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个月 3 周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08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45 思河(第一卷完)

 

      长河听了干妈的话,二话没说,来到了床前。
  婴儿在芦花身边哭着,芦花动也不动的躺着,脸色就象一张白纸,和以前那个一脸红润的芦花比,简直是变了一个人。

  长河没顾上女儿,他伸出手来,一边摸着芦花的脸,一边在她耳边唤道:“妹子,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看!”
  不知长河的声音话语里包含了什么样的魔术,只见芦花的脸慢慢有了暖色。身体也微微动了起来。
  “妹子,是我,你河哥,”长河不断的轻声唤着,“我说要回来看你和孩子,这不,你看,我真的回来了!”

  一束阳光照了进来,芦花睁开了眼睛。光线有些刺眼,她睁着眼,整个视线,都被长河占满。
  “河哥,长河哥!”她叫了两声,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她伸开双手搂住长河的脖子,人就坐了起来。

  她哭得失去了控制。

  长河抱着她,给她擦眼泪,亲着她的脸:“不哭,妹子,人说,坐月子的时候不能哭的......会伤身体的......”长河说着,自己的眼泪却忍不住的涌出了眼眶。
  
  婴儿哭的凶,长河俯下身去,将女儿抱了起来。
  “丫丫乖,爸爸来看你了!”他端详着,亲着女儿红嫩的小脸。女儿闭着眼睛,只是哭。
  “河儿,得赶紧让芦花给孩子喂奶,孩子饿坏了!”干妈在一旁敦促。
  长河就把孩子放到了芦花的怀中。

  婴儿一下就不哭了。

  
  “爸爸,爸爸回来啦!”卢俊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长河往前几步,搂住了儿子。
  “卢俊,半年不见,长高了!”
  “爸爸我好想你呀!爸爸,你这里怎么有血呀?”卢俊看着爸爸的肩膀上,血渗了出来。
  “河儿啊,怎么回事啊?”干妈问。
  “没什么,打仗打的。没这个,连长还不让我回来看看呢。”
  “河哥,给我看看。”芦花说。

  长河走了过去,说:“真的没啥......”
  干爹也出来了,“爸!”长河叫了一声。
  “河儿,你怎么回来的啊?”干爹问。
  长河就把事情简单讲了一遍,“部队很快要北上,等回儿,我就得回去了。”
  芦花抬起了头,“你,等会儿就得回去?!”
  长河点点头,“那些兵还在外头等着我呢。”
  “妈!”芦花叫了一声。
  “孩子,你要啥?”干妈过来了。
  “妈,帮我,给河哥做碗面条......”
  “哎,孩子,我这就去做!”

  长河站起来,随着干妈去了炉边。芦花喂着孩子,看长河在炉边不知在做什么。不一会儿,就见他端过来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东西。芦花闻出来了,是酒蛋!
  长河在床边坐了下来,勺在碗里拌着,舀起一小勺,嘴巴轻轻吹着,送到了芦花嘴边。

  两行稠稠的泪水,顺着芦花的脸颊淌了下来。

  ......初遇长河,是他将她从黑暗的路沟里救起
  ......他从山上采来了草药,熬了给自己喝
  ......他炖着香喷喷的野鸡汤;就象现在这样喂着自己
  ......他亲手做了酒蛋,就和现在一样的味道......
  ......一片嘈杂声中,他将自己领下了山,娶过了门......

  同样的思绪,也在长河心里翻滚......想起第一次见到芦花,她带着苦痛,带着温柔,来到自己面前。她的心善,勤劳,体贴人心,她的美丽......想着他们相倾慕却不敢吐露,想着她的那一咬......难忘亭子地上那颗压在她身底的尖石子,那红红的血......山上风雨飘渺的木屋里自己将她带了下来,原想和她相守一世,原想给她一辈子的安宁,一辈子的甜蜜,再不让她劳累,再不让她忧伤......

  
  这是满腹关怀挚爱却无法承诺的时分......

  芦花默默的,一口一口的把那碗酒蛋全都咽了下去。无论将来的路有多远,那养分,将要支持她,也足够支持她一直走到底。
  “长河哥......”她叫着,用手摸着他的脸,他的脖子,他那还渗血的肩膀。
  “我的命,不知给你救了几回了......”
  “因为我们的缘分深,”长河说,“不光这辈子,还有下辈子。”
  “是,河哥,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
  “卢俊,过来。”她把儿子唤到长河身边。
  “河哥,看看儿子,我们的卢俊。看看我们的女儿。她的名字,就叫思河。”

  思河吃饱了奶,眼睛睁开了,清澈的,亮晶晶的眼睛,直揪着长河看,看着看着,张开小嘴笑了起来。
  “才刚两天就会笑,思河一定是太想爹了,在娘肚子里就想。”

  
     长河一手抱着思河,一手拉着卢俊,久久不放手。思河一双眼,真象妈妈。长河凝视着孩子们,好象要把他们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底一样。
  “卢俊,喜欢妹妹吗?”他问儿子。
  “喜欢!”卢俊说。
  “卢俊,还记得爸爸以前问过你的话吗?”
  “记得,爸爸问,要是爸爸出远门,卢俊会不会照顾好妈妈。”
  “会吗?”
  “会。可是爸爸,我不要你出远门,我要你和我们呆在一起,爸爸,妈妈,妹妹和卢俊,全都在一起!”
  长河摸着儿子的头发:“儿子,爸爸一万个不想走啊,爸爸想和妈妈,和你们在一起啊!”

  门外两个兵进来催了。

  “河哥,照顾好自己,好好的快快的回来看我们。”芦花说,强忍着自己的泪。
  “我会,妹子。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长河再一次走到床头,两个人抱在了一起。
  “河哥,你放心。我一定把孩子们带大,好好的带大。河哥,我和孩子们好好的等你回来!”

  长河走到干爹干妈面前,跪了下来,
  “爸,妈,长河走了,芦花和孩子们,就先交给你们了。爹妈的恩情,长河要报答的。这辈子要是报答不了,下辈子接着报......”
  “河儿可别这么说呀,我们都等着你早点回来呀!你可要答应我们呀......”干妈哭了起来。干爹也在一边揉眼睛。
  “爸妈别难过,我答应,我答应。”长河说。

  卢俊双手还搂着爸爸,芦花把他叫了过去。
  “河哥,我等你,一直等你,直到把你等回来,平平安安的回来......”
  “妹,我答应,我会回来的,我会平安回来见你的!”

  这是无法承诺的时分作出的承诺,因了爱
  
  这是元宵节,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
  日子,会一天天暖和起来的。
  有情人,会见面的。有情人,即使分开,也在一起。
  这是能说的话,能讲的故事。

  (第一部完)

 

      亲爱的读者,《不能讲的故事》第一卷连载完了,谢谢您的跟读评论。第二卷我将另开一个系列。如果您在海外,有意收藏该书,小说可在这个连接查询购买:http://www.chineseinternationalpress.com/about_us  (他们一直都有这部书出售)。 内地应该也可以,只是邮费会高一些。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有情人会长相守。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一弘评论!

 
含嫣的头像
 #

美丽动人的故事,一直读。

 
虔谦的头像
 #

真高兴你喜欢。我明天再来续。问候含嫣!

 
阿朵的头像
 #

他们的曲折苦难,才刚开始!

 
虔谦的头像
 #

是的,有时我自己都觉得沉重。谢谢阿朵!

 
鐡手的头像
 #

一卷欣赏完了,心里很沉重,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国难家仇,国共两党争权夺利,普通人,穷人能活下来真不容易,前面都是能说的故事,不能说的,沉痛的恐怕还在后面呢!谢谢虔谦的精彩分享!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你铁手,谢谢阅读,谢谢评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