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 21 )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 21 )

 

               雪中散步回来之后,旺财就问他们住的格林可夫镇的邮局在哪里?他要到邮局去寄两封挂号信。

               「等文思回来以后开车送你去邮局吧。」阿香正在整理他们刚才穿的冬大衣,好挂进壁橱中,就这样告诉旺财。

             「他会在雪地里开车吗?

             「市政府早就把需要驶车的街道用铲雪车清理得干干净净了!文思上周才领到青少年驾驶执照,恨不得时时有机会开车出门。」阿香笑嘻嘻地说道。

               「呀,上次来就发现他的个子比我高,脚上穿的鞋也比我鞋子大,原来已经拿了驾驶执照!」

         「你刚才说有两封挂号信?是寄给谁的呀?」阿香又问,反正他们夫妻在一起有的是话题。

             旺财不厌其烦地告诉阿香,一封信是寄给周光华的,在台湾时,周老师给了他一笔钱,托他在台北认识的银行换成美金,带到美国来寄给在加州佛里蒙的周光华设诊所开业。

             「周光华不是已经跟一位姓王的牙医结婚了吗?是嫁出去的女儿了!周老师与马老师是公教人员,那有什么钱寄给他们的女儿?」阿香问。周光华在芝加哥举行的是市政府公证结婚,只求名正言顺,并没没有邀请任何亲戚朋友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周老师说这笔钱是他与马老师省下来的一生积蓄,现在豁出去拿来帮小妹开业,听说小妹夫王家驹在读牙医学院时还借了一笔学生贷款,若是学生贷款没有还清,人家银行不肯借钱给他们。

             「你说两笔,还有一笔呢?」阿香将两件大衣挂进壁橱,又随口问了一下。

             「阿香,你记不记得我们学校秦老师的女儿?」旺财突然问阿香。

           「是好像有这么一个秦老师,可是记不清楚他有没有女儿了。」阿香说。

            「秦老师的女儿嫁给鹿港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因为不堪婆婆的虐待,所以借口要送儿子到美国来做小留学生,逃离婆家,现在也住在加州,第二笔钱是秦姑娘鹿港的婆家送给秦姑娘的休妻费,因为在鹿港的少爷重新再娶的新妻子又生了一个儿子,所以婆家决定要求休掉原来的媳妇。」

               「有这回事!」阿香非常吃惊,久久说不出话来。

              「文思的阿嬷近来怎么样了?」想起了自己善良的婆婆,阿香不由得问道。

           「上次我们请来一位中医,他说我们母子都是心脏受了刺激,我因为是壮年,所以冲到胃里,胸口便常常疼痛,阿母年纪比较大,受不了啦,老人家的心脏已经破碎了。」旺财伤心地说。

         「啊!心脏已经破碎了!

           「阿香,目前要接母亲到美国来大概没有什么希望了,若是你们回去,阿嬷见到文思长得这么高,她的心会不会好些呢?」旺财茫茫然地问。

          「现在学校正在上课,怎么可以请那么多天假回台湾呢?何况我们手头这么紧!你来美国只要花一张来回票,大为、月枝根本不理我们,你到美国来连礼物都不用带,但是我们回台湾去,飞机的来回票就要两张,镇上人人都是沾亲带故的熟人,单就礼品就要花一大笔钱,等文思放寒假怎么样?目前他的学业成绩及老师的印象是他申请大学的关键,寒假以后的成绩反而不怎么重要啦。」阿香说得头头是道。

              旺财回台湾不久,还没有等到文思放寒假,一天清晨,守护蔡老太太的护士奔来告诉蔡老板说她守护的病人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医生们请问老太太的儿子蔡老板,要不要用强心的机器使病人的心脏重新跳动,为了要使母亲能看孙子一面,旺财只得要求医院暂时用人工的机器使老人家的心脏继续跳动。

       文思在格林可夫高中学校里有个爱因斯坦第一的外号, 有的老师特准他回中国去探望病的祖母回来以后再考试,有的老师愿将已有的分数当作成绩,不必再考期中考试,有的课程本来就因为成绩特别好早就赦免他参加期终大考的。总而言之,原因虽然各有不同,但每个老师对他的同情则是一致的。

              坐在回台的飞机上,阿香自己饮泣了一阵子,后来就一面擦眼泪,一面找话与儿子文思交谈。

           「文思,你记得你的祖母阿嬷吗?」阿香红着眼睛用英语问儿子。

            「记得,我的祖母是一位很甜蜜的小老太太,她的个子比妈妈矮小得多,与小时的我一样高。天冷放学回家,她就会给我吃热热的鸡汤或者是红豆汤,天热了就带我上街站着,亲眼看人家榨甘蔗汁给我喝,在我额上涂一种黄色的酒,吃竹叶包成三角形的米和肉。还有一种很甜的饼,是看月亮用扇子搧蚊子时食吃的⋯⋯。」文斯用流利的美国式的英语回答道。他现在说英语的速度比中国话快多了。

    「这么好吃,怎么只记得吃的呢?」若不是因为阿好婆病重,阿香几乎要笑出声来了。      

              「祖母常常说食物是补身体的,补就是增加健康,也就是英语说的;你就是你吃下去的东西。中外都认为人体的健康与吃是直接相关的,祖母告诉过我,自从妈妈怀了我以后,进补吃了很多鸡肉、喝了很多鸡汤,所以我的先天充足,后天又补得好,所以才这么健康。」

          「是吗?原来你记得这么多!另外还记得一些什么呢?

          「当然还记得其他很多事,每天给我喝鸡汤以前,阿嬷都先站在水田垠上等我由学校放学回家,告诉我这些水田都是爷爷留给大伯伯的,后来大伯伯要到美国去读书,就把这些水田卖掉了。夏天夜里,阿嬷坐在院子里,叫我用一个小椅子坐在她身边,她一面讲故事给我听,一面用扇子替我赶蚊子,用一个玻璃瓶装我捉到的萤火虫。我有一件衣服,是她用碎布缝制而成,中国话叫做"百纳衣",我穿了以后,从小到大都不怎么生病。」文思一面回忆,一面认真的回答。他把"百纳"发音成萧伯纳的英文名字发音一样,非常可爱。

             一下飞机,他们就赶往医院。

              当做媳妇的阿香带着孙子文思走到阿嬷的床前,阿香把嘴靠近阿嬷的耳朵,对身上脸上到处插管子的婆婆阿好婆说;「阿嬷,您的孙子文思来看你了!」

              说也奇怪,很久没有动静的老太太眼皮居然眨了几下,当文思低下头去用中文喊着;「阿嬷,我是你的孙子文思,我来看您啦!」老奶奶的嘴角居然露出笑容,这才放心的过世。

             从小到大都不怎么生病的文思,在阿嬷过世第二天,披上孝服后眼睛就开始发红,到了下午,额头发热,脸就变得赤红赤红的。

            「不知是不是人来人往,熏到了。」文思的外婆廖阿婆一面说,一面用布满了青筋的手来摸着文思的额头。

           「不是撞到了什么呀?」蔡家一位老叔公说。

           「听说美国房内有暖气,这两天我们这里寒流来了,可能文思少年人不习惯冷空气。」大目仔带了他可爱的小女儿秀娇,站在旁边轻轻地说。1983,亚热带气候的台湾南部的乡镇上尚没有什么特地将房内空气烧暖的暖气,只是听人家说在美国,屋内有一种可以可以把全屋室内空气变暖的炉子而已。

              「我们的女儿佩蒂就是听说我们这里寒流来了也不用暖气,不肯让我们把外孙、外孙女儿带回来。」如玉大姐说道。她现在也是一位退休了的老太太。

              「是丧事,不带他们来是对的,他们比文思还小很多岁呢!」头发花白的范姐夫说。范姐夫在旺财和阿香的婚礼上见过第一次面,那时范姐夫和如玉大姐特地由美国纽约长岛赶回台湾来参加小弟旺财的婚礼,后来阿香到美国去生产文思的时候,在住医院之前是住在如玉大姐家的。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改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悲伤啊,善良的阿嬷去世了,却还能等到孙子见一面,稍稍安慰。

 
余國英的头像
 #

予微才善良呢!

 
敏敏的头像
 #

为了孩子有更好的前途,夫妻分居,老人也失去了天伦之乐,我总觉得,这样是不值得的。

 
余國英的头像
 #

這种例子太多了,可惜當時還有人因為害怕「血洗台灣」而到美國去的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