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2)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2

 

              旺财的大哥蔡耀祖风尘仆仆今天早上清晨才赶到,一到就把麻布孝衣套起来,放声大哭,所以眼圈红红,声音嘶唖,他的生母早逝,在台湾的时候,完全是阿好婆一手带大的,后来到美国去读书,经济方面都是后母替他一手张罗的。

             「文思这孩子大概旅途太辛苦,想起祖母亲人过世,再也见不着了,太过伤心,所以病了。」耀祖大伯伯唖着嗓子,眼中含涙,将心比心,非常伤感地说。

              「快快扶他进房里盖上厚棉被躺一下吧。」旺财焦急地对阿香说。两人一同扶了文斯进房,父母两人四只眼睛焦虑地在他脸上探查。

             「可能半夜到外面茅坑里去解手受了寒冷,也可能蹲在茅坑上不习惯,所以蹲得太久了。」等文思睡着了,阿香对旺财轻轻说。

             「我们的茅坑和美国的抽水马桶有什么不同?左右都是放屎放尿(台语拉屎撒尿之意)罢了!」旺财不以为然。

              「大概因为不习惯用茅坑,怕粪溅出来,昨晚我看他从茅坑门口进进出出好几次,今天早晨我进去一看,发现茅坑里面铺满了报纸。」阿香解释。正说间,发现旺财并没有仔细听,他手中拿了一杯温开水,正朝嘴里灌着表飞鸣。

            「又是胃痛吗?」阿香红着眼睛关心的问老公。

            「平常工作太忙,又不注意饮食引起的,前一阵子已经渐渐好些了,只是这两天为了丧事太过操劳,宿疾又犯了而已,等这一阵子忙乱过去,休息休息就好了。」旺财对阿香安慰地说。

            「旺财,母亲已经过世,你要为我们母子保重你自己呀!」阿香哭的已经红肿的眼睛里,又重新滴下大颗大颗的泪珠。

            当天晚上文思就发高烧。

             「你们去照顾文思,这里有我们。」退休后成为老太太的如玉大姐说。

       旺财阿香慌忙将独子文思急急送到内科,生怕医师对他们的儿子不够尽心,按照台湾习俗,特地数了一大迭钞票,放进一个很大的红色信封里,台语叫做红包,送给了主治医师。

            「查不出什么大毛病,可能只是水土不服, 先住院观察一下吧。」主治医生收了红包,总不能不表示关心,对年轻病人的父母这样说。

              做父母的旺财阿香那有不答应的道理。医院里的护士们立刻给他整理病床,在病房内烧了一个炭炉取暖,医院里用的是蹲式抽水厕所,比起看见粪便的乡下茅坑,自然是干净卫生的多,文思的便秘似乎也不药而愈。

             阿好婆的丧礼正在进行,白天父母家一人或旺财或阿香,抽空去探望儿子文思,夜晚做母亲的阿香睡在病房里专门为病人家属睡的的小床上陪儿子。

            常常到美国去探望妻儿的旺财,本来对美国有冷暖气的房子就有很好的印象,现在,他决定要好好地研究一下有冷暖气的房屋建造的实地情况。

             「台湾的人渐渐有钱,不要说台北人讲究要住好房子,连我们乡下的人对住房也渐渐考究起来,我的母亲已经过世,原来她住的旧式大房子也快要倒塌了,这里地点位置好,公交车站就在附近,不如把旧房子打掉,在大院子里用最新日本防地震台风的钢筋技术造两幢新式的公寓大厦,里面全装最新式的抽水马桶,最先进的冷暖气,台湾的人口日益增多,老百姓对住的讲究也与日俱增,我们造的新式公寓房子一定畅销!」旺财抽空有机会与妻子阿香在一起时,告诉爱妻他目前的新计划。

            「政府是不是有什么规章要违行呢?」阿香提醒他。

           「是啊,我得去查查,除了台北之外,咱们乡下的都市计划有些什么规则。」

             「建造钢筋水泥的新式公寓大厦要不少本钱吧?」阿香担心的问。因为原先旺财造的所谓的工厂,只不过是用一些白铁皮, 洋灰水泥,接上水管拉上电线,都是些中小型的厂房,卖给一些中小型和家庭式轻工业的老百姓厂主而已。

           「等最后一个工厂厂房出手,就会有一笔钱,不够的还可以向银行借贷,现在台湾有办法的的老百姓也可以向银行借钱了,反正地皮是我们自己的,我们一幢一幢慢慢盖,然后再一幢一幢地卖掉,利息就不会太吃力了。」旺财仔细地分析。

             「房子都卖光之后,我们不是一寸土地都没有了吗?」阿香轻轻地问。

             「万贯家财不如一技在身,我们好好培植文思有谋生能力,养儿防老,等文思成家立业,我们的后半辈子不就有了依靠了吗?」旺财安慰阿香。主要因为文思不但书读得好,身体健康,个性尤其温和善良,从来不跟任何人有什么争执,还有比文斯更理想的儿子吗?还有比投资在这么理想儿子身上更好的办法吗?

              果然文思身体健康,经过医生悉心治疗,加上父母全心全力照顾,到了跟外婆廖阿婆及母亲回美国的时候,只是脸色苍白,眼晴略大而已,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

              文思的外婆为什么会跟了女儿阿香及外孙文思一起到美国去呢?原来她是到加州佛里蒙市去照顾周光华做月子。做完月子,廖阿婆就要留在王家。周光华开业后很受病人的信任,诊所实在很忙, 周光华很需要人管家带孩子。

               若用"一路无话"来形容文思的外婆与文思的关系,真真是最恰当不过,因为外婆从来没有听过英语,平常是说闽南话,因为嫁了一个外省丈夫,所以略懂国语。而文思的国语是愈说愈慢,台语则连"无宰羊"(听不懂的意思)都讲不通。语言的沟通上已经有了问题,加上外婆见到外孙文思就立刻想起已故的外公,一直将袖子把眼泪擦个不停,文思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不停地由盒内抽出卫生纸给流着眼泪的老太太擦眼泪,本来节俭惯了的外婆舍不得用这种又白、又软丶又香丶随手随用随丢的卫生纸,后来女儿阿香一再解释,这是飞机上免费供应给的,她才伸手接过文思递给她的卫生纸来擤鼻涕、擦眼泪。

               文思的外婆廖阿婆一到旧金山的机场,就被周光华和她的丈夫王医师接走,阿香则带了文思转机飞到纽约。

               小留学生蔡文思高中毕业,做父亲的旺财当然要百忙中抽空飞到美国,参加独生子的毕业典礼。

             「怎么样?你把大目仔女儿秀娇的照片给人思了没有?他有没有喜欢?」旺财兴冲冲地问。

             「他不但将照片拿去,还问我要了秀娇的地址呢!」阿香回答。

             「那太好了,要他们自己喜欢才行。要知道现在不比从前,他们现在已经不行什么"媒妁之言"这一套了。」旺财很开通的说。当初他就是自己先看中了阿香,然后才去找周老师做现成媒人的。

              「台湾、美国相距那么远。可能不怎么合"地利"的原则。」阿香随口说道。她正在将夫妻两人在毕业典礼中要穿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有透明的塑料袋中取出来。

               「他们在阿嬷的丧礼中见过面的。文思有没有说秀娇长得很可爱?眼睛大大的,跟他父亲小时一样?秀娇的父亲大目仔虽然可惜是个穷邮务员,可是身家清白, 心地善良,女儿长得眉是眉,眼是眼,比堂哥的姨侄女张富美"古锥"可爱得多了。看,这些真丝的领带,真皮的皮鞋,都是张富美妈妈由日本买来送给文思的礼物,不知文思自己怎么想?」旺财不放心地追问阿香。

            「文思说他要多交一些笔友,尤其台湾的女孩子,他对中国文化很有兴趣,所以照片丶地址丶信件来者不拒!」阿香回答。

            「看了照片,有没有说谁最漂亮?他自己最中意谁?」做父亲的旺财一面扣蓍衬衫上的纽扣一面问。

             「他说都漂亮,但是看不出谁最漂亮!」

            「呵呵!这么不负责任!」这是出乎意料的,所以旺财先是一怔。

             「原来大小通吃!」想了一下,做父亲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是啦,他说中国女孩个个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长得都很像,不像外国女孩头发有黄、红、棕、黑各种头发,而眼睛呢,有灰、绿、蓝、褐、黑色各种眼睛,容易分辨。」阿香照了文思的原话说了一遍。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国英姐的这部小说也是台湾社会的发展史。这是七十年代吧?

 
余國英的头像
 #

文思生於1968年,現在,他已經高三快畢業了,所以是86左右,因為他們住在台灣嘉義的鄉下,所以發展得比較晚。

 
雨林的头像
 #

台湾嘉义啊。 是不是小说《千江有水千江月》写的地方?好想有一个长长的假期去台湾住一段时间噢。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千江有水千江月的作者蕭麗紅是真正嘉義本地人,她寫的是布袋鄉美麗又古典的故事。

文思的父母是嘉義水上鄉出國的現代人。

我是小時跟了外省父母到台灣讀小學的,所以小時會講流利的台語。

台灣不但鄉下漂亮,連台北的人也彬彬有禮,+分可愛!

 
含嫣的头像
 #

阿好婆 是闽南语称呼吧?

 
余國英的头像
 #

是!

 
敏敏的头像
 #

文思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少年,脾气好,学习好,孝顺谦和,什么都好。

 
余國英的头像
 #

所以他的父母才有點〝養兒防老〞的期望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