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0)

小留学生父母的故事(20

       「怎么了?旺财,怎么了?」阿香吓了一大跳。

       「阿香,没什么啦。」旺财故意把声音放的特别轻松。

       「这些白粉是什么?」阿香不放心的追问。

       「这种成药粉叫做表飞鸣,专门治疗胃疼,吃完喝点水胃就不疼了,非常见效。」

       「旺财唷,胡乱吃药,不如多多保重身体。」阿香非常关心地说。

       「不用紧张,只是胃有点疼,大概坐飞机坐得太久了,旅途太劳累,吃点成药,进房间到床上去躺躺就好了。」为了要使阿香放心,旺财尽量把声音放得轻描淡写。

        旺财在床上一直躺到文思放学回家,才勉强坐起来,喝了一点阿香替他精心熬煮的稀粥,喝完又上床去睡了。

        第二天,文思一早就站在门外,搭上经过家门的校车,上学去了。

        阿香一直等到中午旺财起床之后,才煮了两碗热呼呼的汤面,厨房内夫妻对坐,一面吃面,一面欣赏雪景。

        大雪纷飞,铺天盖地,眼中所见一片银装素裹,蔡家院子里面的参天古树的树叶全部落光,白雪堆在光秃秃的树干和树枝上面,煞是好看。

        「旺财,你看,这白茫茫一片,是不是好看极了!」阿香一面吃面一面问旺财。

        「就像以前看过一些圣诞卡片一般的美丽,只是没有想到那些圣诞卡片上的图画竟然是真的!」旺财抬头看着雪景,不停地点着头。

        「真想不到,我们在美国居然也拥有了自己的房子!」阿香十分感慨,小时候她们廖家孩子们排成两排,统统睡在地上用稻草编成的日式塌塌米上。

        「没有想到有暖气的房屋这么舒服,吃了热呼呼的汤面,只穿一件衬衫都不觉得冷。」旺财一面用纸巾擦嘴,一面说。

        「你觉得好些了吧?旺财 ,我们现在全靠自己照顾自己,最好去看看医生,胡乱吃些药粉,并不是长久之计。」阿香关心温柔地对着心爱的丈夫说。

        吃完了面,阿香收拾碗筷。端上两杯热茶。

        「前一阵子,家中无人烧煮,工作又忙, 倒是常常胃疼,不过近来你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岳母大人,看了阿母与我,一共只有两个人, 倒有一个半生病,同情心大发,竟然天天来蔡家煮饭烧菜给我们吃,又替我们清扫房间整理庭院,这次我出国,她老人家说家里的事有她,不要太担心,叫我好好地与你们相聚,可惜我一来就睡觉,辜负了他老人家。」

       「你能好好休息,不就是他老人家的愿望吗?」阿香指出。

       「是啊,大概只需要休息一两天就可以好好地相聚了。」旺财对阿香很抱歉的说。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概旅途太累了,其实,我们一辈子夫妻,那里在乎这个,我们只要知道你的心中永远有着我们!」阿香很认真地说。

       「阿香,我的好老婆⋯⋯。」旺财不知从何说起。

       「只要你的胃现在好些了就行,旺财,我有一个好东西送给你,你闭上眼睛。」阿香把手放在背后,咯咯地笑个不停。

       「是,阿香!」旺财也满脸笑容。

        阿香亲手替旺财的左手无名指戴上男用戒指,并且把自己的左手也伸出来给旺财看清楚了,他们两人手上戴的戒指是一对。

        「旺财,我们以后要天天戴着,看见它就看就好像看见对方一样,你说好不好?」阿香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美国人这一套倒很罗曼蒂克,我一定会天天带它的,阿香,以后我见到它就好像见到你一样。」旺财用右手摸着左手的戒指,很动情地说。

        「好啦,我们两人又海誓山盟,重新又私定过终身了。」阿香欣慰的笑了起来。

        旺财看见阿香的笑容,忍不住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吻着她的脸颊。

        「旺财,你愿不愿意出去散步呢?平常我一人散步,总觉得冷清清没有什么意思,等一下我们一同穿了厚大衣出去散步,两人在雪中散步,一定比较罗曼蒂克。」阿香抹完饭桌,一面洗碗,一面说。

        等阿香收拾好厨房,两人重新穿上厚大衣,一人各带了一枚结婚戒指,在雪地中手牵着手,互相扶持着往前步行。那时台湾风气尚不怎么开放,夫妻虽然名叫〝牵手〞,但实际并不作兴在大街上手牵着手的。

        「只有在美国,才‧‧‧。」旺财笑嘻嘻地说。

        才走了没几步,有一家邻居在窗内向他们招手,等他们在窗外站定,一位老太太披了厚披风由门内出来跟阿香打招呼;「阿胖,你好!

         「茉莉,这是文思顿的父亲旺得福,旺得福,这位是茉莉罗太太。」阿香介绍。

         「旺得福,很高兴见到你,你们家文思顿真是一个好孩子。」胖胖的茉莉罗老太太笑嘻嘻的对旺财说。

         「阿旺,快向罗太太说谢谢。」阿香在旺财耳边低声说。

         「蜜西斯罗,谢谢妳!」旺财像鹦鹉一样地重复了阿香的话。

         「天气真冷,进门来坐,我替你们煮杯热咖啡罢!」老太太邀请。

         「谢谢妳,茉莉,我们不能喝咖啡,我们在做雪中散步!」阿香回答。

          寒暄完毕,茉莉罗老太太胖胖的身影又缩进罗家大门,双方互相挥手道别之后,阿香与旺财才转身走回盖满了白雪的街道上,两人继续前行。

「有一次茉莉罗老太太的老猫死掉了,老太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请咱们家文思替她把猫埋在后院,文思把猫埋好之后,不但给老猫竖了一个墓碑,还在墓碑前面种了一丛花,老太太非常感谢,从此老太太就很喜欢咱们家的文思了。」阿香把前因后果解释给旺财听。

        「茉莉是老太太的名字吗?」旺财突然问。

         是啊!老太太姓罗,名茉莉,没错!」阿香回答。

        「她看起来似乎有点年纪了,我们这些街坊晚辈,怎么可以直呼老人家的名字呢?不是应该叫她罗阿婆什么的吗?」旺财问。

       「美国女人最不喜欢人家说她老,叫她阿婆岂不是把她叫老了?」

        蔡旺财夫妻两人在寒冷的街道上边走边讲话,口中轻轻地冒着白雾,又走了一会儿,就看见对面走过来一对洋夫妇,也穿得非常厚重,好像爱斯基摩人一样。

        这对夫妇见了阿香和旺财,突然停下脚步,向他们打招呼道;「请问,你们是文思顿的父母吗?

        「是,我们是。」阿香回答。

        「我们是文思顿学生唐诺的父母,自从学校指定文思顿做我家唐诺的学业指导后,我家唐诺不但学业成绩突飞猛进,现在连品行举止都被他熏陶得变成一位善良少年了。」这两位穿的像爱斯基摩人一样的洋父母很感激地说。

        「那一定是因为你家唐诺本质就好,现在给了他一个机会表现出他的真实本质就是了。」阿香很客气的回答。

        「我们早就想认识文思顿的父母亲,没有想到今天认识了,真是我们的荣幸。」

        「荣幸的是我们。」阿香很谦虚地笑着回答道。

         四位父母挥手道别。

        「在学校里文思有个外号,叫做爱因斯坦第一,近来居然有人叫唐诺爱因斯坦第二了。」等着两位穿得像爱斯基摩人的父母走过之后,阿香笑嘻嘻地告诉旺财。

        「哈哈,我们现在真是父母以子为贵了!不然,在美国有什么人会认识我们呢?」旺财突然张口大笑,口中的热气喷在冷空气里变成的白色雾气,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旺财,你的胃疼好些了吗?」阿香看见旺财这么高兴,心里也觉得+分安慰, 虽然仍然有些不放心他的身体。  

        「所以,我們的犧牲有了價值!」旺財大聲地說。

        旺财和阿香两人面带笑容,心里暖滋滋地才又走了几步。

        「阿香,怎么一回事,我怎么愈走愈觉得冷呢?」旺财突然茫然的问。

        「在这么冷的雪地里走路,当然愈走愈冷啦。

        「什么?散步不是会愈走愈热吗?」由亚热带台湾来的旺财吃惊地问他的老婆。

        「如果天气太冷,当然愈走愈冷,怎么会愈走愈热呢?」阿香回答。

        「有这回事!那咱们赶快回去吧,至少家里有暖气。」旺财加速了回屋子的脚步。

 

2004年初稿于佛罗里达

2014年修订于佛罗里达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他们的儿子真优秀!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啊!

 
雨林的头像
 #

好细致的小说。羡慕国英姐可以这样静心地描述生活中的点滴。

有两个地方想提醒一下: 1。牵手后面地对话里可能有一个typo。 2。爱因斯坦后面的那个括号是打算放一个注释吗?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妳這麼細心!己經改正了錯誤,太感謝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