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090

你在这里

不能讲的故事 卷一42 七七

 

    小卢俊两岁多了。这天,他跟着爹妈到了外公的小店铺去玩。小店铺里好多东西,不过都没有什么好玩的。倒是外公衔着的那个小烟斗吸引了他。外公叭叭的吸,烟一圈一圈的从他嘴里溜了出来。小卢俊看的发了呆。
  火熄了,外公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火柴,拿出一根来,啪的一声,火苗就在那根小木头上闪起来了。
  孩子的小眼睛一下子亮了。
  外公看他好奇,又擦着了一根给他看......

  就在这时,听到有个沙哑的声音说着:
  “老板,赏个钱吧!”大家往外看去,原来是个乞丐,穿的破破烂烂的,撑着根拐杖,端着个碗,碗伸过来要钱呢。
  外公二话不说,拿出几个铜板就往他碗里放。
  “他是谁呀?怎么他说话俺听不懂啊?”芦花问。
  “你不知道,这几年镇上来了一些大北方下来的人。城里人管他们叫阿北仔。听说是前几年日本人进了关后跑下来的。还有,前两天听镇上人说,日本人打进北平了。”
  “北平?北平是哪儿啊?离咱这里有多远啊?”芦花问。
  “说远那是相当的远。不过难说呀,日本人枪好炮口粗,说不准哪天就到咱这里了。”
  “爹,那咱们可得先做点准备。”长河说。
  “眼下我担心的还不是日本人,长河,你没听说吗,西村那头有小伙子给抓壮丁抓走了,说是抓去打日本人,人心惶惶的。我还在琢磨到时把大力二力往哪儿藏。长河,你可要当心点。平时在外头干活多长只眼睛,晚上早些回家。”
  “我知道,爸。西村的事,我也听说了。”

  小卢俊在妈妈怀里玩着爸爸给做的弹弓。芦花听着男人们说话,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把儿子抓的紧紧的。
  “卢俊胆大不大?”长河问儿子。
  “大!”儿子回答。
  “要是爸爸哪天出远门了,卢俊能照顾妈妈吗?”
  “能!”儿子又回答。
  长河抱起了儿子,“好样的儿子!“

  这天回来,长河就在屋子外门上又加了一道门栓。

  这是七月初七的夜晚。长河在后院,看着半个月亮爬上了树稍。就把芦花叫了过来。
  “看那半个月亮,你知道今晚是什么日子吗?”
  芦花摇摇头。
  “听说过牛郎和织女吧?”
  “小时候听妈妈讲过。”
  “今晚就是他们相会的时候,一年才有这么一次。你知道他们怎么相会的吗?”
  “听妈说,是好多的小鸟搭起来的道让他们走过去的。唉,要是他们能天天见面,那该多好啊!”芦花说。

  长河双手搂住了她,摸着她的腹部,这时她腹中已经有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接生婆说,再有五个来月,她就该生了。
  “河哥,你这回想要个男的还是女的?”芦花问。
  “是男是女都是宝贝。不过有了卢俊了,我是想要个女儿。”

  月亮上了高空,美丽中是说不出的凄凉。满天星星,越发显得天的大和远。
  “那牛郎和织女得走多远的路才能碰到一块儿呀......”芦花心想。
  过了几天,长河到镇上去,买了几袋米,还有面粉肉干什么的。
  “河哥你怎么一下子买了这么多东西啊?”
  芦花不解。
  “那天听干爹说西村的事,昨天又听说有人被抓了。我想,还是把东西备齐些,真有啥事......”
  “长河哥,别吓我,我好怕!”芦花抱住了长河。
  “妹子别怕,怕也没有用的。”长河说,“这些天我就在想,要是,要是哪天我跟阿牛似的去了哪里回不来了,你别有顾忌,有好男人你就......”

  长河话没说完,就给芦花用手堵住了口。
  “妹子,我也不想说的,可是有些事,不由得人不想啊。”
  ”看在卢俊和没出世的孩子份上,河哥,你可千万不要有事......”芦花难受的说不下去。
  “好了,妹子,”长河安慰她,“不就是小心吗,不就是防个万一吗,哪那么容易就有事的。你不是答应我了,陪我睡一辈子的,没变卦吧妹子?”
  “把我磨成灰,都不会变卦。”芦花说。

  那个夜是一个长长的夜,儿子已经入了梦乡了。长河和芦花还在月光下相依偎着。
  那依偎,能穿过时空的种种,能经住各种力道的考验,能融化冰和火......
  月光,万般柔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长夜难眠!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一弘跟读评论!

 
鐡手的头像
 #

看样子凶多吉少啊!担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