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3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48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卷二 开篇

 

      长河走了之后,芦花再没有哭过一声。
  干妈端来一碗什么,她就默默的吃。吃完就谢过干妈。
  思河醒了,她就给她喂奶,拍拍她,给她哼两声曲,那曲,是长河给她哼过的,是长河亲爹唱过的那首歌。

  
  阿妹呀
  第一眼看到你
  我就认定了你
  不管是前世的因
  不管是后世的缘
  我要和你相守直到
  月亮不再亏缺
  星星不再逝去
  我要让沧海桑田
  对着你我发誓

  
  爸爸不在,卢俊脾气有点怪。有时闹不高兴了,她就把他叫过来,摸摸他的头,“卢俊乖,妈疼你,外婆外公也疼你,你好好听话,爸回来才高兴。”
  
  在她心的最深处,有个东西很清楚,清楚得她不用再去想,也不能再去想:长河去打仗,子弹不长眼;他们也许就这样,要到了下辈子才能再碰上……
  这个东西,不能告诉别人,甚至,也不能告诉自己。

  思河满月的那天,芦花背着她,拉着卢俊,到了石伯家。她来感谢石伯的救命之恩。石伯那药不光救了她,还有思河,还有卢俊,还有......河哥......
  石伯见了芦花,还是那样高兴,还跟自家人似的。他说,卢俊都三岁多了,自己就是老了三岁了。
  芦花和石伯说了几句,就动手收拾屋子里的东西。这屋子里外,她都还熟悉。
  “芦花你放着,干啥呀,背着个孩子还不歇着。”
  “不碍事石伯。”芦花拿起扫把,把屋子里外扫了个干干净净。卢俊也在一边帮忙。

  石伯没敢问起长河。他心里好象有什么事。等芦花忙完了,他就说:“芦花,我儿子有消息了。”
  “真的?他人在哪儿?”
  “他就在广东,做茶叶生意,还做些别的。说是挺不错。还说过一阵就来接我去住,他不让我住这石头村了。呵呵......”
  “那还不好啊大伯?”
  “好是好,”石伯叹了口气,“这里俺住了一辈子了,习惯了,再说,老伴的墓在这儿......”

  石伯停了停,看了看芦花,又说:“阿牛也有些消息......”
  芦花怔了一下,“他,他们在哪里?还好吗?”
  石伯说:“你别说,我这还犹豫要不要跟你提这些。他们好象不是太顺。山儿不是也在广东吗,他多少听到了些事儿。说是阿牛还打算回这里来......”

  思河哭了,芦花把她从背上转到胸前。抱着孩子,轻轻晃着;

  她咬着嘴唇,没说话。

  “孩子,你就听听,别往心里去,就当没这回事。”
  “我知道石伯。您啥时候要走?”
  “其实还没一撇呢,只是先和你打声招呼,到时候再说吧。”

  丛石伯家出来,卢俊就问:“妈妈,阿牛是谁呀?”
  “是,伯伯来着。”
  “伯伯是谁呀?”孩子又问。
  “就是,爸爸的哥哥。”
  “怎么没听爸爸说呀?”孩子还问。
  芦花不吭声了。

  
  第二天,芦花跟着干妈到了镇上,买了点东西,就去看望那接生婆。她们来感谢她保住了芦花母子平安。
  一进去,就见接生婆在和一个读书人模样的男子在说话,一见芦花,就说:“你们来的正好,这位先生在替他的双胞胎找奶妈,正着急呢。我瞧着,芦花行,奶水还足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又一新篇章,又要与阿牛一家纠葛了,好担心。。。

一个女人,到底要受多少煎熬才够?

期待下篇。

 
虔谦的头像
 #

是会有些纠结。谢谢梅子姐跟读评论!

 
阿朵的头像
 #

芦花纠结了一辈子啊。

 
虔谦的头像
 #

差不多是这样……

 
呢喃的头像
 #

很典型很中国式的女人纠结故事!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呢喃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又一个故事开篇了。

 
虔谦的头像
 #

是:)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