这里非法使用大麻很普遍,性行为开始于高中生低年级生中被认为是正常的。在多个场合,我看到同龄人在学校停车场,甚至在学校的盥洗室里吸大麻,当其他的同学正在课堂上课。同样的,我听到很多高中一、二年级女生吹嘘和谁有性关系,而他们并没有使用避孕药等,当然,这样的事情可能在低收入居民区更频繁,但是,令我奇怪的是这样的事情在这里不仅被接受而且被认为是的行为。

在超级邮政区号区域的文化也可能有很大的不同。你在衣服和配件的花费越多,你就被认为是越上层的人。我购买东西之前都会试图找到最便宜的(但仍然好看)的,但许多山湖镇我的同龄人并非如此。我的朋友中就有几个人当我告诉他们我经常在马奢尔购物时甚至当面嘲笑我。他们频繁的购物的地点诸如像J. Crew的,拉弗劳伦,以及布鲁克斯兄弟等专卖店。有一次,我提出要带一位朋友到马奢尔,这样我可以证明给他看,他可以找到他喜欢的东西但只需要付大约1/3或者一半的价格,但他拒绝了,他说,他永远不会踏进像马奢尔那样的商店。浪费金钱和贵族主义对我来说就是如此的骇人听闻,更不要说另一个事实,即我的男同学支付150元买来的衬衫在我看来是如此的丑陋不堪。

在学术方面, 山湖镇学区被评为是新泽西前10名的学区之一。老实说,我也难以置信。是的,人群中确实有聪明的人散落其中,但大多数山湖镇中学的学生是以体育为中心的,大多数人往往在平均分数与低于平均水平之间。可以这么说,我高中一年级在加州根恩高中学习的比我的三年在山湖镇高中学习得都要难得多或者说更具有竞争力。山湖镇需要家教提高学习成绩的学生的人数比邻近社区高得多。另外一个虚的一直困扰我的事情是学校喜欢吹嘘的有关其荣誉生的比例很大,但很多学生是用作弊的方式获得(此荣誉)。我不是唯一注意到这件事的,我的好几个朋友都抱怨考试时自己是如何和很多其他同学合作(作弊)。虽然大多数的AP和荣誉课程不会遇到这种大规模作弊,有些老师只是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发现或者是不关心也不干预。 

如果我似乎严重批评山湖镇文化的方方面面,那是因为我发现自己对大多数山湖镇认可的品质不认同。山湖镇本身是美丽的,社区是紧密而友好的,学校的设施和工作人员而言整体上也相当不错。我的问题是人,主要是指青少年。当然,我所列出的个案并非是普遍的,说所有山湖镇的人都自以为是贵族瞧不起他人喜欢论断他人和不诚实等是不合理的。确实,我对山湖镇的看法大多数是负面的。帕洛阿托也有很多富裕的家庭,但却有着多样性(或多元化),这种多样性的人口的存在,在青少年中促进了一个更容易接受和包容的心态。山湖镇上超过90%的居民是白种人,他们是新泽西州最富有的人群。我相信,因为这样的环境导致了山湖镇的一些青少年与我的相异。我不能说由商业内幕网站列出的其它超级邮政编码区域都类似于山湖镇,但我的经历使得我对这种所谓的超级区域即财富集中的富人区而不屑一顾。生活在一个超级区域中的感觉其实一点都不超级!

相关链接: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map-americas-super-elite-live-in-these-zi...

英文原文:America’s Super Zips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温连军的头像
 #

您有无奈的选择,但是我只能选择无奈。

祝马上愉快。

 
海云的头像
 #

我的选择并不无奈,结果是有点无奈,不过也是对孩子而言,我自己还是挺enjoy的。

问好了。

 
夕林的头像
 #

好文章!美国人过分强调体育和享受!

 
海云的头像
 #

美东富裕的美国人区域可能财产经过多年的积累,养成了一种贵族的高傲,令孩子不喜欢。西部毕竟历史短,硅谷又很特别,那里的人有钱的太多,大家已经不晓得去相互攀比财富,正如孩子说的与乔布斯住在同一个城镇的人有富可敌国的,也有普通住在拖车里的阶层,习惯了这种多元化,就不会凸显自己的财富。一直说中国人喜欢攀比,现在才知道美国的青少年间这种显富攀比的现象也是存在的,令不喜欢这种氛围的人难受,犬子大概就是吧。

如今他在布朗,布朗的大学生们非富即贵的也不少,但是可能年龄的关系,就很少听他说起大学生们间有这种攀比,不过,他也提到同学中有家庭富裕的,父母给孩子无限制的信用卡和随便上网购物的权利。还好,他提到时不是一种羡慕的口气,而是对这些同学父母一种不可思议不能苟同的感觉。我很庆幸孩子能有这样成熟的思维。

 
夕林的头像
 #

从你孩子的观点看,他已经接受了一个很好的价值观。羡慕!像我们这样的人,住在多元文化的区域,会跟舒心一些。

 
海云的头像
 #

谢谢夕林。所以我们家在谈论终究还是要搬回到加州去的。对于我们可能不会太久,还有三年不到,女儿高中毕业,我们就可以回加州了,可对于我儿子来说,他可能还有不少年才能完成回加州的心愿呢。

 
海伦的头像
 #

海云,到东部体验一下生活,感受到“东” “西”文化了。有趣的文章,谢谢分享。

 
海云的头像
 #

东西文化本来差别就大,硅谷又很特别,这里面的种种不同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确实是一种历练。

 
司马冰的头像
 #

一看到诗儒的名字,我眼前就浮现出那个阳光的小伙子,以及那个秀外慧中的小妹妹的形象。小伙子长大了,思想成熟了,看到这些文字,我想作为妈妈,应该很放心了。

 
海云的头像
 #

呵呵,儿子比较成熟一些。如今常常成为我的心理辅导员,有时妹妹的管教让我头疼,我会跟儿子视频或电话诉苦,我这边哭得稀里哗啦的,他那边静静地听着,听完了给我几条建议,通常都很有建设性的作用。

 
阿朵的头像
 #

kevin很有思想,我把这篇文章发给老大老二了,对年轻人有启迪。

 
海云的头像
 #

他比较能有自己独立的思维,不是那么容易被环境影响,我女儿就不然,女儿说喜欢山湖镇,因为她的的同学都说她是white asian, 她觉得fit in 很好,其实,我们看到她为了fit it, lost 了自己的identity. 

但我的写作对儿子却有一定的正面影响,现在他在为一个科学杂志写专栏了,以后我会把他写的有些科学方面的文章慢慢放过来。

 
春阳的头像
 #

Kevin很棒,很好的思考性文章。我儿子就是在Booton上到九年级才到这边来。

 
海云的头像
 #

作为成人,我没太感觉到镇民的“贵族”傲气,不过,经孩子提醒之后,再想想,确实小镇居民普遍存在一种优越感,包括我住进来之后,潜移默化都被感染,前两天与人聊天时我脱口而出说附近城镇的房屋都是便宜的不会增值的房产,然而马上想到儿子的这篇文章,斗私批修的改口:我怎么也开始这么看待小镇之外的地方了?!真是够狭隘的!我才在这里住了三年多,却已不知不觉有这样的思想,想想那些好几代都住在这个小镇的人,便能理解了。成人还会掩饰,青少年孩子们就都表现在言谈举止里了。

 
仲夏百合的头像
 #

诗儒对事物有自己的深刻思考和独立见解,有很正面的价值观,难得。赞海云这么优秀的儿子。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百合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富裕会滋生许多怪胎,每个社会都会如此,有时自己并不察觉。青年人有思想,于是,对事物看法有着自己独特思维。Kevin有思想有力度。

 
海云的头像
 #

富裕会滋生许多怪胎。。。太同意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