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生父母的故事(23)

小留学生生父母的故事(23

 

        「有这回事?其实照我说,他们洋孩子才长得大同小异吶!分不出谁是谁。就像昨晚,一大批洋孩子来找他出去睡觉,大家讲的英语咕噜咕噜快到跟不上,他们到底到谁家睡觉去了?」旺财才觉得难以置信呢!

       「到红头发的珍妮弗家去睡的。今天他与他的同学们先到学校去穿礼服照相,要我们两人在家中先穿好衣服,自己由家中开车随后才去。」阿香一面照着镜子梳头一面回答。因为经常见面,阿香对文思的好朋友们,个个都很熟习。

      「真是!高中毕业典礼也要这么慎重! 咱们⋯⋯。」旺财一面检查他发亮的皮鞋,一面说。

      「那是不同的!我们那时上学,学生们家境不论贵贱,都得穿学生制服,以示一律!」阿香回答。

       「他的洋朋友中好几个都是洋女孩,我就分不出谁是珍妮弗!」旺财穿上黑色的袜子,还在嘀咕。

       「咱们家文思一直品学兼优,今年全校毕业生中以他的学业总平均最高,但是今天代表毕业生上台演说的并不是文思, 而是他的好朋友皮安地。」阿香觉得非常遗憾。因为当初在嘉义师范学校高中毕业时,她曾代表毕业生上台致词。

     「不知道谁是皮安地。妳不是常说他们比较不会种族歧视吗?」旺财让阿香替他打领带,问道。

     「安地就是那个棕色头发有高又帅的洋孩子。学校里说因为安地是学校足球队的队员,经常替学校立汗马功劳的。而他的父亲是格林可夫的名律师,又是镇长的叔叔,看来美国比我们中国还不如,因为他们公立学校的校长是由镇长指派的。」阿香也开始换衣服,她们廖家虽然一贫如洗,但由小学到师范学校毕业,名次上她都是遥遥领先,老师及学校都对她极好。在师范学校里不但自己有吃有住,还可以将学校发的零用钱节省下来寄回家中贴补家用呢!

       「文思不是代表学校参加过长岛拿骚郡的自然科学展览会,得过奖,也替学校争过光的吗?」旺财问。

        「就是。」阿香无精打采的同意道。

        「妳就这么不满意吗?」旺财问。

      「我为了练习英语,增进社交能力,文思学校的所有家长活动我都参加了,母姐会、义工团、甚至替老师做助手来维持班上学生的次序。就亏是这样,我还知道一些消息,否则他们把我们蒙在鼓里,更不知会多不公平吶!」阿香怏怏地说。

      「有没有代表毕业生致词不要紧的,他的阿嬷以前就常常说希望文思将来能做医生,穿一件短的白上衣外套就够了。嗨,林芙美的父亲给女儿芙美准备了一栋三层楼的洋房做嫁妆,若是嫁给医师的话,还要另外加陪一座医院诊所哩!」旺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阿香穿了一套紫色的套装,为了要使两人配套,旺财今天打了一根亮紫色的领带,所以从外观上来看,两人都显得非常清新。

     「美国医学院与咱们台湾的研究所近似,学生要先四年大学毕业以后才能申请,所以文思还是要先读大学,大学本科读什么学科倒是无所谓,当然以生物和化学为佳,为这些科系满足医预科课程的要求,不必再补修什么课程。」阿香一面照镜子一面说,紫色的新套装映着她无暇的肌肤,配菁玫瑰红的胭脂和口红,真是又娇又美。

     「要读完四年大学本科才能向医学院申请做学生!这么麻烦呀!」旺财吃惊地说。

      「咱们台湾行的制度与欧洲的制度相似,近来美国医学界也开始在谈起七年制的医学院,不过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实验性质,一般来说著名的医学比较保守,仍然要求大学四年,医学院四年的四四制度。」

       「周光华嘉义女子高中毕业以后,马上就考取了台大医预科,七年就毕业了。我一直以为美国与我们台湾的制度完全一样呢!」旺财还没有恢覆他的惊讶。

        「文思的学业成绩极好,全国大学入学考试成绩几乎满分,申请了五所一流大学都被接受了。我与他高中的指导老师商量过,认为他进纽约城内的哥伦比亚大学最为适宜,平常我可以进城去看他,反正我的时间较多,周末他回家也比较方便,可以住他自己原来的房间,见见原先高中的同学,还可以带点妈妈做的好菜到学校去吃,哥伦比亚是美国著名的常春藤大学之一,私立的,可惜学费比较贵。」阿香取出一个新的紫色皮包配她紫色的高跟鞋。

        「我们只有这一个宝贝儿子,只要花得起,花点钱栽培也是应该的。一年大约要花多少美金呢? 」旺财一面慷慨地说,一面也穿上他发亮的黑色新皮鞋。

      「看怎么用,大约两三万美元吧。」阿香伸出左手,将大拇指弯起来压住食指,另外三个指头翘起来,翘起来的三个指头中间的无名指上,明晃晃的戴着结婚戒指。

      「这么多!」真是吓到了旺财,他的脸都发白了。

       「那还得要靠我们文思专心读书,不爱胡乱花钱的个性才行!若真要照美国孩子用钱的办法的话,是绝对不止此数的。我已经跟银行谈过,我们若是暂时周转不灵,可以临时先用我们住宅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不动产的利息比任何一种贷款的利息都低,这笔钱一部分你拿回台湾去周转,留一部分给我们做学费、偿还分期贷款的本利以及平日各种用途,等你公寓大厦造好,一户一户脱手之后,把这笔钱再慢慢还清。」看来做母亲的阿香也有为了独生子的教育而孤注一掷的打算了!阿香一面说,一面由她的旧皮包中掏出钥匙放进新的紫色皮包中,这把钥匙串上有她家需要的全部钥匙。

       「阿香,我有点不舒服。」旺财坐在沙发上,汗珠由他的头上流到他惨白的脸颊上。

       「是不是胃病又发作了?」阿香也吓坏了。

      「大概是昨夜在文思的同学格莱家开的庆祝派对中吃的那些奶酪吉士不合作,整夜都在我的胃中作怪!阿香,妳到我行李箱中,将我带来的表飞鸣去来给我,顺便例杯水来,好吗?」旺财的声音很微弱。

   「要不要我们先到一个诊所去看看?」阿香问。

   「不需要,胃疼是老毛病,只要吃点药,休息休息就好了,我们晚一点去,行不行? 」为了安慰阿香,旺财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其实,阿香也不敢坚持要旺财去看医生,主要是在美国他们并没有家庭医师,美国医生平常不是急诊也不肯没有预约就看病,他们平常并没有留心,不知道现在要看哪一位医师,也不曾去过急诊室, 最重要的是他们并没有医疗保险,不知这样的急症到底要花多少钱?

       阿香正在翻黄页电话簿,打算打个电话到医院去实地打听一下实际情况,旺财已经穿好笔挺的西装,足登发亮的皮鞋站在阿香身边。

       她欣然地放下电话, 亭亭玉立地站起身来,将大门关好,夫妻一同坐进车里,开了车去参加文思的高中毕业典礼。

       好在文思对自己是不是毕业生致词代表完全不以为意,高高兴兴的穿了租来的礼服与父母亲及同学们拍了很多照片,脱下礼服之后, 全家三人一同参加了文思美国同学们家轮流开的庆祝派对,又拍了不少相片,贴起来厚厚的一本,以志记念。

    「可惜文思的阿嬷看不见了!」阿香黯然的想。不过因为不愿意影响文思及旺财父子的情绪,她不敢把这些话说出口来。

        蔡文思高中毕业典礼结束,旺财就马上回台湾再继续打拼赚钱。

 

20142月完成新稿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