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首次参与政治活动 - 令人失望的20区众议员

  令人失望的20区众议员


          上周看到28号下午有和20区众议员 Bill Quirk 会谈的机会,我就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两周来每天关注 SCA5 的消息,从各文友的讨论中学到了许多关于加州公立大学申请的历史和现状,也开始筹划怎样从自己教育工作的角度给本区众议员 Mr. Quirk 写封信。正好有这个机会亲自把信递交到他办公室,何乐不为?


         我虽然早就是注册选民,但惭愧的是多年来一直是投票头天晚上才恶补各候选人的背景和观点;除了为保护本社区红木林斗争过,从未参加过任何政治活动。


        可这次不同了。


        首先是看到 SCA5 原件就百思不得其解:

SEC. 31.

 (a) The State shall not discriminate against, or grant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on the basis of race, sex, color, ethnicity, or national origin in the operation of public employment, public education, or public contracting.


         如果禁止 public employment or public contracting” “discriminate against, or grant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on the basis of race, sex, color, ethnicity, or national origin”为什么 public education” 就可以 discriminate against, or grant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on the basis of race, sex, color, ethnicity, or national origin”呢?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基石,决定国家的未来。有“discrimination”的公立教育制度,怎么可能走向没有“discrimination” public employment and public contracting 呢?

 

再就是,大学申请的准备过程最晚从 kindergarten 就开始了,因为K-12那13年建立的端正的学习态度,良好的学习习惯,是孩子去大学深造必不可少的基础。而这项提案只强调大学里各族裔间的比例不均,完全忽略了加州各公立小学到中学每年都喊打但从来解决不了的 “achievement gap” 问题。大学生间的差距是多年公立教育累积的结果,讨论如何提高西裔大学录取率而只字不提如何从小改善他们的教育环境和教育资源,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网上不知哪位律师写的公开信,太全面了,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也花了一天半时间,写了改,改了写,想从教育的角度去尽量公正地分析这个问题。校区一再强调,非裔和西裔学生被诊断为有学习障碍而接受特殊教育的人数多得不成比例,一定严格把关。他们中多少是能力不差,但受文化和环境的影响,很少做作业,更不用说复习和备考,到中学就开始多门主课不及格,导致成绩和智商间强烈反差,就算本身没学习障碍也看上去像有了,因为学校没有资金去提供任何其它服务来小班辅导。


          这些,我没提。

 

亚裔学生接受特殊教育的人数比例低得不成比例。好几位我工作过的亚裔孩子,测评结果明显显示记忆或理解力障碍,可父母或家教每天花几个小时帮他们补课,作业按时完成,所以成绩能过得去,可以按时毕业。


         这些,我也没提。


         我亚裔两个字都没提。我甚至在第一段去表扬 Senator Hernandez 重视西裔在全美人口中平均教育程度最低的问题,然后才批评他治标不治本,列举资料表明这个问题的根源。我希望这样去写,可以减少敌对的色彩,也许众议员可以听得进去。


         看到这次会谈的发起人和志同道合的四位参与者通过电子邮件有条不紊地交流信息,充分地做准备,我不得不感激这项提案激发了大家参政议政的热情。我也打印了相关文章,期待能用这个机会为教育出一臂之力。


          众议员办公室职员友好地把我们五人让到里面就座后,没想到Mr. Quirk 不但迟到而且态度冷淡,把原仅15分钟的会谈在10分钟内结束。首先,他声称 SCA5 一定成不了法律,没什么可谈的。原来他错误地认为 SCA5 还没通过参议院,经我们提醒后他才发现一月底已通过。然后,他坚持州长一定会否决 (veto),因为另一项类似法案曾被否决。但一位工程师与会者告诉他州长是无权否决 Amendment to State Constitution 的。接下来,Mr. Quirk 马上说自己对这项法案不知情,虽然最近接到很多亚裔的反对电话和邮件,但他本人还没时间去研究。我无语。这个会谈至少一周前预约的,他连礼貌性的准备工作都没做。最后,Mr. Quirk 提到德州在大学申请中采取“race-neutrality” 措施,以保证不同社区的高中优秀生都会有深造的机会,而不是拿教学条件有天壤之别的高中生相互对比,加州应该效仿。我彻底被雷倒了:类似政策 Eligibility in the Local Context (“ELC”)  2001年在UC就开始了,难道您真的一无所知吗?


           我们留下了准备的资料供他研究,失望地离开了。这就是代表我们选区的众议员吗?幸亏当年没投他的票,不然我气大了。


         想想也不能全怪他。Bill Quirk 主管的 Hayward 等区,非裔西裔不少。下月他要开始连任的竞选活动,自然立场要随机应变,哪边给他票数多就靠近谁。我们亚裔多少年来一直很少积极参政,更不用说捐钱或主动拉选票。一下子来五个平民,还没有媒体撑腰,谁会重视呢?


         来美国这18年,从上学到工作一直都觉得很受尊重,一直感激美国社会对人权保护的真好。今天是头一次发现,除非政界有人替百姓作主,权力是无法保证的。意见信,花再多时间写得再精彩,没有利益相关他们是不会读的。(mental note: 从此要关注政界人士变动,党派之争,政策的异同,为自己的一票负责到底不说,还要多参与和社区相关的活动。)

 

来回车程两个小时,见面10分钟,是我们五个素不相识但因为共同的使命走在一起的华裔第一次和政界的人近距离接触。虽然我们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至少清楚了面临的困难。下次再谈,一定会约华裔媒体同行,同时递交千人签名,还有其他政界支持者的 endorsement。 万事开头难。希望我们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把维权的路越走越宽。

 

ZT: http://suechen78.blogspot.com/2014/02/sca5.html

关于SCA5法案来龙去脉 by Sue Chen

这个铺天盖地的SCA5 对声中,我听的最多的是为华裔入大学机会将从36%降至14%,所以我们华人必须争取权益,反对SCA5”。我一贯反对那些试图给已有的成见找根据的文章,而且这是关乎教育,我花了一天时间梳理一下前因,后果,数据,理论。尽量得出一个客观的看法,于此与大家共享

 1.
前因:不对就改,修正,修正,再修

 SCA
Senate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加州宪法修正案)的缩写。 SCA no. 5 是在加州参议院提出的加州宪法第五号修正案. 由拉丁裔民主党加州参议员 Ed Hernandez提出。理由是加州大学中少数族裔比例太少,需要宪法允许公立大学录取时候考虑种族背景,平均受教育的权力。 

 SCA5
针对修正的是加利福尼亚州“209提案”(Proposition 209),全称《加利福尼亚民权动议》(California Civil Rights Initiative)。于1996115日,以54 :46的投票结果通过,经过几次法庭裁决之后,该提案已于19978月生效。

 
而加里福利亚州209法案《加利福尼亚民权动议》则是修正州宪法,禁止州政府机构在雇佣公务员,公共服务合同签订和公共教育中考虑种族,性别和族群因素。是由两位加州学者Glynn CustredTom Wood根据1964年民权法案起草。此提案使加州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在录取时参考种族因素的州。华盛顿州,密歇根州和内布拉斯加州也先后通过了类似法律

 2.
历史故事: 权利是争取来

 1964
年民权法案又是怎样产生的呢。这个跟大家熟知的马丁路德金有关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虽然黑人奴隶解放了,但是美国很多州还有种族隔离的政策,隔离且平等的吉姆·劳法。 比如黑人和白人不能通婚,白人与有色种族应该有分离的电话亭。白人小孩与黑人小孩的学校应该分开经营, 等等。根据阿拉巴马州法律,公共汽车也因此实行黑白分座,黑人做一边,白人坐一边。后来出一件事

 1955
121日,一位名叫罗沙·帕克斯的42岁的黑人妇女在公共汽车上因拒绝让白人座位给白人,被以蔑视蒙哥马利市关于公共汽车上实行种族隔离的法令因而被当地警员逮捕。四天后,马丁·路德·金在该市组织55000名黑人举行公共汽车罢乘运动,号召黑人不与邪恶的规章制度合作,不要再给汽车公司以经济上的支持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联邦地区法庭最终裁定,阿拉巴马州关于在市立公共车上实行种族隔离的法律是违宪。19561220日,马丁·路德·金宣布为期381天的罢乘运动结束

 1960
131日,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斯伯勒,一位叫裘瑟夫·迈克乃尔的黑人大学生来到一家连锁店的吧台买酒,遭到拒绝,理由是们不为黑人服务,入座运动由此开始。在此运动中,黑人们进入拒绝为黑人服务的地方,礼貌地提出要求,不理我我就赖在那,尽管骂,尽管笑。我该干嘛干嘛,做作业、读书。不到两个月,运动就扩大到了美国南部五十多座城市。虽然有许多大学生在中被捕,但马丁·路德·金早已向他的同胞发出了号召——“监狱填满

 1963
马丁·路德·组织了争取黑人工作机会和自由权的华盛顿的伟大进军权集会,并发表著名《我有一个梦想》演说,终于美国国会在1964年通过《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内容规范了美国境内不得采取种族隔离,也规定对黑人、少数民族与妇女的歧视性作为为非法

 2.
: 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

 Affirmative Action
一般翻译成平权法案,或者肯定性行动计划。但是我觉得既然是平权,应该是大家同等机会,为什么有些人得到不同对待,所以我宁可用肯定性行动计划这个名词

 
那么,肯定性行动计划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
肯定性行是黑人经过长期斗争而取得的一项社会保障。就是为了保障少数族裔享受平等机会,给他们一定程度的倾斜优惠

 1961
36日,是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于签署的一份行政命令( Executive Order 10925),第一次明确要求联邦政府实施肯定性行该命令决定建立总统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President's Committee on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宣布美国政府有明确的义务,推动和保证所有人不分种族、信仰、肤色或民族血统,在受雇于或申请联邦政府的职位时,在争取联邦政府合同时,享有平等的机会。旨在但是长期种族隔离的情况下,消除政府内部以及相关企业中的就业歧视,并要求与政府签订合同的承包商应采取肯定性行,保证求职者的录用与雇佣的晋升不涉及他们的种族、信仰、肤色或民族血统。总统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在1964年民权法案改成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EEOC)。

 1965
924日,约翰逊总统签署的第11246号行政命令是对肯尼迪总统签署的第10925号行政命令的补充。约翰逊说,对于一个多年戴着脚镣的人,你不会仅仅解开他的脚镣,将他领到起跑线上并对他说你自由了,可以与别人比赛了 虽然有民权法律方面的进步,但对于大部分美国黑人来,长期以来的奴隶制度,贫穷、失业,他们的情况比起白人相差甚远。这从失业率,婴儿生存率,贫困人种比率等数据充分体现。即使机会之门为他们打开,他们也无力穿越。我们不仅仅寻求法律上的公正,还有人类的能力上的平等,不仅仅是权利和理论上的平等,还有事实和结果上的平等。We seek not just legal equity but human ability, not just equality as a right and a theory but equality as a fact and equality as a result. President Lyndon B. Johnson's Commencement Address at Howard University: "To Fulfill These Rights" June 4, 1965

 1967
1013日,通过行政命令11375Executive Order 11375), 针对11246号行政令的修订,肯定性行延伸至妇女,把列入受保护类别

 
那么,这些动机纯正,心意正面的倾斜政策-肯定性行动计划-有用
实不然,那些因为族群被照顾进好学校的学生发现跟不上,教授的进度是比照班上大部分学生,如果你的成绩只能上二流大学,就算把你照顾进一流大学,你也念不下去。

 
The Atlantic这篇文章的数据(http://www.theatlantic.com/national/archive/2012/10/the-painful-truth-ab...),加利福尼亚州“209提案”(Proposition 209) 取消肯定性行对少数族裔的特殊照顾,大家公平竞争,黑人入学率降了50%,拉丁族裔降了25%,但是毕业比例没有减少。就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一家学校的数据,209提案之后,黑人四年毕业率比1990年初翻了一番。

 
就是说,嗟来之食不好吃,吃了也要消化不良,拉肚子

 3. “209
提案”(Proposition 209 California Civil Rights Initiative)

 
因此,于199611月,两位加州学者Glynn CustredTom Wood根据1964年民权法案起草,修正州宪法,禁止州政府机构在雇佣公务员,公共服务合同签订和公共教育中考虑种族,性别和族群因素。此法案又称加州民权提案(Proposition 209)。此提案使加州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在录取时考虑种族因素的州

209
号提案的原则很简单。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不应因为他们的种族,而受到歧视,或者授予特殊照顾。由于资源是有限的,仅仅基于种族的因素,照顾一个人,势必剥夺了其他胜任之人获得成功的机会

 
除了加利福尼亚州,其他七个州禁止肯定性行动:密歇根州,佛罗里达州,华盛顿州,亚利桑那州,俄克拉荷马州,内布拉斯加州和新罕布什尔州。佐治亚大学禁止了相关规定

 4. 209
号提案后

 209
号提案之后,非洲裔美国人的毕业率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增加了6.5%,上为显著的是加大圣地亚哥分校,从26%到52%。

 
根据这篇洛杉矶时报的文章(20107.12 http://articles.latimes.com/2010/jul/12/opinion/la-oe-lehrer-affirmative...),即使没有种族的加分,少数族裔的入学率还是上涨了,只有白人的比率降了: 拉丁裔学生大一本科入学率从1996年的15.4%(5,744人),上升至2010年的23%(14,081,增145%)。亚洲学生从29.8%(11,085)到37.47%(22,877)。美洲印第安人原住民略有下降,从0.9%至0.8%,但其绝对数量增加,从360531。非裔美国人从4%(1,628)升至4.2%(2,624),升幅不大,但录取新生人数升了近50%。

 
唯一下降了的类别是白人,入学新生44%(16,465)跌至34%(20,807)。

 
但是,209号提案自1996年以54.6%:45.4%过以来,风波不断,包括案件判决,反对提案

 
比如,2010年太平洋法律基金会告三藩市,因为三藩市在公共工程的竞标中,特殊照顾了少数族裔和妇女。太平洋法律基金会说三藩市的做法违反了209提案。三藩市说不必完全遵照209提案,因209提案违反美国宪法。加州最高法院裁定,209提案有效。

 2011
Senate Bill 185 提案允许加州大学和加州州立大学在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许可的最大限度内,在录取时考虑种族,性别,族群等因素。此法案在加州参众两院通过,但被州长杰瑞·布朗否决。

 
除了加州,美国其他地方也一

Grutter v. Bollinger
案例,这是2003年美国最高法院支持在大学录取中采取平权的一个标志性案例。Barbara Grutter, 密歇根州白人女子,以3.8 GPA 161 LSAT 绩被密歇根大学法学院拒绝了。她状告密歇根大学(Lee Bollinger是当时人密西根大学校长) 给其他少数族裔加分,也是一种种族歧视。最高法院的以5:4判决密歇根大学赢了。法庭的多数意见由桑德拉··奥康纳法官起草。判决表示,美国宪法不禁止法学院出于为教育得益于一个多样化的学生群体的专门目的,而在录取中参考种族因素。录取中可以对少数群体给予优先,但必须针对每个申请人的个案具体对待,考虑综合因素,而不是预设名额。法庭认为法学院意图保证足够数量的少数族裔学生的确是一个专门目的。法庭预期25年之后,大学录取中平权应该不再必要。 

所以,在教育领域,为了学生群体多样化,给少数族裔加分是允许的,那么SCA5是不是这样的出发点

 5
关于SCA5

 
州参议员Hernandez提交Senate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5SCA5), 图删除209法案中关于高等教育的字

 Ed Hernandez
是拉丁裔民主党加州参议员。他的理由是加州大学中少数族裔比例太少,需要宪法允许公立大学录取时候考虑种族背景,平均受教育的权力。 

 Hernandez
指出,加州大学2013年新生中,亚裔36%,白人28.1%,拉丁裔27.6%,非裔4.2%。其中,圣地亚哥分校和尔湾分校的亚裔新生甚至超过45%。美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2013年,加州人口3833万,白人比例39.4%,拉丁裔38.2%,是第一大少数族裔,亚裔其次,约占13.9%,非裔6.6%

如果按照族群在人口的比例来录取大学生亚裔人口约占13.9% 但是亚裔占加大2013年新生的36%SCA5造成的后果是: 裔入大学机会将可能36%降至14%

关于Hernandez动机,他在这个电话访谈中说的很清楚(http://vimeo.com/86149155),第一,他希望公立大学能够录取各个族裔优等生,包括少数族裔。第二,他本人是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的受益者,他希望其他拉丁裔也能因此过上美好生活

首先,我们看看Hernandez的背景。生于1957年,毕业于Bassett High School 该校94%是拉丁裔,加州统考分数API694分,全加州排名3/1010为最高),其后在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Fullerton取得学士学位, Indiana University 取得验光师学位, 为验光医师

Hernandez
说如果没有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他就上不了大学,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功

首先,他本人的个案不代表大多数,而且,录取名额有限,他因为是拉丁裔得到了入学资格,可能另外一个白人孩子,同样的成绩,却因为是白人被他挤掉了,这个难道是公平的吗。本来,因为肤色,种族的原因剥夺机会,或者给予机会,都是歧视。他说我们要录取每个族裔德优秀生。那是不是说,你们华裔自己比去,不要抢我们拉丁裔名额

其次,在过去二,三十年里,有充分的数据表明肯定性行动不解决问题,那些因为族群被照顾进好学校的学生发现跟不上,进去了你也念不下去。杜 克大学Arcidiacono, Aucejo, Coate and Hotz (2013) 的研究表明,209法案实施后,加大毕业率上升了4.4%,而导致这个上升的两个主要原因是:1209法案使学生和学校间的双向选择更为合理有效;2 209法案实施后学校增加了对学生的投入

最后,我们加州的教育系统将会成为什么样子,应该鼓励学生认真学习,均衡发展,成绩(merit)-包括德,智,体,美-是唯一的标准,还是有些人可以因为非个人努力而得到额外的加分。最终,在日益全球化的时代,难道,我们的大学生跟日本的毕业生,芬兰的毕业生比较,不是比学术研究的高下吗

 6. SCA5


 2014
130日,SCA5在加州参议院投票通过[4]。州参议院由28名民主党和11名共和党议员组成,投票结果依党派划分:27赞成,9票反对,3票弃权。SCA5提案将进入下议院等候票决
 

  哪位投了反对票,哪位投了支持票。一目了然,难道是分党派投的票?刘云平(Ted Lieu),刘璇卿(Carol Liu),余胤良(Leland Yee)等民主党参议员也是该修宪案的支持者
http://openstates.org/ca/votes/CAV00096227/

民主党赞成,共和党反对。目前(2014年)下议院也是民主党多数。如果在下议院通过,此法案最快可以进入201411月的选民投票,超过半数支持就成为加州宪法

 
共和党议员持反对态度,认为K-12学校(基础教育)才是大学生退学的原因。 

 
议院少数党领袖鲍勃·赫夫(Bob Huff说。这项法案,意想不到的后果就是,它实际上使我们的公立学校因种族,性别,和其他方面歧视学生。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共和党参议员Joel Anderson说,加州应该限制国际学生的入学,从而给加州儿童创造更多的入学机会。 SCA5提案不给我州高校更多的空间,这只是象同一艘泰坦尼克号船上,重新排位而已

 7.
说纷纭

 SCA5
有几十个支持它的组织,包括加州大学学生会

 
华人团体和一些民权组织则强烈抗议

 
美国民权联盟与加州学者协会发表声明反对这项立法:“1996年,加州人民以压倒性多数投票结束了公共就业、公共合同,以及公共教育的种族优惠权。209号提案已经生效了17年,加州已走向无色政府,并因种族和性别中立的政策,提高了高等教育的毕业率。而今SCA5寻求反时钟而行,回到种族意识政策的时代,给予某些特定的种族或族裔学生不同的优惠。

 80-20
进会是美国最大的亚裔促进会。宣布会协助加州的亚裔, 对加州宪法5号修正案(SCA5)。80-20进会主席吴仙标说:“80-20非常警惕, 某些亚裔政客,违反了最基本的民主原则 -- 为自已的选民服务 。民选上台的官员们应该代表的是他们选区的民意。这叁位参议员却以为新移民们不懂美国政治的原则,可能为了自已政治的前途,而背离了自己选民的利益。”   http://www.80-20initiative.net/pdf/20140221-PR-SCA5.pdf

 
美国民权协会的会长,209号提案的作者,Ward Connerly 认为SCA5和以前的相关提案的动机是试图让更多的拉美裔进入加州公立大学。他说:我希望参议员埃尔南德斯和他的拉丁裔党团成员发挥领导作用,向他们的选民解释SCA5。。。拉丁裔党团现在占议会的主要席位。我们该让大学决定他们要招什么学生。

 

 

附上:我的信


To: Mr. Bill Quirk, Assembly Member 

 February 28, 2014 public education

Dear Assembly Member Mr. Quirk:

How are you?  As a registered voter who has been working for the public schools in California since 2000, I’m writing to share why I am against SCA-5 from an educator’s perspective.    

First of all, I applaud Senator Hernandez’s intention to raise the college admission rate for underrepresented ethnic groups such as Hispanic students. As the nation's largest ethnic minority, only about 13 percent of the 53 million Hispanic population has a bachelor’s degree while that number is about 30 percent for the general popul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2011). While about 22 percent of elementary and high school students in the US are of Hispanic origin, that number dropped to about 14 percent for current undergraduate and graduate students in US colleges (School Enrollment Data 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 2011).  As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becomes increasingly important for stable employment, no wonder that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concluded that “the situation of Hispanic educational attainment is cause for national concern” (Hispanics and the Future of America, 1996).  

              On the other hand, I’m afraid that Senator Hernandez’s argument that “our campuses have become less diverse and qualified high school graduates are being overlooked and ignored as a result of the failed experiment that is Prop. 209is contradictory to all existing data and research.  Public records clearly show that Chicanos and Latinos students increased their admission to UC from 5, 744 (14.3%) in 1996 to 17,450 (27.8%) in 2013.  Senator Hernandez believed that taking the phrase “public education” from the verse “The State shall not discriminate against, or grant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on the basis of race, sex, color, ethnicity, or national origin in the operation of public employment, public education, or public contracting” will increase the diversity in college admission.  However, based on comprehensive research, Dr. Richard Sander of UCLA School of Law concluded that “the only significant, tangible effect (from taking race into consideration at college admission) … was a reduction in the proportion of academically gifted students of all races admitted by the university” (The Consideration of Race in UCLA Undergraduate Admissions, 2012).  That will soon erode the quality of our prided public higher education system in California.

There is no shortcut to promote educational attainment for our younger generations because the process of college preparation is throughout grade schools as students need to develop motivation and good study habits to succeed academically and take appropriate college prep courses in high school. As Barriers to Educational Opportunities for Hispanics in the United States clearly documented, the discrepancy in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is a result of accumulation of multiple factors over many years such as a lack of exposure to literacy activities at home, difficulty forming attachment to schools and teachers, lack of academic guidance pertaining to course selections in high schools, et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06).   


            As a psychologist for California public schools since 2000, I have had the privilege working with students of all ethnic origins and observed first-hand how the achievement gap between different groups that challenges all public schools did not start at college admission but before children enter kindergarten. To reach the goal established by President Obama’s Administration that the United States will lead the world in college graduates by 2020, our society needs to step up attention on underrepresented minority students’ college enrollment and success rates by enhancing our K-12 education services.  Some of the research proven recommendations are:


-          Free high quality preschool education services for children from low income families

-          More funding for intervention services for students who are at risk of failing in elementary and middle schools

-          Free afterschool tutoring and homework club service

-          Free summer enrichment program for elementary schools and summer school to make up units for high school

-          More qualified teachers of all ethnic origins and encourage more connections between teachers and students

-          Low counselor to student ratio in high schools so more guidance is provided for course selection and more outreach activities are provided to build a stronger college-going culture

 

Thanks for your time reading this letter.  Attached are two references that will provide more data on how to promote Hispanic students’ educational attainment.  Please feel free to call me at 6----- for any questions.   


 Sincerely,


G. X., Ph.D.

School Psychologist

Fremont Unified School District, California


Attachment: http://www.seaphe.org/pdf/uclaadmissions.pdf

         http://www.ncbi.nlm.nih.gov/books/NBK19909/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加州的SCA5让我们在美国的华人更加懂得需要珍惜自己行使参政议政权利。十分欣赏心桥所做的努力。

 
心桥的头像
 #

感谢雨林的关注。这次确实是当头棒喝,让我们华裔意识到参政议政的重要性和自己有多少需要学习摸索的。

 
阿朵的头像
 #

心桥这篇介绍的很具体,华人通过这件事警醒,光低头干活是不行的,要参政议政,保护自己,这条路还很漫长。

议员的傲慢,令人无语。

 
心桥的头像
 #

感谢阿朵的关注。“傲慢”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接受,但不能接受的是他的“无知”。这样的人做政治领袖,定加州的政策,是公民的耻辱。

 
予微的头像
 #

佩服心桥的积极参与!

这个傲慢的议员,怎么能表现得那么无知呢!因为没有主流媒体在场吗?

 
心桥的头像
 #

感谢予微的鼓励。我感觉他不把我们5个当回事与没有媒体参与有关。同样的话题,相邻的 Cupertino 市议员就对30几位开会的市民很客气,并当众表示反对 SCA5,其中一个因素就是中文电台记者在场。

 
予微的头像
 #

下次如果没有媒体在场,自己备个录像机,到时放上网,也有点作用。现在互联网的影响很大。

 
渺渺的头像
 #

佩服心桥为了约见议员所做的功课,但同时也对这议员的傲慢无知感到遗憾,白白浪费了心桥的宝贵时间。

看来在美国的亚裔要想取得与其它种族同等的受教育权利,还得靠我们华人的积极努力参政,议政才行哦。任重道远,大家行动起来吧!

昨天看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关于这SCA5提案,在美华人的抗议等节目,觉得我们的抗议力度还不够大,还没有引起当权者的足够重视。希望能看到SCA5提案被否决的那天!

 
心桥的头像
 #

感谢渺渺的关注。收集签字的过程可以看到困难重重:有投票权的华裔大多孩子早已大学毕业,不再关心教育;想投票反对的大多还年轻,没拿到公民权。另外,最近有反对声音提到:为什么反对 SCA5 的都是华裔?为什么其他亚裔,包括印度裔等,都没站出来?这倒是提醒我们应该扩大同盟,多寻找华裔外的支持者。

 
渺渺的头像
 #

其实这么多留学生前赴后继的流到美国,还不是为了使自己的后代能接受好的教育,能过上更美好的日子。如果这样下去不是与当初出国的初衷相悖了,如果这议案真的通过了,可是苦了这些亚裔的孩子,特别是中国去的孩子。为了不再受国内的应试教育之苦,跑美国,跑到美国结果要比这些老黑老墨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受同等教育,公理何在呢?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SCA5就是一个政客拉选票瞎搞的东西,特地SB的议案,这个东西如果通过,咱们亚裔只有倒楣受罪了,孩子一个个都聪明,非得比老黑老墨高出几百分才能上同样大学,人家老黑老墨甩着膀子就大学了,这不是变相歧视亚裔吗,就因为咱人少声音低不成?今天还看新闻,08总统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老黑男人不负责任的众多,暴力凶杀在老黑圈子里依然盛行,统计数据表示90%老黑死于自己老黑手里,记得这话题从80年代就开讲,30多年过去了,情况仍然没多少好转,大家就该问为什么了。

我不是种族主义着,我提倡平等自由,但是,不能以牺牲某些族裔的利益填平另外一些族裔自身的缺点,这又是另外的不平等。

 
心桥的头像
 #

赞同林导的分析。工作中的所见所闻,象那12岁就向往怀孕然后不顾我百般规劝仍然在半年内如愿以偿的西裔小姑娘,还有那13岁在警察的追捕中死于非命的非裔小男孩,等等,我都不敢提。一提肯定被认为是种族歧视。

说实话,我知道公立学校能做到信中罗列的服务那一天还很远,因为领导很清楚如何帮助后进生,只是教育资金从来都不够用。加州为监狱的预算比教育多,对我来说是本末倒置了:根据孩子能力多提供不同的职业辅导,有稳定工作自然会降低闲散人员和犯罪率。但州长有州长的考虑:监狱人满为患是当务之急,学校教育的后果要多年以后才能体会。拉选票要立竿见影,所以吸引眼球的大多是鼠目寸光的提案。

 
henrysong的头像
 #

谢谢心桥的努力!赞同老林的说法,以牺牲某些族裔的利益去添平另一族裔自身的缺点,这上另外的不平等。

民主的要义不仅仅上一人一票,更需要公平正义原则为基础。联邦宪法保护的人人平等原则是反对这类提案的最终堡垒。

 
Sujuan的头像
 #

谢谢心桥这样详细介绍和亲自参与。今天下午库布提诺也有方议员与群众对话。这三位华人议员投支持票的要记住他们的名字,决不投票给他们。

 
渺渺的头像
 #

对,要记住,要珍重自己的投票权利,关键是要上和将要上大学的孩子辛苦了!我们只有祷告求神带领,没有其它办法了!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跟这帮政客讲理是讲不通的,他们认的就是选票。 我们华人要同心协力,积极参加投票,不让一票浪费,坚决投给为亚裔争利益的政客,用选票惩罚损害我们利益的政客,只有这样我们的利益才能得到代表。 

 
心桥的头像
 #

感谢 Henry, Sujuan 和牧童老师的关注。希望这个提案能激起并保持我们华裔参政议政的热情,从此学会珍惜并使用自己的权利。,

 
Lao7的头像
 #

心桥辛苦。

其实,政客都是“势利”的。在SCA5方面, 别指望他支持华人的立场。希望我们南湾能 把 Paul Fong 争取过来,这样SCA 5 通过的可能就很低了。

Peter Guo 也许是不错的人选。

 
心桥的头像
 #

感谢 Lao7 的关注。看最近的报道,好像 Paul Fong 的态度已经让湾区华裔彻底失望了。Peter Guo 是唯一一位明确表示反对 SCA5 的。

SVCA正式号召给Peter Kuo捐款

 为何给Peter Kuo捐款:

1)        PK是华裔,也是第一个明确站出来反对SCA5的华裔参选选手。

2)        PK正在参选州参议员,是目前硅谷D10唯一公开参选的共和党选手,我们需要更多共和党选手来平衡Senate,防止类似SCA5的法案再次出现。

3)        PK所在的D10区,虽然是民主党传统铁票营,但亚裔占30-40%。经历SCA5后,Peter可以有比较大的胜算。

4)        PKDem对手是BobMaryBob现在是Assemblyman对SCA5不愿明确表态(我们有人面谈过他Staff)。Mary虽然经费充足(大概有$70万),但她有小偷纪录,而且被定罪,钱不一定能救她。

5)        PK目前不被看好,主要是经费不足,经验也有所欠缺(这点不是决定因素,我们SVCA已经和他Campaign Manager深入谈过,美国从政的不需要太多政治经验)。正因为如此,如果我们华人/华裔能集中全美力量捐款帮助PK参选,一方面可以让Rep高层对PK更加重视,同时也能给对手Dem以强大心理威慑,不敢小看我们的力量,促使BobSCA5问题上倒向我们!

6)        如果能募捐到足够的款项(目前需要在3/15之前筹到$100k左右,当然越多越好),我们拿到这数目跟Paul Fong以及其他州众议院就有说服力!可谓一箭双雕!

7)        不管PK能否最终当选,我们都可以向外界发出我们强烈的信号:华人/华裔不是那么好欺负!而如果PK能顺利当选,他也会记得我们的帮助,更重视我们的意见!

 

如何捐款:

1)        PK官方捐款网站:https://kuoforsenate.nationbuilder.com/donate,记下Receipt#

2)        http://goo.gl/J85nBQ 纪录您的捐款信息。这一步可选,但强烈建议填写,一方面方便我们喊停,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拿具体数目跟Paul Fong谈判。

 

谁能捐款:必须绿卡或者公民,其他身份我们只能感谢您的精神支持!全美国都可以,不限加州!年龄须>=18岁!

 

捐款窍门:

1)        如果您一家有好几个人可以捐款,请尽量分开捐。钱数重要,人数也很重要!

2)        PK Campaign为了适应华人/华裔的捐款习惯,特意修改了页面,加入了" Other $",如果您想捐<$10,可以使用此选项!

 

SVCA声明:

  SVCA自成立之初对募捐就及其慎重,不到必需,我们都不公开募捐(目前为止我们从未给自己募捐一分钱)。我们的目的是做事,当前所有力量都用来反SCA5。志愿者出力不花钱能做成的事,我们绝对不花钱,一些小钱都是志愿者自掏。此次给PK公开募捐,所有款项将直接进入PK Campaign,我们SVCA不会拿到一分。此次募捐,经过了Committee(目前14member,到20个目标后会公开名单)详细讨论,无反对票通过。

 

PK的信:

"A quick summary of how am I a different candidate:

How am I different? None of my opponents speaks fluent Mandarin and Taiwanese like I do; none of them has my understanding of the world culture: raised as a Buddhist, went to a Catholic junior high, became a born again Christian, married a gal from the largest Muslim nation in the world, having an Indian business partner, had a Jewish, a Korean and a Japanese business partner for years; created jobs for many Latinos all over the state and country; married to the same woman I met at age 19; raised 3 incredible children; I have traveled all over China, Taiwan and Indonesia; I am also a 4.5 rated tennis team captain/player, not too bad of a golfer, play violin, fly small airplanes, president of my trade association, most importantly of all, I help 2,793 customers on a daily basis to ensure their properties are protected. What I don't have is a shoplifting record (Mary Hayashi), voted for ridiculous laws to burden our schools (AB1266-Bob w), charged w taking bribes (senator Able Calderon) and finally I am the only candidate in this senate race showed up today (3/2) to voice against SCA5. I trust you will support me and spread my website to your many friends. (Disclaimer: I am not perfect) .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donation."

 
红叶的头像
 #

有个中英混合的新词:no zuo no die. 不作死就不会死。感觉现在美国的许多政策好象就是这样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